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十章

 

{\Section:TopicID=161}120. 第八次击打

  这灾难和上一个一样,也有神学的架构和背景。

  2. 传于你儿子。圣经对于这种“叙述式神学”很是看重,请参十二章2627节。数算神“胜利的作为”(士五1011,和合本作“公义的作为”)──即祂所行的神迹,以及祂怎样戏侮埃及(和合本作“向埃及人所作的事”),有激发信心的作用。其中“戏侮”之概念,所着重的不是感受而是其结果。这是拟人法,用人的字眼来描述神的作为。就如诗篇中对神嗤笑的描写一样(诗二4),不应该过分坚持其神学意义。

  4. 蝗虫。现时虽因国际间的合作,力图加以控制,仍是沙漠附近地区最令人谈之而色变的害虫之一。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大群蝗虫从澳洲新南威尔士内陆的吉尔甘德拉(Gilgandra)地区,越过山脉直趋富庶的亨特谷(Hunter Valley),着陆时盖满地面。西亚洲蝗祸素来严重:从阿摩司(摩七13)而至约珥(珥一17),可怖的蝗虫都是众先知末世预言中毁灭的象征,又是神审判的描绘。

  8. 要去的是谁呢?法老毫无诚意地发价,对他百姓的请愿作一要求:成年男子可以去,其它人一概不准。摩西拒绝接受,反而要求全面释放人民和牲畜。结果在混乱中,两兄弟从大发雷霆的法老座前被驱逐(11节)。毁灭至此已无可避免,法老的行为使得事态再无转圜余地。从私人的角度看,法老无疑相信自己的建议合理;从实际的角度看,他有妇孺牲畜为质,以色列人非得回来不可;从宗教的角度看,只有成年男子才能全面参与古代的崇拜;纵是后世的以色列,也只有男丁才须一年三次朝见耶和华(出二十三17)。当时是男人的世界,但那是有其理由的。如此召集的男丁,就是国家的兵源(参照圣经中“以色列军队”和“万军之耶和华”等字眼),他们又是每个家庭的家长,由他们代表全国崇拜最是恰当。

  13. 东风。本节说明了创造万物的神怎样使用自然世界,普通的蝗虫被视作神之鞭笞。东风将之从阿拉伯大草原吹来;最后西风又将牠们吹入海中(19节)。渡过红海是神使用风浪的另一个案例(出十四);此外又可参较马太福音八章27节对基督的见证。日后“风”即是神“使者”的意念,大概便是从此而出。希伯来文 ru^ah] 一字除可译作“风”、“气息”之外,又可解为神或人的“灵”;对这概念更有助长作用。

  16. 我得罪……神。法老再次轻率认罪,这种肤浅悔改的目的,不过是为逃避恶果(来十二17)。这一切记述并没有将法老描绘为彻底堕落的怪物,他不过和以扫一样,是个“属世的”的描绘;我们当引为鉴戒。

{\Section:TopicID=162}2129. 第九次击打

  21. 这黑暗似乎摸得着。可能来自今日所谓的“汉辛风”(h]amsi{n,直译是“五十”;以数目为风名的,又有英国水手所谓的“咆哮四十度”,roaring forties)。这风在春季间歇地连吹五十日,因而以五十为名;它经常从沙漠带来风沙。风暴最猛烈的时候,耶利哥附近的能见度跌至几乎等于零,空气中充满了沙土,给人浓稠的感觉。本节希伯来文 ya{mes% 一字,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所形容的,真是沙暴中郁闷而又触摸得到的黑暗和热力,RSV 将这字译为“摸得着”(和合本同),便译得十分恰当了。

  22. 乌黑。本节连用两个本身意思都是“黑暗”的字眼,以最强力的语气形容黑暗的程度。

  23. 三天之久。可能是个象征,但也有可能是民间传统所保存生动的记忆。以色列有“亮光”,可能是因为他们在沙暴范围以外。无论如何,沙暴是“一条一条”地移动的,即使在吹袭范围以内的地区,也有不匀称的现象。歌珊若是位于尼罗河谷地三角洲的尽边的话,受影响的机会就更微小了。

  24. 羊群牛群。法老究竟是想要扣留牛羊为质,逼使以色列回来,还是已经放弃保有奴隶的希望,不过是想收回一些牲口(此举可以理解,因他自己的牲口伤亡惨重),圣经并没有说明。摩西看穿了他的阴谋,拒绝是理所当然的。法老愤怒的反应迅速而坚决。

  25. 祭物。本节不必(如大卫斯所言),是指法老本人也要献上祭物为礼,作为对耶和华某种的赎愆祭。它不过是要法老容许以色列人带走所有牛羊,使他们有祭物献给耶和华而已;不然这许可也是空泛的。究竟摩西法老二人,有否认真进行这种近东式的讨价还价,却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29. 我必不再见你的面了。十二章31节又何解呢?若要鸡蛋里挑骨头,我们可以说法老死了长子之后,并没有召见摩西亚伦,只是差人传达口讯而已。但摩西和法老在盛怒之时所说的话,要斤斤计较是不公平的。摩西不过从法老所说的话中,看出他心中的刚愎,因而接受了最后审判是无可避免的事实。这样的面谈,今后再不会发生。──《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