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五章

 

五 开始与法老斗争 五1∼六1

  如果只读第五章,我们会对摩西所领导的以色列人与法老的斗争,感到乌天黑地。的确,黎明前必定是最黑暗的时候。惟有在读到本大段的末了(六1),才给我们看到与法老斗争的一线曙光。

  这段经文,似乎原应紧接三1820,却在中间给游典和另些零星数据所吸引,五经的编辑者便给补充上去了。这段经文的末了,应是紧连七8及以下十灾的故事的,五经编辑者又发现祭典的一些数据无法割爱,以致有下一大段的“摩西受召的另一记述”(六2∼七7)。

  在这一大段中,除去五124节因提及亚伦,以及与3节和5节显出有重复现象,使我们认其为属于神典之外,其余都是属于耶典的。当然,在整大段中,会有一些是出于后期修订者的加笔,是不出奇的。20节中的“亚伦”,就可能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1 法老更加欺压以色列人 五114

{\Section:TopicID=298}1

  摩西和亚伦去对法老说 在三18(耶典),摩西所得的吩咐,是要他和以色列的长老去见埃及王,而这里却是摩西和亚伦。因此这要把亚伦抬出来的,是属于神典。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这样说 这是我们在先知书上所熟知的字句。神典是从北方的先知传统而来,故与南方耶典极为拟人化之神观的三18不同,该节是说:“耶和华希伯来人的神,遇见了我们。”这里却是先知宣告的形式。

  容我的百姓去,在旷野向我守节 这节神典的话,和三18耶典的说法也有别。该节是说:“现在求你容我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为要祭祀耶和华我们的神。”这五1所用的守节,原文并不是什么节期,乃是“朝圣”的用字。

  神典的神观比耶典为崇高,且较为威严。因此他所描绘的摩西见法老时,是以一位威严崇高的真神使者,向地上一个掌权者说话,并且具有“吩咐”的口吻牊,也含有以色列人很快就可以离开埃及了的心愿和神态。这就怪不得下一节法老会回敬以讥讽的语气。

{\Section:TopicID=299}2

  耶和华是谁,使我听他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 这仍然是属于神典的文献。从这法老以不诮而带有嘲讽的答话中,我们已可体会到针锋相对的斗争已经开始了。

  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 法老并不是昨天生的,他不会受任何神或人的威吓,因为他自认为神,也要他的百姓以神来敬拜他。因此,在嘲讽了“耶和华是谁”之后,他直截了当的说: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出去。

  原来的神典,在法老严肃而凌厉的说了这句话后,可能记述埃及王便将摩西亚伦赶出宫外之类的话,后来摩西亚伦又去见法老,或是法老召他们来,在又一番针锋相对的说话后,法老便说了第4节的话。可惜这部分的话没有保留,五经编辑者反而取材自耶典,而说了第3节和第5节以下的记载。

{\Section:TopicID=300}3

  希伯来人的神遇见了我们,求你容我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祭祀耶和华我们的神 这是和三18耶典的说法字句相同的话(请参看该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48,Name=18})。这,一方面显明这一大段经文是编辑者取材自耶典和神典作合编,也表达出摩西并不是一次去见法老。可能在上两节所述的经验以后,摩西就招聚以色列人的长老商讨,并一齐去见法老,而这次的请求,却想从情理上说服法老。

  免得他用瘟疫、刀兵、攻击我们 这是很合情理的说明。如果法老不容他们短暂的离开,去旷野向上主祭祀,则他们将遭瘟疫、刀兵的攻击,而法老也就丧失了劳工。从长远来看,从大处着想,法老应当为自己的利益的缘故,准许他们出去。

{\Section:TopicID=301}4

  摩西亚伦,你们为什么叫百姓旷工呢 这是近代的人很容易了解的事。在民族主义高涨,在争取人权或较佳工作环境的时候,民情汹涌,参加会议或怠工,是很寻常的事。但掌权者找对象处置的时候,通常都是责备那些领导民众运动的人。正如这里所记述的。

  你们去担你们的担子罢 法老也承认给以色列人的工作是个担子。这担子的原文与一11的重担是同一个字。你们,似乎表达摩西亚伦也要这样工作。

{\Section:TopicID=302}5

  看哪,这地的以色列人如今众多 这句话的原文因有“这地的人”('am ha{'a{retz)的缘故,差不多每一种译本的译法都不同。现代中文译本跟从撒玛利亚抄本的修订,翻成“你们的人口已经比埃及人多”,这也是根据一712的含意而来的。但在实际上,住歌珊地的以色列人,绝不可能会比埃及人为多。因此,“这地的人”不应当翻成埃及人,其含义仍然是以色列人,不过和合本的以色列却是原文没有的。“这地的人”也是直译,而没有将原来的含义表达出来。说 `am ha{'a{retz 的时候,主要要看说话之人的神情和语气。如果说得平和,可能是“本地人”或“这地的人”;如果说得欣羡,是表示“地主”,“当地领导人”或“人民代表”;但若说得不客气或轻蔑的神气,那就是“农人”,“没受教育的人”,“鲁夫”或“贱民”的含意。按现有经文来看,当年法老对摩西和众长老说话时,必定是不客气和轻蔑的语调。因此,这句话的正当翻译,可能应是:看哪,如今贱民这样众多。

  你们竟叫他们歇下担子 这表示当时众百姓已经没有如常工作了。

{\Section:TopicID=303}6

  当天法老吩咐 这表示法老并不迟延;他仍是掌握一切。

  督工的和官长 这里所用的督工的和一11的督工(请参看该节),原文并不相同。一11是指官员,特别是高官。这里是从“驱赶”,“镇压”的字根 NGS 而来的。用字已证明当时比从前的欺压,已经厉害得多了。官长这词的字根 ShTR,却指的是低级干部,大概是指由督工的所指派的以色列人的官长(参看本章141519节),所以现代中文译本翻成“领班”。

{\Section:TopicID=304}7

  你们不可照常把草给百姓作砖,叫他们自己去捡草 埃及古代的建筑,和中国有些乡村建筑所用的泥砖一样,是以水和泥,加上草根或禾秆草,用木架框成砖块晒干而来的。草是作砖重要的原料。没有草,砖便容易松散。督工的收砖“验货”,一方面看数量,也要看质量。砖的质量好不好,就在于草的成分有多少。不给草作砖,叫他们自己去捡草,必定使工作效率减低,也使制成品的质量下降。

{\Section:TopicID=305}8

  他们素常作砖的数目,你们仍旧向他们要,一点不可减少 这是无理的欺压,是比前更甚的高压。可是,数量既不能减,质量便必定下降。这是任斯(C. F. Nims)于一九五○年在圣经考古学家专刊(The Biblical Archaeologist)第十三卷(见该卷2228页)所发表的考证,证明了的情况。

  因为他们是懒惰的,所以呼求说,容我们去祭祀我们的神 自古以来,以自我为中心的独裁者,为保持既得的利益,是不会考虑到宗教自由和人权尊严的。他们只指责劳苦大众的懒惰,说他们是以宗教作借口,而不尊重他们宗教的情操。

{\Section:TopicID=306}9

  你们要把更重的工夫加在这些人身上,叫他们劳碌,不听虚谎的言语 独裁者以宗教情操为虚谎,认神的话为虚谎的言语。因此,他要把更重的工夫加在劳苦大众的身上,叫他们更加劳碌和饱受痛苦。他要显出自己是神,以真神为虚谎。

{\Section:TopicID=307}1011

  你们能找草,就往那里去找罢 埃及多的是沙漠,少的是草。这句话已经表明出来了。督工的和长官来到以色列人那里,将法老的吩咐传达百姓,叫他们自己去找草。

  但你们的工一点不可减少 作官的艺术有三项是古今中外皆然的:第一是脸皮要厚;第二是良心要黑;第三是上不紧下则宽。现在,法老已严紧的吩咐下来了,督工的和官长就只能厚着脸皮,黑着良心,严紧的下令百姓照办,要他们的工一点不可减少了。

{\Section:TopicID=308}12

  于是百姓散在埃及遍地捡碎稓当作草 歌珊地的草不够了,百姓只好散在埃及遍地去找草;草既没有了,便只能捡碎稓当作草了。这是活生生的“蚁民”的写照。

{\Section:TopicID=309}13

  你们一天当完一天的工,与先前有草一样 督工的既是另一个种族,另一个阶级,为免自己受责罚,就只能更严厉要求百姓,要他们把每天当上缴的数量,当天如数交清,正如先前有草供应做砖的时期一样。

{\Section:TopicID=310}14

  法老督工的责打他所派以色列人的官长 这里的他并不是法老,原文乃是复数,是指督工们。在本章6节,我们已经说过,以色列人的官长,乃是督工们所派的。这就叫我们看到,欺压人的独裁者之组织严密,层层管制。在下层责任未能完成时,上层就以责打作处分。但是,并非处罚了,责任就完了。被责打以后,照样并且更加要负起上面所交付的责任。

{\Section:TopicID=311}114

  这段经文是编辑者很技巧的将耶典和神典的数据,编织成一幅以色列人在埃及王和其所派的督工下,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埃及奔波劳苦的图画。更要紧的,是编辑者将法老“不认识”上主,故意以自己独裁者的权威和严密的组织,要显示出不但百姓奈何他不得,摩西亚伦也奈何他不得,甚至连神也奈何他不得。另一方面,编辑者也将历代独裁者贱视人民的心态和作法,活生生的描绘了出来。这一段的目的,固然在显示以色列人在埃及的苦难,以及在获得上主应许拯救以后,初期还更受痛苦,使以色列人和读者,都想知道神究竟有什么办法,因此而能将下一大段,即七8以下的神迹奇事,以及法老和埃及人所受的灾难,使他们“认识”上主为谁,也使以色列人知道他们所依赖的真神之大能(参看八22,九23,十一78等),并叫读者在受苦难的时候,能知所选择他们所当依赖的。

2 以色列人的官长哀求法老与怪责摩西和亚伦 五1523

{\Section:TopicID=313}15

  以色列人的官长就来哀求法老 要越过督工的,直接向法老去哀求,这在古代似乎是无可能的。但奴隶向法老直接求告的事实,却在古代的埃及有纪录可查,而现有的纪录正是第十三世纪出埃及时代的第十九朝。这也和中国的“告御状”相类。

  为什么这样待你的仆人 这是“抗议”的语气。

{\Section:TopicID=314}16

  督工的不把草给仆人,并且对我们说,作砖罢 从这句话,使我们可以了解第6节的记述,乃是法老并未召督工的和官长入宫,而是以“传旨”的方式下达命令。第10节所说的“督工的和官长出来”,也不是指他们自法老宫中出来,乃是说他们从自己的官衙出来到以色列人那里。在这两节话之间,还略去了一个细则,就是法老向督工的传令,而督工的则将这命令传达给以色列人的官长。官长大概感到事态严重,难能办到,所以要求督工的一齐“出来”到以色列人那里,传达法老的说话。但是,在这些以色列人的官长的心目中,可能法老不是那么的不合情理,而是督工的加盐加醋,又不给草,作砖的数目却要每天照交。交不出,就责打了他们。这可能会是督工的私卖了草料,所以他们觉得不值,乃直接来向法老申冤、抗议、哀求。

  看哪,你仆人挨了打,其实是你百姓的错 上一句话和这一句的前段,都是申明情况,末了的话却是含有怪责的抗议。不过,末了一句在原文只有两个词及其人称代名词附字。头一个词的直译是“妳犯罪”(阴性的妳),第二个词直译乃“你的民”(阳性的你)。这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的。故此,耶路撒冷圣经就放弃对此两词的翻译,而以“……”为代替,因此就表示在这些官长话还未完(看哪,你仆人挨了打……),法老便接口说了第1718节的话。七十士译本和叙利亚文译本则将“妳犯罪”的阴性翻成阳性,藉以指明是法老。但这样一来,就把“法老”当作主词,“你的民”变为受词,而成了“你向你的民犯罪”,也是文义不通的。因为“你的民”应指“埃及人”,而不是指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只敢向法老自称为“你的仆人”,正如上节和这节三次使用的,还不敢向法老自称为“你的民”。因为他们是“国奴”,而不是国民。和合本却不理“犯罪”附字的“第二人称阴性”,将其直接翻成“是你百姓的错”。现代中文译本则利用七十士译本和叙利亚文译本将头一词的附字阴性转阳性藉以指明是法老,也明白“你的民”所指的是“埃及人”,便将之译为“这是你们埃及人的过错”,而技巧地把“法老”隐藏在“你们”这复数中。现代中文译本的这译法,可能较接近原作者所要表达的本意。

{\Section:TopicID=315}17

  你们是懒惰的,你们是懒惰的 法老重复的说你们是懒惰的,也给耶路撒冷圣经将上节末句改成“……”为合理的做法,表明以色列人的官长话还未完,法老便暴怒地指责他们是懒惰的。因为这重复语,不单显示出当时法老说话的神情,也表明他看这事的严重性,以及暴露了法老的无理,因为他认为因以色列人是懒惰的,所以用“容我们去祭祀上主”为借口。

{\Section:TopicID=316}18

  现在你们去作工罢,羊是不给的,砖却要如数交纳 以色列人的官长就再从法老口中听了这些话,亲眼看到他说话的神情,他们现在可知道这不是督工的错,也不是“你百姓的错”,而真是法老的圣旨了。这圣旨乃是,草是不给的,砖却要如数交纳。

{\Section:TopicID=317}19

  以色列人的官长……就知道遭遇祸患了 这些官长知道祸患的来源,不只是从法老而来,也是由摩西引起的。因为摩西和众长老曾要求法老,让他们往旷野,走三天的路程,去祭祀上主(见本章第3节)。

{\Section:TopicID=318}20

  他们离了法老出来,正遇摩西亚伦站在对面 这里的亚伦,有可能是修订者的加笔(见四14第二段{\LinkToBook:TopicID=272,Name=14})。即或不然,摩西和亚伦已不是初下埃及时的气焰了。可是,他们虽没有和这些以色列人的官长一同去见法老,但却关心这些人去见法老的结果,所以他们在王宫的对面,等候这些官长出来。

{\Section:TopicID=319}21

  愿耶和华鉴察你们,施行判断 和合本在这里的译法,语气不够原文的凌厉。当这些官长从王宫出来,看见摩西和亚伦在对面站着时,他们是气愤愤的“对他们说:上主已看见你们所作的,祂必惩罚你们!”鉴察的原文,是有先见之明的看见,而判断的原文,固可以翻成“判断”或“审判”,但也可以翻成“惩罚”。在这里的文气,译为后者似较相宜。现代中文译本就是这样译法,不过把位置掉在最后面,并将前句的“上主”在此重复使用一次。

  因你们使我们在法老和他臣仆面前有了臭名,把刀递在他们手中杀我们 这里臭名所指的,当然是误认他们要“到旷野去祭祀上主”为懒惰。他们也深信,若不能每天按数缴交原先有草时所做的砖数,督工的不但再要打他们,并且会杀他们。

{\Section:TopicID=320}22

  摩西回到耶和华那里 惟有摩西是上主所差的使者,故此前两节虽然也提到亚伦,却惟有摩西回到上主那里。这里的回到,当然不是指他往神的山去。因为神既应许与他同在(见三12),则摩西无论有任何困难,他随时都可以回到上主那里,藉着祷告与祂交通。

  主阿,你为什么苦待这百姓呢 这里苦待的原文,和19节的“祸患”是同一个字根,故有“祸害”的含意。摩西在祈祷中怪责神,认为百姓受埃及人的欺虐已经够了,何以你上主还加祸害给他们呢?

  为什么打发我去呢 这里的去字,大概表明和合本的译者,误将本节最前一句的“回到上主那里”,认为是回到了神的山,所以使用去字。其实原文没有一个去字或来字,只有一个指示代名词“这”字。这个字也可以翻成“这地”或“这里”。故此,现代中文译本的“为什么差我来这地方?”应是较佳的处理。

{\Section:TopicID=321}23

  自从我去见法老奉你的名说话 这里再次给我们看到,耶典是没有亚伦陪着摩西去见法老的,乃是他自己奉上主的名说话。顶多,亚伦是陪着去了,但他只是个摩西的口,而不是负有使命的使者。

  他就苦待这百姓 原文只有“祸患就临到这百姓”而没有他字。其含意却明显得很,是因上主差他来,要他奉神的名对法老说话,祸患就临到这百姓。因此,以色列人的官长认为祸患是从摩西而来,现在摩西却归咎于神了。

  你一点也没有拯救他们 这句话反映着摩西本不愿意到埃及来的原因,他知道事情的难办,神却强着要他下埃及,说是要抢救他的百姓。故此,原文是深深地显出摩西内心的矛盾的,因为这里原文直译是:论拯救,你一点也没有拯救你的百姓。

{\Section:TopicID=322}1523

  在遭受督工的责打以后,以色列人负责劳工的领班(和合本译为官长),就亲自去见埃及王,因他们以为法老不会那么不合情理,必定是督工的作威作福,暴虐了他们;或竟是督工的私卖了草料,所以他们来向法老申诉,说明督工的不给他们草料,做砖的数目却要照原来的缴交。这种使他们挨打的情事,实在是埃及人方面的过错。在他们话仍未完时,法老已勃然大怒,连连骂他们是懒惰的,借口要到旷野祭祀上主而偷懒。法老严词责令他们回去做工,草是不会给的,砖却要如数照交。领班们听了这些话,无可奈何地垂头丧气出来,正遇见摩西亚伦在对面站着,于是恶声怪责他们说:神已经看见你们所作的,愿祂惩罚你们。因你们使我们在法老和他臣仆面前有了懒惰和装假的臭名;你们是把刀递在他们手中来杀害我们了。摩西心里难过和矛盾至极,他回去祷告神说:主阿,我不是说我不愿下埃及来么?你为什么这样祸害你的百姓?自从我奉你的名对法老说话后,这百姓就更加受祸害,你却一点也没有拯救他们!──《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