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一章

 

壹 出埃及 一1∼十五21

  在这一大段中,除了头七节是承上转下的绪言以外,主要的在说明埃及的新王,因恐惧以色列人迅速的繁殖和强壮,深怕会对他们不利,以致用尽种种方法去压制他们。就在这遭受欺虐的世代,上主要藉他领导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出现,并受召回到埃及去,领导百姓与法老作斗争。经过上主十次所降的灾难,埃及人终于容许以色列人离开为奴之境。但是,就在以色列人昂然出发之后,法老却后悔容许他们出境去事奉上主,所以率领军兵要追赶他们回来。也正因为如此,埃及军兵才尝到淹没于海的灾难,而以色列人却蒙上主的拯救,走旱地过海而脱离了为奴之境。于是,摩西和以色列人,米利暗和众妇女,都因神奇妙的救恩而歌颂上主。

一 承上转下的绪论 一17

  出埃及记是摩西五经的第二卷。为使这卷书所叙述的故事,与前面一卷创世记的故事能衔接起见,编辑者加插了一章15节的话,藉以达成故事不致脱节的目的。一章六节原本和第8节相连,本是耶典记述出埃及的开端,却硬生生的给插入了第7节的语句。第七节原本是游典记述出埃及的肇始,但和第14节一样,给加入了一些祭典语句。

  这样看来,一15明显的是与承上有关,而一67却和以后的故事相连。编辑者将一17的话编织在一起,用为本书承上接下的语句。

1 承上 一15

  骤看出埃及记一章15节的人,会误以为创世记末段和出埃及记的首段,是紧接在一起的史事。其实,两书相隔的时代,却已超过了四百年的时间(参看创十五13;出十二40)。这可见得编辑者对这段经文的加插,是如何的有技巧和何等的重要了。

{\Section:TopicID=158}1

  以色列 这是雅各从他岳父拉班那里,带着家小和仆婢,以及大批的牛群羊群和牲畜,自巴旦亚兰回到迦南,因为惧怕哥哥以扫的报复陷害,所以在雅博渡口整晚祷告──和神或天使摔跤(参看创卅二2225;何十二34),然后蒙神祝福所赐的名字(创卅二28)。这名字按原文字根,可含有“神的太子”、“与神一同治理”、“他要如神的管理”,或“与神较力得胜”等意义。

  众子 以色列的众子,在不同的前后文中,也可以译为以色列人。但在这里却不能用这译法,因为这里所指的,明显的是要显示第二节以下的十二个人的名字。但要注意,子在原文并不单单使用在父子的关系上,也使用在公孙或隔了多代的子孙关系上。所以第五节指出,以色列的众子(并不是十二人),乃是“凡从雅各而生的,共有七十人”。另一方面,以色列的众子也不一定是指血缘的关系,正如我们已在前面绪论中说过的(见绪论“十二支派的问题”{\LinkToBook:TopicID=113,Name=B 十二支派的問題}),乃是在宗教信仰上获得了共识,而在神面前结盟的十二支派同盟。

  家眷 这词所指的,并不单是妻子,乃包含儿女,甚至连仆婢用人等均可在内。不过,这里所指的,却主要在包含雅各名下的男丁,就是他的儿孙在内。

  雅各 这是以色列本有的名字,原义有“跟踪”、“诡谋篡夺”、“排挤”或“抓住”等含意(创廿五26,廿七3536)。

  埃及 位于地中海之南,红海之西的非洲北部古国。原义是“科普替人之地”。原文用双数字尾,因为是由上埃及和下埃及联合而成的。

  名字 在原文圣经,这词是全书的第二个字,和前面一词“这些”,合为犹太人称呼本书的书名。之所以要将“这些名字”在第二节以下记明出来,为的就是要和前面创世记的故事相连接。为这原因,在“这些”一词的首字母之前,还加了一个附属的连接词,就是英文翻成and的。可见编辑者对这书的开端,刻意要使它和前卷书衔接的心态。

{\Section:TopicID=159}2

  流便 是雅各从利亚所生的头一个儿子,名字的原义是“看哪,我生了一个儿子”(创廿九32)。可惜流便因犯罪(创卅五22)而失去了长子的名分(创四十九34)。因中文译名不雅,现代中文译本改称吕便。

  西缅 是雅各从利亚所生的第二个儿子,名字的原义为“上主听见”(创廿九33)。他曾与利未一同因妹妹受欺而报复杀人(创卅四25),故后裔不兴旺,并且散居在别支派受同化(创四十九57)。

  利未 是雅各从利亚所生的第三个儿子,名字的原义是“这次我丈夫可要恋住我了”,或作“联合”解(创廿九34)。他和西缅合谋杀人,令父亲不悦而后裔要分散(创四十九57)。摩西和亚伦就是从这支派出来的。亚伦和其后裔为祭司(出廿九),利未人也成了服事上主的特选支派。

  犹大 是雅各从利亚所生的第四个儿子,名字的原义是“赞美”(创廿九35;四十九8)。他曾救约瑟不被兄弟杀害(创卅七2627),为人爽朗实际(参看创卅八2526,四十三810),富有口才(创四十四1834),并且承受了父亲最大的祝福(创四十九810)。

{\Section:TopicID=160}3

  以萨迦 是雅各从利亚所生的第五个儿子,名字的原义,可由不同的动词字根而有所不同:“赏报”,或“雇价”(创三十18)。除了雅各的祝福(创四十九1415)和提及他的后裔(创四十六13)外,五经并无记载他的事迹。

  西布伦 是雅各从利亚所生的第六个儿子,名字的原义亦因不同字根可有不同意义:“尊敬”,“领袖”,或“同住”(创三十20)。除了雅各的祝福(创四十九13)和记述其后裔(创四十六14)外,五经也没有说到他的事迹。代上四至八章中记述各支派的后裔时,甚至没有列出西布伦的后裔。大概在编辑历代志的时候,这个支派已经给其它支派所同化了。

  便雅悯 是雅各从拉结所生的第二个儿子,名字的意思是“右手的儿子”。以色列人论方向时,是以面向东方来讲的。右手在南方,故此便雅悯亦可解作“南方的儿子”。这名字还有象征的意义,就是“宠爱的儿子”,或是“吉祥的儿子”的意思。这是雅各年老时由宠妻所生的最后的儿子;拉结因为难产,生下这儿子后不久就逝世,所以给他起名便俄尼(意即“苦难的儿子”或“厄运的儿子”),雅各却叫他做便雅悯(创卅五1618)。其亲哥哥约瑟被兄弟卖到埃及后,便雅悯曾被约瑟作人质,以试探兄弟们的亲情(参看创四十二34,四十三1∼四十五15)。

{\Section:TopicID=161}4

  但 是雅各从拉结的使女辟拉所生的儿子,名字的原义是“审判”,延伸的意义为“伸冤”(创三十6)。除了雅各的祝福(创四十九1618)和提到其儿子(创四十六23)外,五经也没有但的事迹之记述。

  拿弗他利 是雅各从拉结的使女辟拉所生的第二个儿子,原义是“格斗者”或“相争”的意思(创三十8)。除了雅各的祝福(创四十九21)和提及他的后裔(创四十六24)外,五经也没有论到拿弗他利的事迹。

  迦得 是雅各从利亚的使女悉帕所生的儿子,名字的原义是“万幸”(创三十11)。这也是一个幸运之神的名字,中文把它翻成“时运”(赛六十五11)。除了雅各的祝福(创四十九19)和提到他的后裔(创四十六16)外,五经对迦得的事迹,也没有什么记载。

  亚设 是雅各从利亚的使女悉帕所生的第二个儿子,名字的原义是“有福的”(创三十13)。除了雅各的祝福(创四十九20)和提及他的后裔(创四十六17)外,五经也没有记述他的事迹。

{\Section:TopicID=162}5

  七十人 这是根据创四十六27所计算的人数。“从雅各而生的”,当然是指儿子和孙子在内。因为约瑟已在埃及,如上他的三个孙子和两个曾孙(民廿六2837),七十士译本在这两处经文(创四十六27和出一5),使用“七十五人”。为这原因,引用希腊文而来的徒七14,也以“七十五人”计算下埃及的人数。

  约瑟 是雅各从宠妻拉结所生的头一个儿子。因为她姐姐已生了几个儿子,拉结深盼也能多生几个,所以把这儿子起名约瑟,意即“增添”(创三十2224)。约瑟为父亲疼爱,引起兄长们的嫉妒(创卅七34),又因他所作的两个梦使哥哥们不满(创卅七511),所以寻机会报复。在约瑟奉父命去田野探看他们时,兄长们竟把他卖给以实玛利人带到埃及去,卖给了法老的内臣(创卅七1836)。约瑟被主母陷害下牢(创卅九),在狱中他因解梦被赏识(创四十),所以替法老解梦后被立为埃及的宰相,并设法救埃及人免受饥馑之苦(创四十一)。雅各因迦南地也有饥荒而遣派儿子到埃及籴粮,因而使约瑟和弟兄再得见面,并接全家人下埃及去(创四十二∼四十七)。约瑟在埃及所生的两个儿子,玛拿西和以法莲,也被雅各接受为儿子,故使约瑟在十二支派中占有两个支派(创四十八)。雅各死后,弟兄们恐惧约瑟报复,前来向他求饶,约瑟却以好言安慰他们(创五十)。

{\Section:TopicID=163}15

  从上述各节的注释来看,五经的编辑者能用短短的五节经文,引用创世记长长的大段故事,使人不感到两卷书之间有何沟渠所隔,这种承上的功夫,真可谓技巧工精,匠心独运。

2 转下 一67

  过去的注释者,多认出一15为祭典的作品。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五经最后的编辑人,都可能是从祭司利未人的圈子中出来的。然而,祭典的作者和五经的编辑者,仍然是有分别的。这编辑者在使用上述短短五节经文,达成与创世记的接驳之后,就使用已有文学底本的文字(一67),来赓续出埃及的故事。

{\Section:TopicID=165}6

  约瑟和他的弟兄 这里所用的弟兄,一方面是指24节中所列的名字,另方面也是泛指那“七十”或“七十五”个下到埃及去的约瑟的骨肉之亲。

  并那一代的人 这一代,明显的不是指犹太人素常所认的“四十年”时间,甚至也不是一个“世纪”的百年时间。乃是泛指一个很长的年代。在绪论中(见“出埃及的年代问题”{\LinkToBook:TopicID=127,Name=一 出埃及的年代問題}),我们已提及约瑟的传统大概和埃及第十五朝(ca. 16901580 B. C. ),即与许克所斯人(意为“外来的统治者”)有关,而出埃及则在埃及第十九朝,约为主前一二二○年代,两者相隔了四百多年。

  都死了 这话不单是提到肉体的死亡,也包含名声的逝去和事迹的湮没。

{\Section:TopicID=166}7

  以色列人 原文和一1的“以色列的众子”相同。但在这里,因着下面四句形容词,已可看出以色列的众子,已不是一个一个地可以数得出来,乃是成了一大群的民族,正如第九节所用的,已为以色列民了。

  生养众多 这是神对先民赐福应许的成就。在创造人类的开端,神赐福始祖,要他们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创一28);在挪亚出方舟后,神赐福给挪亚和他的儿子,要他们生养众多,遍满了地(创九1);在呼召亚伯拉罕以后,神的应许是要赐福使他的子孙,多如天上的众星和地上的尘沙(创十三16,十五5等)。

  并且繁茂 生养众多是指数量的多,繁茂却不但指在数量上无法计算的蔓延昌盛,也包含质量的好。

  极其强盛 繁茂偏重于质量和数量的外表,极其强盛则不单表达了数量的宏大,也形容其质量的精壮。

  满了那地 再次说明以色列人生养的数量和其蔓延的情况。这那地,所指的大概不会是全埃及地,乃是指以色列人下埃及后居住的所在地,就是歌珊地(参看创四十六28,四十七111)。

{\Section:TopicID=167}67

  这两节经文虽然是编辑者取自既存的文学底本,但却极为技巧地承接前面的叙述,并且只用短短的一节话(第6节),将漫长的历史岁月,天衣无缝地一笔带过。然后,再用短短的一节话(第7节),将下埃及后的雅各家,繁衍成族的昌盛景况描绘出来。藉这描述,自然的就会引起埃及人对以色列人的喧宾夺主产生戒惧,以致将法老要压制以色列人的原因,便顺理成章的牵引出来了。

二 埃及新王控制以色列人繁殖的三法 一822

  埃及的法老奴役人民,不单是埃及历史的事实,圣经也有这种传统的记载(见创四十七1526)。埃及“新王”之所以要控制繁昌的以色列人,因为埃及在历史上就曾有多朝(第十五朝至十七朝)是受外族人的统治,所以恐惧以色列人的昌盛。至于控制他们的方法,各底本虽然有不同角度的强调,但经编辑者的整理,现有的出埃及记却给我们看到有三种不同的方法。而这些方法,是越来越严峻和苛刻,也是在同时执行的。

1 要以色列人做苦工造两座积货城 一814

{\Section:TopicID=170}8

  不认识约瑟的新王 前面(一章6节)已经提到,约瑟的时代和出埃及的时代,已经相隔四百多年,埃及国也已经换了四个朝代。更重要的是,约瑟的时代是外族人统治埃及的时代,而出埃及的时代是埃及本土人作王的时代。因此,这不认识约瑟的新王,不但是因时间的久远而对约瑟和其功绩不认识,就算认识,也不会尊重。另外一点也很重要:通常新王起来统治,必然会注意很多前王没有注意的问题。以色列人在歌珊地繁昌,前王大概并未重视这事实。就算注意了,可能也认为会对本国有利(参看创四十七6)。新王却不然,他认为这外族人的强盛,会对他的统治造成威胁(参看以下两节),所以要设法加以控制。

{\Section:TopicID=171}9

  看哪 这是引起注意的呼唤!

  他的百姓……以色列民 在原文,百姓和民是同一个字。这是新王对自己的民,要和以色列民作比较,藉以引起他的百姓注意和重视的一个方法。因为以色列民比他自己的百姓还多,而且更加强盛,如果不予控制,祸患就在后头了。

{\Section:TopicID=172}10

  来罢 前节的“看哪”是唤醒注意情况,这里的来罢却是进一步在呼吁行动了。

  我们不如用巧计待他们 原文这句话只用了两个字。后一字译成待他们的,原文是“对他”或“对付他”。因为前节“以色列民”的“民”字是单数,所以这里也用单数。中文是跟七十士译本和叙利亚文译本翻成复数。头一个字我们不如用巧计的译法,却不够原文的强度。因为原文不但是呼吁自己要做的,而且有强制自己要行动的含义。所以应当译成我们必须用巧计为佳。

  910上是属于游典的。游典不但在此显出在歌珊地处于游牧生活中的以色列人之昌盛强壮,也表达了他对神为最高掌权者的信赖。因为其后的事实证明,法老的巧计是弄巧反拙的作为。

  恐怕他们多起来 这是表达要控制的第一个原因。因为恐怕他们越来越多,会造成威胁。

  日后若遇什么争战的事,就联合我们的仇敌攻击我们 这是表达要控制的第二个原因。这句话虽然连接上句的恐怕,是还没有事实可据的,但这可能性是有的,是听者的理性可理解得到的。争战的事是个可怖的事,若这些以色列人联合我们的仇敌攻击我们,这个恐怕就太可怖了。

  离开这地去了 这是要控制的第三个原因。在绪论中,当我们讨论到“希伯来人”的时候,已经提到法老亚门诺斐斯二世(Amenophis II, ca. 14351414 B.C.)在亚洲掳了些哈皮鲁人到埃及为国奴。国奴离开这地去了,不但在经济上对国家造成损失,在政治上和在国家的颜面上,都是极大损失的事。

  这节经文由恐怕起的10下,是属于耶典的。耶典最初是为训练王子和王家的助手而写的。这些“读者”的政治意识当然很高,对这三个要控制的理由的恐怕,自然是很能体会的。

{\Section:TopicID=173}11

  埃及人 这里所指的,当然不是普通的埃及人,乃是指埃及的掌权者。

  督工的辖制他们 原文督工可用于任何的官长和领袖人物,甚至王子。这含义大概是派有高级的人物负责督工的任务。辖制的字根是一个专门名词,在王上五13、九15翻成“服苦的人”;十二4则译为“苦工”。这明显的已把以色列人列为国奴,在受控制之下作苦工。

  重担 前面所说的苦工,是指外在的,就是他们在不自由的环境下,被督工监管着工作。这里所说的重担却是实质的,就是指他们工作的分量是担子沉重的(参看五45)。

  法老 这名词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乃是一个尊称,和“埃及王”有同等的意义(见本章1517节)。埃及文的 Pr`o 原义是大殿,在主前二千年前后是用为专指王宫的。到了亚门诺斐斯四世(Amenophis IV, ca. 13641347 B.C.)才用为对埃及王的尊称。由这尊称的事实,也侧证我们在绪论中所说;认为出埃及的年代不是在主前第十五世纪,而是在主前一二二○年代较为正确。

  积货城 七十士译本翻为“要塞城”。原文除有屯存货物的坚固要塞之意义外,还有作后勤供应的涵义。故此,这两座积货城,并不是货仓,乃是发号施令和供给军需的所在地。而在事实上,其中一座城,就是兰塞,乃是兰塞二世(Ramses II, ca. 12901224 B. C. )的宫殿所在地。

  比东和兰塞 参看绪论之“从圣经的记载来看{\LinkToBook:TopicID=128,Name=1 從聖經的記載來看}”。七十士译本在兰塞之后,还插上“和安城,就是太阳城。”这些地方,都在尼罗河下游三角洲地带的东边,就是创世记(四十六28∼四十七11)所指的歌珊地的范围内。

{\Section:TopicID=174}12

  越发苦害……越发蔓延 这是显明埃及的领导,原先以为这样加重担苦害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就会日渐萎靡衰弱。谁知越发苦害他们,他们却越发多起来,越发蔓延。埃及领导原本以为的“巧计”,却弄巧反拙。因为做苦工使以色列人的身体益发强壮,生养更加众多,在质在量都加增了威势和声势。

  埃及人就因以色列人愁烦 原文愁烦这词,是“感到厌恶”或“为之痛恨”的意思。原文并没有主词,只有愁烦这字附有复数代名词“他们”。明显的,这“他们”所指的就是“埃及人”。原文直译是:“他们就在以色列人面前感到厌恶”,或作“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极之痛恨”。所以,原文的意义不单对越发蔓延的以色列人,有无可奈何和无计可施的感觉,也包含了憎恶痛恨而要设法灭之而后快的情态。

{\Section:TopicID=175}13

  严严的 原文这词包含有“恨恶地苛峻”的意义。因为以色列人越发蔓延,而使埃及人感到厌恶,所以他们就从恨恶中苛厉的加增工作量给以色列人。

{\Section:TopicID=176}14

  苦工 这里的苦工和11节所讲的“服苦的人”或“苦工”,并非同样的字。11节所讲的着重在被监管下不自由的奴役,而这里所说的苦工却是厚重难做的工作。

  觉得命苦 因为有厚重艰难的工作,在不自由被监管下受奴役,自然会觉得命苦。但这里所说的命苦,却不但在身体上的重担,也是精神上和信仰上的重担。因为1314节的话,固然是属于祭典的,但其中有的词语却属于游典。游典是反对农业文明和一切文明的;他们认为游牧生活才是上主所喜悦的生活(参看耶卅五章)。因此,要他们在田间作各样的工,就是从事农耕,以及要他们和泥做砖以建筑积货城,实在是对他们信仰的极大打击。为这原因,不但是因为埃及人“在一切的工上都严严的待他们”,使他们觉得命苦,更在这些工作上与他们的信仰相违背,尤使他们觉得命苦!

{\Section:TopicID=177}814

  这段叙述埃及人控制以色列人在埃及地繁昌的第一个方法,但却弄巧反拙,使以色列人繁殖越多,蔓延更快。经文简述在以色列人下埃及许久以后,新朝代的王不知道约瑟和他在饥荒中拯救了埃及人的功绩,只注意到以色列人繁殖快速昌大,会对他的统治造成威胁。因此,他警醒埃及人注意此事实,并以怕他们联外攻击埃及人,以致使这些国奴逃走为借口,派高官加重担给以色列人,要他们为王家建造城堡和做田间的工作。以色列人固然因此而痛苦难当,但人口却反而增多增强,使埃及人更加痛恨,而引起他们要使用另些方法来消灭或削弱以色列人。

2 要收生婆杀死男婴 一1521

{\Section:TopicID=179}15

  希伯来 参看绪论“希伯来人”{\LinkToBook:TopicID=112,Name=A 希伯來人}

  两个收生婆 这两个收生婆是希伯来人。也许埃及王没有召齐所有的收生婆去见他。当年在歌珊地若只有两个收生婆,就更证明本书绪论中所说(见绪论“利未与出埃及的支派”{\LinkToBook:TopicID=114,Name=C 利未與出埃及的支派}),出埃及的男丁不可能有六十万人,乃是六百个家庭。

  施弗拉和普阿 两者都是闪族语系的名字。前者的原义是“秀丽的”;后者的字根稍有商榷,可能是“芳香的”或“光耀的”的意思。

  埃及王对他们说 这明显的是两个收生婆被召到埃及王的面前,而不是藉着官员的传令。埃及王之所以要亲自召见他们,一方面显示出他对这事件的重视,也想藉王帝召见的威势来胁逼收生婆就范。另一方面,要他们杀死男婴到底不是一件光明正大的诡谋,所以召收生婆私见和对他们说话。这就可能还包含有“利诱”的成分在内。

{\Section:TopicID=180}16

  看他们临盆的时候 原文是“你们看那两块石头”。这说法更显出这故事的真实性,因为考古学家和历史记载都证明古代中东一带,包括埃及在内,妇女临盆是坐在或跪在两块石版或两块砖头上的。原文在看字的前面附有一个继续性的连接词,这词和后面的“若是”连用时,含有“随即”的意义。因此,其后所说的“若是男孩,就把他杀了”,乃含有“随即把他杀了”的意思。

{\Section:TopicID=181}17

  收生婆敬畏神 近代好些注释书都将1521列为神典,仅20下算为耶典,其原因就是这节话里的敬畏神这词组。在五经中,固然大部分有敬畏神词组的,是属于神典的,但不是所有有这词组的均属神典。我们认这段经文,和第22节均属游典,因为游牧生活的人在处理生命的大事上,对神极其敬畏。敬畏是信心深切的表现。因此,收生婆敬畏神,是表明他们对神有深切的信赖。为这原因,他们便以听从神不听从人的原则,来处理这件违反神旨意的王的命令,而存留男孩的性命。

  竟存留男孩的性命 这里的竟字,是一个很强烈的相反词,是指收生婆真大胆、有勇气、具信心的违背埃及王命令的行动之描绘。存留男孩的性命原文是“任从男孩生存”,甚至含有“帮助男孩生存”的意义。这意义是从竟字衍生出来,也是从下节埃及王要召收生婆来追究的话中,可以推测出来的。因为收生婆不但不听从王的吩咐行,反倒帮助男孩生存,便使婴儿死亡率减低,而使以色列人益见加多(参看20下),所以令到埃及王第二次召收生婆来见,和怒责他们。

{\Section:TopicID=182}18

  你们为什么作这事 这是带有严厉责备口薊讯问。原文还含有“你们有什么权力作这事”的意思。在古代埃及,法老是被认为是神的。因此,法老的话也就是神的话;法老的话不但是“圣旨”,也是具有神的权力的说话。所以,以色列男婴死亡率减低,使以色列人益见增多的这事,究竟收生婆是凭“什么权力”来作?这是法老在责备中,带有颓丧语气的询问。在这里,游典已把上主才是至高神的含义,隐隐地表达出来了。

{\Section:TopicID=183}19

  希伯来妇人与埃及妇人不同 这是收生婆急智回答埃及王的询问话。一方面是作遁词以解脱自己违背王命的责任,另方面也高抬了希伯来妇人。

  希伯来妇人本是健壮的 和合本在健壮的下面附有小字,说明“原文作活泼的”。现代中文译本则翻成“很健康”。事实上,希伯来妇人是属于劳动阶层的人,比一些娇生惯养的埃及富贵妇人,大概是要“健康”或健壮得多。因此较为顺产,使收生婆还没有赶到,他们已生产了。但是,希伯来文原来是无元音的。元音标志系统,是在主后约第七世纪才发明加上去的。在原文“活泼的”这字 ha{yo^th y 字母上,只要加上一个点号,就成了 ha{yyo^th,意义就完全变了──成为“多产的”。希伯来妇人“是多产的”。初胎容易难产,多产以后就很顺产,所以收生婆还未赶到,孩子已经生下,他们就无法下手杀死男婴。这是比较合情合理而且较能为埃及王所接受的解释。

{\Section:TopicID=184}20

  神厚待收生婆 这是神对敬畏祂的人的报赏。正如传道书八章12节所说的:“敬畏神的,就是在祂面前敬畏的人,终久必得福乐。”神厚待收生婆的实质,在下一节才提到。

  以色列人多起来,极其强盛 原文是“那民多起来”,“那民”的含意当然是指以色列人。在这里并再重复了游典在本章七节的说话:极其强盛。

{\Section:TopicID=185}21

  神便叫他们成家立室 收生婆因为敬畏神,神给收生婆实质的报赏就是成家立室。这句话原文的直译,是“他给他们做了房屋”。但其含义却正如耶路撒冷圣经所译的,“他就赐给他们后裔”。古代好些地方,做收生婆的多数是自己不生育的人。现在因他们敬畏神,神就赐给他们也能生育儿女,这是何等欣悦的报赏!

{\Section:TopicID=186}1521

  因为强制以色列人劳动,要他们为埃及人建造积货城,用以控制以色列人繁殖迅速的“巧计”不售,所以埃及王就亲自召见希伯来人的两个收生婆,威逼利诱他们在接生的时候,若见是男婴,应随即将其弄死,若是女孩,才可存留其性命。可是,收生婆因为敬畏神,不但没有按法老的吩咐杀害男婴,反而帮助男婴存留性命,使婴儿死亡率减低,令到以色列人益见增多。埃及王愤怒地追问此事的时候,收生婆以急智回答法老,说明希伯来妇人与埃及人不同,他们是多产的,故此都很顺产,以致在他们尚未赶及到达,希伯来妇人已经生下男孩,使他们无机会可以下手。因为收生婆信靠敬畏神,才敢违背法老这残酷且惨无人道的命令,以致得到神实质的报赏,使他们也能生育儿女──成家立室。

3 要众民将以色列男孩丢在河里 一22

{\Section:TopicID=188}22

  法老吩咐他的众民 在前两个控制以色列人繁殖迅速的方法均不成功以后,埃及王一不做二不休的吩咐他的众民。原文吩咐是个法律用词,翻成“命令”则更能表达埃及王的严格要求。他的众民所指的,当然是埃及人。这明显的也挑起了民族仇恨感的情绪,所以游典很自然的,记述在以色列人出离埃及前,向埃及人要钱要物,把他们的财产夺去(见十二3336

  以色列人所生的男孩 原文这句话只有“一切所生的男孩”。撒玛利亚抄本,七十士译本和两本亚兰文意译本(他珥根),则加上“希伯来人”而成了“希伯来人所生的一切男孩”。和合本译成“以色列人……”并无所据,但亦能表达出原作者所要讲的含意。

  都要丢在河里 在旧约圣经,当以色列人讲河,特别是“大河”的时候,他们所指的“是幼发拉底河。但当埃及人讲河的时候,必然是指尼罗河。歌珊地是在尼罗河下游三角洲的地带。这地区有很多尼罗河的支流。所以,把希伯来人所生的一切男孩,都要丢在河里的命令,也包括这些支流在内。但不会包含埃及河在内。因为埃及河是在西乃半岛北端的东边,那时还没有以色列人在那里居住。

{\Section:TopicID=189}22

  这节经文记述埃及王公然的下达杀害以色列人男孩的命令。这命令不单是挑起民族仇恨的情绪,也是违反人权和直接向那创造生命的主宰挑战。法老所想望的,是控制以色列人的繁殖,把男孩杀死,女孩存留生命以作婢女和为奴隶的妻室,藉此继续其国统和保持其国奴。然而,自以为神的法老,却不能战胜那真正主宰万事的真神上主。上主也藉着人的败坏作为,来成全祂拯救的旨意。祂所预备作为拯救以色列的领导人,也正在这惨无人道的法老命令下诞生了。──《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