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廿八章

 

四 为祭司制袍服 廿八143,卅九131

  圣幕安排好了,就必须有专人在圣幕中作事奉。这些在圣幕中事奉的人,就称为祭司。后期因为祭司多了,就要分班,每班的主要负责人就称为祭司长。在众祭司和祭司长之中,又有一个主要负责人,这人就称为大祭司。为要使在圣幕中及后期在圣殿中事奉的人有所识别,特别是对他们尊贵的地位和等级有所分别,就须有不同的袍服。

  这章圣经中的袍服,主要是指大祭司的,经文以亚伦为代替(239节),只有一小部分是提到一般祭司的(4042节),并以亚伦的儿子作代表。事实上,学者已正确的指出,在大·时代的大祭司(这衔头在那时似乎还未出现),根本就没有穿着这种着重祭司神谕和具有王的尊严之冠冕的袍服。乃在被掳回国之后,才出现这种穿戴。这是照祭典之设计而来的穿戴。

  另一方面,因为911节和1721节之间,似乎有重复的现象,这就引起有些学者对祭典有第一祭典(Pa)和第二祭典(Pb)之说。又因为全章主要在讲大祭司的袍服,而仅有小部分在讲述一般祭司的袍服,这后者似乎是一种事后的加笔或补充,便引起有些学者对祭典有补充说,或说本章1节和4043节为祭典编修的加笔。

  我们一向相信并承认神比我们伟大,祂不必要我们去指定谁做作者或编者才成为正典;祂可以使用任何人──作者、修订者、改订者或编辑者,将祂要人明白的救恩信息传流给我们。因此,我们就按着圣灵所默示的现有留存的经文,作为注释的对象。

1 为亚伦和他儿子作圣衣 廿八15,卅九1

{\Section:TopicID=1092}廿八1

  亚伦 请参看四1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272,Name=14}

  拿答 请参看六23{\LinkToBook:TopicID=350,Name=23}及廿四1{\LinkToBook:TopicID=896,Name=廿四12}的注释。

  亚比户 请参看六23{\LinkToBook:TopicID=350,Name=23}及廿四1{\LinkToBook:TopicID=896,Name=廿四12}的注释。

  以利亚撒 请参看六2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50,Name=23}

  以他玛 请参看六2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50,Name=23}

  给我供祭司的职分 自古以来,祭司的职任是看守神坛,维护和传流神圣的传统。这就是说,他有极重大的以传统或律法教导人的责任。迦南地和古代其它中东地区相类,祭司的职分常是和君王连在一起的(参看创十四1720麦基洗德的职分)。以色列人在士师时代的祭司,并不一定是利未支派的人,撒母耳就是明显的例子(参看撒上一120)。大·所罗门时代的两个祭司,明显的分成两派(参看王上二2735等)。撒督派在京都,亚比亚他派在耶路撒冷以外作事奉。主前五八七年耶路撒冷被掳后,撒督派祭司失去王家支持,伯特利神坛认亚伦为先祖的祭司得势,以致祭典的作者就高抬了亚伦,并以其为首任的大祭司。这是五经中的祭典一再高抬亚伦,也是我们在讨论以色列人出埃及前的十灾中,一再表明高抬亚伦是祭典特征之一的原因。不过,约在主前二百年,撒督系的祭司重掌耶路撒冷的圣殿,一直到主后七十年圣殿被毁为止。这就是主耶稣降世工作时代,撒督派的人(即撒都该人)之所以均为有势力的祭司的原因。

  被掳和回国以后,教导律法的工作主要落在文士身上,因此我们从五经的祭典中,便看到祭司主要的职任为献祭赎罪了。祭司也是人,无论属人的祭司在历史过程中有如何的失职,他的祭司职分仍然是从他所事奉之上主而来的。这就是本节经文上主之所以对摩西说,要亚伦和他儿子就近摩西,给我供祭司的职分的原因。

{\Section:TopicID=1093}廿八23

  给你哥哥亚伦作圣衣为荣耀为华美 这是指以亚伦代表大祭司的身分所要做的圣衣。为这缘故,做这圣衣的人,必须是一切心中有智慧的,而这智慧,乃是上主用智慧的灵所充满的,才有资格来做。

{\Section:TopicID=1094}廿八45

  要用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并细麻去作 这些都是极为名贵、价值连城的材料(请参看廿五4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012,Name=廿五35(卅五57})。

  胸牌 请参看下面1530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102,Name=3 作胸牌 廿八1530,卅九821}

  以弗得 请参看下面614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096,Name=2 作以弗得 廿八614,卅九27}

  外袍 请参看下面3135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109,Name=4 作外袍和附件 廿八3135,卅九2229}

  杂色的内袍 请参看下面39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117,Name=廿八39}

  冠冕 请参看下面3638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115,Name=廿八36}

  腰带 请参看下面39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117,Name=廿八39}

{\Section:TopicID=1095}廿八15(参看卅九1

  为使圣幕中有人事奉,就必须制定祭司的职分。为使祭司的尊贵荣耀和华美得以彰显,就必须有特殊华丽和等级分明的袍服。亚伦和他众子既被预定为做上主祭司的人,上主就叫摩西。在膏立他们为祭司之前,找一些蒙上主赐智能之灵的巧匠,用华丽的颜色和珍贵的材料,来替他们制作以弗得袍、胸牌、外袍、杂色内袍、冠冕和腰带等物。

2 作以弗得 廿八614,卅九27

{\Section:TopicID=1097}廿八6

  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并捻的细麻 这些都是非常贵重的材料(请参看廿五4)。

  以弗得 原文的意义已无可考。旧约提到以弗得时,有几个可能的含义:(一)早期一般在圣殿里事奉的人,包括祭司的礼服(见撒上二18,廿二18)。(二)任何处理与上主事务有关之人的礼服(撒下六14,大·迎约柜时穿此)。(三)神像或穿以弗得的神像(士八27,十七5,十八1420);(四)大祭司的礼服,与胸牌和乌陵土明的决断相关联(本章1530节;撒上廿三612,三十78等)。有可能,这种以弗得是围在下半身类似围裙之细麻布,或是无袖的长衫。

{\Section:TopicID=1098}廿八78

  两条肩带 如果在这里讲的以弗得是像围裙的东西,这两条肩带便可接连两头套在肩上。如果类于无袖的长衫,这两条肩带便似背心的肩带了。这两条肩带也是用名贵的颜色细线织成的。

{\Section:TopicID=1099}廿八910

  两块红玛瑙……刻以色列儿子的名字 有关红玛瑙,请看廿五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013,Name=廿五67(卅五89}。大概是按创廿九32∼三十24,以及卅五1618的出生次序,在这两块宝石上,每块刻六个以色列儿子的名字。

{\Section:TopicID=1100}廿八1114

  镶在金槽上 套入金制的镶座之内,以便于用金炼连结起来(见14节)。

  为以色列人作纪念石 因为有两块宝石刻上了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名字,就代表了全以色列人。大祭司所穿的以弗得的两条肩带上,既安了这两块宝石,就提醒他是在肩负着服务这整体的以色列人的使命。

  在耶和华面前作纪念 大祭司肩担此两宝石,不但是纪念着服务他们,也是把他们带到上主面前作纪念。这纪念,首先是祈求神使众以色列人敬畏上主,使他们都能记录在神生命的纪念册上(参看玛三16);其次是祈求上主顾念(顾念及纪念原文为同一个字)以色列的卑微与困苦(参看创三十22;撒上一19;耶十五15;哀三19等);还有,就是求主纪念祂与以色列人所立的约(出二24;利十六42等),恩待其子民(参看诗一○五845)。

{\Section:TopicID=1101}廿八614(参看卅九27

  按着上主对摩西的吩咐,比撒列就依样把珍贵的材料制成以弗得,把两块红玛瑙宝石,每块依出生次序刻上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名字,安在金制的镶座上,又把精金拧成两条金炼与金镶座连结,而把这两块宝石佩在以弗得的两肩带上,使大祭司在事奉上主时,可以作为服务这整体之以色列人的纪念,并求上主纪念他们。

3 作胸牌 廿八1530,卅九821

{\Section:TopicID=1103}廿八15

  决断的胸牌 这名词原文直译是“审判的胸”,意译是“神谕袋”,乃像今天许多神职人员在崇拜中所佩带在胸前的大十字架般之一个正方形的小袋。

  要和以弗得一样的作法 是指用同样珍贵的材料和同样精细的手工之意。

{\Section:TopicID=1104}廿八16

  这胸牌要四方的,迭为两层 意指折成一袋(两边缝密,上面可开口,用于放取乌陵和土明,见30节)。

  长一虎口,宽一虎口 以色列人量度长短的标准是一苇等于六肘,一肘等于两虎口,一虎口等于三掌,一掌等于四指并排之宽。这意思是说,此决断胸牌的长宽度均约为九英寸。

{\Section:TopicID=1105}廿八1721

  要在上面镶宝石四行 原文这四行十二种宝石的名字,大部分只能靠估而无法确定其真正的近代名称。举例说,第二行(18节)末了的金钢石,又称为钻石的,就极可能是错估的译法。因为切割钻石的技术,是主后十五世纪以后才发现的。因此这金钢石,按该行其它宝石的颜色来估计,就可能是绿宝石之类的东西。我们虽然无法了解这些宝石的真正名称,但却可知其均为珍贵的宝石。

  这些宝石都要……刻十二支派的名字 前面所讲的以弗得,是要将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名字刻在两块宝石上,这里却是刻十二支派的名字。这两者的名称和其名字虽然不同(十二支派名字没有利未和约瑟,但将约瑟两子以法莲和玛拿西的名字加上),而其实质所指却是一样,就是整体的以色列人。

{\Section:TopicID=1106}廿八2228

  这几节经文,有的译本处理颇为混乱。七十士译本是将2328节简译,并置于29节之后。其实这几节经文所指的,乃是要做两个金环安在胸牌两边的上方,并做金炼穿这金环而将金炼另头接在以弗得肩带的两个宝石金槽上。此外,要另做四个金环,两个安装在胸牌内折,两个安在以弗得两肩带靠近与以弗得相接之处。然后用珍贵的蓝细带子,穿过胸牌的金环而绑在以弗得肩带上的两环,使胸牌贴紧以弗得的两条肩带而不松脱。

{\Section:TopicID=1107}廿八2930

  亚伦进圣所的时候,要将决断胸牌……带在胸前 这表示此胸牌并不是大祭司日常的服装,乃是在进入圣所作事奉的时候,才必须佩带上的。

  在耶和华面前作纪念 请参看本章十二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100,Name=廿八1114}

  又要将乌陵和土明放在决断的胸牌里 这说明决断的胸牌迭为两层(16节)之上方,是开口而成一小袋的。目的是在置放这用为决断之用的乌陵和土明。这乌陵和土明究竟是什么?现在已无法知道。有人认为是两块小石,或签,或骰子之类的东西。原文这两字的意义是“光明”和“全备”,但亦不能解答这要放在决断的胸牌里之谜。依猜测来看,这大概和中国人庙宇中神台上的阴阳板相类。所不同的,是阴阳板方向空抛掷而观两板落地的正反而决为肯定或否定。大祭司却可能是伸手入决断胸牌的袋中,摸出那一个便算为肯定或否定的答案。七十士译本,武加大译本和耶路撒冷圣经的撒上十四4142之翻法,就给我们看到此乌陵和土明的用法:“扫罗说:上主,以色列的神,你今天为什么不答复你的仆人呢?若果是我和我儿子约拿单犯罪,上主以色列的神阿,就给个乌陵;若果是你百姓以色列犯罪,就给个土明。结果抽出约拿单和扫罗来,而百姓无罪。扫罗又说:在我和我儿子约拿单之间抽签。就显出是约拿单来。”

{\Section:TopicID=1108}廿八1530(参看卅九821

  依照这段经文,比撒列就用珍贵的颜色线和捻的细麻,并金线,织成一块长约十八英寸,宽约九英寸的料子,折成两层而成九英寸正方的胸牌,在其上镶了四行不同颜色的宝石,每行三个,每个刻上一个以色列支派的名字。他又做金环和金炼。两个金环安在胸牌上方的两头,把金炼穿过金环接连在以弗得肩带的宝石金槽上。另外将两个金环安在胸牌内层上两头,两个金环则安在以弗得前面两条肩带的下边近以弗得接缝之处。然后将蓝色细带将这内层的金环绑紧在以弗得两肩带下边的金环上,使大祭司可以将决断肯定与否定的圣物——乌陵和土明放在这决断胸牌两层中间的袋子中,使他可以进圣所为以色列人在需要求问上主神谕时作决断。

4 作外袍和附件 廿八3135,卅九2229

{\Section:TopicID=1110}廿八31

  外袍 这外袍并不是以色列一般人的穿着品;有身分的人才穿着外袍的,如撒母耳(撒上十五27),约拿单(撒上十八4),扫罗(撒上廿四4)和以斯拉(拉九3)等人的穿著。这里的外袍,被称为“以弗得的外袍”,就含有神圣的意义在内。所以它是以最贵重的颜色——紫罗兰蓝色来制成。

{\Section:TopicID=1111}廿八32

  袍上要为头留一领口 从这种描述看来,这外袍可能就是一块布料在中间剪洞,穿时套过头,并且也没有袖子,有如非洲一些酋长的外袍般的。

  口的周围织出领边来 这是装饰,也是巩固领口的边,免得破裂。

{\Section:TopicID=1112}廿八3334

  袍子周围底边上,要……作石榴 迦南地自古以来就盛产葡萄、石榴、无花果、橄榄和蜜糖(参看民十三23;申八8等)。这些土产中,以石榴的颜色最为美丽。西乃旷野却没有这产品。这是另一证明我们所说,这圣幕和其中器物,是以色列人进住迦南后的产品,在旷野时代只有上主在幕门前会见摩西的简单的会幕。这外袍底边上,用珍贵的颜色线所作的石榴,究竟是刺绣而后钉上外袍底边,或是用那些珍贵颜色线捆成小球安在底边?经文没有交代。从下一句来看,则似乎是捆成小球状的。

  石榴中间要有金铃铛 这金铃铛是金制的小铃子,使大祭司走路时可以铃铛作响的。要多少金铃铛亦没有说明,但只述及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的相间安上外袍的底边,作为附件的。

{\Section:TopicID=1113}廿八35

  亚伦供职的时候要穿这袍子 这也和以弗得及胸牌一样,是在进入圣所的时候穿着的。按这章开始以来的记述看,这外袍是先穿,然后套上以弗得,而胸牌已经系在以弗得上面,所以这外袍为以弗得的外袍。

  袍上的响声必被听见,使他不至于死亡 前面说过,这种大祭司的圣衣,是被掳回国之后才出现的,可能就是经过第一圣殿之经验后,祭典的作者所设计出来的。因为石榴和金铃铛安在这外袍底边,不但有装饰的美丽,增加崇拜的气氛和感官的享受——有漂亮的颜色可看,有祭肉可吃,有圣香可闻,也有铃铛的声响可听,更要紧的,是大祭司在进入至圣所时,不断的摆动外袍,使金铃铛作响,叫外面不可进入至圣所的人知道他仍然活着。这大概就是这段经文的末了,之所以提到袍上的响声必被听见,使他不至于死亡的原因。

5 制衣冠 廿八3639,卅九3031

{\Section:TopicID=1115}廿八36

  用精金作一面牌 原文的牌字,是指花或盛放的花朵的意思。因为后句说刻字其上,许多人就把它译成牌,其实是一错译。因为花仍可刻字其上。

  归耶和华为圣 这话的原义是“分别开来给上主”。意思是把自己从其它事务或败坏中抽离出来,单为上主而用。

{\Section:TopicID=1116}廿八3738

  将牌系在冠冕的前面 这冠冕是和王冠的含义一样。在五经的四个主要底本中:耶典(J)是南方的文献,着重君王和王权;神典(E)是北方的文献,因北国君王都偏离上主,所以强调先知的工作;申典(D)乃主前八世纪末至七世纪初由北流南的文献,并强调是摩西在摩押平原的说话,所以强调长老的功能;祭典(P)却是被掳期中祭司群体中,根据其群体传统而编的文献,所以高举大祭司,并以亚伦为首任大祭司,甚至给他以君王般的尊荣。大概也为这原因,回国后的以色列人,就一直由大祭司当权;在马加比王朝时代,君王兼为大祭司;在希律的朝代,大祭司一直就是公会的首领。

  亚伦要担当干犯圣物条例的罪孽 这不是指亚伦其人,乃指亚伦其职——大祭司要担当干犯圣物的罪孽(条例原文无)。这话要与下句连续才能明了。这意思是指因有这大祭司的“分别为圣归于上主”,就算人民在奉献礼物给上主时犯了错误,他们仍然可以在上主面前蒙悦纳。

  这牌要常在他的额上 虽然是在亚伦这大祭司的额上,却使他们(以色列人)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这就无法不叫我们不想到希伯来书里面,一再提到基督才是那真正的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因他不但作祭司,也作祭物的缘故,使我们都在神面前得蒙救赎了。

{\Section:TopicID=1117}廿八39

  内袍 这是用较不贵重的杂色细麻线织的。通常是有袖,且是长袍到脚的。

  冠冕 用细麻布料做的,为要系那“归耶和华为圣”之花牌的。

  腰带 是用绣花手工作的漂亮腰带。他勒目提到其长有卅二肘之多。

{\Section:TopicID=1118}廿八3639(参看卅九3031

  比撒列按这吩咐,为亚伦作了内袍,冠冕和腰带。冠冕上则有花牌,牌上刻有“归耶和华为圣”的字样,藉使大祭司可代表全民,使他们虽然在奉献圣物上犯有错误,仍可因有大祭司的担当而蒙上主的悦纳。

6 为祭司制衣冠 廿八4043,卅九2729

{\Section:TopicID=1120}廿八4041

  你要为亚伦的儿子作…… 这是指为一般的祭司作袍服的意思。这些袍服,当然就不会像前面所说为大祭司所作之袍服的华丽和价值连城了。

  内袍 见39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117,Name=廿八39}

  腰带 39节所讲的腰带,只是为大祭司所用的。这里一般祭司的腰带,可能没有那么华丽,也可能不会那么长。

  裹头巾 原文字根的含义是“高起”。因此这并不是一种包头布,从原文廿九6和利八913的话来看,也可能是一种冠冕,但不像大祭司的冠冕那般华丽而已。

  要把这些给你的哥哥亚伦和他的儿子穿戴 这里没有说是进入圣所时穿戴,而且不但给亚伦的儿子穿戴,也是给亚伦穿戴的。因此,这些就可能是他们平时的祭司穿戴的服装。

  又要膏他们,将他们分别为圣 请参看廿九19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124,Name=1 要膏立亞倫和其子為祭司 廿九193537}

  给我供祭司的职分 请参看本章1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092,Name=廿八1}

{\Section:TopicID=1121}廿八4243

  裤子 这是内裤或称短裤,是由腰到膝盖之上的大腿的,用细麻布作成。目的在避免到祭坛时会露出下体(参看二十26;利六10,十六4等);在圣所供职时,祭司也须穿上。

  这要为亚伦和他的后裔作永远的定例 这末了的话,是为全部4043节而说的。这一段经文有关制作袍服的吩咐,在卅九2729中,由比撒列作成了;但膏立他们为祭司,却要在利未记才能找到。

{\Section:TopicID=1122}廿八4043

  在记述完上主吩咐摩西要为亚伦所做的大祭司事奉时的袍服以后,亦叫他要为亚伦和他儿子做一些平日祭司都可穿着的袍服。这些袍服包括内袍、腰带、裹头巾和短内裤。又吩咐摩西要膏他们,将他们分别为圣作上主祭司的职分。──《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