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十章

 

蝗灾(十1-20

蝗虫显然是一种有害的昆虫,比我们的蚱蜢和蟋蟀稍为大点。通常牠对人并不造成威胁,甚至能给人在菜肴上添作可口的副食(利十一21-22;太三4)。但是就像许多其它的昆虫和小动物一样,一旦环境有利(试与澳洲的免子比较),它们便会吞吃人类所赖以生存的农作物,而威胁人类。在近东与中东沙漠边界之地,蝗虫是恐怖的名字,而且至今依然如故,虽然人类有现代的捕杀技术,一旦牠们达到全盛,则现代捕杀技术也不足以制止蝗批。我们如果可以稍为细心研读,约珥书二章便给我们有关蝗批所造成的灾害之印象。

尽管有科学,西方的园丁和农夫要很认真地对那些引起破坏的昆虫进行防患,但是这使我们想及神的大能,祂使用那很微小的东西,去破坏那显示出强大的势力。

连埃及那高傲的统治阶级,听到蝗虫的威胁也怕得脸都变灰了。雹已经使他们一蹶不振,于是他们转向法老,要求积极行动;后来共同商议,如何尽量减少让步的影响。

因为他们用自己的自然神去判断耶威,他们便可能以为祂实际所要的不过是崇拜与献祭;参看五章一至三节与八章廿五至廿八节。祂想望,这样的一批乌合之众作祂的百姓,是胡涂得无法可想象。就是今天,我们也觉得难以接受;参看林前一章廿六至廿九节。除了某些自然教的多产崇拜以外,妇女通常是可有可无,因此法老提出只许男子离去,乃是真正的让步。但是后来弄清楚了,原来他们的目的不只是崇拜,乃是自由,那就是法老在第十节说有祸在眼前时,心中已明白知道一切了。

因为蝗虫是强风由东边传来的,牠们大抵是在亚拉伯沙漠中大增其数目的;亚拉伯沙漠是牠们通常繁殖之处。这事实使埃及王的吹牛皮塌台了,呜咽般的说:‘只这一次’;而且,正如他以前和在他以后千千万万人一样,接着困境得解脱而来的乃是健忘。一个更为戏剧化的消除蝗虫之法,使他更为印象深刻。我们记得乃缦反对医治他痳疯的简朴方法(王下五11-12)。我们每每未能在神十分简朴的方法之中,看到祂全能最好的明证。

黑暗(十21-29

神在粉碎埃及人的硬心和反抗之先,祂给了一个最后的警告。虽然没有明白说出,但是清楚的是,当摩西向天伸杖时,如果不是在法老面前,至少是在一些宫庭中的高级人员面前行之。

对于这灾的性质,有一个多数人同意的见解,认为是由于那吹走蝗虫的强风,也带来一阵强烈的沙风暴;这沙风暴不只遮住阳光,也把所有的人关进来,并且几乎使他们窒死。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连当时所能有的人工发光的办法都束手无策。

这些灾祸开始便给埃及两个主要神灵之一的尼罗的尊严一个打击。如今是另外一个,太阳,它显得无力抵抗耶威和祂的代表的大能。这也是对法老最大的侮辱,法老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他乃是太阳神亚曼拉的化身。

就像第一灾一样,这灾也要完成整个过程。到三天完了的时候,法老准备投降了。这里不太可能是他对于希伯来人的批畜视为有价值;毋宁是他孤注一掷,以求‘保持面子’。这面子对东方人是那么要紧,而且,如果我们不讳言的话,常常对我们也是一样的要紧。

如果摩西在作政治争的话,他很可能接受一些这样的妥协。但是对神的仇敌,他却要求无条件的投降。人类常常会像雅各在伯特利那样,与神讨价还价(创廿八20-22);但是当他从巴旦亚兰回来的时候,神所为他成就的远出他所意料的;我们发觉此刻的雅各完全降服了(创卅二22-29)。

不能把摩西对法老的回话,作为愤然拒绝有任何谈判(29节),好像它比法老的话更为激动。事实上他们将再作简短的聚面(十二31)。──《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