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六章

 

主啊,为什么呢?(五15-1

(一)

以色列人的官长对于神计划的崇高,和影响所及的深远,一无所知──摩西对此也是一样不知,因此他们以为摩西把事情弄糟了。我们且莫怪责他们,基督的门徒还不是一样(路廿四21),而且老实说,我们也得承认,我们更常常是如此。为祂百姓的缘故,自然期望神干预人间的事,但是我们常常不承认这会引致他们自己也受苦,正如哈巴谷书三章十六至十九节所显示,先知看到他祈求神干预的结果。我们在启示录得到神掌权和得胜的描述,但这也包括祂给兽在一个严格规定的时间之内的能力与权威,包括牠‘与圣徒争战,并且得胜’的能力(启十三7)。

不过官长们似乎完全不觉察,如果他们抵挡一点人给的权力与特权,他们便不会受鞭挞了。本仁(译者注:John Bunyan 1628-88英国宗教作家,曾因其宗教信仰而下狱,在狱中着有最闻名的天路历程)的牧者在唱歌,写道:

败者毋惧灭亡;

卑者毋惧傲慢。

谦者必将获得

神作他引导。

圣经的人物正如现代的基督徒一样,都有他们未蒙应允的祷告和未获解答的问题。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哈巴谷书一章十三节所提出未有解答的问题。我略过马可福音十五章卅四节未提,是因为对这经文有许多不同的解法。但是我们在此可以提出对摩西那未解答的问题的三个答案。认为摩西、亚伦曾经把事情弄糟虽有几分道理,但未免不太公平,因为他们必得面对他们凭自己的力量无法达到目的这一事实。那么,如果我们仔细思量耶利米书二章二节,对一个至少四代,过着固定生活的民族,撤出埃及是非常艰巨的。如果他们的处境没有这突然的恶化,许多人会觉得留在埃及更好。如果以色列的长官未充分感受到法老的暴虐,他们可能为失去权力与地位而不愉快。许多基督徒应当感谢灾难,因为灾难驱使他们到基督面前来得救恩,或成为主亲密的门徒。新国际本在六章一节除去了一切含混的意思,译作‘大能的手’(编按:中文圣经正是如此译的);请比较当代英语本的‘我将逼使他’。

救主神(六2-27

(一)

将三章十三至廿二节与六章二节以下联系起来,是研究摩西五经广泛承认的文献理论的基石(关键)。这里对这理论不予讨论,但我们要尝试掌握最后的编辑者留下给我们的处理方法,去试求这段落的涵义。

神回答摩西的问题,是提醒他记得:‘我是耶和华’。这不仅是启示一个名字而已,更是呼召人觉察它的涵义,那就是‘我是自有永有的’。摩西在事态的发展中将会得到他的答案。

族长们体验祂乃是全能的神(El Shaddai)。最奇怪的是这名称在创世记只出现六次,三次是与神的显现有关;其余三次(只有一次作为全能者)乃是在需要帮助的脉络之中。更奇怪的是对于Shaddai并没有使人完全满意的解释,不过我们总得同意七十士译本所译‘掌管万有’(比‘全能’更为可取)或‘自给自足的’,那就是无须外助的。

族长们体验过祂保守与护佑的大能。虽然祂与他们立过约,但是他们并未经历这约的实现。如今他们的后裔却享受到了。不过,以色列人直到此时,因处境太苦,对于口惠而实不至的说话,便不感兴趣。

如果我们稍加思想便会觉察,在基督教史中,这种情境曾经重现多次。凡是认真接受基督的名字,认真相信有一位神的人,差不多都会毫不犹豫地接受祂的无所不能,并且至今清楚地相信神迹。但是也有许多人,他们以为神对拯救世人并未关切。所以被人奴役与被人苦待的人倚仗暴力,到头来,都使胜利成为泡影。在英国史中的一个显著例子,或许是在伟大内战中,‘圣人们’的胜利。克伦威尔(译者注:Oliver Cromwell 1599-1658,英国清教徒,英国共和政府1656-58年间的护国王,同意查理一世的死刑,保护天主教及安立甘信徒以外的宗教自由)死后,在查理二世统治下,比他们所战胜的查理一世更专制与放肆。只有等到以色列绝望了,神才释放祂的百姓,这就是一位被钉十字架的弥赛亚克胜了罗马帝国的信息,那些看起来像是胜利者转过来向祂屈服。今天的无神主义国家发现它越剥削教会的地位、权利与力量,越使死亡的权势不能胜过她(太十六18;林后四7-12)。

(二)

关于以色列分支的这一段落并非不重要。我们生活在对于家谱重新产生兴趣的时代,而且喜欢寻找个人的宗族。对许多人,被现代社会严重隐没姓名的现象所威胁,这将带来对付个性的新感觉。如果我们试把从亚伯拉罕至耶稣,二千年间伟大的历史运动描绘下来,我们就能够约略知道,在时间前进中,扫除了多少无名小辈(诗九十5-10),并未留下姓名给人纪念。同样,我们知道,就未来的世代而论,我们不可能在出生册、死亡簿与婚姻的纪录中留下名字,这一切将真的被核子爆炸所扫除。

我们在圣经中时常碰上的族谱,乃是神性的唤醒,虽然我们被人忘记,但是神却绝不忘记我们;虽或世人并未把我们生平的任何细节记录下来,但我们在神施行祂的旨意之中,却扮演了我们预定的角色。

在这特殊的脉络上,族谱的作用乃是显示出摩西和亚伦在事情的计划中的地位。最值得注意的是并未提及摩西的儿子,而亚伦的孙儿也只提及一个。但是提及利未的两个哥哥,暗示雅各其它儿子的存在,说明在对神的事奉中的特权,绝不含有排斥他人之意(请参看十九章五节的注释──圣约的提出{\LinkToBook:TopicID=158,Name=聖約的提(十九3-9})。──《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