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二课

 

第六课  出埃及记  之二

 

提示:把十九章到二十四章,重读三次。

 

             (十九~廿四)

 

诫命覧道德生活(十九~二十)

传递西乃之约(十九36)

接受西乃之约(十九78)

约之两造相遇覧(1)以色列(十九917)

约之两造相遇覧(2)(十九1826)

十诫覧约之属灵基础(廿117)

土造的祭坛覧约之表记(廿1826)

律例覧社会生活(廿一~廿三)

   有关主仆的(廿一111)

   有关刑事的(廿一1236)

   有关财物的(廿二115)

   有关不同之恶风坏俗的(廿二16~廿三9)

   有关安息日与节期的(廿三1019)

   有关国际问题的(廿三2023)

典章覧宗教生活(廿四)

   注意:此部分是记在造会幕的法则之内,本是在二十五章;我们把它归入这里,目的是让我们对律法之三方面,有一全面性的认识。再说,此部分亦是摩西四十昼夜在西乃山所领受的,记在本段最后的地方(廿四1218)

 

 

律法(十九至二十四章)

 

    出埃及记第二部分是从十九章第一节,到二十四章尾,是论及律法和摩西之约。律法可分三部分:即诫命、律例,和典章。(参前表)

    论到律法,有几点我们必须注意,这会说明我们认识为何需要律法。神与以色列人已进到一个新的关系覧亦即是我们说的摩西之约迫律法使这关系变得明朗化。

 

律法是怎样介入的

 

    第一、是借着摩西之约。严格来说,那不算是新的约,它只是亚伯拉罕之约的延伸而已。在西乃山,神把约的中心向以色列人说得清清楚楚:

    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这些话你们要告诉以色列人。(十九46

     这里说我的约是什么意思?无可怀疑,那是指某些以色列人早已知道的事:只要我们翻翻前面提及约一字就会知道,那个字只用了两次,第一次是在二章二十四节:神听见他们的哀声,就纪念他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约。第二次在六章四至五节:我与他们坚定所立的约,要把他们寄居的迦南地赐给他们。我也听见以色列人被埃及人苦待的哀声,我也纪念我的约。这两处神都是用纪念一词,显然是指以前与亚伯拉罕立的那约了,这都记载在创世记十五和十七章里面的。那两处地方,有约的印证(烟与火覧十五1718),和约的记号(割礼覧十七10)。从创世记十七章到出埃及记二章四节之间,再没有提到神与人立约这回事了,因此神在西乃山对以色列人说守我的约,必是指亚伯拉罕之约无疑。

    我们常常把西乃山宣布的律法和摩西之约混为一谈,因为它与亚伯拉罕之约的关系,没有交待清楚。在亚伯拉罕之约中有两点是很重要的:

  1)亚伯拉罕是凭信心接受约的(创十五6)。

  2) 在亚伯拉罕一方面而言,他守约的方法只是继续保守信心及行为正直覧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与你立约。(创十七12

    神要以色列人守约,又赐下律法,这并不等于是把以信心为本的亚伯拉罕之约,改变成另以善行为本。神知道人心,败坏又无能,他不是以守律法作为一种新的蒙悦纳的标准;不,一切诫命与约都是为后来的典章预备的,而典章又是指向基督的救赎的,这才是真正本于信以至于信的蒙悦纳的标准。他们一定会得占迦南地,他们的国亦一定会蒙福,但这一切都是以应许和信心作基础。

    那么为什么摩西之约反叫以色列人处在律法的咒诅底下,而不是更完满的祝福?问题就是在以色列人对约的反应出了岔子,我们从当时的记载,以及他们后来的历史,都可以看出他们从开头就以为蒙悦纳是要靠行为,不能单凭信心,以至后来保罗说:因为不知道神的义,想要立自己的义,就不服神的义了。我们再看看他们当时的反应,是多么的信心十足!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出十九8);凡耶和华所吩咐的,我们都必顺服(中译仍是遵行)。(出二十四7)他们这种自以为是又自满的态度,是他们失败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要赐下律法

 

     律法既不是要取代信心的地位,为什么又要赐下律法呢?原因有三:

   1) 指出义的标准:神与亚伯拉罕和希伯来的祖先交往时,口头的晓谕是足够的,但当神的子民多起来,变成一个国家,而这国又是实行神权统治的时候,道德的标准就要明文的写下来,使神对人的行为的理想和要求变得清楚易明。(申四8;诗十九79;一一九142)。

   2) 揭露罪的本相:把一件实物放在背境强烈光线的面前,就会变得墨黑,罪也是如此。人堕落后,连他的良知都会变得迟钝,甚至是有所偏歪,但在律法的光照下,一切都会显现出来,因此保罗说: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或作显明)(罗五20);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20);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罗七7);律法是为什么有的呢?原是为过犯添上的(加三l9),意思就是说,有了律法,人就知道什么是违背神了。

   3)启示神的圣洁:神既把非常的权利赐给以色列人,就一定要他们认识神的圣洁是不容侵犯的。有人说得好,圣经整个的启示,首先是关于神的能力(从创造、洪水、巴别的分散,与及对所多玛,蛾摩拉的审判可以看到);然后就是神的圣洁(从摩西的律法及以色列人的历史可以看出来),跟着就是神的爱(基督的福音就是)。而在神启示他的爱之前,要对他的能力和圣洁有所认识,才不至有所偏差。

    耶稣论及神的时候,他是用父一名词来称呼的;但我们不要忘记,直到耶稣来了,才开始称神为父的,理由就是人若不认识神的权能和圣洁,而单认识神的爱是不够的,也是危险的。近代神学的错谬,就是企图把神的爱和神的权能、圣洁分家,那是绝对自我中心的。

    圣洁的表记就是火,当神在西乃山降临,传布律法时,就有火和烟出现(十九18,二十四17),亦有严令下准其它人上去(十九10132125)。由此,以色列人就知道神可畏的圣洁是与律法分不开的(申二十八58;三十三2;诗六十八17;来十二1829)。律法既是表明神的圣洁,它就不容冒犯的。我们要留意律法,三方面代表的意义:

   1)诫命:给我们看见神的圣洁是威严的覧特别当主耶稣基督,按灵意一方面来解释时(太五2128)。

  2) 律例:显示出神的圣洁是严厉的覧他不能容忍罪恶,亦不会受妥协。

  3) 典章:说明神的圣洁是不容侵犯的覧它把以色列人应如何敬拜神,都不遗细巨地写清楚了。

    西乃山的神是圣洁的神,无怪乎诗人说:我们的神是烈火。

 

律法与亚伯拉罕之约

 

    另一问题来了,到底摩西的律法和亚伯拉罕之约有什么关系呢?

   1)律法是加在亚伯拉罕之约上的:律法是为什么有的呢?原是为过犯添上的,等候那蒙应许的子孙来到。(加三19)这节圣经,便足以说明律法不是要取代信心的地位了,它只是外加的,不是取代的,是在原有之上再加上去,不是减去原有的。

   2)律法不是取消亚伯拉罕之约:我是这么说:神预先所立的约,不能被那四百三十年以后的律法废掉,叫应许归于虚空。因为承受产业,若本乎律法,就不本乎应许,但神是凭着应许,把产业赐给亚伯拉罕。(加三1719

   3) 以色列人既不认识律法,律法就借着人的罪而带来死的刑罚,使亚伯拉罕之约的祝福止住,咒诅反而来到。但基督来到,咒诅除去了,人又再能借着信心承受亚伯拉罕的福。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这便叫亚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稣可以临到外邦人,使我们因信得着所应许的圣灵。(加三1314

 

律法与以色列人的历史

 

    以色列人上至君王,下至小民,都破坏了律法,违背了摩西之约(参王上十九10;王下十七15;十八12;诗七十八37;耶十一10,三十一32;结十六59;何八1;来八9等)。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否只因为构成整个以色列国的个人都犯了错,够不上十诫和律法的要求,以至招来国破家亡,被掳被逐?不,并不如此!我们岂没有看到,神赐下十诫时,也赐下指向基督的典章?里面不同的祭礼不都是说明蒙悦纳不靠行为,乃靠信心?

    首先,我们要清楚地了解旧约律法一词是何所指,才会了解律法与信心的关系:

   1) 旧约用律法一词,只有一两次是指十诫说的(出二十四12)。

   2)常用在律例和典章上面覧燔祭的条例(英文是law,亦中文之译律法)等等,参利六91425,廿四22等。

   3)最多用的,是泛指摩西传递的诫命、律例、典章等三方面。最明显的例子是(申四84445;书八34;王上二3,但九1113;玛四4)。

    因此当我们说以色列人,无论多或少,破坏了律法,违背了约,那不单是指他们犯了十条诫命,乃是说他们整个国家对律例和典章的要求感到厌恶,这问题才真的严重;我们且注意下面几件事:

  1) 以色列人每七年就应守一个安息年,满了四十九年就开始守一禧年(亦即是每五十年一禧年),他们要释放奴隶,取消债项(其中细节及应许之福,可参利未记廿五章),这个安息年是神与以色列人立约的记号(出三十一13)。他们要使地土休息,承认一切均是出于耶和华的,能守住这些,他们便有大赏。只可惜他们从起头就没有守,整部圣经我们都找不到有关他们守安息年的记录(参耶三十四812)。就是因为他们不守安息年,才招来七十年的被掳,作为一审判式的长安息年。(请比较耶二十五11和代下三十六21,再读利二十六3235,就会了解二者之关系。)

   2)以色列不应与别国立约的,因为他们本应与他们分别出来(参出二十三2433;十四1217;申七16等),但他老早就置这禁例于脑后(参书九1416;士二2,三56;及其它同类的经文)。

   3) 神禁止以色列拜偶像,或建立任何宗教的图像(出二十25;申四1220,十七27),但他们一样不管,从起头就犯了(参士二1123;耶二28,十一10;与及最严重的是王下十七1723)。

    以色列人藐视神的律例和典章的例子,真是数不胜数,其它的如不守逾越节(代下三十5),不守安息日(结二十13),不十份一奉献等(玛三8)。

    以色列是在这些方面,才真正破坏了律法,违背了神与他们所立的约,藐视了神对他们的呼召。

 

律法与福音

 

    最后,我们要略述律法与基督福音的关系。基督在三方面把律法的要求完成了:

  1)对诫命的履行,把个人称义的条件明显地,又完全地了结。因为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使凡信他的,都得着义。(罗十4)虽然十诫中除了第四诫(守安息日,全都包在新约的伦理体系内,但它只是个别立的原则,而不是在摩西的体系的。它们不是得救的必要条件,只是得救后应有的结果。

   2)对律例的履行,把神悦纳人的方法超越了,摩西时代的宗教律例只是个影儿,其真体是基督,基督来了,他就完全满足了律例的要求(歌二17;来九22~十18等)。

   3)律法,只是神在一个时代用来对人的方法,基督来了,福音就把一个新纪元带进来,无论对外邦人或犹太人都是一样。旧约时代是按字义迫外在的命令的,新约时代是按着精意迫内在的能力的(参林后三到五章),前者是客观的律例,后者是主观的改变;前者是定罪的伦理,后者是改变的能力。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八34

── 巴斯德《出埃及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