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十五章

 

C 凯歌(十五121

  本段可再分为:118节为“摩西和以色列人的歌”,21节指明是“米利暗……〔和〕众妇女”的歌,1920节则用散文简约记载了当时发生的事。然而米利暗简短的诗歌除了将动词自陈述式(indicative)改作祈使式(imperative)以外,和摩西之歌的第一句完全一样。所以,究竟是米利暗和她的女声合唱团在跳舞之后唱出全首摩西的歌,还是摩西的歌从神学角度阐释了米利暗之歌的主题,实在难以断定。再者,摩西的歌本身也可分段:112节以出埃及为主旨,1318节则讨论将来入侵迦南的事。

{\Section:TopicID=178}十五112. 渡海

  1. 我要向耶和华歌唱,因祂大大战胜。强而有力的韵律,简洁而深奥的思想,富有古风的语言,都显示这歌是早期的作品。大卫斯指出“因”字在本节至为重要,因为在以色列诗歌之中,这字通常点出赞美神的理由(如诗九4)。下面第19节的散文附记,解释了神实在做了什么事。大大战胜,译作“涌起”(如波涛)更佳。这字可以用来形容骄傲(不良的),本节则用以形容胜利(好的)。以西结书四十七章5节,则用这动词形容河水泛滥。

  2. 耶和华,希伯来原文在此使用简称 YH,不像第13节一般,使用全名 YHWH。不少人名以及“哈利路亚”(hal#lu^-Ya{h,即“你们要赞美 YH”),皆包含了这个圣名的简称。诗篇一一八篇14节重复了本节的概念。我的诗歌,柯费二氏不将原文的 zimra{t[ 译作“诗歌”,而译成“保护”或“保卫者”。基于阿拉伯语的同源字,这样比较合乎上文下理,又得到七十士译本的支持。若然,诗篇一一八篇14节等经文也当如此翻译。我要赞美祂,这字在希伯来文献中没有再出现过。现有的翻译不过是基于本节的对偶,以及其它闪族语文中之类似字汇所作出的臆测。这是这首诗歌包含古代语法的例子之一。

  3. 战士,这字在现代英语译作 warrior“战士”,比旧译 man of war 为佳(后者原义是士兵,在现代英语则指军舰)。参照神 YHWH s]#b[a{~o^t(英:the Lord of Sabaoth)的称号,其意思是“众军旅的耶和华”或“万军之耶和华”。

  5. 深水,一字颇为罕见,或许是个拟声词,形容急潮回流之时造成的汨汨漩涡声。耶利米书五十一章6364节以此明喻神的仇敌巴比伦,有如大石一般下沉不起。

  8. 你发鼻中的气,这是神差来吹干海床之“东风”的神学性诠释(参诗十八15)。拟人法是任何诗词都不可或缺的成分;这段经文本质上是诗歌,因此我们万不能将水便聚起成堆按字面的意思解释。

  9. 我要追赶,我要追上。本节沉重的三拍子不但令人印象深刻,而且简单古拙。参照士师记五章底波拉之歌(27节鲜明的节奏,连英译本也读得出来)。杀灭他们。这个有力的希伯来动词包含了古式的字尾,严格一点可译作“剥夺他们”。后来以色列驱逐迦南人,得他们的土地,也经常用这字形容。这话出自埃及人口中,对以色列来说充满了诗意的反讽。

  10. 沉,说他们在5节所说的“漩涡”中“汨汨沉下”更佳。铅是重量的自然象征,本节以之取代上面用过的“石头”。

  11.谁能像諢H这种早期的“一神崇拜”(monolatry,即坚持单单事奉耶和华),后来在教义上发展成为全面性的“一神信仰”(monotheism,即否定耶和华以外有其它神的存在);以赛亚书四十五章5节就是一例。耶和华与这些神或“有能者”相较,有根本上的分别。本节基于实用理由,只是漠视这些神祇,对其存在与否既不肯定、也不否定。诗篇九十七篇7节指出“众神”即使存在,也都要俯伏敬拜耶和华。到了后期,他们通常被视作天使级的有能者,必须服在耶和华之下。

  12. 吞灭,“囫囵吞下”之义,这字也有古式的动词字尾。旷野的裂口怎样吞没了可拉、大坍、亚比兰(民十六31),海也照样吞没了埃及大军。原文的 ~eres]“地”字或者也和乌加列语一样,含有“地府”的意思;请参看海厄特。

{\Section:TopicID=179}十五1318. 进军迦南

  好几位学者觉得摩西之歌中描绘进侵迦南的下半部,必然是在侵占迦南之后完成。部分更认为1317节是指锡安山和所罗门王的圣殿;但这看法是没有必要的。这两句话都是古语的形式,更远古的拉斯珊拉泥版(Ras Shamra tablets)已经有类似的语言。贯彻全段的过去式大概是“先知式完成时态”(prophetic perfect),即是将未曾发生的事件,当作既成的事实描述。这做法从前十分常见,旧约先知书中尤其普遍。

  13. 慈爱,这个经常译作“不变的爱”或“怜悯”的字眼(h]esed[),形容神对祂子民坚定不渝的爱(出三十四7),是旧约最伟大的盟约用辞之一(“真理”是另一个例子)。而神对祂子民的要求,也是同样的爱(何六6)。赎,本节将神形容为祂立约之民以色列的“救赎的亲属”(go{~e{l)。请参六章6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50,Name= 213. 神重新呼召}。凭能力,这话的用辞特殊,很多学者都因此认为这是指约柜,因为约柜是神临在和带领的象征,以色列行进时抬在他们前头(民十33)。这看法不错是有可能,却也未必一定。第2节用同一个字眼来形容神,但上文下理却证明该节不可能是描述约柜。諈盡o所,如果真的是指耶路撒冷和圣殿的话,本节当然是后人所作,然而这句话可能远为概括。撒母耳记下十五章25节神的“居所”(和合本)没错就是圣殿,但使用同一字眼的耶利米书二十五章30节却没有指定一处地方。希伯来文 n#weh 一字原意是“牧草”,引伸作“牧场”,然后较概括和诗意地,再引伸为任何“居所”的意思。这字在此可以是指以色列将要迁至的整个迦南地。

  14. 非利士的居民。主前一一八八年非利士人抵达迦南以前,这地不可能有此名称,因此这句话起码当来自入侵迦南以后。这里所列的国名,大致依照从埃及朝东北方前进所经过的次序。

  15. 以东的族长。原文 ~allu^pi^m 一字(~elep{ 除可解作“一千”以外,尚有可能是“宗族”的意思,请参看十二3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0,Name= 十二2951. 午夜出埃及}),是以东统治者的专有名称(参创三十六1519),地位似乎稍低于王。因此本节摩押的英雄(~e{li^m,直译“公羊”,英译本多作“领袖”)一语,可能也是地方性的专有名词。又有人认为这词是指摩押地的大牧场(王下三4)。

  16. 过去,或作“渡过”。可能是指以色列“穿越”以东和摩押的领土(申二),但更有可能的,是指渡过约但河(书三)。后者的直接结果是进侵迦南。你所赎的百姓。动词“赎”的意思是“获得”,通常有用钱购买的含义。这个古老的动词在创世记十四章22节以分词形式出现,作为神的称号,大部分英译本翻作“创造者”(和合本在创十四中译作天地的“主”)。基于以上理由,海厄特认为本节也当译为“你所创造的百姓”。

  17. 你产业的山,和合本直译,英译本意译为“属你的山”。这话可能是“属于你产业以色列的山地”的意思(以色列是神的产业,看三十四9),但依照乌加列文献的相类用法,“属你的山”仍是较佳。这些平行的语句又证明本节未必直指锡安山或所罗门的圣殿,因而有可能是早至摩西时代的作品。你为自己所造的住处,在列王纪上八章13节是指圣殿,但也可以是指示罗,或以色列初期的其它崇拜中心。圣所,这字比较中性,不过是“圣洁之处所”的意思。后来却专指圣殿──最圣洁的所在。

  18. 耶和华必作王。这是后来诗篇的一个特色(如诗十16),部分学者视之为本段属后期作品的证据。然而五经起码也有两处地方,提到耶和华在以色列中为王(民二十三21;申三十三5)。实际上耶和华作王也可以说是立约的必然结果之一14。以色列若非一开始就相信耶和华是以色列的王,我们就很难解释一个世纪后,思想保守的以色列人,为什么会极力反对将这尊号冠于凡人身上(士八23的基甸;撒上八6的撒母耳)。

{\Section:TopicID=180}十五1921. 散文概要及米利暗之歌

  上面已经说过,米利暗之歌的两个小对句毫无疑问十分古老。可参较士师记五章底波拉之歌。但它并没有为摩西之歌加添什么。

  20. 女先知,与底波拉相同(士四4)。这字远比其阳性形式罕见。五经当然将摩西视作先知(实际上,依照申三十四10,摩西可算是先知的楷模);但此处的“女先知”,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意思。米利暗在民数记十二章2节自称和摩西一样,也曾代表耶和华说话;民数记十二章6节将先知形容为见异象、发异梦的人(惟该段特特将摩西列入另一个等级)。由于本节只说米利暗(这名字在新约希腊语文中的形式是“马利亚”)是“亚伦的姐姐”,不说她是“摩西的姐姐”,有人便推论摩西不过是她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弟弟。除了摩西出生的记载有反面的证据以外,圣经再无其它的数据;但该段经文也没有说明摩西的“姐姐”就是米利暗。希伯来文的 ~a{h]o^t[ 可译“姊妹”,又可翻作“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姊妹”。

  鼓,听其名而知其物,这种名叫“咚!”(to{p{)的鼓,彷佛救世军所用的铃鼓,或某种的手鼓。妇女经常在战争胜利之时,而不在宗教仪式中跳舞唱歌。撒母耳记上十八章6节就是凯歌的例子;不过士师记二十一章21节的妇女却似乎是在秋季的节日跳舞,这显然是个宗教仪式。本节所描述的音乐似乎是有感而发,不是事先安排的;然而早期的音乐,相信大多如此。后世的女歌手有特殊的地位,在丧礼中唱歌(摩八3;代下三十五25),而后期在圣殿唱歌的人,也包括了女性(拉二65;尼七67),亚述人要希西家王朝贡,贡品中也包括了女歌手。这些歌唱者当然不是全部担任圣事,但圣俗之分起码在以色列初期并不存在。

 

14 即使是蒙神和他立约的亚伯拉罕,在他称“至高的神”为“天地的主”之时,可能也包括了耶和华作王的概念。

D 旷野日志(十五22∼十八27

{\Section:TopicID=182}十五2227. 苦水

  以色列如今很明显已经到达盐泽和海湾以东的地区了,但偏南到何程度,我们却不知道。由摩西时代至今,水井和绿洲的位置应该不会变动多少,我们亦能猜测他们大约的路径(沿着西奈半岛的西岸),直至他们转向东行为止。他们究竟在何处改向东行,则视乎西乃山的位置而定。然而要肯定他们所停各站的地点却不容易,因为我们不晓得以色列的能力和意愿,容许他们每天走多少路程。对于今日有牛羊随行的游牧民族来说,一日走十至十五英哩算是很不错了;劫掠集团的速度当然可以快很多。经常有人指出以色列人即使真是游牧民族,也是“骑驴牧民”,不是“骆驼牧民”,不能横渡沙漠,而要逐水草赶羊。若然,今日阿拉伯语称为“堤”(et-Tih),即“流浪人”的沙漠,到处都有可能是他们行经之处。

  22. 书珥的旷野,(参创二十五18)一般相信是西奈半岛的西北角。此外,巴兰的旷野位于东南15(民十三3),汛的旷野则在西南(出十六1)。后世的以色列人是否晓得这些地方的确实所在,很值得怀疑,但他们必定知道旷野各“站”的地名和水井之间的距离。他们或他们的祖先皆有可能开采过位于西奈半岛西岸中央,萨拉比特•卡登(Sarabit el-Khadem)的绿松石矿(turquoise mines)。

  23. 玛拉。旧约不少名称的解释都是基于谐音,这名却不是。“玛拉”如果是个来自闪族语言的字根,便真有“苦”的意思。英语“没药”(myrrh)一字,可能也是基于这字根;所指的是没药的强烈滋味。很多沙漠绿洲都以井、泉、池为名,水是它们共同的特征。本节的水泉相信就是今日的哈瓦拉泉('Ain Hawarah)。那地名叫,直译“他称其名为……”的第三身单数“他”,不必是指摩西。应依照闪族语系的惯用语法,当作是个无人称的句子(RSV、和合本等皆如此翻译)。换言之,远在以色列来到以前,这名字可能已经存在了。由于其中矿物质的缘故,自流井的水大部分皆苦涩难堪。

  24. 百姓就……发怨言,“发牢骚”,直接埋怨神指派的领袖摩西,就是间接埋怨神(出十六8)。这种行为是典型人性的表现,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够成为鉴戒和警告的原因(林前十11)。类似的“发怨言”,五经记载了十几个之多;这是以色列的本性。

  25. 耶和华指示他一棵树,动词“指示”的字根,和“妥拉”(即“教训”)的字根相同。希伯来文“妥拉”的概念,如何比中译的“律法”或英译的“law”丰富,从这字本身就可见一斑。在本节中带来福气和拯救的知识,就称为“妥拉”。所指的究竟是什么树,这树又怎样使水变甜,多问恐怕也是徒然。德莱维引述德莱塞普斯(De Lesseps),提到有一种小檗属的灌木,现代的阿拉伯人拿来作同样的用途;其它地方也有类似的例子。他们无疑需要一种味道辛辣或芳香的灌木,可以盖过矿物质的气味,使泉水可以入口。中世纪的解经家乐于指出这树暗指十架,因为十架能将生活的苦楚化为甘甜。只要承认这不过是圣经一个伟大真理的例证,而不是眼前经文的诠释,他们的说法是无可厚非的。间中亦有人提出,神指示摩西这棵树,并非就在此刻,而是从前摩西长住米甸之时。但经文似乎说得很清楚:神的指示是摩西此时穷极呼天的结果。如果摩西住在米甸之时已经蒙神指示,这便是神预备摩西的另一个例子。列王纪下二章21节记载了一个关乎“医治”苦水的类似故事。

  为他们定了律例、典章,似乎是句惯用语,约书亚记二十四章25节记述在示剑颁布律法之时再次出现。在那里试验他们,这是指神“考验”以色列。虽然“玛撒”(出十七7)所用的也是同一个字根,却没有必要假定这句话是指后来发生的那件事。神这时藉苦水对以色列的考验,和后来在玛撒的考验同样的认真。以色列在经历试验之时以怨言响应,清楚显明了他们的本性。然而本节的“试验”,亦有可能表示26节的应许是有条件的,这也是申命记一贯的教训。神儿女是否顺服神已经启示的旨意,永远是蒙福的先决条件。

  26. 我就不将所加与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加在”埃及人身上的,广义来说大抵是十灾,更准确一点则是变水为血,使之不能饮用之灾。神所供应的水,以色列永不会喝不入口,因为祂是耶和华,他们的医治者。

  27. 以琳,这个意即“笃耨树”(terebinth)的名称,似乎来自当地最明显的自然陆标。玛拉若是今日的哈瓦拉泉,以琳便必然是南面七英哩,一片青绿、又有枣树、又有水井的加兰德尔河(Wadi Gharandel)了。十二股水泉和七十棵棕树,并没有灵意解释的必要,这两个可能都是实数,又可能是个概约数。因为对希伯来人来说,两个数字都代表了完美。──《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