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九章

 

6 畜疫之灾 九17

{\Section:TopicID=429}1

  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进去见法老,对他说,耶和华希伯来人的神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 这明显是出于耶典的数据(请参看三18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48,Name=18})。不但这一节,这整段经文(17节)都纯属耶典的。虽然不像其它耶典的数据那么详尽的叙事,但在灾前有吩咐摩西与法老的对话,神迹也是上主自己施行的作为;灾后虽然没有摩西与法老的对话,也没有法老的请求,但那是可以了解的,因为牲畜都死了,讲也没有用,所以法老只是打发人去看以色列人的牲畜如何而已。

  这第五灾的形式与第二灾的形式,在开始时很相近,故有九灾三三循环之说(见八2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14,Name=20})。但这灾记述的独特处,则在第三节以后上主是以第三人称出现,以及有法老打发人察看以色列人的灾情的事。

{\Section:TopicID=430}2

  你若不肯容他们去 请参看三2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52,Name=20}

{\Section:TopicID=431}3

  耶和华的手 这是比较其它耶典记述不同的地方。首先,这耶和华的说法是以第三人称出现,而其它地方都用“我”。不过,因为这篇记述的叙事紧缩,说话由摩西的口而出,便不是在文法上有错误。其次是用手来代表上主施行其作为,而耶典在其它的叙事则多数都直接的说“我要……”。不过,全旧约有二百多次用手来表达神的权能和力量。故此,耶和华的手乃是给法老一个若仍强留以色列人在埃及的强力警告。

  牲畜 原文这词是和野兽对比的家畜名称。其后所提的牛群、羊群是很早就成为家畜的。驴则在主前二千五百年前后才获驯服。马较迟成为家畜。主前十八世纪以后进占埃及的许克所斯人,是用马作拖战车的先驱,为骑兵之用则要在主前十二世纪从两河流域起始。虽然如此,出埃及时代称马为家畜,仍可接受。但骆驼成为家畜,则是主前十二世纪以后由米甸人首先驯服的事。创廿四章和这里都把骆驼当作家畜,可能是反映传统故事在书写时代,已普遍使用骆驼,所以作者将之列入为家畜了。

  重重的瘟疫 这瘟疫究竟是什么疫症,我们无法了解。有些学者认为是蛙灾的腥臭遗留的,或是虱子、苍蝇灾害的延续,都不能使人有确凿的凭据。我们应注意的是,这是上主的手所作的。

{\Section:TopicID=432}4

  耶和华要分别以色列的牲畜和埃及的牲畜 这是蝇灾分别歌珊地没有成群苍蝇(八22)后,又一次清楚说明以色列人的牲畜不致遭灾的话。

{\Section:TopicID=433}5

  耶和华就定了时候 上主总是给人予悔改的机会,因为祂说话的时间,和定了的时候之间,总是有空档的。在这空档时间中,人不悔改,在上主惩罚的时候到来时,人是无可推诿的了。

  明天耶和华必在此地行这事 这是一个肯定的预定时间,也是肯定的表明上主必要施行其惩罚的作为的话。在历世代和今天,神仍是这样对待我们(请参看彼后三813)。

{\Section:TopicID=434}6

  第二天耶和华就行这事 这是上主自己施行神迹,未经摩西或亚伦之手,故是属耶典的清楚证据,也是上主在预定的时间施行作为的清楚说明。

  埃及的牲畜几乎都死了 这里的几乎有旁点,说明是和合本译者所加的。原文却是埃及的牲畜都死了。和合本加上这几乎的原因,大概是因跟着来的第七、八两灾,就是疮灾和雹灾中,又清楚的说明有牲畜的缘故(见九9101920212225等)。

{\Section:TopicID=435}7

  法老打发人去看,谁知以色列人的牲畜连一个都没有死 这是证明第4节上主的话为可靠,也证明法老想要察知实情,更证明上主的权能和荣耀,祂已把属祂的人和属埃及地的人“分别”了出来。虽然了解了实情,独裁者一顽如故,正如下一句所说的。

  法老的心却是固执,不容百姓去 请参看四2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81,Name=21}

{\Section:TopicID=436}17

  这段属于耶典的经文,是耶典叙述故事中较为紧凑短缩的篇章。因为将上主对摩西的吩咐和摩西与法老的对话压缩在一起的缘故,故此似乎有些不正常的由上主用第三身人称说话的现象。整段经文仍和其它灾祸来到一样,先由上主吩咐摩西要对法老宣告灾祸来到的时间和灾情的概要──上主的手将加在田间的牲畜上,牠们都要遭受严重的瘟疫而死。但神要将以色列人的牲畜分别出来,使牠们不致患瘟疫死亡。第二天上主便施行神迹,使严重的瘟疫临到埃及人的牲畜,以致牠们都患瘟疫死了。在这创痛之中,埃及行法术的亦没有出现,法老也未召摩西来“谈判”,因为牲畜死了无法复生。但是,法老却派人去察看以色列人的住地,发现他们的牲畜连一个也没有死,而他却仍不悔改,依旧固执不容以色列人离开他的国境。

7 疮灾 九812

{\Section:TopicID=438}8

  耶和华吩咐摩西、亚伦说 一开始就把亚伦抬出来,是属祭典的明显特征。这整段的经文(812节)叙事简洁,是属祭典的另一特征。但是,惟一例外于祭典通常叙述神迹的资料的是,这疮灾是摩西扬炉灰,而不是亚伦。大概写作者要表明这神迹所述的疮的严重性的缘故。

  你们取几捧炉灰 与施行神迹有关的准备工作,亚伦也有分儿,所以用你们。这里的炉灰,原文用了两个字,第一个字和吹、喷的动作有关,因此是有“烟气”的含意。第二个字固可翻成炉,但多数用在为烧窑的窑。表明其灰烧得更透彻而细致的(参看创十九28;出十九18)。

  摩西要在法老面前向天扬起来 原文是在法老眼前,意义一样。但七十士译本却在法老之后加了“和他臣仆”。之所以要在法老和他臣仆眼前扬灰,大概是因为11节提到行法术的也受祸之故。

{\Section:TopicID=439}9

  这灰要在埃及全地变作尘土 从这句话可见上一节的“炉灰”,并不是有些学者所说的“油烟”或“煤气”。因为前节既说了可“捧”的,而这节所用的灰,又实在是一种固体物。虽然变作尘土可以令人暇想这灰原来可能是气体,但这句话要表达的是在埃及全地,因为尘土的原文,和地是相同的字,意即这灰成了埃及全地的一部分,到处都有了。

  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疮 前面畜疫之灾中,已说埃及的牲畜都死了(九6),这里的牲畜又从何而来?这可见原来的十灾,并不是全部以色列人都拥有全部的十灾的传统。各灾的传统在不同群体中流传,而由不同的底本作者搜集,经五经编辑者汇在一起后,才成了这整套的十灾(请参看前面有关十灾的绪言{\LinkToBook:TopicID=368,Name=七 十災 七8∼十一10})。五经的编辑者为存真起见,并没有蓄意的将这显存的矛盾设法隐去。起泡的疮是表明非常致命而疼痛的毒疮。起泡表明有脓汁。原文所用的疮字。加上这起泡的,就不是普通的疮了。在埃及生疮本是常事,故有“埃及疮”(申廿八27)的病名,正如“香港脚”是特产于香港的湿气疹一样。这种疮也可能会与患大痳疯有关联(参看利十三1823),但更要紧的,是可以致命的毒疮(参看王下二十17;赛卅八21;伯二78)。

{\Section:TopicID=440}10

  摩西亚伦取了炉灰……摩西向天扬起来 这又是祭典叙事的特征之一──遵照上主的话而行(参看七6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65,Name=6}和本章8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38,Name=8})。

  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疮 正如前节所说的。这也是祭典叙事的另一特征:神说要有什么,就有了什么,或是,事就这样成了。

{\Section:TopicID=441}11

  行法术的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 第四灾(蝇灾)和第五灾(畜疫之灾),都没有提到行法术的,大概因为该两灾是出于耶典之故。第一、二两灾(水变血和蛙灾)提到这些人能用邪术照样行出亚伦所行的。第三灾(虱灾)他们做不到了,就说亚伦的杖是神的指头(见八1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411,Name=19})。现在他们再次出现(因为以上所提的灾祸都与祭典有关),祭典的作者却幽他们一默地说他们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为什么?

  因为在他们身上,和一切埃及人身上,都有这疮 这就正如中国俗话所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这种起泡的疮,大概属痈疽之类,是非常疼痛难堪的。所以,他们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的含意,一方面也表达敌不过摩西了,另方面也是写实的说,他们疼痛非常,坐立难耐的而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了。

{\Section:TopicID=442}12

  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 虽然在预言法老的心刚硬时,上主为要彰显祂的荣耀而能多行神迹奇事,以及为要使摩西确知祂的同在(见三12),并神眷顾以色列人的临在(参看四31,六1),祂的确说了我要使法老的心刚硬(四21和七3)。但是,在祂行神迹的过程中,祂还没有施行过这种严重的作为,乃是任由法老自己固执或刚硬着心(见七1322,八1532,九7等)。这节经文是首先施行这种作为,令法老无法回转过来了。在下一个神迹(雹灾),神再一次放手,而不单法老,连他的臣仆在内,都任意的刚硬着心(见九3435)。因此,在其后的作为中,神便使法老的心刚硬,甚至连他的臣仆,神也使他们的心刚硬了(见十12024等)。

{\Section:TopicID=443}812

  这段经文是完全属于祭典的。内容是简洁地陈述上主吩咐摩西亚伦取几捧烧透的窑灰,摩西要在法老眼前向天扬起来,使它散落埃及全地,变作埃及地的一部分,以引致人和牲畜身上都生了起脓泡的毒疮。摩西亚伦便照上主的吩咐而行,使埃及的人和牲畜身上,都生了起脓泡的毒疮,痛苦非常,行法术的不单无法对付摩西,自己也痛得坐立不安的无法站在摩西面前。同时,上主却因一再容忍而法老仍不悔改,便照原先所预言的,使他心里刚硬,不听摩西亚伦,不让百姓离他国境,以致遭来更重的刑罚。

8 雹灾 九1335

{\Section:TopicID=445}13

  这一节经文,是耶典的“老生常谈”话(见八120,九1)。事实上,这整段经文(1335节)绝大部分是出于耶典,因为叙事详尽,且有法老与摩西的对话等。其中杂有小部分属神典的,如讲到惧怕上主者(20节),摩西伸杖(22节),灾情是有雷、雹、火搀杂(2324上节)等。当然,在其中也还有后期修订者或祭典的加笔等。

{\Section:TopicID=446}14

  因为这一次我要叫一切的灾殃临到你…… 这句话有三个困难:(一)原文本是:“这一次我要差一切的灾殃临到你的心”。这是费解的,所以译文把“的心”除去。(二)灾殃只在这里使用过一次,与十灾中所用灾祸并不相同,它是指这一次的灾,就是雹灾吗?(三)若果是的话,为什么说一切的灾殃?因为这词组明显不是指一次的灾殃。

  大概从这句话开始直到16节止,是一位修订者,甚至是祭典的作品之插入话。因为将这三节经文抽出来后,17节就很自然的接上13节耶典的话了。这1416节的话是另有意义的。明白了这三节话是插进来另有它的原意,就不会将原文的头三个字翻成“因为这一次”,乃是“在这期间”。因此,全节上半段的话就是:在这期间,我差一切的灾殃临到你,和你臣仆,并你百姓的身上。这样,这一切的灾殃就不是指雹灾这一次,乃是指在灾祸开始以来的这段期间内的各种灾祸。但是,差一切的灾殃临到的目的是什么?

  叫你知道在普天下没有像我的 这是头一个目的。这目的已在前面各灾中申述过(见七517,八1022等)。所以这节经文并不是指这一次的雹灾,乃是历次的一切灾殃。

{\Section:TopicID=447}15

  我若伸手用瘟疫攻击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从地上除灭了 这是回顾以往一切的灾殃中,神仍然怜悯法老和他的百姓,没有像降瘟疫在牲畜身上,使埃及的牲畜都死了一样地用瘟疫攻击法老和埃及人。目的是在使法老认识上主,知道祂是普天下的主。

{\Section:TopicID=448}16

  其实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显我的大能 这是差这一切灾殃的第二个目的。这目的固然使法老知道上主是普天下的主,所以让他仍然存立,但也在显出上主的大能。因这句话,这十灾通常也被称作上主大能的作为。

  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 这是第三个目的,也是最重要的目的。上主就是要藉这些大能的作为,不单使法老知道祂是普天下的主,也要使上主的名传遍天下。

{\Section:TopicID=449}17

  你还向我的百姓自高,不容他们去么 这句话原是耶典接13节说的。但在五经的编辑者或后期的修订者将1416节插入之后,就显出问得更有道理了。因为神在这期间降了这一切的灾殃,仍然容法老存在和仍然作埃及的王,目的是藉这些大能的作为,显出祂的荣耀,使祂的名普传天下。为使这种使命能以维持,祂拣选了以色列人作祂的百姓。现在你既受了这么多灾殃,还向我的百姓自高,不容他们去么?

{\Section:TopicID=450}18

  到明天约在这时候,我必叫重大的冰雹降下 神还是怜悯的主,不把重大的冰雹随即降下,而留待明天约在这时候,让法老有廿四小时的机会可思想悔改,若不悔改,也有机会预作防护。

{\Section:TopicID=451}19

  现在你要打发人把你的牲畜和你田间一切所有的催进来 不但让法老和他臣民有机会预作防护,上主并指示他们要预作防护。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凡在田间不收回家的,无论是人是牲畜,冰雹必降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必死 这将是不听警告的后果──必死。

{\Section:TopicID=452}2021

  法老臣仆中惧怕耶和华这话的……。但那不把耶和华这话放在心上的 原文惧怕和敬畏是同一个字。今日的人也和当年一样,听了上主的话,有的人敬畏,有的人不把这话放在心上。敬畏而相信上主话的,就会预作防护;不把上主的话放在心上的,根本就不理一切。其结果也就有很大的分别。

  惧怕神或神的话,是神典的一个特征。由2023节上的“摩西向天伸杖,耶和华就打雷下雹,有火闪到地上”,通常被学者认为是属于神典的作品。神典出自北方,以色列北方较多雷雨。

{\Section:TopicID=453}2223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向天伸杖……。摩西向天伸杖,耶和华就打雷下雹,有火闪到地上 这里有两个属于神典的特征:(一)摩西向天伸杖(祭典是亚伦伸杖,耶典是上主自己径自施行神迹);(二)神典对神和祂的作为,形容得更为威严和令人惧怕,所以这里不但下雹,也还打雷和有火闪到地上。

  耶和华下雹在埃及地上 这句显然重复了前句的话,却是出于耶典的。耶典只简单的说出上主下雹在埃及地上而已,并无打雷闪电的火那么令人惧怕。

{\Section:TopicID=454}24

  那时,雹与火搀杂,甚是厉害 这又是继23节上的神典的话。

  自从埃及成国以来,遍地没有这样的 这是耶典继23节下而描写下雹的严重性。

{\Section:TopicID=455}25

  这节的中文译本已将原文简缩了。原文头一段出于神典,直译是:“冰雹击打了埃及全地,就是凡在田间的人和牲畜,并一切在田间的菜蔬。”第二段却是出于耶典的,其直译则为:“冰雹击打而破坏了田间一切的树木。”

{\Section:TopicID=456}26

  惟独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没有冰雹 将以色列人和埃及人分别出来(八2223,九4,十一7等),是耶典的特征之一;使用歌珊地这名称(八22),也是耶典特征之一;没有冰雹,冰雹没有夹杂打雷与火,亦是属于耶典(因为本段经文是耶、神两典合编,加上一些插词插句而已)。

{\Section:TopicID=457}27

  法老……说,这一次我犯了罪了,耶和华是公义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恶的 由这节开始到30节,也是属耶典的,其中只有小部分插词,如“亚伦”和“雷轰”等。法老向摩西亚伦作有限度的认罪了──这一次我犯了罪了。法老虽是仍然作自我的防护,而不愿完全的投降上主,亦已承认上主的大能和公义,比他在蛙灾(八8)和蝇灾(八28)中所表现的,进步得多了。

{\Section:TopicID=458}28

  请你们求耶和华,我就容你们去,不再留住你们 法老在惊心动魄中,不但向上主认错,也向神求饶,并申明容以色列人出境,不再留住他们。这似乎是无条件的放他们离开埃及了。原因很简单,埃及是无雨区,现在却打雷下雹了。

{\Section:TopicID=459}29

  向耶和华举手祷告 和合本在祷告的字旁加点,表示原文无此两字。但这加字是符合原意的。因为旧约祈祷姿势的特征之一就是向天举手(参看王上八22;拉九5;诗廿八2,六十三4,一三四2;赛一15;哀二19)。摩西祷告,当然是为应法老的请求,止住冰雹的灾祸。

{\Section:TopicID=460}30

  至于你和你的臣仆,我知道你们还是不惧怕耶和华神 前面各灾祸均只提到法老不认识上主,以致不惧怕耶和华神,这里且讲及法老的臣仆。在降这灾之先,摩西已奉上主吩咐叫他们预作防护(19节),而法老的臣仆中,却有不把上主的话放在心上的(21节)。

{\Section:TopicID=461}3132

  这两节经文若放在25节之后,便比较顺理成章。在现有位置,就明显是后人的加插。谁加插的?学者甚有争论。但这加插却给我们看到这冰雹之灾,大概是发生在阳历一月间。因为埃及的麻和大麦是在二至三月间收成,这时大麦已经吐穗,麻也开了花,所以被雹击打败坏了。小麦和粗麦是在三至四月间收成,这时还没有长成,所以没有被雹所害。这后者,以及这两节话之记述的目的,大概是为蝗灾中仍有田间所长的东西的缘故(见十515)。

{\Section:TopicID=462}33

  摩西……举手……雷和雹就止住,雨也不再浇在地上了 耶典所记述的雹灾,虽然不比神典厉害(见23节),但仍有雷(见28节)雨的夹杂其中。当摩西祷告后,这一切都止住了。

{\Section:TopicID=463}34

  法老见雹与雷止住,就越发犯罪,他和他的臣仆都硬着心 这是耶典对法老和他臣仆都还不惧怕耶和华神(30节)的描述:见雹与雷止住,就越发犯罪。这是独裁者和其爪牙必有的现象。

{\Section:TopicID=464}35

  法老的心刚硬,不容以色列人去,正如耶和华藉摩西所说的 这明显重复了前节说话的,是出于神典的(参看四2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81,Name=21})。

{\Section:TopicID=465}1335

  这冰雹之灾,是五经编辑者取自耶典和神典的数据,并由他或后来的修订者,加上了一些插词或插句,以致这篇记述,除了杀长子之灾外为最长篇的叙事。按现有的内容来看,上主在吩咐摩西去见法老,告知他,上主这段期间降下一切灾殃的目的,是叫他知道普天下没有像上主能如此施行大能的作为的。上主没有像降瘟疫牲畜身上般的降灾给法老和他的百姓,是叫他们仍能生存认识主,也要使祂的名传遍天下。为使天下人都认识祂,上主就拣选了以色列人。但因法老仍不容以色列人离境,所以神要在第二天降冰雹来惩罚他,并叫他和他的臣仆预先作防护的工作。然而,那些惧怕上主话的人,就预作防护;不把这话放在心上的人,就把奴仆和牲畜留在田里,结果就都被冰雹打死。摩西向天伸杖以后,因为有雷轰闪电的火夹杂着冰雹是那么的厉害,以致埃及遍地受击打,连田间的菜蔬、树木都打坏了。然而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却没有冰雹。法老惶恐的召了摩西、亚伦来向他们认错求饶,请他们祷告上主止灾,便不再留难他们,而打发以色列人离开埃及。摩西虽应许照他所说的祈求,但预言法老和其臣仆并未真正悔改的敬畏上主。这件事约发生在当年的一月间。果然,当摩西向上主祈祷,雷和雹止住,雨也不下之后,法老和他臣仆又硬着心肠,越发不容以色列人离境。──《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