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卅四章

 

神的荣耀(卅四1-9

新的石版是为重新立约造的(10节)。这次是人造的,表明虽然过去的得蒙赦免,其影响却仍继续着。我们应注意,除云之外,我们便对摩西所看见的一无所知(5节);我们只知他所听到的(6-7节)。这里有八件事,这八件事便是拉比们列出的神的十三个属性。

(一)耶和华,耶和华:把神圣名字重复说出意含了启示录一章八节;廿二章十三节阿拉法和俄梅戛所传达的意思。以色列全部历史从开始,继续,而且存在到那时,乃是因为耶和华的权能;而其未来亦在乎此。教会悠长的历史重复出现那些要走出圣经以外,而不去探求圣经奥秘的人所受的惩罚。我们知道哲学家如何叫我们面对那些神在基督里的启示所不理会的问题。同样,神秘主义者主张对神认识可以加深,可以藉神秘之途达到神秘之了解。永将澄清我们对神在基督里奥秘的了解,但不太可能教导我们什么新的。重复神圣名字与希伯来书十三章八节有同样的力量。

(二)有怜悯有恩典的神El rachum ve-channun)。rachumrechum有相同的词根,意思是母亲的‘胎’,是母亲对儿女感受到他们的软弱的那种了解的意思;并请参看诗篇一○三篇十三节。channum译作‘有恩典的’很合适。它与chen同出一源,表示好撒玛利亚人的行为,善待与我们无干的人,正如保罗在罗马书五章八节所表示的,‘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三)erekh appaim不轻易发怒。救恩史显示神的发怒是实际的;值得记住的是,愤怒在启示录居特殊地位。历史上,神对人类的罪不轻易发怒,致使许多人未把它当作严重。

(四)ve-rav chesed ve-emet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chesed,标准修正本译作‘不变的爱’,本质上是与恩典有关,是我们期望那与我们有契约关系的人的行为。在纯粹人性情形,‘忠心’通常是适当的译法;但当涉及神时,便包括祂爱祂自己的人那种不变地、绝对可靠地,又完全了解。在新约用‘恩典’表示。emet不是像钦定本说的‘真理’,毋宁是‘诚实可靠’。这里的经文不太注重真理的抽象概念,但极重视可靠可赖。可靠的人能够把他所知的全部真相说出来。

(五)notzer chesed la-alaphim为千万人(代)存留慈爱。这是拉比对卅四章七节的诠释,而且几乎必然正确。我们很难想象敬虔的祖先们的影响如何及于千万代。

(六)nose'avon ve-pesha've-chattaah,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这里的动词通常译作‘赦免’是对的,但未显出神本身的代价。罪恶的三方面普通译作‘罪孽、过犯和罪恶’,但这里所提出的译法则试图显出每一个词在意义上的特色。'avon是基督教神学上所谓的‘原罪’,生来的邪恶。

(七)ve-naqqeh lo yenaqqeh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不论神如何慈爱,人是按神的形像受造的,他里面便有些东西要求他正直。

(八)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参看二十章五节的注释──拜偶像的禁律{\LinkToBook:TopicID=165,Name=拜偶像的禁律(二十4-6}

旧约不像新约,不能再引用更古的圣经,但神这一启示的重要,可于其十次全部或局部被引用见之,那就是民十四18;代下三十9;尼九17;诗八十六15;一○三8;一○八4;一一一4;一一六5;一四五8;珥二13。在会堂祟拜拜中它亦居重要地位。

任何人在加入对‘旧约的神’的流行的批评之先,他们应一读再读这耶威的‘荣耀’的陈述,并且自问,到底在什么地方误解了藉耶稣基督道成肉身启示的这位神?

摩西表示,有了一位这样的神,以色列人的顽梗与罪恶实在并不足于妨碍神在他们中间与他们同行了。

圣约的重申(卅四10-28

神重申西乃的约。这不是一个新的约,而是重申的,可由十语保持它们原来的位置可见(128节)。新约(耶卅一31-34)也是一样,因为那里也没有提及新的条款,其所以为新,是因为它含有新权能。

重申的事实,可于征服迦南(11节)一事见之。第十节用‘可畏惧的’,就语言学而论是不合宜的。新英文本译作‘我向你所行可畏惧的事’较好。(译者注:在中文圣经这段话不太切合。)

学者们对于以下的律法汇集从未有满意的解释。它与圣约之书是同样的,但是难以解释为什么选上这些,却略去其它;且没有新的。第十二节可与廿三章卅二至卅三节比较。对金牛的崇拜把他们带回到族长时代在迦南的原处去,他们所闻的潜存于他们的记忆中。十三节可与廿三章廿四节比较。现代电视批评家不断唤醒我们,我们所见的远比所听的效果深远。十四节可与二十章五节比较。特别强调迦南女子(16节),经历诚然如此。经验屡屡显示,古老的宗教概念通常是由家庭中的女人保存,而且有时长久如此。

十七节可与二十章四及卅三节比较;十八节可与廿三章十四至十五节比较;十九至二十节是重述十三章二及十一至十六节。廿一节重述安息日的诫命,但未提及动机。本章的廿二至廿四节重复了廿三章十四至十七节。关于廿五节,参看十二章十节;廿三章十八节。关于卅六节,参看廿三章十九节。这种对不同的段落明显的关联,表示我们处理的是同一本圣约书的撮要,但这不能解释诫命的项目的选择。

摩西面容发光(卅四29-35

摩西传统的画像,通常被描绘成从他的太阳穴出来一些光线,有时像角一般。这画面全追溯到此段经文。它表明摩西见到神的荣光。以色列人因为瞥见地面上的荣光而害怕,这是自然的。

乍看之下,我们可能推想,摩西蒙面是因为由荣光而来的光辉,引致目击者惧怕。然而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三章七至十八节解释说,它是为要避免他们看见的荣光逐渐褪去。

基督徒应当有类似的经验(林后三18),也像摩西,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得着它,但他不必害怕它在外表上渐渐褪去,因为它并非来自外面,而是来自住在里面的圣灵。基督的荣光在祂从变像山上下来之前便褪去了。祂彰显祂的荣光叫我们看见,乃是为我们的缘故,而不是为别人。基督‘成为罪人的形状’(罗八3),必须蒙上祂的荣光,这荣光是祂与圣父所有;至于我们,正像约翰提醒我们的,‘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约壹三2)。──《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