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十四章

 

从疏割到苇海(十三17-十四9

尼罗河帕路西厄(最东的)支流淤塞,苏彝士运河开凿,加上或许是苏彝士湾北端的淤塞,使我们难以重造出埃及的地理。当时在埃及东强,护·它的是陆少于水,所以只有坚固的边塞守住横过沙漠的主要通道。其中一条便是‘非利土地的路’(此名字来自后来的一位编辑),这是沿着地中海岸到迦南去的快捷方式。因为这是大多数侵略者选择的路径,所以防·綦严。另一条路乃是‘书珥路’(创十六7),远在南方,与驼商队之路(Caravan-route{)相连,经别是巴上到迦南中心。这也严密地防·着。

战斗预期不只来自埃及的边防军,也会来自迦南南岸强大的防守城中的居民。

神不把以色列人带上一条认识的路出埃及,却带百姓走向苇海──希腊七十士译本的红海。这名字也用于亚加巴湾(民廿一4;申二1)。所以推测它也用于苏彝士湾,可能包括北部的延伸,而且或许也包括北方的纸草沼泽或地峡的中央。因为十四章二节的地名有争执,而且无法确定西乃山的位置,因而其后的旷野路径也无法确定,无从确定过海的地点。我们只要想象前面是水,后面是法老的军队(十四9),左右则是空着的草原。

这里提及以色列人‘以战斗的阵容’前进,乃是要强调他们不是一些散兵游勇之逃命。这里同样提及约瑟在创世记五十章廿五至廿六节记载的已用香料裹好的身体(用‘骸骨’并非含有他的身体已经腐朽之意),虽然他们离去匆促,但一切却是依着次序行。凡是神掌管之处,急速不会变成恐慌。

我们已经明白,对于灾祸不论有多少自然成分的解释,在整个故事中都有超自然的因素。这原则如今同样坚定地临到我们。云柱很可能是沙漠旋风的结果,但是从来没有像这个旋风那样。有些人认为火柱与火山活动有关,这是由故事中的一些因素所暗示的,但是它仍未能解释其如何活动。用‘神的使者’(十四19)一词形容所有云柱与火柱乃是神亲自指引之意。

突然‘转回’(十四2)必然使法老以为百姓迷了路,‘在那地中绕迷了,旷野把他们困住了’(新国际本)。或许有人问,为什么神在埃及人的路上放上这样的试诱。祂可以引领以色列人经过红海而不必惊扰埃及人。这里我们接触到‘自然’与‘自然宗教’的显著弱点。它虽然不否认神或神性的能力,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它假定祂允许祂所作的必须‘正义’的原则去在人们当中夸胜。埃及人应了解,耶威不祇是沙漠的神,而是人类命运的支配者。

不论人如何勇敢强壮,职业军队都具备一些可怕的武器在未经训练的人心中造成恐惧。在当时的埃及人,这便是他们的战车武装。马匹不是用来骑(故事中的骑师乃是战车夫),而是用于拉战车;战车上有驾驶的战士,他们通常还带弓箭。步兵虽然训练有素,但其主要任务乃是在战车遇上困难时保·它们。

过苇海(十四10-31

以色列人的恐惧是我们所易于了解的。他们活像许多‘自由秅h’,突然面对千军万马时的情形。他们转向摩西去,也不足为奇;在他们看来他是整个计划的发起者,掌握者,和组织者。他当然应当对情况有预见!

而且,从经验上我们知道,不论我们曾经体验多少神的大能与对我们的眷顾,一场完全新经历给我们不免有不安的感觉:‘神真的能对付这局面吗?’

与百姓不一样,摩西觉察这场面是神允许的,因此他用满有安慰与信心的话:‘不要惧怕……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来回应百姓的恐惧;但是尽管如此,他内心却在战栗,所以神问他为什么哀求。他把以色列人带到那里,摆在前面的路祇有前进。摩西与以色列人都必须知道,正如海水所象征的,神是混沌的控制者,也同样是自然界的控制者。传道人和宗教教师常遇见的一个试探,就是虽有圣经中的强有力的话语作保证,可是暗地里却在担心这些保证到底怎样兑现。

关于摩西伸杖与接着的神迹有什么直接关连,这里并没有暗示。但是这里暗示以色列人以下的事并非单纯的自然现象。以色列人过了以后水又复合,也是一样,并不是纯自然现象。分水的解释是由于强力的东风。不过,或许更有另外的助因。圣经中其它论到出埃及的地方全是诗体的,例如士师记五章四至五节;诗篇七十七篇十六至十九节;一一四篇三至六节;哈巴谷书三章三至六节,都暗示地震的颤动。果然如此的话,河床可能暂时被风卷起了浮出又沉下,只让以色列人安全过去。这便可以解释很迅速地复流和使战车淹没。

有许多人不信这个故事,其中一个原因,乃是他们在主日学看到的图画显示出一幅水墙立在以色列人的两边,活像被玻璃支着一样。这观念是根据十五章八节的诗来的。十四章廿九节的散文式记载,不过是说埃及人因为水的缘故无法接近他们。因为这一切都在月圆以后几天的月光之下发生的,埃及人的恐惧与混乱会更大。未提及法老亲自与他的车辆同行,也未提及他的死或暗示与他的死有关的事实;没有证据证明法老在那时被淹死。他或者被告知或者已决定,穷追逃亡者会损害他的尊严。

那一天的事情用一句简单的话总括:‘当日耶和华就这样拯救以色列人’。犹太人为表示他们了解这事实,便从哈加达(译者注:HaggadaHaggadah,是犹太人关于历史的遗传,为旧约的一种解释,其文字乃诗歌与寓言体,与犹太关于律法的遗传不同,也就是犹太家长在逾越节中所讲述出埃及的故事),唯一例外地略去了摩西的名字。

基督徒平生也能一两次,发现自己处在像以色列人的景况之中。当他知道唯有神是使他脱离那情境时,他便会发现神的命令是向前进。──《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