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卅一章

 

比撒列与亚何利亚伯(卅一1-18

论这两个工匠的这段经文,实际上是与卅五章三十节至卅六章二节相同。它是对常常传闻的,说以色列中没有建造会幕及其器具的知识的不同意的答辩。‘我已经题他的名召他’(2节),使人联想卅三章十二节及以赛亚书四十五章四节,表示这名字实际含有预定的意味。天赋的艺术天才与技巧,是无法用逻辑来解释的。值得仔细思考的,乃是比撒列属最大的犹大支派(民一27);而亚何利亚伯则属较小的但支派(民一39)。神总是把祂的恩赐分赐各方。比撒列的祖父是十七章十节及廿四章十四节的户珥,这点没有疑问。

{\Section:TopicID=224}安息日(卅一12-17

守安息日再一次受到强调,就像当时在营帐中发生的那样,这是一件使人诧异的事。但是期望百姓尽心竭力,赶快建造会幕,视之为可以重获耶威的恩惠。然而神却含蓄地告诉他们,建造会幕不应优先于守安息日;参看卅五章一至三节。

许多基督徒过分使用礼拜日于宗教活动,失却每周休息一天的好处。如果他们在其它日子里更注意自己的活动,他们便会有更多时间把礼拜天献给神──不一定要为祂工作。

{\Section:TopicID=225}法版(卅一18

拉比根据他们的想象乱猜神如何写成十诫。但是把想象搁下不理──基督教传道人有时在讲议中过分看重想出来的东西──我们不应放过十诫所说,视为不如石板本身重要;当我们明白,那两块版的最终形式乃是摩西亲自造的(卅四1),而那些诫命是再次由神亲自写上(卅四1)的时候,更是如此。

首先,它加强了那种认为十语是圣约的根基之见解,而圣约之书只是权威的注释一般。其次,它强调它们不可变与不能变的性质。正因为这样,在耶利米书卅一章卅一至卅四节并未暗示新约将会有一部新妥拉,只是它表现的性质改变了(结卅六26-27;耶卅一33)。

我们可以合理地自问,当约伯记的作者在那痛苦难耐的时候,当他的灵魂从幽暗的黑暗中见到第一束光芒时,所表现的确信,是否正是想到了这几节经文:

惟愿我的言语,

现在写上,都记录在书上!

用铁笔镌刻,

用铅灌在盘石上,直存到永远!(十九23-24

没有人可以自称他尽都通晓有关神的事,但是当他有了信心,他可以且必然与查理·斯理(Charles Wesley译者注:约翰·斯理之弟,一七○七至八八年,英国著名圣诗作者,又是名布道家,曾经协助其兄从事奋兴工作)一同唱:

如今我不怕再被定罪;

耶稣和祂所有的属我!

在祂里面,我生命更新,

穿戴神圣公义的礼袍,

勇敢地趋向永宝座,

藉着基督我头戴荣冠。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