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人在地上的前途(四十九至五十章)

 

  读到创世记的末了,我们感觉到非常的荣耀,另一方面又感觉到非常的悲哀。这两件事好像是非常的不调和,但是感谢神,荣耀的是神的工作成就在人的身上。悲哀的是,当神的救赎没有显明以前,人必须要经过死亡来等待救赎。创世记到末了的时候,我们要注意雅各和约瑟。雅各到了最末了,最末了的一程,他实在是透明了。他不单只成熟,并且是透明了。

满了启示的光

  我想到我们曾经唱过的一首诗歌,我们现在的诗歌本是没有的。那首诗歌就是说到我们成为主的透明的器皿,也就是毫无保留的把我们的主显明出来。那一首诗歌,算是我的一位老师写的,是焦维真老姊妹写的,她说到主能得着我们成为一个透明的器皿。现在我们看到了四十九章里的雅各,他实在是一个透光的器皿。

  四十九章就是在雅各临断气前的一瞬间,他把他的儿子们都叫来,他对他们说,“我要向你们宣告你们以后必遇的事。”这是一件非常不得了的大事。一般来说,人要写遗嘱,那总是要在未到死亡的边缘以前就写好了。但是你说雅各说的这些话是遗嘱还是发表神的启示呢?你看下去,一点遗嘱的成份都没有,他说出来的确是神旨意的发表,或者说是神的计划的发表。

  他能说出这些话,就是说出在他里面是满了神启示的光。也就是说那一个人在外体已经衰残到一个地步,到了油尽灯枯的那一个时刻。但是他里面就是透亮到一个地步,神宝座上所有的意念,他都能接了下来。我们看他对十二个儿子一一述说他们以后的事。那十二个儿子所必须要经过的事情,有部分是作神公义的彰显,有部分是说出神旨意的执行,有部分是说到他们以后承受神应许的地的光景,也就是说他们享用神的应许的情形。

宣告神在以色列中的带领

  我们稍稍提一提,从流便、西缅、利未,这三位年长兄弟的事上看,我们看到那是神的圣洁公义的彰显,也就是预示在神的光里面过不来的人所受的亏损的小影。流便因着一次污秽了父亲的床,就失去了长子的名份。那是神圣洁公义的彰显。也说出若有人在神的光中走不过来,结果一定受亏损的。你看流便所受的亏损,就知道那亏损是非常大。表面上看只是没有了长子的名份,但实际上呢,就不仅是一个名份的问题,而是他在神永远旨意里所站的地位问题。

  原来该是他去承接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所给的那一个应许。说得更具体一点,主耶稣基督应当是从他的后裔里头出来的,也就是说神救赎的旨意是透过他的后代来完成。但是因着他那一次的过失,或者是他那次犯罪的事,他这一个福气就完全失掉了,他不可能在在这一个荣耀的事实里有份。

  从西缅和利未两个人来看也是一样。他们因着杀人流血这一件事,在神的眼前是没有办法过得来的,我们读摩西的律法就可以了解,神看地上最不洁的事是地上流了人的血,因为是把照着神的形像所造出来的人杀了,把一个生命摧残了。虽然那个时候人已经堕落成为罪人,但是有一件事神没有忘记的,就是不管人已经堕落成为罪人,人起初还是照着神的形像来造的。

  神是非常非常不愿意看见流人血的事在地上发生。西缅和利未就作了这样的事,所以照着次序,流便失去了长子的名份,就应该是西缅接上去。西缅不够资格,那就是利未接上去,顺着次序就是这样。但是因为他们兄弟俩也作了一些神不能点头的事,结果他们也不能承受长子的名份,并且还接受了咒诅。

  从他兄弟两个身上,我们也看见那是神公义与圣洁的彰显。他兄弟两个所接受的咒诅就是分散在他们弟兄的地上。照理十二支派各自成为一个支派,他们也各自承受一份的产业。但是神说,他们要分散在雅各家中,以后的事果然是如此。按着外面的历史,西缅是分到了西缅支派的地业,但是因为后来以色列的分裂成为南北两国,西缅人就不能居住在他们的地业。我们晓得西缅所分的地业是在犹大的南面,也就是迦南地的最南面,但他们国家分裂了以后,南面的国家只有犹大和便雅悯。西缅支派的人只能迁到北面,住在另外那九个支派组成的以色列国。

  至于利未呢?我们感谢神,因着他们一次的拣选神,他们肯站在神的那一边,他们在神的面前,就接受了一个很大的恩典。这个恩典虽然没有改变他们分散的外表,但是却改变了他们分散的内容。我们晓得利未人在以色列人当中没有承受地业,实在是分散住在十二个支派当中。他们是分散的,但是他们这个分散是带着祝福的,因为神显明了一个事实,神自己要成为他们的产业,实在是变咒诅为祝福。这叫我们看见神不偏待人的性情。

宣告救赎主的显明

  我们感谢主,照着他自己的性情,他在人身上一切的带领都是对的。我们再看看犹大。犹大这个人是否毫无瑕疵呢?我们晓得他玛氏的那一段事实,犹大也不能说是没有瑕疵的人,只是他那个瑕疵在神的面前,因着他玛氏是照着神律法的原则来作这一件事情,神也就有恩典给犹大一个赦免。再加上后来他们到埃及去买粮食的时候,犹大所表现的实在是满足了天上神的心意,他按着弟兄相爱的原则来为弟兄承担。这一点给神看上了。

  在埃及弟兄相认以前,犹大所担当的那一点上,我们实在看到犹大在那一个时候,他和神中间的关系和实际是很宝贝的。因此我们看到长子的名份,经过头三个儿子到了犹大身上,就停在犹大的身上,所以在犹大支派就提到国度的问题,也提到国度的王的问题。我们注意第十节,“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那就是说,君王要从他的后裔出来。圭就是君王所拿的法令牌,杖就是权柄。我们就看到这样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要在什么时候应验呢?“直等细罗来到,”我们留意那个“细罗”就是赐平安的人,明明是指着我们的主来说的。当主来应验这件事的时候,万民都要归顺他,这跟在十二章里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完全对上了。

  我们看看犹大是何等的丰富和有能力,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亚伯拉罕所承受的那应许在他这个支派里得以成全。我们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就看到流便的损失有多大,也看见西缅和利未的损失有多大,我们体会到当时在雅各的里面神的定意和安排,实在是非常清楚的显明,给人明确的鉴诫。

但支派的阴暗

  再接下去,就提到另外一些兄弟的情形,其中大部份是关乎以后他们承受地业的情形。如果我们比较以后他们得地的时候,西布伦支派所得的位置,我们就晓得这里说的是什么?所以关乎承受产业的部分,我们不多去注意它。但是在第十六节讲到但支派的时候,我个人有一个非常深的印象,这个印象不算是太愉快的。

  我们先来注意但这一个支派,雅各是如何指出他的前途?他说,“但必判断他的民,”这个“判断他的民”也就是说他是执掌权柄的,他是作主的,所以他有这个权柄去判断他的民。刚才我们看犹大支派,我们看到这个权柄是由犹大支派显出的,但支派为什么又来一个权柄唱对台戏呢?如果我们不往下去看的时候,我们不大了解为什么但会跑出这样的光景出来。

  我们往下去看,第十七节,“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坠落于后。耶和华阿,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我们在这里看见一件非常恐怖的事,但成为蛇,并且是可怕的蛇,他是咬伤马蹄的,使骑马的坠落于后,说到他是伤害人的。但执掌权柄,而这个权柄是伤害人的,这个权柄好像是蛇的那个形像显出来,这说出一个什么事情来呢?我们在这个地方看不出什么来,只有从原则的里面推想一下。

  在启示录里数点以色列人的时候,我们如果留意一下,就会发觉一件非常不简单的事。就是在启示录第七章。蒙纪念的以色列人给数点的时候,弟兄姊妹你看看,在这个数点的里面,漏掉了那一个支派?好明显的,你看不见但支派在里面,好像但支派在大灾难的时候给神忘掉了,而把利未支派补进来。约瑟支派仍然分为两个支派,称为玛拿西及约瑟,所以仍然是十二个支派。但支派去了那里,神为什么会忘记但支派?

  弟兄姊妹要记得,在永远里面神不会忘记但支派,但是这里的数点是为着大灾难里面蒙保守而来数点的。就是说,但支派不蒙保守,但支派给忘掉了。为什么?原因在那里,我们也不能准确的知道。我们把创世记的话和启示录的话连在一起来留意的时候,这里面就非常非常有可能发生了一件事,但我不敢肯定的说一定是这样,但是我个人却是非常倾向这样的一个结论。就是当大灾难的时候,那称为敌基督的人是从但支派里出来的,而但支派跟随这个领袖。因此在大灾难的时期,整个但支派在神面前没有给数点。他“是道上的蛇,路中的虺”那个意义是不是指着这一件事呢?非常有可能。比较正统的解经是说,称为敌基督的那个人应该是从犹大支派出来的,因为不从犹大支派出来的,那是不能给接受为敌基督的。不过我个人有一个体会,因为它既然称为假基督,当然是假的,是冒牌的,只要它找出它是以色列人的证据,再加上当时在大灾难里有两个兽,一个兽就是假先知,假先知很会说话,很会迷惑人,所以也把许多人迷惑来跟随敌基督。若是我们熟悉启示录里面的事,我们会燎解这个情况。因为这件事情的确是太可怕,所以雅各在那个时候,宣告了但的那件事以后,他在神面前有一个仰望,他说,“耶和华啊,我向来仰望你的救恩。”

  弟兄姊妹要注意,这不是但的祷告,是雅各的祷告。雅各在这时候为了前面的事情有一个祷告,这个事情太大,所以他说,“耶和华啊,我向来仰望你的救恩。”但支派里有这样的一个特点,因此,但支派的前途是叫人心里担忧的,雅各就是把这忧虑卸给神。

继续宣告神命定的旨意

  我们再要注意一下约瑟的支派,约瑟如果就他个人来说,他实在是活出合神心意的一个人,所以他在神面前所蒙的祝福比所有的弟兄们更丰富,因为约瑟是活在叫神的心意满足,叫人也感觉羡慕的光景里。所以雅各按着圣灵的话说到他是“与弟兄迥别之人”。他是这样的一个人,在神的面前,神不能不纪念他,神必定要纪念他。我们看到人在神面前的持守,都不会落空的。约瑟果然是在神的面前十分的蒙福。

  末了说到便雅悯。拿便雅悯支派的历史来看的时候,你也真看见便雅悯支派就是这样的一个样子。士师记末了的那件事情,就是发生在便雅悯支派里。这个支派的人一面是好勇斗狠,另一方面也是非常放纵,我们不晓得在这里算是给他咒诅还是给他祝福。

  雅各把他儿子们前面的事情作这样的宣告以后,他就说到他自己。他说他要死了,他死了以后,就要他们必须把他带回迦南地埋葬,葬在那里呢?葬在亚伯拉罕当年所买来埋葬撒拉的那一个坟墓里。亚伯拉罕葬在那里,撒拉葬在那里,以撒与利百加都葬在那里。现在他说,“你们必须要把我葬在那里,我也把利亚葬在那里。”在这些话里,我们看到有两方面的事。第一是雅各到了最末了的一刻,他还是紧紧的抓住神的见证。我们晓得迦南地要成为以色列的产业,成就神给的应许,还要再等四百年。但是四百年以后的事情是在将来,而神的应许却是现在,雅各在信心里把这个事实接过来。信心只是他个人的事,他过去了,他的信心就不在了。但是这事是牵连到神的见证,为要把他在信心里维持这个见证的事实存留下去,所以他说,必须要把我葬回那里。我要葬在那一个地方,那一个地方是我祖父买下来的。

  虽然在那个时候,迦南地还不是实在的成为我的,但是那里有一块地是我的,我就站在那一个地位上来见证,我要在这块地上成就神的应许,这是雅各在末了的一程处理这事上所抓住的一方面。在另一方面,我们也看见,关乎雅各生命的成熟的那个表现。他特别提到我在那里葬了利亚,你们要把我葬在那里。因为亚伯拉罕跟撒拉葬在那里,以撒与利百加也葬在那里,现在我和利亚也要葬在那里。照着以前的雅各,我们都知道他心里面根本就没有利亚,他心里面所有的是拉结。但现在呢?他承认神的那个管理,也就是说拉结在他心里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可以说他在感情方面已经给对付到一个地步,不再给人的感情来影响。两个事情并起来,我们就看见,雅各到了最末了的那一程,他里面牢牢捉住的是神的见证,他把神的见证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我们再注意圣经里的记载,“雅各嘱咐众子已毕,就把脚收在床上,”他原来是坐在那里说话的,他说完了以后,还有一点力气,那一点点的力气仅仅够他把脚收回床上,然后就气绝而死了。

荣美的终点

  弟兄姊妹在这里真看到一件事,在雅各路程的最末了,他完全是在发表神的启示,当那些启示发表完了,他也走完了他的路程。我们用另外的话来说,雅各的路程是走完在他与神的交通里,然后把神的交通发表出来。那是何等美的一件事,走到了最末了的一程,就是把与神交通的结果发表出来。我们巴不得我们这些人走到我们路程末了的时候,也是在这种光景里回到神那里去。

  今天下午我看报纸,我看到在北京这几天的一些事情,里面有一些特别的通讯,叫我连到雅各的这一件事来。这几天我一直看着这件事的发展,好像主借着这一件事,一直在我里头作提醒,我们在神永远的旨意里头该怎样走。在那些报导里说到,在上海,一个大学生在他们游行的队伍里,他举着什么旗帜好像没有写,但是头上裹着一块头巾,布上是这样写的,“妈妈,假如我死了,你要紧紧捉住这一面旗,”这个心情实在之非常豪迈。如果我们撇开属灵的事情来看的话,我想在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事情更有正义。报导再说到在北京的一个女人,她的儿子在那里绝食。人家问她说,绝食是很危险的事啊,但是她说,“我的儿子宁愿辜负他的父母,也不愿意辜负国人,他既然有这样的心思,我当然支持他。”我们看看地上的人,我不晓得这个年青人是不是在这一次动乱里走完他们的路程,如果他们真的走完了他们的路程,那就可以说,他们的路程是走完在他们自己的崇高理想里。

  我把雅各来作一个比较,虽然他们所作的在人中间是最高的,但是跟雅各来作一个比较的时候,我们就觉得,我们有一个比那些更高的目的在呼召我们。我们不是说我们忽略他们所作的,我们借着他们所作的来提醒我们在地上的路程,我们的路程的终点若是神的启示在我们身上发表,那是何等美的事!那是在宇宙中最美的一件事,因为是把神儿子和神儿子的所有完全发表出来。

  我们实在需要主给我们这样的心志,如果地上的人为着自己的理想能这样的摆上他们自己,我们这些活在那荣耀指望里的人,我们在地上活着的心志该是怎样呢?若是我们不为着神荣耀的旨意活着,我们实在是可诅可咒的。

约瑟留下的脚踪

  到了五十章,雅各给埋葬了。雅各埋葬了以后,雅各众子也都回埃及去了。看十四节,“约瑟葬了他父亲,就和众弟兄并一切同在的人都回埃及去了。”他们回埃及去,因为神的时间还没有到。照理说,那个时候饥荒已经停止了,因为雅各在埃及地已经住了好多年了,一共住了三十七年,所以饥荒老早就过去了。他们要回迦南地是完全没有难处的,但是神的时间没有到,神的时间还要再等三百多年,所以,他们葬了雅各以后,他们又回到埃及去。

  他们回到埃及以后,约瑟的哥哥们又想起父亲不在了,约瑟会不会又给他们为难呢?他们又旧事重提。这一回约瑟哭了,约瑟觉得弟兄们一直不领会他的心思,兄弟们一直没有看见神在他们身上所作的是什么。虽然是这样,我们真的看到,约瑟一直守着他的地位,约瑟说,“我不能代替神,我必定要尊重神的意思”,他对兄弟们一点怀恨都没有。这给我们看到约瑟实在是个在生命上非常丰富的人。

  约瑟到了一百一十岁,他自己也走完了他的路程,当他要走完他路程的时候,我们要注意他的安排。看二十四节。“约瑟对他弟兄们说,”我们看到约瑟年纪并不太老,他死的时候,还有他很多的兄弟还没有死。约瑟在世的时候,约瑟照顾他的弟兄们。现在约瑟要死了,弟兄们怎么办呢?他们在埃及所以能有一点点好处,完全是因着约瑟的缘故。约瑟不在了,埃及人会怎样对待他们呢?

  约瑟临死的时候,他把弟兄们带到神那里去。他说,“我要死了,但神必定看顾你们,”你们还留在这里一天,神的看顾在你们身上就显明一天。等到神的时候到了,神一定要领你们从这地上去,回到神从前应许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之地。弟兄姊妹,你看,在末了的时候,约瑟的口里说出他三个祖先,这三个祖先都是神拣选的计划里的三个重要人物。这三个人组成了一幅完整的图画,就是神如何把人恢复到他的荣耀里。

等候荣耀的救赎

  我们感谢赞美主,到了约瑟的末了,亚伯拉罕、以撒、雅各都过去了,但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这三个人所表明的神的恩典完全没有过去,神要成全在这三个祖先身上所要作的。在预表上面来说,这三个人和他们所带出的见证,表明了所有的人因着基督的缘故,在神的面前得着完整的恢复。但在当时的历史上来说,那是关乎以色列人终竟要承受神的应许地。他现在说到他自己,他说,“我死了以后,你们必须要把我的骸鼻从这里搬上去,”我们晓得他不是马上给埋葬在迦南地,但我们看出埃及记的时候,当摩西领众人离开埃及,他们就把约瑟的骸鼻也带去了。这一个心愿要在三百多年以后才成为事实。虽然在三百多年以后才成为事实,但是你确实看见约瑟在这件事上所显明的见证,他也是非常重看神应许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这个事实,也就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他们三个人所表明的那见证。我们可以这样讲,约瑟借着这样的一个吩咐,说出了他心里的意念,“我虽然不能活在应许地,但是我的骨头也要回到应许地。”正如摩西不能进入迦南地,但他能到山顶看到迦南地,他也心满意足一样。

  这两件事实在是异曲同工,说出了那些真正认识神荣耀旨意的人,他们是如何的爱慕神的定意和安排。我们巴不得也能从神那里接受这样的吸引。

  读到创世记的末了,我们实在看见神在人身上恢复的工作,是如何透过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来成全,那只是一个预表。虽然神的恩典是显在那里,但是神的救赎还没有作成功以前,人虽然好到一个地步像约瑟一样,也仍然免不了从亚当那里带来的结局。

  所以我们看到创世记末了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个很悲哀的结局。创世记的起头是荣耀的,创世记中间的过程也是满了指望的,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身上我们看见了那个指望,但是一看到创世记末了,你只看到一个棺材在那里,并且那副棺材是停在埃及地。像约瑟那么好的人,他死了,他的棺材停在埃及。我们若是从属灵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我们不能不留意到,罗马书所说的一句话“身体虽因罪而死”,像约瑟这样活在神的喜悦里的人,他的结局还是免不了“身体虽因罪而死”,而且是死在世界里头。

  但是感谢神,虽然人都要在世界里死掉,但是在约瑟的身上,他存着一个指望,那指望就是有一天他要脱离埃及,他能回到神的应许里。当然在约瑟当时来说,那是他的骸鼻的问题。但是我们感谢神,他总是存在一个荣美的指望而离开世界。那“身体虽因罪而死”,我们的灵“却因义而活”。在罗马书八章给我们看到在救赎里的宝贵。

  到最末了的时候,我们很清楚的看到一件事。创世记有一个荣耀的开始,因着人的失落而带来一个悲惨的结局。但是这并不是人的尽头,更不是人在神的计划里的尽头。约瑟的棺材停在埃及,但却不是永远留在埃及,有一天他要和以色列人一同离开埃及,这就是救赎来了。所以创世记末了的时候,给我们看到一件事,罪的工价的确是管辖了人。但是神的恢复也一定要执行。当神执行恢复的时候,神就给人救赎的恩典。所以虽然创世记的结局是在人绝望的事实里,感谢神!创世记只是创世记,创世记以后还继续有神的工作,那就是出埃及记。出埃及记的起头,是人活在埃及很困苦,但是,神亲自下来领人脱离埃及,引他们进入神的应许地。以后我们读出埃及记的时候,我们就要看神在人中间恢复的历史的起头。我们仰望主继续在以后的日子,引领我们看神的工作。神一直没有停止他的恢复,所以我套用江守道弟兄的那一句话来结束创世记。“神既然没有停止他的恢复的工作,我们就没有理由放弃神的见证。”我想我们就这样把创世纪念过了。愿主继续怜悯我们。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