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十七章

 

盘石出水(十七1-7

在北英格兰有一句流行的话说:‘人像牛般的古怪’,在此我们可以恭敬地加上‘除了神的怜悯’。我们经常以为我们可以把神缚在我们的公式与期望之上。因为神刚才给他们食物,显示出祂的权能,他们便以为没有水,定归咎摩西;‘与摩西争闹’(2节),这里的动词含有正式责难之意。

摩西指出,他们实际上是向神挑战,试探神──‘试探’在雅各王时代的英语(Jacobean English)有同样的意义──给予吗哪使他们相信神也会供给这需要。他们准备用石头打死摩西,可见他们真是绝望了,也证明他们并不相信神能满足他们的需要。

神的回答是摩西要往前,走在百姓前面──表示他们走在正确的路上,而且带着几个长老作证人。当他来到盘石那里,便觉察神的临在(没有暗示神可见的出现)他便用他的杖击打盘石。

华纳凯勒(Werner Keller)在引述霍维斯少校(Major C. S. Jarvis)关于他的一位军曹,在西乃如何偶然用铲击打石头,竟然得水的纪录之后,添上一句话说:‘摩西在米甸人当中流亡时,显然已经知道这个极不寻常的得水之法’。这是否认击打盘石是神迹的一个例子。霍维斯的记载指出神迹后面的自然现象,但是凯勒却未有证据证明西乃土人曾用此法取水,或有任何外表的记号表明要击打的是那一块石头。如果没有神的手在其中,它成功的机会恐怕是微乎其微。

我们被告知那盘石在何烈。当时以色列人还没有到达西乃,这便支持一个广被接受的见解,何烈代表山脉全区,而西乃则是一个高k的名字。

在民数记二十章二至十三节提及一个类似的得水之法,在那里又一次用到米利巴的名字。有人认为这是出埃及记故事的重复,而推断西乃必是在半岛以上加低斯附近。值得注意的是在两段记载中的‘石’字在希伯来语中并不相同。

犹太传说推测在两件事中所涉及的是同一块石头,但是在相隔很远的地方,而这便是保罗所说的‘随着他们的灵盘石’(林前十4)。

与亚玛力人之战(十七8-16

亚玛力人是在迦南与埃及之间干旱地区的白度英人。就像惯常一样,对于这样的游牧民族,我们不能指定他们的主要中心位置。他们攻击以色列人的原因没有清楚指出。由申命记廿五章十七节我们也许可以推断是为掠夺而已,虽也可能是对以色列人入侵他们认为是属于他们的部族地区的反应,或者他们想要控制新的水源。然而结果却显示出,这是对基本的沙漠道德的违犯。

摩西的行动使许多人莫名明所以。可能是给人对以色列人的迟钝反应有印象,那就是神在他们的沙漠艰苦长途旅行中掌管,祂掌管一切细节。正如罗八28对保罗是易于明了的,对于许多基督徒却是一项最难把握的真理。

户珥显然是一位重要的老人,但是除了廿四章十四节以外,再没有提到他。像这样有根据地提及某个人,表示出摩西五经如何坚牢地建立在古人的知识中,尽管它是近代才给予文字形式。这场战争的波浪式发展以至赢得最后胜利,也表示出以色列人并不像十二章三十节所提出的那么多。

亚玛力人的袭击,及其失败,都不足为奇,但耶威要他们最终灭绝却是使人惊诧的;参看申命记廿五章十七至十九节;上十五章二至三节。这在旧约是独特的,因为要歼灭迦南人的命令另有动机。以色列人要受其它游牧侵略者的苦,但那并不要求任何像这样断然的报复。似乎是亚玛力人被当作流浪者对待,或他们企图霸占水源,违犯了基本的行为标准;‘他们……不敬畏神’(申廿五18)。试比较阿摩司书一章三节至二章三节,那里有关于邻族违犯基本道德标准的宣判。

筑坛乃是摩西感到神的临在,神为胜利的赐予者,是使以色列各支派为反对敌人而团结者。祭坛的名字离于解释,因为希伯来语简洁之故;柴尔德氏(Child)认为是‘高举起耶威的旗帜’,好像战争的吶喊。

中世纪寓意的解释今天有时仍然会踫上,他们认为亚玛力人预表肉体,这还是忘了好。并没有正当的理由这样解释。

这些刚解放了的奴隶打胜了好战的游牧民,对以色列民族,必然是莫大的鼓舞。──《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