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六章

 

  六1. 现在你必看见。神在此重申应许,这应许比上一次更进一步。法老虽然一直不肯让他们离开他的地,现在不但必须放他们走,更要“赶”他们出去。这动词似乎令人回想摩西被“赶逐”到米甸,又可能和他儿子革舜的名字构成双关语(出二22)。

{\Section:TopicID=150}213. 神重新呼召

  部分学者认为这是摩西起初蒙召的另一个记录。但此处经文,肯定十分符合摩西在最感受到失败打击之时,蒙神再次鼓励并予以保证。

  2. 我是耶和华。这句响亮的宣告是这段说话的开首和末尾(8节),作用是保证内容的实在。

  3. 我……显现。本节确定列祖对神的经历和摩西所经历的一样真实。它又否定了某些现代学者的看法,肯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所崇拜的是同一位神。并且更将列祖所崇拜的神,认同为摩西在西乃山所经历的神。这是了解摩西所得启示的基础。

  全能的神,(~e{l s%adday,“伊勒沙代”)亚米沙代(民一12)与亚米伊勒(民十三12,和合本作“亚米利”)等古代人名同时存在,独立证明了族长时代的人,的确有用这名字或称号来称呼神的习惯。这名除了诗歌故意拟古之时运用以外,后世已经无人使用,故其含义今已佚失。正统犹太教后来译之为“完全自足的那位”(the all-sufficient One),但在语言学上这是行不通的。这名似乎是古美索不达米亚对神的称号,字根和“山”有关。正如古时也经常用“盘石”来称呼神(申三十二4),盘石可能代表稳固,又是平安之处的象征。列祖来自美索不达米亚,使用这种语言“化石”,并不足为奇。

  至于我名耶和华他们未曾知道。这句话似乎清楚声明,列祖并没有使用耶和华一名作为神的称号。事实上摩西之前,以色列人名字中没有 YAH“亚”或 YO“约”的成分(两者皆是 YHWH“耶和华”的简称),也证明了这点(本章20节摩西母亲约基别的名字,可能是惟一的例外;请参该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1,Name= 1427. 有關族譜的加插材料\cs16})。摩西之后的一代,这些名字只逐渐出现;~e{l“伊勒”(即“神”)继续有人使用,可能不过是在宗教上的保守行为而已。嫩的儿子何西阿就是一个例子,摩西故意将他改名为约书亚,使他的名字包含新名“耶和华”(民十三16)。自此以后,这类名字在旧约中越来越普遍,证实了引进新称号的日期。然而以上理论若是事实的话,创世记二章5节以后,“耶和华”一名多次单独出现,又多次与比较普通的名字“伊罗欣”连用,又怎么解释呢?再者,创世记四章26节明言,耶和华之名首次使用,是在原始的以挪士时代,又有什么意思?第一个问题并不严重:述说较早期故事之时用上了较后期的名字,是很自然的事。实际上这名字即使是故意使用,亦可视为确认早时所崇拜的神,就是向摩西启示的神(至于两个名字合起来可能有什么解释,请参海厄特,80页)。圣经批判学通常把五经的材料分为 JE 等所谓“来源”。这做法的基本信念是一个传统的记录者(J),虽然明知拟古,还是喜用后期“专有”的名字;另一个记录者(E)则一贯使用较早期的“普通”名字。即使是最偏激的批判家,也不得不承认 J E 都不会不认识后期的名字,因为依照该派的理论,两人都是在摩西以后多年才出生。创世记四章26节的问题则比较重要:它似乎是说人类在塞特和以挪士的原始时代,已经开始“求告耶和华的名”。这句话若非是证明了这名很早期便已为人知,以色列人却不知道(以挪士的后裔只有一小部分是以色列人);便是含有“祈祷”这个较晚期而普通的意义(诗一一六17)。若是后者,则本节不过将已知是历史悠久之有系统崇拜的起源,归于塞特和以挪士的时代。(至于早期亚摩利人可能使用类似的圣名,以及和以色列的关系,请参看海厄特,79页。)

  4. 我与他们坚定所立的约。神在创世记十七章18节中,应许将迦南地赐给亚伯拉罕。“坚定”大概是指这个起初是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然而它若是指神现时要藉摩西为以色列所作的事,也是不难想象的。以色列得以在迦南居住,圣经一贯都看作是对亚伯拉罕应许的成就(创十五18)。而迦南人被驱逐,则被视为神对他们恶行的审判;请参创世记十五章16节。

  5. 我也记念我的约。今后神每次的“拯救作为”,都被视作祂“记念”这个祂起先自愿受其约束的关系。“记念”(或作“忆起”)并不表示神曾经忘记,希伯来人喜用拟人法来形容神。而我们以为是形容情感的字眼,经常都用来形容行为而非情感(“爱”和“恨”就是一对好例子)。因此“记念我的约”就等于是做出可以看为是成就该盟约之中应许的行为。

  6. 我要救赎,直译是“我要作救赎的亲属”(go{~e{l,或译救赎主、至近的亲属、报血仇的)。波阿斯向路得的作为就是救赎的最佳例子(得四)。律法规定请参看利未记二十五章25节。基于这些理由,德莱维提出,“救赎”的动词(ga{~al)可以译作“按权利收复”或“报仇”。这字和动词 pa{d[a^h“赎、代赎、赎身、救赎”的分别,在于 ga{~al 表示救赎者和被赎的人有亲密的关系,因而更合乎盟约之神的身分。

  7. 我要以你们为我的百姓。这句话是盟约所带来之相互关系最清楚的宣告之一。描述神和以色列正式立约的十九章56节,进一步阐明这话的意思。是救你们脱离……的。这是以色列伟大信仰宣言的第一句,在十诫的引言中最显而易见(出二十2)。以色列在逐渐经历神之时,便能在宣言中逐渐加插“条款”。然而这个最基本的“条款”,一直贯彻以色列的历史不变。

  9. 只是他们……不肯听。人性就是这样。虽然经过神再度任命之后,摩西显然恢复了自信,以色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却不肯再次听从。愁烦,译作“不耐烦”、“恼怒”更佳;他们认为摩西辜负了他们的信任。

  12. 法老怎肯听。连同胞也不肯听从,令摩西深感无力。要涩于言辞的他,再次去捋法老的虎须,难怪他迟疑不决。未受割礼的嘴唇,(和合本作“拙口笨舌”)可能暗指他在旅途中儿子受割礼的不可思议的经历(出四2426)。他的身体当然是受过割礼、奉献给神使用了;但如果他自己的同胞也对他充耳不闻,他的嘴唇又能怎样呢?

{\Section:TopicID=151}1427. 有关族谱的加插材料

  故事在28节继续。叙事者在此笔锋一转,详述摩西和亚伦的身分。希伯来人说明身分的方法是列出家世,本段就从家谱最长的流便说起,一一记述各支派的谱系,直到要讨论的利未支派为止,之后的支派从略。暗兰又在利未支派之内孤立出来,然后列出他儿子亚伦和摩西(照圣经传统依长幼次序)。余下家谱主要讨论亚伦的子孙,以祭司为重点,特别是三子以利亚撒(拿答和亚比户都死了;利十13),又提出非尼哈出生。这是以色列祭司家族的正统谱系,可见于民数记二十五章1013节。本段节录自一个更大的文献;参民数记二十六章。

  16. 米拉利,这一名可能是埃及语。不晓得什么原因,这种名字在利未支派十分常见。埃及语名字的例子包括了摩西和普铁(25节)。非尼哈最是明显,他名字的意思是“古实人、黑人”。从前异族通婚可能十分普遍(创四十一45)。

  20. 暗兰,娶了自己的姑母。这种婚姻为摩西律法所禁(利十八1213),因此这细节不可能是后人伪作。其它早期的“过犯”包括了亚伯拉罕和同父异母的妹妹结婚。约基别,究竟这名的第一个音节(Yo{)是否耶和华名字的简称(如:约书亚),引起了很多争论。若然,部分学者便有理由声称,这表示在以色列使用这名字以前,摩西的家族已经知道耶和华一名(以此作为本族对神的称号),并且用以称呼神了。这似乎很不可能,尽管有不少不可靠的证据,却没有可靠的理由,证明从前在以色列之外有人使用这个名字。即使只有哥辖家族才知道这名字,这名也不应只是用此一次。和合本的读法若是对的话(这也是马索拉经文的读法),这名(yo^k[eb[ed[)的意思便是“耶和华是荣耀”(参较 ~i^-k[a{b[o^d[ 以迦博,即“没有荣耀”)。但更佳的读法可能是 yak[bi{d[“雅赫比德”,意思是“愿祂加荣(没有说出名字的神)”;这样一来,耶和华之名便不在这名字之内了。基于第三身单数动词的名字,在以色列是很普通的人名模式,雅各和以实玛利的名字都是这样。亚伦和摩西,所有家谱都将他们列在利未之后第四代。这可能没有什么大不了,跳代在希伯来族谱中是很常见的事;对称是原因之一(基督的家谱显然是个例子,太一)。然而若照字面解释“四代”,以色列人在埃及的日子便不能超过一个世纪,而创世记十五章13节的“四百年”,便必须约为“四代”了。

{\Section:TopicID=152}28∼七7. 神重新呼召

  29. 耶和华……对摩西说话。叙述因族谱中断一下后,在本节恢复。神的说话再次以“我是耶和华”开始,这话不但是命令或应许的凭据和保证,更为理由和本质提供解释(如,利十九18:“要爱人如己,我是耶和华”)。──《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