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八章

 

{\Section:TopicID=126}青蛙(七25-15

青蛙与女神赫德(Heqt)有交往,而赫德是协助女人生育的,但是埃及人却视之为不洁。青蛙在尼罗河繁殖很多,尤其在泛滥之后为然。基本上那神迹的要点乃是青蛙在一定的时间来,而又在一定的时间死。牠们离开河,可能由于河水的污染;牠们之死,可能由于脱水或传染。

法老对于因尼罗河污染而带给百姓的麻烦,并不理会;但是当成批结队的青蛙,使他的奴隶们束手无策,不能驱牠们于宫外时,这奢侈的埃及王,正如今天许多生来有钱的人一般,不能忍受艰苦。他情愿应允任何事情,但求除掉青蛙。并且同样只要牠们除掉,便随时忘记他的承诺。因此我们又踫上那坏兆头的话,他‘心里刚硬’。他开玩笑似地不肯去作他不愿作的事。

{\Section:TopicID=127}虱子(八16-19

报应迅即临到。虽然并未特别指出,我们却清楚地看到,在他拒绝让以色列人离去之后,亚伦立刻在法老眼前击打地上。第三个灾祸的悲剧是什么并不清楚,因为kinnim的意义并不确定。它可以是虱子(见钦定本,修正本),同样可以是蚋子或蚊子,但似乎最可能是扁虱,正如坎司岱(Cansdale)所建议的。牠们的卵下在地上,牠们的幼虫就在那里等待适当的主人去传染。牠们是什么并不重要,因为正如海耶特(Hyatt)说的:‘无论如何,一个像埃及那样的国家,气候干燥、酷热,常常为无数小昆虫所烦扰。’

这些虱子可能太小,法术家未能操纵,不能再演它自然出现的把戏。用‘神’(标准修订本,新国际本)一词可能错了。不能承认这是耶威的作为,灾祸乃是超自然的,为一些神祇所为。他们如果承认耶威的大能,灾难或许会对法老有所影响,但是他们的半心半意,简直就不信,所以‘法老心里刚硬’了(新国际本)。今天人们在应当说‘神’时,也是太轻易说‘超自然’,使他们免于郑重处事的麻烦与责任。

次三灾(八20-12

正如许多注释书所见到的,头三灾之间有一种内在的联系,第二与第三都与尼罗河为患綦重的泛滥有关,所以在次三个灾之间也可以看到有一种联系。

头三灾与严重的不便有关,次三个灾则带来实在的损失与身体的痛苦。另外它们与头三灾不同之处,乃是歌珊地得以豁免。当术士、宗教界的支持者放弃努力时,法老的决心显示出分裂的形迹。

{\Section:TopicID=129}T蝇(八20-32

正如七章十五节一样,神性的法老为仪式之故下去神性的尼罗河(其时可能水流正常),却受了耶威的代表的挑战,说,如果他不让耶威的百姓离去,祂便向他放出祂的低等受造物──大批的T蝇。法老知道这灾祸并不平凡,也不是自然的,因为在他们与歌珊之间有一道隐形的壁垒。关于歌珊如何得免,有各种自然主义的解释,但是因为没有一个使人信服,所以不必理会。

虽然这些T蝇并未确定其为何属,一般都推测其为咬人的一种,例如狗蝇。无论如何牠们扰乱日常生活,以致八章廿四节说,‘遍地就因这成批的T蝇败坏了’。大抵他们被迫停止了一切户外工作。

法老以避免懒惰为根据,拒绝了摩西第一次请求给他们去祭祀耶和华(五4-517)。如今普遍停工了,他便假慈悲地容许他们去祭祀,而以受他的督工监视为条件(八25)。

我们不必分析摩西的答话,并且寻问以色列人的祭祀或仪节中什么因素激起埃及人的愤怒,或者为什么在歌珊行的仪式竟会引起普遍的愤怒。

摩西知道法老疯狂了,而且他在完全降服之前是不会心甘情愿的。法老知道摩西的目的,便也不对他的答话进行争辩。法老的一个主要支柱塌了,但是我们听到那坏兆头的话,‘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纵然祭司们放弃争,那化身的神却不会如此──自幼相信自己不只是一个人乃是一个可怕的重担。他暂时受国家官员鼓励,安于其位,因为他们当中,虽然或许许多人不相信他自称为神,他们却认为这最能保证他们自己的权力。──《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