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廿五章

 

伍 圣幕和祭司制的建立 廿五∼卅一,卅五∼四十

  在今日,构成一个国家的要素是人民、土地和主权。但在古代中东地区,一个民族须要生存和发展,却不是那么简单。除了人民、土地为必须之外,另外四个条件亦是少不了的,否则其民族就会日渐衰微,或被同化。这四个条件就是:传统(书写下来的法制或口头传述的严格风俗规例),贤明的君王或伟大的领袖,守护其民族的神明和由神明规定的居所或殿宇,用以证明守护神与其民同住。

  以色列人之所以能出离埃及,已经证明他们有了这些民族生存必需条件的一半:人民,伟大的领袖摩西,以及守护他们的真神上主。在西乃的旷野停留时,获得了第四个条件,就是神在西乃山藉摩西所颁布的律法。现在,他们正准备起程去迦南获得神所应许的土地,而仍然缺少的,就是由真神规定建造的祂的居所。等到有了上主的居所,又必须有神自己命定以事奉祂的人,就是祭司。这就是本大段经文(廿五至卅一章和卅五至四十章)的由来。

  自十九世纪以来,所有从事圣经文学批判的学者,都把这十三章经文列为祭典,从来没有例外。所不同的,就是有些学者因为发现其中有些文辞或句语的不同,以及之所以在前段(廿五至卅一章)和后段(卅五至四十章)有很多文句不同,认为是因为有不同的人作补充、修正或加笔,或说是祭典里面,有不同的祭司在从事编修之故。此外,因为七十士译本自卅六8∼四十38,不但译义有异,经文先后的安排也有所不同(按七十士译本的次序是:卅六8上,卅九13,卅六8下∼93538,卅八923,卅七123,卅六343638,卅八20,卅八17,卅七5,卅八8,四十3032,卅八2431,卅九32,卅九1,卅九3343,内部有些位置对换;四十1293338),学者多同意是七十士译本所依据的为正本,希伯来文本之所以和七十士译本有出入之处,是希伯来文本在七十士译本翻成至主后一三五年间的增删所致。

  我们一向相信,我们所信的神远超过我们这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中的人所能想象的。因此我们不能限制祂的作为,乃是祂要限制我们的作为。故此在经文的流传上,我们也不能限定神要谁来写或谁来编才是神的道。神的灵能使用历代的人,将祂的旨意照现在留存给我们的经文,按圣灵感动他的仆人和使女的解释,解决我们当前的需要。为这原因,我们是按现有的经文和依照原文希伯来文的编排,来探讨在经文中所显明的或暗示的意义。

  从整部旧约的历史来看,会幕在摩西时代是存在的;而不像有些学者所说的,是祭典从所罗门所建的圣殿作缩影,改称有这会幕为圣殿建造的模式。但从现有这十三章经文来看,这里所描述的帐幕和其中的器物,并不是容易搬动的。而其中有很多器物,无疑的为住居迦南的背景。更要紧的,就是从卅三9来看,上主是在会幕的门前与摩西说话,而不是以约柜为中心,要进到至圣所去,上主才与摩西说话。这意思是说,祭典的会幕内容,除了部分为在旷野摩西时代已存在之外,部分是依据进住迦南后的背景而扩张的。照近代所发现主前十五至十三世纪的拉斯珊拉文献(Ras Shamra)来看,祭典的帐幕和其中的对象,是根据摩西时代的传统,但依照迦南人所敬拜的伊勒神(EI)的帐幕而规画的。这帐幕,是比大·时代那较为简单的帐幕(见撒下六17)为繁复一点。大·所规画而由所罗门所建成的圣殿(参看撒下七113;代上廿八至廿九章;王上六至八章),也是依据这伊勒神的帐幕的扩大和加以华丽的。

  在文字和神学思想上,廿五至卅一章和卅五至四十章均有不同之处。前者多用“按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廿五940,廿六30,廿七8等),后者则着重“是照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卅九章用了十多次),或“是照耶和华所吩咐他的”(四十章用了八次)。前者是将会幕与帐幕的制度相混(譬如说:廿九42仍然说上主要在会幕门口与摩西相会,而廿五22,三十636等就说是在帐幕的法柜上的施恩座与摩西相会了),但仍着重摩西的先知神谕之工作与地位。但在后者,却把摩西和亚伦及其众子放在同一地位(四十31),甚至在膏立亚伦和他儿子永远当祭司的职任(四十1216)以后,摩西都不能进会幕了(四十35)。会幕是属于祭典所高抬的亚伦和其众子的──从此是要“祭司的神谕”了。虽然两者显然有明显的分别,而后者却仍在文章风格和字句上与前者有许多相同之处。为避免注释的重复而浪费篇幅与时间起见,我们就把五经编辑者的笔法所列之廿五至卅一章的摩西在西乃山上获得上主的启示,和卅五至四十章的执行建造会幕及其器物,并膏立祭司和会幕的竖立,并放在一起来探讨。经文因有会幕与帐幕名词的混杂,在统称全部建造时,我们总称之为“圣幕”。

一 建造圣幕的器物 廿五140,卅五429,卅六17,卅七124

  按现有编辑在出埃及记中的祭典数据,对圣幕和祭司制的建立,似乎有点混乱,但我们仍可在此混乱中理出一个头绪如下:首先是讲论圣幕内器物的建造,然后才述说建造帐幕,次及帐幕外面的院子和祭坛,其后才论到祭司的袍服和祭司的制度。在讲完这一切之后,才再回头来叙述香坛等物的制造,然后始讲论呼召巧工及所得的金银铜总数。末了一段,当然是这圣幕一切之工的竣事和竖立起圣幕和祭司的执行职务了。

  我们说过,五经编辑者是被掳期中之属祭司群体中的人。因此,按他的编辑原则,出埃及记的绪文(一17)是用以承接创世记的,而出埃及记的末了,在圣幕竖立和祭司执行工作以后,自然就要将其后的事,交给利未记去讨论了。

  我们在这一章所要讨论的,主要在建造圣幕的资源从何而来,以及圣幕内的法柜、陈设饼桌和金灯台的制造等。

1 百姓送礼物来建圣幕 廿五19,卅五429,卅六17

{\Section:TopicID=1010}廿五1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按现有出埃及记的祭典资料,这话是接着廿四1518,摩西上山进入云中与上主相会之四十昼夜中,上主对他的说话。然后,在卅四29摩西才下山。至于廿五19在山上的吩咐,摩西便在卅五429和卅六17中,执行出来。这节话,是要相对于卅五4摩西对全会众所吩咐的话来看的。

{\Section:TopicID=1011}廿五2

  当为我送礼物来 这话在卅五5执行了出来。这礼物的原文是“奉献”,是崇拜上主而甘心献上的。这奉献也应该是出于乐意的。这乐意的原义,是出于自己心意的驱使而来的,不是因他人的要求而做的。这节话的吩咐乃是:要为崇拜上主,且出于自己心意的驱策而献的礼物,你们才可以收下。

{\Section:TopicID=1012}廿五35(卅五57

  所要收的礼物,就是金银铜 这不但是按价值的贵贱而排列,而且将来在圣幕中,其所处的位置和所制造的器物也有分别。

  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这三种颜色的钱,在当时比金银铜还要值钱,因为是要从深海获取贝壳类生物来作染料的。中文所用的蓝色,是一种紫罗兰蓝,为最贵重的颜色。因为其染料价值,非千万富豪无法支付。紫色次之,但仍是昂贵无比(参看斯八15;但五29;路十六19;徒十六14)。朱红色又次之,但仍属昂贵颜色。

  细麻 是埃及出产的编织品(参看九31),甚为昂贵的布料。

  山羊毛 指未经染色的山羊毛。

  染红的公羊皮 是染红色的皮料。

  海狗皮 原文可能作海豚或只指珍贵干熏的皮料。

  皂荚木 是属于金合欢木类的,仅在西乃半岛和死海沿岸旷野生长的坚硬木材(参看赛四十一19)。其树出土上截不高,下截入土有三十至七十呎不等。此木不易朽烂,又不沉重。故此,约柜、陈设饼桌、祭坛、香坛和帐幕的竖板等,均用这种木材建造。

{\Section:TopicID=1013}廿五67(卅五89

  廿五章6节不在七十士译本中,可能是后来的加笔。点灯的油是用橄榄捣的油(廿七20)。膏油是指圣膏油(三十25),其香料是没药、香肉桂、菖蒲、桂皮等(三十2324)。香为圣香(三十3536),其香料可于三十34见到。

  红玛瑙 是产于哈腓拉(创二12),现今亚拉伯和印度的名贵宝石。古时多作为刻印鉴之用。

  以弗得 是大祭司的圣衣(参看廿八614)。

  胸牌 是大祭司的服装装束之一,作法和材料可在廿八1530见到。

\Section:TopicID=1014}廿五89

  圣所 原文所用的字是个较宽广含义的字,包含任何地方上主曾经将自己显示出来之所在,当然也包含即将要建造的圣幕在内。建造这圣所的目的,是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约一14就有这含义。所以旧约的圣幕和圣殿,都含有预表基督“道成肉身”的意义;也含有立约的意义,因是表达祂要作其子民的守护者。

  制造帐幕和其中的一切器具 这是指圣幕和其中一切所附属的东西,都要照我所指示你的样式。这帐幕的原文是“居所”,是旧约常用来表达圣所或圣殿的字。指示的原文,有“看见”或“异象”的含义。很可能是指摩西看到天上的圣幕,或在异象中看到一种形式,而要照这形式制造的含义。

{\Section:TopicID=1015}廿五19(参看卅五429,卅六17

  上主叫摩西上神的山,不但颁赐两块法版的律法,也叫他招聚全会众,吩咐他们可以乐意为制造神的圣幕和其中一切的器物而乐意奉献。惟有以崇拜的心,受自己内心驱策而奉献的礼物,才可用为制圣幕和圣具之用。其中列出了好些极为昂贵的材料,也是颇为困难得获的材料。制造这圣幕的目的,是使上主可以住在百姓中间,但这些器物和圣幕,都必须照神显示给摩西的样式而做。

  圣幕和其中一切的器物,教会中自古以来就有寓意和实用两派的不同解释。极端的寓意派是将每一样东西,都凭己意加以细微的属天或灵意的解释,甚至认为自创世以来,天国一切的启示都在圣幕和其器物之上。极端的实用派则认为圣幕和其器物只为崇拜和献祭而用,完全没有灵意的含义。他们甚至说,圣香是为驱除蚊蚋之用,祭司圣袍用白色的布料,只为易洗和洁净好看而已。

  我们认为两种极端都会带来灵性的危机,故此本注释除解释字词和历史背景外,只注重两方面:原来编著者的神学观点和对救恩有关的主要预表。

2 造法柜 廿五1022,卅七19

{\Section:TopicID=1017}廿五10

  皂荚木 请参看本章5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012,Name=廿五35(卅五57}

  肘 这是古代长度的计算单位(代下三3)。肘原本是指人身上臂和下臂相连的关节处,但用为计算长度时,就是由关节处至大拇指尖端的距离,便是一肘(参看申三11),约等于现今的零点四五公尺或十八英吋。结四十5和四十三14的肘则稍长,而古埃及的肘乃廿八指并排之宽度,古美索不达米亚的肘则称为廿七指并排之宽。因此,肘只能有一个约数的长度。

  柜 这是一个长方形的箱子,因为是为存放两块法版之用的(16节),所以称为法柜(2122节)。后代则认为整个约书(廿四7)都在里面,所以又称为约柜(书三3;撒上四3等)。

{\Section:TopicID=1018}廿五1112

  精金 法柜是整个圣幕中最重要的器物,是上主与摩西和其后与大祭司相会的所在(22节),因此是整个圣幕的中心,所以要里外包上精金,四围镶上金牙边,连安在柜脚的四个环子,也要用金子铸造。因为精金是王家器物的材料,所以这就似乎有象征上主为王的含义。

{\Section:TopicID=1019}廿五1315

  两根杠 这是用来抬法柜的,也是以皂荚木制成,用金包裹,并须经常各穿在长方柜侧的两环之间,不可抽出,表示可以随时起程的意思。

{\Section:TopicID=1020}廿五16

  必将我所要赐给你的法版,放在柜里 原文是未完成时态的命令式。表示当时摩西仍在山上,法版还未交给他,而他却在柜子造成后,必须将这两块刻上诫命的法版,放在里面。所以这柜子称为法柜。

{\Section:TopicID=1021}廿五17

  施恩座 原文的字根是遮盖的意思。因此,这是用精金造的柜盖。在赎罪日,大祭司要弹血在这盖上(利十六1315),表示祈求上主,因这祭牲的血,而不用法版上的诫命来察看我们的罪恶和罪孽,因此便叫这柜盖为施恩座,或蔽罪盖。希伯来书第九章就详释了这是预表基督要来舍身流血作赎罪祭,使神在基督里施恩赦免人的过犯的意思。

{\Section:TopicID=1022}廿五1820

  基路伯 这是从亚喀得文Karibu转用的字。亚述人想象中的半人半兽而有翅膀的基路伯,是些代求的次位神明;在巴比伦他们却是王宫和神殿的守护神。由创三24亦可以看到他们守护的职责。但在以西结十章,基路伯乃是扛抬或承载上主之宝座的;诗十八10则指上主坐着基路伯飞行。但在这里,基路伯是被描述为守护神法柜的天使,用精金锤出来而连成一块,脸对脸的安放在法柜盖上的;这和所罗门圣殿的不大相同(见王上六2329),但守护的功能却是一样。从这些历史背景来看,有两点是颇为明显的:(一)由旷野之简单的在会幕门前上主经常与摩西相会的会幕,转变成繁复而满有神学意义,并以约柜为上主宝座,大祭司只能一年一次进入向上主献祭的圣幕,大概可肯定是进入迦南定居以后的事。(二)法柜盖上是上主无形的宝座所在,基路伯兼有守护和为人代求或将人的祈求带到施恩座前的职责。

{\Section:TopicID=1023}廿五2122

  施恩座 请参看17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021,Name=廿五17}

  柜 请参看10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017,Name=廿五10}

  法版 请参看廿四12{\LinkToBook:TopicID=901,Name=廿四12}及卅二1516{\LinkToBook:TopicID=923,Name=卅二1516}的注释。

  我要在那里与你相会 这那里,所指的是法柜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间。这和卅三711的旷野简单的会幕不同(参看廿九42)。在旷野的会幕,上主是在会幕门前与摩西说话。但是,这圣幕与后期祭典高举祭司的观念尚有差别,因为这里摩西仍有“中保”的地位:上主要摩西把祂所吩咐的一切事,传给以色列人。

{\Section:TopicID=1024}廿五1022(参看卅七19

  这段经文主要在吩咐摩西如何制作法柜,以及法柜的用处。卅七19便给我们看到,比撒列(见卅一2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186,Name=卅一15})已按这吩咐作成了法柜。法柜是这圣幕的中心,是上主宝座的所在,故除了柜身和杠是用皂荚木制成,但用精金包裹之外,其余的如柜盖、金牙边、金环和基路伯,均使用精金造成。这是表达上主为王,以法版上的诫命统治人心,并将祂一切的吩咐,藉摩西吩咐众人遵守。

3 造陈设饼桌 廿五2330,卅七1016

{\Section:TopicID=1026}廿五2325

  皂荚木 请参看本章5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012,Name=廿五35(卅五57}

  作一张桌子 这里是作一张,代下四8却说是十张在圣殿里;王上七48却证明是一张,不过是金的,而这里却是用皂荚木作成,但包上精金和四围镶上金牙边。可是,七十士译本在这里的桌子,也是“用精金”造的,并在24节省略了“要包上精金”的几个字。这是很小的桌子:长二肘,宽一肘,高仅一肘半。

{\Section:TopicID=1027}廿五2627

  金环 大概是按12节所说,用精金铸的。四个金环是安在四脚上的四角,目的是可以穿杠抬桌子,以方便移动之用。

{\Section:TopicID=1028}廿五28

  两根杠 像13节所说的,用皂荚木包金,为的是以便抬臬子。

{\Section:TopicID=1029}廿五2930

  盘子 大概是为放陈设饼用的。

  调羹 和合本的译者,在此可能用中国文化背景而错估了原文。原文直译是“小盘子”或任何凹形的盛载器──调羹是其可能之一,但现代中文译本翻成“杯”却似较近原文的意义。

  奠酒的爵 现代中文译本把爵翻成大盅,也许使近代人较易明白。原文是指为斟酒而用之有倒嘴的杯。

  瓶 是为盛酒之用。以上四种器具,都是用精金造的。

  陈设饼 这饼的制法和含义,均记载于利廿四59(参看撒上廿一46)。

{\Section:TopicID=1030}廿五2330(参看卅七1016

  为使在上主面前常有圣饼摆设,作为献给上主的食物祭,以色列人要用皂荚木制陈设饼桌,并用精金包裹。桌子长二肘,宽一肘,高一肘半。要在四角安金环,可以穿上以皂荚木包金所做的杠,以便扛抬移动桌子的方便。桌子上应有可放陈设饼的盘子,杯子,酒瓶和斟酒用的酒杯,并都要用精金制造。在卅七1016,比撒列就照这一切规定制造成了。

4 造金灯台 廿五3140,卅七1724

{\Section:TopicID=1032}廿五31

  灯台 古代没有电灯也没有汽灯,以色列人在住居迦南后是使用橄榄油,加灯蕊在油盏中作点灯照明之用。盛放灯盏的支架就称为灯台。圣幕灯台的装饰,就是要有像杏花形状的杯,也要有花球和花瓣,并且是用精金接连一块锤出来的。

{\Section:TopicID=1033}廿五3236

  灯台两旁要杈出六个枝子 这种灯台称为七盏灯金灯台。中间的主干连着支柱和下面的灯座。主干两旁则各杈出三个枝子。每个枝子上都有杏花形状的杯和花球与花瓣作装饰。

{\Section:TopicID=1034}廿五37

  七个灯盏 主干和六个枝子的上端,各有一个灯盏,便合共有七个灯盏。

  使灯光对照 祭司点这七灯盏的金灯台,彼此间固然可以对照,但原义所要讲的,可能不是一个金灯台本身各灯盏的灯光对照,乃是多座金灯台之间的灯光对照。所罗门所建的圣殿,就有十座金灯台之多(见王上七49;代下四7)。

{\Section:TopicID=1035}廿五38

  蜡剪 灯蕊烧后枯干的黑团,俗称灯花(或灯屎)。灯花必须剪去灯光才会明亮。蜡剪就是指这种剪去灯花的剪子。

  蜡花盘 这是盛载剪下的灯花的盘子。以上两种器具也要用精金制造。

{\Section:TopicID=1036}廿五39

  要用精金一他连得 这是连同金灯台、蜡剪和蜡花盘合用的精金重量。一他连得为七十五磅,合卅四点二七二公斤。单就这金灯台,已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何况还有许多其它器物需用精金。不但是价值的问题,也是重量的问题,均不是旷野飘流的以色列人负担得了的。所以学者多认为这圣幕是住居迦南后的产品,而不是旷野中那简单的会幕。

{\Section:TopicID=1037}廿五40

  都要照山上指示你的样式 请参看本章9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014,Name=廿五89}

{\Section:TopicID=1038}廿五3140(参看卅七1724

  圣幕固然要有装饰华丽且有多盏灯光的灯台作照明之用,但从亚四16的异象中,先知撒迦利亚所得的天使的答案,似乎明喻这七盏灯的金灯台,是上主七灵的象征;依靠上主的灵的光照,才能有力量完成神所交付人的工。──《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