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一章

 

{\Section:TopicID=126}Ⅰ 居于埃及地(一∼十一)

{\Section:TopicID=127}A 摩西之前的以色列(一122

{\Section:TopicID=128}17. 背景

  1. 而这是……的名字(和合本作“他们的名字记在下面”)。在希伯来文中,本书头一个字是“而”(英:and),明证出埃及记不过是创世记故事的延续,和对列祖应许的成就,而不是另一本新书。但本节也是最宜作出分割的地方,这是五经最后一次以“以色列的众子”之名,来形容雅各的直系亲属。今后这名号便成为父系的集合称谓,形容神的全部子民,彷佛阿拉伯人的部族称号。

  24. 十二位族祖的名字洪亮而有节奏,就如新约十二使徒的名单。神的新工作即将开始。

  5. 七十,可能是个概略整数,又可能是个有神圣象征的数字。但只要从总数之中扣除雅各的女儿底拿,也能准确得到这数目。希腊文译本在创世记四十六章加上以法莲和玛拿西的五个儿子,构成使徒行传七章14节所说的“七十五个人”4。但本节的神学重点,却是对比进入埃及的寥寥几人,和出埃及时的庞大数目。

  7. 希伯来原文故意重复创世记一章2122节所用的三个动词,这三个动词或可译作“多结果子……云集……变得众多”(pa{ra^, s%a{ras], ra{b[a^ 和合本作“生养、众多、繁茂”)。本节将这种增长,诠释为神对被造之物所应许的祝福。从约瑟去世至今,已经渡过了相当的年日。时间最短的估计,摩西是第四代的利未人(民二十六58),而更有可能,他是生于数百年后(出十二40)。满了那地,可能是指歌珊地(大概是从尼罗河延伸到今日苏伊士运河河道的图米拉特河,Wadi Tumilat),亦有可能是自然的夸饰,指埃及全地。后者在统计学上虽然并不正确,却生动地表达了埃及本土人的感受。在某些地区,那些不受欢迎的侨民人数可能比他们还多。

{\Section:TopicID=129}814. 法老的劳工营

  8. 新王,不必指下一任的法老。如果以色列在埃及居住的年日,实际上是有几世纪之久的话(出十二40),这可能是个新的朝代。埃及第十七王朝由(外来属于闪族的)许克所斯人(Hyksos)统治,第十八王朝(主前15701310)则由埃及本土人组成,一得势便驱逐了外族的统治者。基于独立的理由,今日学者大多认为出埃及在第十九王朝初期发生(主前13101200),即主前十三世纪。无论是哪个朝代,这都是通俗民间历史的简单措辞所表达的是真相,并不关心准确的日期。

  1011. 强逼劳工是古代世界的通则,高度集权的埃及也不例外。没有了强逼劳工,金字塔和尼罗河运河就都没可能完成。督工是个专门名词,形容可恨的埃及官员;下级的以色列官长是他们的手下(出五14)。“督工”(s*a{re^ missi^m)的“工”字(mas,复数 missi^m),在以色列也是“强逼劳工”的专门名词(通常是指迦南人,换言之受劳役的是外族人,参王上九21;和合本通常译“服苦”)。这种人何等可恨,从亚多兰被石头打死便可见一斑(王上十二18)。比东和兰塞。跃然纸上,是鉴定日期的宝贵数据,这两城使人联想兰塞二世(Ramesses II,主前约12901225年),更可能和他在亚洲的战役有关。比东大抵是位于图米拉特河的雷塔贝废丘(Tell er-Retabe,即“罗腾冈”;和合本的罗腾树,即金雀花),兰塞则可能是今日在尼罗河三角洲东支的坎蒂尔(Qanti^r,意即“桥”)。但这两个城市的确实地点至今仍然未有定论。

  12. 他们越发多起来,越发蔓延。试图用这些方法控制神子民的增长是枉然的。本节再次用两个创世记所用的动词(创一22,三十30),来形容他们成功的繁衍。然而他们所过的,是沉闷没有止境的苦工生涯(14节)。这民族健壮如牛,在生理上优胜,更惹娇养之埃及人的“嫌恶”(叁 NEB)。其它学者则参照创世记二十七章46节,认为“烦得要死”的译法较为准确。

{\Section:TopicID=130}1522. 法老的第二条策略:种族灭绝

  15. 希伯来的收生婆,“希伯来”一词在旧约早期似乎涵义广泛,它是个文化而非种族的词汇,这词在外人口中通常用来称呼半定居的西闪族人(如22节便是)。这词在法老的口中,用得很恰当。出埃及记五章3节对埃及法老形容以色列的神,用起来也很正当。法典中“希伯来奴仆”的范围,远比“以色列奴仆”为广(二十一2)。这个字可能和今日“吉普赛”(gipsy)的鄙称一样,包括了流浪汉和牲口贸易商的含义。埃及文献中无特殊技能的“阿皮鲁”工人(`Apiru),或亚马拿废丘版片(Tell el-Amarna tablets)中的“哈比鲁人”(Habiru),可能也是指这文化阶层的人(两者的中译一般都作“哈皮鲁”)5。施弗拉和普阿,都是正当的闪族语系名字,形式较古(参较士七10基甸的仆人普拉),意思大概分别是“美貌”以及“华丽”。施弗拉一名又可参较撒非喇(徒五1)。与比东和兰塞的名字一样,记述这些细节能够保证我们所面对的,是可靠的历史传统。但收生婆为什么只有两位呢?可能只有她们两个收生婆,可能只有她们不顺从法老,又可能只有这两人名字被记念。然而第一个看法,却显示以色列顶多只有几千人。最合理的也许是第三个看法,因为它和民间野史以及闪族语文至为符合。在希伯来语中,“收生婆”有“后来环境使之成名之人”的意思(参出二1)。

  16. 临盆,直译作“两块石头”。以色列妇女生产之时,蹲在这两块石头上面。其它闪族文化也有类似的做法。另一个可能性较低的看法,认为这是指男孩独有的器官;只有这些婴孩才须被杀。

  19. 本是健壮的,收生婆还没有到,他们已经生产了。圣经没有说收生婆说谎,还是“希伯来”婴孩迅速落地真的有生理上的根据。德莱维引用了一些阿拉伯人相同的例证,但拉结的生产也确有困难(创三十五16)。即使她们真是说谎了,神也不是称许她们欺骗,而是赞赏她们拒绝夺取婴儿的性命,因为这是神的赏赐。她们对生命的尊重,来自对赐生命之神的尊敬(出二十1213)。她们亦因此得到家室作为赏赐。我们应当细想本段经文和现代有关堕胎的争议,两者之间的关系。

  22. 在此译作河(AVRV、和合本)的希伯来字,是个外来语。这字源自埃及语,所指的是至重要的河,亦即是尼罗河(RSVNEB、现代本。其它可能也是来自埃及语的词汇包括了“芦荻”、“青蛙”;此外又有无数埃及语的人名,利未支派尤然)。藉水淹来处死,在埃及和巴比伦等国家是理所当然的方法;正如在到处是石头的以色列,则用石头作处决的工具(书七25)。我们不晓得以色列人大体来说,究竟有没有遵行法老的命令,然而摩西的父母,却敢冒险触怒法老(来十一23)。法老大概打算将一切的女孩都成为侍妾,不消一代便被吸收成为埃及人的一部分。这种企图灭绝神子民的妄行,在新约也可以找得到,希律就杀尽了伯利瓻陘@带的婴孩(太二16)。但和新约一样,神保护了祂所拣选的器皿;不论是法老还是希律,皆无法拦阻神的计划。犹太解经家从法老的行为和希特勒等人的灭族屠杀中,看到了其中的共同点。基督徒解经家则从教会历代以来所遭受的苦难和逼迫中,找到雷同之处。

 

4 在昆兰(Qumran)发现的希伯来文死海古卷中,一卷也有“七十五”字样。详情请看柯劳斯,137页。

5 要进一步研究讨论这些群体之间关系的专门文献,请参看海厄特。──《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