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廿五章

 

柒 圣所(廿五1-卅一18

家具(Ⅰ)(廿五1-40

对基督教的崇拜场所作一次纵览,便显示出其建筑物的宽广。除了为贫困所限的地方外,通常都能在其中进行一定形式的崇拜。以色列人的祖先,知道米所波大米与埃及的殿宇,很精心制作,也知道迦南简仆的圣所。神对以色列人,命令他们把繁复与简仆相结合,其中的细节志在把神的启示带给崇拜的人。

这些教训,有些易于了解,有些却比较没有那么清楚。我们必须常常记着,许多关于材料的细节等等,乃是受旷野条件所限,本身并不带着神学的意义。许多世纪以来,发展出来一套环绕会幕的预表论(typology译者注:指新约里的某些事情是旧约所预表的,所以新约是旧约的应验),它从希伯来书找到了神学基础。当它论得过分的时候,我们将对它发出疑问,犹太人之所以不能理解它便是如此。我们将不注重那不很密切相关的象征问题。至于一般的原理,请参看本注释之后,关于‘基督徒与会幕{\LinkToBook:TopicID=235,Name=基督徒與會幕}’的讨论。

直至最近,学者们大都主张,像此处所描述的会幕从未存在过,它不过是把所罗门圣殿以较小而又轻便的规模具体化而已。支持这学说的议论,大体上可以简化为:‘建筑它的技术与办法完全没有提到’(见杜来维Driver,第四三○页),但是远在摩西时代以前,在埃及便有了类似的轻便帐幕的建筑。因此,这经文的真实性便要视为当然,而在这里只提出修订的预表论。

家具(Ⅱ)(廿五1-40)(续)

{\Section:TopicID=200}帐幕的材料(廿五1-9

我们在这里看到以色列人离开时,向埃及人提出要求背后的一个目的(见十二35-36)。第四节列出‘蓝色、紫色、朱红色线’(新国际本,新英文本)而第五节则是‘海狗皮’(新国际本,新英文本)。通常在未确知什么颜色是可以利用之前,不要重视颜色。‘会幕’一词在习惯上一向是那么神圣,以致我们可以很容易明白它为什么在新近的英文译本中,大都可以把它保留下来。现代英文修订本(TEV)是例外的用‘帐幕’一词。第九节的帐幕希伯来字是mishkan‘住处’之意。这字与后来希伯来文说神住在人中间的荣耀的Shekhinah,来自同一词根。人类的梦想乃是神住在他们当中;参看约翰福音一章十四节;启示录廿一章三节。在旷野中的帐幕不祇是必须的,而且也要教导以色列人牢固的圣殿并非必要;参看撒母耳记下七章六至七节。希伯来人不理会所罗门的与希律的圣殿,而祇注重会幕。同样,以西结书四十至四十六章先知似乎注意会幕,多于他少年时已认识的圣殿。

{\Section:TopicID=201}约柜(廿五10-22

约柜,在新英文本及新国际本译作‘柜’,现代修订本则译作‘箱’,被叙述放在帐幕之前,因为这是神临在的象征,帐幕之目的乃是要保护它。约柜包括两个部分,柜的本身大约是,三又四分三呎乘二又四分一呎,乘二又四分一呎。它是用皂荚木造成,这是惟一可用的木,并要用金包上。许多人在这里看到基督两重性格──神性与人性的图画;但是如果原意如此的话,则木头应在外边。其所以未造一个纯金的柜,主要原因大抵是与重量有关。另外有一个美丽的罩子,但为廷德勒(Willam Tyndale译者注:他为──1494-1536年英国改教家,圣经译者,殉道者,一生莫望出版英文圣经,为英王亨利八世及教会所反对,逃离英国后,在荷兰为敌出卖,被视为异端分子,受火刑致死)及其后的译者误称为‘施恩座’。希伯来语kapporet最好译作‘赎罪罩’(新国际本)。两端的基路伯要描述成高张翅膀,横过那罩,这样造成不可见的神的可见宝座;参看撒母耳记下六章二节;诗篇八十篇一节,九十篇一节。对于那些想象耶威如此受敬拜的人,那两块在约柜内的石版便可能在祂脚下,而那十语的不变性便这样受到保证。在赎罪日祭司长洒血在赎罪罩上和赎罪罩前(利十六14-15),这样象征在被违犯的律法与神之间,在律法与百姓之间形成了一道壁垒。传统上这是十字架的影子。

对于基路伯的描述稍有不一致。这里叙述的,与以西结书一章五至十二节;四十一章十八至十九节;启示录四章六至九节稍有差异。他们显然是这属世受造物的守护灵;这叙述是象征式的,因此差异便无关宏旨。

当约柜要搬动时,赎罪罩便看不见了,因为它要小心遮盖起来(民四5-6)。

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以色列人崇拜的是一位神,而这位神本身是道德的,崇拜祂的人,祂对他们有道德的要求。

{\Section:TopicID=202}陈设饼的桌子(廿五23-30

这里只描述桌子;陈设饼本身的定例要在利未记廿四章五至九节才能找到。关于陈设饼的意义,在犹太教方面或基督教方面都没有完全一致的见解。虽然有一个幕隔开,但是很明显陈设饼的桌子与约柜最近;乃是‘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无言的恳求;承认人的饮食──以色列人生活的要素,靠赖神。今天全球上有那么多人挨饿,这象征便更为适切了。

{\Section:TopicID=203}灯台(廿五31-40

要了解大希律时代灯台的形状,可从罗马提多门仿造的形状见之。第廿七章二十节及利未记廿四章二节指出它的灯必须不断点着,但这在廿七章廿一节上似乎给否定了;请参看三十章七至八节;利未记廿四章三节;历代志下十三章十一节。米示拿及约瑟夫解释这显著的冲突,说,一盏或三盏灯在日间点,但是夜间七盏要全点着。这可能很对,因为在旷野必须节省橄榄油。

灯台不在乎实用,它对着陈设饼的桌子安置,表示神是饮食的赐予者,见证祂是人生的指引(诗一一九105)和赐福者及保守者(箴十三9;二十20)。

奇怪的是在数算会幕的家具中,未提及香坛;参看三十章一至十节。未见对此有使人满意的解释。在列王记上七章廿三至卅九节所列的圣殿用具清单中,同样未提及祭坛。──《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