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廿七章

 

iii. 祭坛、幕院、夜明灯(二十七121

{\Section:TopicID=217}二十七18. 祭坛

  纳皮尔指出经文对圣物的描述是自内而外的。首先形容的是位于帐幕至圣之处的约柜和主室的灯台,然后暂停向外扩展,描写帐幕本身的结构,出到帐幕外面,经文继续描述祭坛和安置祭坛的院子。离开核心越远,材料就越不贵重、结构就越简单。这象征也很明显。

  1. 用皂荚木作坛。祭坛用包裹着铜片的皂荚木板制成,使之易于搬迁。它只有七英呎半见方,远小于后来所罗门所建的铜坛,那坛有三十英呎见方,高十五英呎(代下四1)。前面命令建筑的“土”或“粗石”祭坛(出二十2425),大概只在某些固定地点使用。但也有学者则相信,这个木铜制成的架构可以装上一定高度的泥土或粗石,来满足约书所定的规条。

  2. 作四个角。与大部分古代祭坛一样,坛顶四隅也有四个角状的突出物。这些坛角可能一度代表所献祭牲的犄角。后来的用途则包括了捆绑祭牲(诗一一八27),和给求告者依附之处。作为圣地的祭坛是个“庇护所”,一个小型的“逃城”,求告的人抓住坛角,使自己成为归给耶和华的活祭,在祂保护之下。

  4. 铜网。本节的形容并没有清楚说明这铜网(直译“铜制网子的栅栏”)的位置和功用。这坛和大部分古代祭坛一样是空心的(8节)。铜制的栅栏大概安置在坛腰里面某个突出之处。若然,油和灰便可以滴到坛下,祭肉则在坛上“烧烤”。如此便能解释伯特利的新坛怎样“破裂”,泻出了满地的灰,弄得耶罗波安王狼狈万分(王上十三5);以及为什么要制备盆子、铲子“耙净”祭坛,彷佛打扫院子中的焚化炉(3节)。这亦能够解释这个木坛为何没有烧毁之虞,因为它只是一个空心架子,火和木没有直接接触。然而大部分的学者都接受德莱维的解释,假设这个“铜栅”就是祭坛底部的外壁,为火提供流通的空气。

  以色列早期的圣所只有这个祭坛。赎罪礼仪的血要抹在角上,“燔祭”或“全牲的祭”也烧在上面。酒奠在坛旁,血洒于其上。译本通常依照外表称之为“铜坛”,其实木头才是真正的材料。香是在另一个坛献上的;这坛要到三十章才出现,彷佛事后补提的。香坛也是用皂荚木造成,包的却是金,不是铜或青铜。

{\Section:TopicID=218}二十七919. 幕院

  9. 帐幕的院子。外院可能如某些学者所言,相当于某种“牲畜围场”。对会幕而言,院子是圣地的外围(参照神在西乃山降临启示时,要在山的四围立定界限;出十九12),后来耶路撒冷圣殿则以石墙来界定殿院。在沙漠中划定界限的,则是一连串中间张着帷子的木柱,彷佛今日板球场分界的方法,其目的是提供大型的户外范围(15075英呎),作为进行献祭以及其它公开礼仪的场所。会幕只占院中十五分之一的面积,地方应该十分充裕;尤其律法并无顾及后来有成群民众涌到殿院的可能(赛一12)。好像某些中国人的庙宇一样,以色列的男丁也是在有需要时──如某些节日──才到耶和华的会幕朝拜。后来的圣殿有多重的院子,然此时会幕院只有一个。

  18. 高五肘。幕院的“帷子”应有七英呎半高(高得无法窥视,也和板球场相同),一面有开口以供进出。

  19. 一切的橛子。橛子使帐幕立稳,今日大型帐幕或营帐的“幅帆”也是靠它固定。以赛亚书五十四章2节提到绳子和橛子,以色列初期的日常物件,千百年后仍在喻象中用到。

{\Section:TopicID=219}二十七2021. 夜明灯

  20. 使灯常常点着,这灯视为“长明灯”,位于帐幕外室,彻夜在幔子前面点着;幔子后面的至圣所是收藏约柜的地方。经文没有清楚说明这灯是否二十五章31节的金灯台。骤然看来,它似乎远为简单,较像撒母耳在示罗照管的灯(撒上三3)。但其至终的意义却是一样:分隔神临在的幔子前面不可有片刻的黑暗,而且只有极品的橄榄油才配得上用来事奉耶和华。《米示拏》告诉我们最上等的橄榄油是捣成的。榨取这种油只能用棍子轻打,不可以完全压烂,压烂只能产生次等的橄榄油。──《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