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三十章

 

每日当献之祭与香坛(廿九38-三十10

(一)

会幕的每日献祭仪式,乃是为使公众意识到以色列人是神的百姓,因此仪式中包括火祭,以壳类祭为其一部分。这里初次提及在礼仪中用酒。稍后的经文清楚说,在赎罪祭之前有燔祭。

神学上一个最大的困难,是神的超越性,祂存在于创造物之外,与祂在宇宙的内在性,就是祂在其中临格两者之间的协调一致。真正的协调或许只能在三位一体的神学中找到。我们在四十六节(‘将他们……领出来的,为要住在他们中间,我是耶和华……’)看到要把两者撮合在一起的尝试。帐幕是神与以色列人相会的象征,也是神与以色列人相会之处;帐幕是不能保证其永久性的;请参看耶利米书七章一至十五节。人类不能利用神的降卑而勉强祂一直临在。我们把这些经文与耶利米书三章十六至十七节,以及耶利米书的经文与启示录廿一章廿二至廿六节相比对的时候,请注意启示的逐渐加深。

(二)

我们在较早的时候,看到廿五章论会幕用具,并未提及香坛。这种省略没有特殊意义,在廿七章论会幕的院子,省略了浴盆便已表明(16-21节)。

希伯来书九章四节把香坛列入至圣所内。象征性地这样作是可行的,因为香象征百姓的祷告上达住在他们中间的神的宝座(启五8)。但就实际而论,它必须放在那隔开至圣所的帘子以外,因为大祭司只在赎罪日进去。关于香的定例见卅四至卅八节。

香在新约中消失了,只留下象征性的意义,因为我们的祷告藉着耶稣基督已确保必然得蒙垂听。

相信亲近神必须用一种特殊的神性的语言固然危险,但以为用市侩俚俗之语言也可以,或许更为危险。我们对于至高者的反应当是尽我们之最好。显然的,为真正的需要而发出的呼声,应当以最自然的话语表达。虽或别人无意中听到,会以为失敬,神却不以为如此。

人口税与其它事项(三十11-38

{\Section:TopicID=219}人口税(三十11-16

认为调查人口隐藏着危险,这观念以前流行很广,现在仍然如此,参看撒母耳记下廿四章。虽然这在旧约清楚反映出来,却从未有过解释。大抵它与背后的动机有关,而这动机通常是为了军役。虽然今天没有人对调查人口作强烈的反对,可是调查人口是否恰当却是问题。民数记一章的调查人口清单清楚说明是关于那些能作战的人,而在民数记廿六章二节又重复一次。战争,甚至是圣战,也必然引致死亡,于是那些被核数过的人要付出赎价(kopher),这字用于杀人(非谋杀)者所受的惩罚。第十二节所提及的灾殃可能是指打败仗。人头税的额定数是由于涉及杀人,所以与杀人罪是一样的,不论那人收入多少,社会地位如何。

虽然旧约记载很多战争,但战争并未受到赞许,而是相反的;参看历代志上廿八章三节。大抵银子用于制卯,而卯则用于使会幕的板固定(廿六19

在尼希米(尼十32)以后的一段时期,那半舍客勒成了所有犹太人每年必须缴纳的税;参看马太福音十七章廿四节。主后七十年圣殿被毁之后,罗马人把它作为特别税,用Fiscus Judaicus的名义继续征收。所不同的是这税缴给古罗马的神庙(Jupiter Capitolinus)。

{\Section:TopicID=220}洗濯盆(三十17-21

约翰福音十三章十节对于这律例有所追忆。洗濯盆主要并非为沐浴之用,而是给那些在会幕事奉的人洗净他们的赤足与污手。用污秽的手足事奉便是玷辱神的威严,这人便当受死。这应当作为今天蒙召事奉神的人一个郑重的警告。自觉有未蒙赦免的罪,而去代表祂,便冒着大危险。

{\Section:TopicID=221}膏油(三十22-33

以色列人在旷野,怎么能制造这样的一种油,其中的成分有些竟是来自远方的呢?这是一个合理的问题。埃及人为死人搽香油的风俗,引致这样的香草普遍入口贸易,所以它们可以在以色列人离开时作为有价值的财宝获取。这种香料和棷榄油混合起来则制成一种芬芳的液体了。

有时,当剃胡子后用擦面剂之类的东西,因其香气远超过其效用,我们立即感到其香气的确是吸引人的。在路加福音七章卅七至卅八节及马可福音十四章三至六节中所记的事迹,可从这段经文深得其意义。

{\Section:TopicID=222}圣香(三十34-38

在古代世界中香的使用是广泛的,包括迦南地,考古学家在迦南发现了一些古香坛。玛拉基书一章十一节把香的使用作用表彰耶威的神性。诗篇一四一篇二节视之为祈祷的象征;参看启示录八章三至四节。虽然今天有些人不喜欢它,另外一些人却觉得它对感官具刺激作用。但在以色列人它部分用于遮掩神的荣耀(见利十六12-13)。──《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