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九章

 

{\Section:TopicID=158}17 第五次击打

  3. 牲畜。在讨论过以动物为祭极受埃及人厌恶之后发生此事,真是讽刺。这场灾难的对象就是“牲畜”(这译法比某些译本的“牛群”为佳)。与将尼罗河水变为血一样,这灾直接攻击埃及神祇。本节列出各种动物,好似后来家畜的清单,目的大概纯粹是说明之用。骆驼要到基甸的时代,才广泛受人驯养,但早时也间或有人使用。当时的瘟疫可能是炭疽(anthrax)。田野到处堆满青蛙的腐尸,又有苍蝇传播病菌,这种病症很可能发生,后果也十分可怕。

  4. 分别。以色列这次也免受埃及的灾殃。他们以畜牧为业,牛羊死亡便会完全破产。然而埃及的农业则十分多元化,要到谷物被毁事态才变得严重(出九31,十7)。以色列的牲畜若都集中在一起,炭疽必然没有蔓延到那个地区,以致他们不受影响。

  5. 明天,是次灾祸也有定期,显示打击并非偶然。然而本节的希伯来文既可译作“明天”,也同样可以译作较模糊的“将来”。法老即使证实了以色列的牲畜没有受害(7节),却依然固执。埃及的牲畜显然也有部分免祸,雹灾时才被杀死(出九20)。前面已经提过(出八17注释),第6节的“全”字(和合本译“几乎”)不可过分执着。除非这字不过是指“田间的牲畜”(3节),棚内的则没有受害。如今某些季节,仍有把牲口关在棚内的习惯。无论如何,本段显示的依然是个空前绝后的灾祸。

{\Section:TopicID=159}812. 第六次击打

  8. 炉灰,又黑又细。最贴切的翻译可能是“煤烟”(soot),即飘在风中极细的“尘”。煤烟飞扬可能是疾病迅速蔓延的象征,也有可能表示患者病发时皮肤上长满了黑斑。行法术的在此彻底被击溃,对他们患病的描述充满了幽默感(看11节)。

  9. 成了起泡的疮。“疮”翻作“红肿之处”更佳,摩西律法关乎医药的部分亦有使用这字(利十三18)。红肿之处接而发出各种的“脓头”或“溃疡”。旧日解经家相信这是“尼罗河疥疮”(Nilescab);这种皮肤的顽疾,现时在尼罗河水涨溢时依然常见。传染性的痱子是另一个可能,热带国家常见这种发疹性皮肤病。

  12. 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大卫斯指出圣经虽然说过神要使法老的心刚硬(出四21),灾难真正发生后,用这措辞还是第一次。前面一贯的立场都是从另一方面看:法老硬着心。本节的寓意是,神使自己硬着心的人心硬。

{\Section:TopicID=160}1335. 第七次击打

  这灾可能因为是第七个的缘故,前面有一段神学的引言。引言的第一个概念是法老必须承认神的能力。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道出了救赎的根据(耶和华和以色列间的关系),及其至终目的(“事奉”;表面虽然是指西乃山的朝圣节期和同时的献祭,背后无疑还有更深的用意)。

  14. 本节再次说明次要的目的,是要法老知道耶和华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圣经又添加了一个神学要点。法老一直蒙神怜悯,性命得以保存,是为使耶和华的圣名能力得以彰显(16节,参罗九17)。进一步的推论则是所有灾难都是出于怜悯,不是出于审判;因为每个灾祸都给予法老悔改的机会。反观法老却自行硬心,因此他受审判不但无法避免,更是无可推诿。

  16. 叫你存立,这个希伯来动词的意思是“维持你的性命”,而非“叫你兴起”(“创造你”)。本节在此的重点和保罗在罗马书九章1618节所强调的,同样是神的耐性和琝唌C若果不然,神早已降灾将他们灭绝了(15节)。有趣的是,保罗在罗马书引用本节,用的似乎不是马索拉经文而是七十士译本;请参看海厄特。

  17. 自高。这个不寻常的形式只是在此出现一次。字根有“堆起攻城的土堆”(即“筑垒”)之义,因此译作“蓄意阻挠”似乎更佳。

  18. 重大的冰雹。这种突如其来的风暴有很大的破坏力,在西亚洲并不罕见;然而本节所述的雹灾却达到了毁灭性的程度。冰雹从弹珠到高尔夫球大小都有人见过。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澳洲雪梨就下过一场冰雹。笔者亲自量度一些冰雹,直径有一又四分之一英吋。汔车有被打凹的,挡风玻璃有被打碎的。自从埃及开国以来,没有这么大的冰雹。破坏力这么大的雹灾,以后也有发生的记载(书十11)。但即使在这个经常下雹的地区(尼罗河谷夹在两个沙漠之间,产生漏斗形风道作用),这场风暴的猛烈也是绝无仅有的。

  19. 把你的牲畜催进来。法老和他的臣子首次有机会借着对神的信心和顺服避免灾难。任何“福音”传讲之时,有人把握机会,有人则否;这是不变的真理。一月到四月间,牛羊大都在户外放牧。其它时间则因为炎热之故关在室内(德莱维)。

  23. 打雷下雹。下雹时似乎有强烈的雷暴;这种情况在溽暑天气并不罕见,有时更有俗称“火球”的球状闪电(24节,参结一4)。就和在西乃山一样,雷电是神临在的表记(出十九16)。海厄特坚称埃及雹灾远比巴勒斯坦罕有;若然,这就更是神迹了。

  25. 所有。这话也必须从修辞而非数学的角度理解。无论如何,从十章7节便可看出毁坏的程度,连埃及人也请愿要求法老释放以色列人离开,免得再有灾难临到。国家经济已然陷于崩溃。

  26. 惟独……歌珊地没有冰雹。狭窄的尼罗河河谷两面都是炎热的沙漠和山丘,形成一条漏斗形的风道。雷暴若是沿着这风道移动,气流截然不同的东部地区没有受到蹂躏,便十分合理。即使如此,以色列也正确地认知这是神拯救自己子民,而非特殊地理现象的结果。

  27. 我犯了罪了。法老第三次允诺改过。他所说的是司法的用辞:耶和华是清白的,法老和他子民则罪名成立。我们对圣经用语“称义”的理解,主要来自这个旧约背景:我们虽然有罪,神却“宣判我们无罪”。

  28. 雷轰。希伯来原文直译是“神的声音”,然而依照闪族惯用语法,应当译作“极大的雷声”。从西乃山以至福音书(出十九19;约十二29),“雷声”素被视为神声音的象征。所以惟独在本节,这句话当以最完整的意义,解作“神说出审判”。

  30. 我知道。此乃圣经“神学写实主义”的例子。摩西不相信法老会遵守诺言,但仍应承他的请求,好使他无可推诿(参罗一20)。约书亚对以色列各支派率直的应答(书二十四19),就是这种写实主义的另一个例子。

  31. 麻和大麦被雹击打。这是口述传统的生动细节,解释为什么要到蝗虫吞灭小麦、粗麦之后,灾难才算完成。这种没有雕琢的细节,保证是出自可靠的传统。一月大麦成熟,麻也开花,小麦则要到一两个月后才成熟(参德莱维)。这细节有很大的功用,因为它证明了雹灾最迟在一月发生。麻可以用来织亚麻布,对埃及至为重要。而直到罗马时代,小麦仍是最主要的出口食粮(参较创四十二章,到埃及籴粮的亚洲人;埃及文献经常提到他们)。──《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