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五章

 

没有草的砖(五1-14

(一)

从五章十五节我们知道,法老虽然被视为神,接近他却比一千年后波斯的王容易得多(斯四11)。因此摩西所享受的自由,可能因为被法老的女儿收养过。

他的请求措辞巧妙。瘟疫和刀兵,那就是战争,无可避免地会殃及埃及人。何况,埃及的工人惯于为履行宗教义务而得休憩。法老的答话却不易明白,因为我们不太清楚如何解释‘这地的以色列人。’这可能是对外族奴工批众的轻蔑之意──希伯来人比以色列人含义较广。或者新英文本依撒玛利亚本,译作‘你的百姓已经比土著埃及人多了’更为正确。总之,似乎含有国家的需要,比万神殿以外的神之需要为优先。如果当时已经发明了这类词语的话,毫无疑问地,他会指责宗教为人民的鸦片。在个人或团体面对专制政权的情况下,我们经常会遇到法老似的态度。

(二)

今天我们觉得难以了解的,为什么法老会这样坚决拒绝让以色列人离开。尽管在一章九节显示,以色列人并未构成埃及人口的主要部分,因此法老并未面对东德政府在他们建造柏林围墙时要解决的问题。以色列人也同样不可能代表杰出的知识分子或人才,所以他也没有今天俄国人不许犹太人离开的借口。

不过以色列人的受苦与奴役,却可以追溯到较早一位法老无理的恐惧,他所实际作的,在某一意义上,乃是试图使这一批外族人,与埃及许许多多的无特权的人合作。如今以色列人被迫要做的工作,被降到埃及农民从第一位统治者,从统治整个尼罗河三角洲的法老米尼斯(译者注:Menes系创立第一王朝的埃及王,约当主前三四○○年,另一拼法是Meni)以来,埃及大部分乡下人所作的。这是那时的‘制度’。

基督徒易于因某些困难而被人责备;而这些困难是产生于非基督教的制度,但是我们不管愿意与否,都不得不生活在其中。

教会一向对非基督教的社会制度勉强顺从。虽然我们对这事实渐渐习惯了,而且习惯到除了一小团体和边缘小宗派之外,我们都不加理睬了,这在我们天天祷告,‘愿你的国降临’的时候,便暗中承认这事实了。

法老当时是在保护那种‘制度’。如果他释放以色列人的话,便可能成为先例,以致使埃及社会根本动摇。同样,在我们这为习俗所束缚的社会,实行真正的自由,希望获得显著的成果,必将引起强烈的反对。

(三)

‘三天的路程’并不意指西乃山离埃及边境不过是三天的行程。这是一个含糊的说法,而且因为旷野起自边境哨岗,它便极其清楚地指埃及的势力之外。我们不能说法老立即领悟这请求的完全意指,但毫无疑问,他对以色列百姓的任何合法的要求,都会根据埃及的基本利益而加以拒绝的。

(四)

古埃及的大石碑,直到今天仍不失其壮丽,这些大石碑除了王和神的铸像,实际上还有庙宇与坟墓。普通的住处,连王宫在内,一般都是用晒干的砖头造成。不像米所波大米晚许久才有@烘的砖。制砖不必一定要用切碎的草,但是经验显示出草会使砖更坚固而且易于处理。所用的泥直接就是建筑地盘附近的泥;草则无疑是依法老的命令,在收获之后所捡取的。以色列人难于觅草,因为他们缺乏几世纪造砖的传统,使他们不知道没有草怎么办。百姓散在埃及遍地这话(12节)要按照希伯来语的惯常用法去了解,就是指他们所住的埃及那部分。

法老的命令,是有绝对权力的人,行动蛮不讲理,且一意孤行的典型例子。那些自称其权力得自神的人,应当在行为上有敬虔的宽容与慈爱。今天许多主妇在家中非常需要帮助而得不到它,都是因为先辈对仆人或其它工人滥用了它的权力的结果。

独裁者通常都明白,执行他们意愿最轻易的办法,乃是任用小独裁者在他们之下;这些小独裁者为那一点的权力,便会乐于服务其权力的源头了。我们不知道以色列督工们享有什么特权,但是他们正如其它在这种职位的人一样,发现他们的特权只有用于满足独裁者,而不是求神满足。──《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