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廿八章

 

祭司圣衣(Ⅰ)(廿八1-43

在亚伦与他儿子的袍的叙述之中,细节上的不同(41-43节),从其它经文可以清楚读出来的,就是在以色列中实际上只有一个祭司。他的众儿子只是比副手稍高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希伯来书可以不理会其它祭司,而只限于大祭司亚伦与耶稣的比较。亚伦不只是以色列人在神面前的代表,也是神在以色列人中的代表。在执行职分时,他必须按照当时的标准,穿戴合宜;但是当神藉着加利利一个贫穷村夫的装扮,差派祂的完美代表降世时,我们便有理由对华美的宗教袍服提出疑问。

祭司圣衣(Ⅱ)(廿八1-43)(续)

{\Section:TopicID=210}以弗得(十八5-14

我们没有办法给‘以弗得’(ephod)一个确定的意义,英文只是把希伯来字音译过来。正如柯尔(Cole)说的,‘用现代名词说,我们迷惑的程度,可以由我们不知道以弗得是一件背心,还是一条苏格兰人穿的短裙的事实上见之。’实际的困难乃是因为这字显然用作不同的意思之故。

‘细麻的以弗得’在这方面是最好的例子,它是祭司的,或者至少是圣所的服装;参看撒母耳记上二章十八节、廿二章十八节;撒母耳记下六章十四节。在撒母耳记上廿三章九节它与发现神的旨意有关,而且当亚比亚他逃向大·时,他并未穿上而是拿着(撒上廿三6)。在士师记八章廿七节;十七章五节;何西阿书三章四节的记载中,它不大可能是一件衣服。对于用法分歧的最好解释乃是:这种大祭司的以弗得,与那带有乌陵和土明的决断的胸脾有密切关系(30节);这胸牌是大祭司用以决断神旨意的。那些不能接近胸牌,或者不知如何使用乌陵及土明的人,可能制造其代用品。不论什么时代都有以人类的代用品去代替神指定的方法的试探。

{\Section:TopicID=211}胸牌与乌陵及土明(廿八15-30

胸牌用以弗得一样的材料造成,那就是一个方形的布袋,前面有十二支派的名字。名字在这样的背景下,在以弗得的宝石上见到,表示众支派在神眼中都视为同等宝贵这事实。此外,我们根本不可能确定胸牌上的宝石(12节)──请比较新英文本及新国际本的不同译法──因此也无从认出它们的属灵意义。乌陵与土明似乎消失得相当早,结果关于其性质及其用法便没有可资信赖的犹太传统。它们的名字,意思是‘众光与完美’,就是‘完美的光’,是在必要时神赐下启示之法。撒母耳记上廿八章六节指出,扫罗得到对一系列问题的矛盾答案,虽然给他合理的暗示,他却得不到一个正确答案。许多基督徒发觉,当他们试图一次得到过分明显的指引,而不满足一步步渐进时,他们便会失望了。

如果我们像大多数现代译本那样,依照七十士译本的撒母耳记上十四章四十一节,我们会认为乌陵与土明是两种类似的(宝)石。按照祭司所描述的,答案乃是如此。有的人把它按‘拈阄’作字面解释,便以为是两块完全一样的石头,一块记上乌陵,另一块记上土明,如果从神谕袋中掉出来,两片都是乌陵,便是‘是’的意思;两片都是土明便是‘否’的意思,如果二者不相同,便没有答案。

查考较旧的注释和手册,其中有各种离奇古怪的意见,却没有一个是有可能的,因此可以不必理会之。

虽然我们不能确知乌陵与土明如何用法,我们却很容易明白它们如何被圣所先知们所展示出来。长期以来对它们的希望从未消失;参看以斯拉记二章六十二节。

我们不难知道乌陵与土明的制度。我有一位半识字但属灵的基督徒朋友。因为他阅读很慢,他便习惯使用一个‘应许箱’;这箱给他很多好处,虽然他诧异它常常给他一个安慰的字。虽然这样我们可以看到神在开始与祂的百姓长期偕行时,藉着乌陵与土明慈悲地满足他们的需要。

有些基督徒虽然不用机械的方法,却有知道神对他人之旨意的恩赐。那些要用这样的恩赐荣耀神和裨益他人的,必须准备像亚伦那样‘将以色列人的决断牌挂在胸前’(30节),那就是说,要知道神的旨意,包括了解神对他们的看法。知道神的旨意绝非只是一件机械的或理智的事。

{\Section:TopicID=212}以弗得的袍(廿八31-35

这袍大抵是长的衬衣,外面挂上以弗得和决断胸牌。提及衣服的不寻常次序,最好的解释乃是越先提的越重要。

袍的颜色没有显著的含义,因为蓝色应译作‘紫罗兰色’。沿着下边的装饰,用有颜色的料子作成的石榴和金铃似乎有双重的用意,虽然石榴似乎没有象征的目的,却是作为铊锤,以免袍子走样。亚伦作祭司的责任,乃是等候万王之王;而且作为百姓的代表,他要堂堂正正地被引进神面前,当他出来的时候,他要受尊敬。铃没有本质的不同,但是有实在的象征之目的。

{\Section:TopicID=213}归耶和华为圣(廿八36-38

在约翰见到天上生活的异象中,我们看到‘他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启廿二4)。亚伦象征从他那个时代起的千千万万谦虚地藉着耶稣基督进到神面前,并且变成祂形像的人(见林后三18);亚伦又是神的百姓的代表,像祂的百姓那样是圣洁的,也就是要为神的旨意分别为圣。

{\Section:TopicID=214}其它衣服(廿八39

细麻布上衣乃是穿在以弗得外袍下面的祭服。有如头巾一样,其所以用细麻布乃是为求凉爽。在礼貌上的表示则近于视天气而定。头上不戴帽子是平等的表示。除鞋子表示尊敬;参看三章五节。在经过旷野的时候,亚伦必然是穿草鞋,但是在大祭司的衣服中没有提及鞋子,是因为他要赤足工作的。

{\Section:TopicID=215}辅助祭司的衣服(廿八40-43

亚伦的众儿子的服装乃是内袍(那就是祭服),腰带(那就是织成的腰带)与裹头巾。从其它的数据,我们得知他们也穿麻布以弗得。麻布裤子也同样适用于亚伦。

值得提出的是廿九章五节及利未记八章七至九节亚伦的服装取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次序。──《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