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五至六章

 

出埃及是属灵争战的历史(五至六章)

 

在进入这两章之前,我愿意和弟兄姊妹先看看哥林多前书第十章,从那里我们看见一把进入出埃及记的钥匙。“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十11)我们很多时候都提到这一节的经文,特别是注意到“作为鉴戒”。这几个字可以有几个不同的翻译,一个可翻成“作为预表”,一个是可以翻成“作为模样”,当然也有鉴戒的意思,其实这几个意思都很接近。但我个人比较喜欢用“预表”或者“表明”,因为所包括的范围比较广一点。“鉴戒”好象只是指在那不大好的事情上留意,在好的事上就欠缺了鼓励。如果作为“预表”来看的话,那就“好”与“不好”的都包括在内。我们留意到这是说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整个经历,整个的经历就成为我们今天的预表,成为我们跟随主的路上的预表。他们的缺欠也是我们的缺欠,他们蒙恩的地方,也是我们蒙恩的地方。所以,我们就按着这一把钥匙来看出埃及记。

 

弟兄姊妹或者会问,为什么我们不在出埃及记第一章开始就把这个事情引出来呢?我们看整个的过程便非常的清楚了。从第一章到第四章,那是神的预备,预备领他们出埃及的器皿。从第五章开始才正正式式的碰到出埃及的历史的起头。在第五章一开始我们就看见摩西、亚伦去见法老,当他们去见法老,那就是出埃及的开始了,出埃及的历史就由这里开始写了。

 

宣告神的定意

 

感谢赞美我们的神,当祂开始差遣摩西、亚伦去见法老的时候,话语是非常的简单,但是却说出神和祂百姓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也说出以色列人要离开埃及,不是因着人的原因,而是因着神的原因。从下面的经文我们可以看见一班。“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在旷野向我守节。”(1)“耶和华”是说到神是怎样的一位神;“以色列的神”是说出这一位神和以色列的关系,底下更说到以色列是祂的百姓。神要把祂的百姓引导到旷野去,在那里守节,在那里事奉神,在那里敬拜神。说话就是那么简单。但倘若弟兄姊妹细细留心上述的每一点,这句话的份量却是相当的重。

 

我们已经知道“耶和华”就是“自有、永有”。我们也可以说祂就是“始”,也就是

癒终”;起初是祂,结束也是祂。自有是祂,永有也是祂;开始是祂,末了也是祂。祂就是这样的一位神,现在祂说到这一位神就是以色列的神。说到以色列在神面前蒙拣选的事实。地上有许许多多的民族,但神却没有说“耶和华是某某民族的神”,祂只是说:“以色列的神。”这是一个拣选的恩典的表达,不是以色列比别人好,也不是因着以色列比别人强,而是神恩典的选召,神就成了以色列的神,以色列就成了神的选民。这一个关系是完完全全根据恩典而发生的。没有恩典,就没有这个事实发生。这就给我们看见,人能在神面前被选上,完全是因为这一位神是有恩典的。祂是在恩典里来选召祂的百姓,当年祂选召以色列,如今祂选召我们这些组成教会的基督徒。

 

感谢赞美主,这句话是非常清楚的,然后祂说:“容我的百姓去。”这个“我”字就是指着神,祂说:“容我的百姓去。”明确的对埃及人说,让神的百姓离开你们(埃及人)的地方。埃及地虽然是好,但因为这些百姓是“我”的,他们是该到“我”给他们的地方去,所以要让他们离开这埃及地。

 

感谢赞美主,“我”的百姓是不能住在埃及地的,不可以长久留在埃及的,埃及并不是“我”百姓该停留的地方,现在你们要容他们离开。离开到什么地方去呢?到旷野去。弟兄姊妹,这是很希奇的事。在人的眼中看来,旷野怎么能比得上埃及呢?在埃及地什么都是丰富,在埃及地每样事物在人眼中都是好的。但现在神是要领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到旷野去。旷野又怎能与埃及相比呢?但弟兄姊妹,在这里我们要看见一件事,神说的话是向埃及宣告一个事实,另一面也是让神的百姓知道一个事实,旷野并不是可怕的地方,要紧的就是神在那里,这就是在第三章里神在异象中所带出来的启示,西乃的旷野荆棘满地,但神在那里,那地方就成为圣地,就是有神同在的地方,享用神同在的地方。所以不在乎是埃及或者是旷野,问题却是神在那里。

 

耶和华在说话

 

摩西与亚伦头一次跟法老说话的时候,就是那么简单,已把整个事情说清楚了。我们觉得非常的希奇,神一开始就用“耶和华”这个名字来说明。“耶和华”这一个名字,连以色列人也不大知道,连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也不知道。现在神向埃及人宣告说:“容我的百姓去,”神就用着“耶和华”这个名字,这有什么意思呢?我们感谢主,用人的常话来说,神这一次要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神是完全替人出头的,神是完全替人承担的,所以一开头就是“耶和华”。如果光看摩西和亚伦所说的话,我们仍是不大领会的。但当我们一看法老的反应的时候,我们立刻就领会为什么神把祂这个名字摆在头一句话里,连祂自己的百姓也不领会的名字摆在头一句话里。我们留意法老的反应,“法老说:“耶和华是谁,使我听祂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2)

 

弟兄姊妹,神用这个名字来向法老说话,如果我们把“耶和华”的意思带进去来说,那么法老所听见的该是这样,而法老的反应也应当是这样。神是自有、永有的,“自有、永有”就已经是自有、永有了。“谁是自有、永有?我不认识自有、永有,我不认识祂,祂是谁?要我听他的话。”(另译)自有、永有就是说出自有、永有;是开头的那一位,亦是结束的那一位,就是创始成终的那一位。我们看见神是这样的将自己摆出来,就让法老去了解。如果真知道祂是自有、永有,就是凭这一点就要听祂的话。但是我们看见法老的反应是那么的激烈,“耶和华是谁,使我听祂的话……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

 

弟兄姊妹,有不少的人看法老就如撒但,看他是撒但的代表。我想,把他看成是撒但的代表,恐怕他还不够资格,若把他看成是世界的代表,那就差不多了。因为撒但是知道耶和华是谁,但撒但则不敢说它不认识耶和华。不然的话,它怎么能去控告约伯呢?它常常跑到耶和华面前去控告人,所以撒但是认识耶和华的。但世界是不认识神的,埃及就是世界,这样的表明是最清楚的了。法老是世界的代表,在这里我们可以看见世界对神的态度了。当然,世界是伏在撒但的管理下,而这一个撒但把世界上的人的心眼弄瞎了,在哥林多后书说:“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林后四4)所以在世界里头的人,他们的眼睛都是看不见的。你说是“自有、永有”。他们却说“那有自有、永有?只有自然而有而已”。所以,在这里我们很清楚看见世界对神的态度。

 

当我们留意到上述的事情后,便可了解到当时的以色列人,因着他们是住在埃及,就是活在世界里,这一批被称为神的选民,他们也跟埃及人一样,根本不认识神,也不知道耶和华是谁。虽然在第四章末了说:“以色列人听见耶和华眷顾他们,鉴察他们的困苦,就低头下拜。”(31)但我们已经提过,他们的低头敬拜,并不是因他们认识神,而是因为听见有消息说有一位神要拯救他们。他们是在这种情绪底下敬拜的,这种敬拜是靠不住的。

当法老说了上述的一番话之后,摩西和亚伦又继续的说:“他们说:“希伯来人的神遇见了我们。求你容我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祭祀耶和华我们的神,免得祂用瘟疫、刀兵攻击我们。”(3)摩西和亚伦说这几句的话,也是有点深意在里面的。在这里,他们不再说以色列,他们称自己是希伯来人。什么叫做希伯来人呢?那就是从亚伯拉罕开始的,希伯来人的意思就是从河的另一边来的人,是从大河那边来的人。这个意思就很清楚了。他们指明自己并不是埃及的子民,也不属于这个地方。既然他们是从大河那边来的,现在就要离开这里。“他们说:“希伯来人的神遇见了我们,求你容我们去……,免得祂用瘟疫、刀兵攻击我们。”他们的意思是说,他们若去便不会有问题发生,否则就会受到瘟疫、刀兵的攻击。这几句话说得很婉转,他们认为不能承担这个风险,所以要求法老让他们去。这里也隐藏了一个意思,就是他们去不成的话,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去,乃是由于法老的拒绝。所以将来耶和华要攻击的话,也许不是攻击他们而是攻击法老的自己。这好象是暗暗的提示了法老,事实上,以后我们看见神用十次严重的击打去对付法老和埃及人。

 

加强对神百姓的辖制

 

我们感谢赞美主,神差遣摩西和亚伦去见法老,话语都是非常的简单,但却是斩钉截铁般的坚定的。当然,法老听见了这些话是不愿意让他们去。否则,他要从那里再去找那么多的廉价或者是免费的劳工。无论是廉价抑或是免费,没有了他们,法老又焉能再找到这么大的劳动力呢?放他们走。恐怕法老一定是不乐意的。所以法老没有答应,而且态度非常刚硬。他不但没有答应,反倒过来加强对以色列人的压逼,“当天,法老吩咐督工的和官长说:“你们不可照常把草给百姓作砖,叫他们自己去捡草。他们素常作砖的数目,你们仍旧向他们要,一点不可减少,因为他们是懒惰的,所以呼求说,容我们去祭祀我们的神。你们要把更重的工夫加在这些人身上,叫他们劳碌,不听虚谎的言语。”(69)在这里我们看见这样的事实,就是世界如何明显的把属神的人扣留着。它扣留属神的人,不让他们离开世界,总是用这个原则:叫属神的人的眼睛专注在自己的生活上,留意他们自己怎样才能活下去。如果没有活下去的问题,就让人去注意怎样才能活得好一点。如果连这一点的难处都没有,就让人去注意活得更丰富一点。我们看见这样的一个原则,就在出埃及的时候让以色列人碰上了,在历世历代所有属神的人都碰到了,现在仍然是一样会碰到的。

 

多少的时候,我们看见神的儿女被扣留在什么地方呢?不一定是被扣留在犯罪里,绝大部分是被扣留在世界里。眼睛看着世界里面的生活,便一层一层的被扣留住。起初也许是为生活而挣扎,慢慢就为改善生活条件而挣扎,再过些时候,就为了丰厚的生活内容而挣扎,这都是有理由的。但我们知道这些理由,如果真要摆到神的面前来,是不可能与神自己来相比的。神对以色列人的呼召,在以色列人的心思里面,他们所想的只是如何减轻在埃及的劳苦。因为在百姓心思里所存的正是这一个想法,就是因为在他们出埃及的时候,存了这一个不太准确的心思,所以在出埃及以后,一路上他们都想返回埃及去的原因就在这里。不要以为他们在埃及的生活是很糟糕的,你们听他们自己说就好,他们说:“那时我们坐在肉锅旁边,吃得饱足。”(十五3)“我们记得,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民十一5)这样的生活还能算是差么?其实他们的生活并不是太差的,他们只是感觉生活里的劳苦不容易承担就是了。

 

但神的作法却是不同,祂从来没有要以色列人留在埃及,然后让他们在那里得着释放,轻轻松松的过生活。神要作的是要他们离开埃及到那流奶与蜜之地去,那是神应许给他们列祖的地方,在那里有神的同在。弟兄姊妹,如果你们能了解这一个比较,就能得着一个结论,埃及无论怎么好但总不能与神相比。但撒但却懂得人的眼睛注视神的时候不会太多,人的心思贴在神的事情上的时间也不会太多。因为人的眼睛很自然的都是喜欢看世界的事,的确世界的事物对人来说是非常的吸引,所以人的眼睛是非常容易的粘在那里。所以它就用世界所能给人的放在人的面前,然后又加重工作量,让以色列人了解一件事,如果要得着埃及(世界)的好处,那就必须要承担这样的重担。弟兄姊妹,巴不得神给我们看见撒但是常用这个法则来捆绑属神的人。如果属神的人眼睛不够明亮,心思不够苏醒,那就很容易落在这个捆绑里面。感觉苦吗?苦。但虽然是苦,还是在埃及,埃及有很多的好处呀!这就是神的子民常常出毛病的破口。

 

眼睛不看神的苦恼

 

当他们受了重压之后,“以色列人的官长就来哀求法老说:“为什么这样待你的仆人(奴隶)?督工的不把草给仆人(奴隶),并且对我们说:作砖吧!看哪,你仆人(奴隶)挨了打,其实是你百姓的错。”(1516)你们看见没有,埃及人被称为百姓,以色列人自称为奴隶,既然懂得是奴隶,那还有什么话说呢?还求什么情呢?人家要你死要你活,你一句话也不能说,既然认识自己是奴隶,还有什么话可说。既然知道地位上有区别,还有理由可说吗?当时这班以色列人是不认识神的,这也难怪。他们虽是神的选民,但他们不认识神,所以作了些愚昧的事情。他们有难处,又不懂得到神面前去求告,却跑到世界的王去求同情。这又怎能从世界里得到同情呢!世界恨不得把所有的人都榨干,特别是对神的子民,让他们再没有心思去想到神的事,让他们没有时间、没有精神、甚至根本不想去思想神的事。只是想着如何活在埃及,这是世界的权势要在属神的人身上所显明的压迫。现在以色列人去向世界求情,又怎能获得同情呢!当然结果是碰了一鼻子的灰,而且还被法老赶走。

 

他们出来之后就碰见摩西和亚伦,“就向他们说:“愿耶和华鉴察你们,施行判断;因你们使我们在法老和他臣仆面前有了臭名,把刀递在他们手中杀我们。”(21)在说话中满了埋怨。到底摩西是否懂得这种情况呢?他是应该懂得,但他却忘了,因为摩西当时的属灵光景仍然是很幼嫩,所以环境发生了事情,他就忘记神曾跟他说过什么话。在第三章的末了,神岂非说过:“我知道虽用大能的手,埃及王也不容你们去。”(19)神老早就说过,所以摩西对这件事情的发生不应该感到希奇才是。但倘若我们算一算摩西属灵的年日,他仍是很幼稚的,所以他没有办法越过眼见的环境来抓住神的话。他晓得神是那样的说过,但眼见的情况,好象神的话不是那么确实。也许他会这样想:神只是说法老不容许以色列人走,神却没有说法老会增加以色列人的重担,现在既不能走,同时重担又加重,所以就这样迷糊起来的摩西,眼睛都昏花了。

 

但感谢神,摩西虽然在那时候的属灵学习是非常的幼嫩,一定也不老练,他不够抓住神的信实,也不够抓住神的话,所以连他里面的心思也灰暗起来。但他却作对了一件事,他不去找法老而去找神,这就找对了。当这两件事情摆在一起作比较的时候,事情就清楚的突出了不同的地方,以色列人不会去找神,所以是碰了一鼻子的灰回来。而摩西懂得去找神,他是带着重担去找神,他是带着对神的一些误会到神面前去。虽然是如此的光景,但是他到神面前去的方向是对了。虽然我们不敢说这件事有没有神的管理让摩西先学习功课,但事实上我们确实看见摩西在这件事上是学到了功课。他是带着灰心失望的到神面前去,但神却让他学习不要看眼前,要看神的安排;要看神的时间。神就是借着这样的事来造就摩西,让人了解神作工的法则。当然,同时也是借着这样的环境来预备以色列人的心。如果当时的以色列人不是被压到一个地步,使他们整个人都感觉得痛苦,他们是不甘心离开埃及的。

 

神容让这些事情出现,好象是神的拯救讯号来了,但拯救的事实尚未出现,反倒是加重压力的事情出现了。这种事情是常常扰乱人对神的领会,常常使人误会神。摩西在这个时候也误会神,所以“摩西回到耶和华那里,说:“主啊,你为什么苦待这百姓呢?为什么打发我去呢?自从我去见法老,奉你的名说话,他就苦待这百姓,你一点也没有拯救他们。”(2223)

 

把眼睛转向耶和华

 

到了第六章,“耶和华对摩西说:“现在你必看见我向法老所行的事,使他因我大能的手容以色列人去,且把他们赶出他的地。”(1)很希奇的,当神讲话的时候,祂让摩西碰到自有、永有的事实。这里好象是提醒摩西说,现在是自有、永有的来跟你说话,摩西你该好好的注意了。祂既然是开始,必定是成终的。祂既然是起头,祂也一定是结局,是这样的一位神在说话。神说这一番话,是非常有意思的,就是叫摩西不是看眼前,而是要看神的作为。神说法老不但至终必因祂大能的手而容让以色列人离开埃及,不单是离开,而且是赶出他们,就算以色列人要留下来也不行。

 

神在这一段话里,宣告了前面将要发生的事情。感谢神,神把摩西的眼睛从近处带到远处;亲眼见到神的作为、神的回答就是这么一回事。神继续在那里宣告一些事,这个宣告非常的严肃,所以在中文圣经里翻译成“神晓谕摩西说”,这个“晓谕”就是非常严肃的说话,是上级对下级,长辈对晚辈讲话的那一种光景。“神晓谕摩西说:我是耶和华。”(2)神非常严肃的,翻翻覆覆的把自有、永有的事实说明,为了要叫摩西懂得这些事情是神起头的。神是这样的一位神,你要相信祂就行了,不要让环境扰乱对神的仰望。神在这里说“我是耶和华”,那个意思不仅是那个名字所表明的事实,并且是讲出底下的一些事。

 

坚定的站在从永远到永远的神面前

 

神晓谕摩西说:“我是耶和华。我从前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显现为全能的神。”(23)神在这里指出祂向他们三位祖宗显明为全有、全足、全丰的神。在创世记第十七章里,神也这样说:“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创十七1)神并且清楚的说:“至于我名耶和华,他们未曾知道。我与他们坚定所立的约,要把他们寄居的迦南地赐给他们。”(34)神在这里指出“神是耶和华”这一个事实,神未曾与他们的祖宗提说过,现在却向他们说出来了。以前神是用全能,就是全有、全足、全丰来向他们的祖宗保证神的应许,但却没有向以色列人的祖宗说明神是现在的神,也是从前的神。最起初的时候是神,在以后的永远也是神,这个事实神没有向他们的祖宗说过。现在却向以色列人说,神不单是全能、全有、全足、全丰,而且是自有、永有的神。所以神并不忘记祂要领他们进迦南地的应许,所以神说:“我也听见以色列人被埃及人苦待的哀声,我也纪念我的约。”(5)接下去神吩咐摩西对以色列人说话,在这里大概有七件事情,这七件事情都要告诉以色列人,而这七件事情好象把神对以色列人的看顾都包括在里头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有那几件事情,神说:“我要用伸出来的膀臂重重的刑罚埃及人,救赎你们脱离他们的重担,不作他们的苦工。我要以你们为我的百姓,我也要作你们的神。你们要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是救你们脱离埃及人之重担的。我起誓应许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那地,我要把你们领进去,将那地赐给你们为业。我是耶和华。”(69)

 

第一点,神告诉他们,埃及人苦待他们,神却要替他们伸冤,又要用祂的手重重的刑罚埃及人。第二点,那里不单是说到“救”的问题,而是说到“救赎”,这就不仅是环境上的重担的问题,连心灵里面的重担也在救赎之列,连撒但加在他们身上的权势,也在救赎之列。因为是“赎”,就是把他们从整个的权势下赎出来,是神付出了一个代价把他们赎出来。这个“救赎”一发生,以色列人跟整个世界就再没有关系了。第三点是说到完全脱离这一个环境和辖制(这都是在第六节里所包括的)。第四点,明确了他们与神的关系。第五点,神不单是王,而且是神。神的地位比王高得多了,祂是对百姓作完全的管理,完全扶持,完全的负担。第六点,说出了现在作以色列的神的是怎样的一位神,祂是自有、永有的,这一点也是摩西翻来覆去都要认识的一点。现在神要扩大这个认识的范围,不单让摩西认识神是耶和华,连所有以色列的百姓都该认识这一点,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位神来作救赎的工作(参第七节)。第七点,就是在第八节里,说出这是一位信实的神,一定履行祂跟他们祖宗所立的约。最后神再重复的说“我是耶和华”。弟兄姊妹,在此我们就晓得这番说话的重点,是说出耶和华这一个事实。

 

不改变的神

 

人的眼睛容易看环境,人的耳朵不容易听见神的话,或是不容易听进神的话。以色列人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的误会神,整个以色列都不了解神,都误解神的心意。那么,在这种光景底下神该怎么办呢?神要不要迁就一下这样的环境呢?我们看到一件很明确的事,神没有因着人的缘故而改变祂的计划,也没有因着人的跟不上而延迟祂要作的工。所以“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进去对埃及王法老说,要容以色列人出他的地。”(1011)神要作的还是这件事情,没有改变祂的定意,人可以跟不上,对方可以激烈的反对,但是神要作的,祂还是要作。祂要摩西向法老说同样的话,“要容以色列人出他的地。”

 

摩西在这个时候实在是作难,“摩西在耶和话面前说:“以色列人尚且不听我的话,法老怎肯听我这拙口笨舌的人呢?”(12)摩西在这时确实有点心灰意冷了。我们晓得,摩西是个有伤痕的人,如果他是一个从来没有受过伤的人,也许他会很快便能鼓起勇气来。但实在不行,因为他是一个受过伤的人,四十年前的事在他的心里是很难磨灭的。怎能叫他的伤痕完全痊愈呢?不太容易的。但是感谢主,神是借着这个环境来治愈摩西的这个伤痕,人是不太容易领会的,连摩西自己也不太容易领会的。我们看见第十三节,神根本就不回答摩西那愚昧的问题,还是说原来的一句话,就是要把以色列人从埃及地领出来,“耶和华吩咐摩西、亚伦往以色列和埃及王法老那里去,把以色列人从埃及地领出来。”(13)

 

神没有因着人而改变祂的定意。看看这里,接二连三的,群众是这样,作领袖的也是这样,神却没有改变祂的目的。神没有迁就环境,神总是说同一样的话:“把以色列人从埃及地领出来。”感谢主。

 

神呼召人的数算

 

看到这里,我个人觉得非常的有意思。就是从第十四节开始就插进了一个家谱,这一段话与上文是完全没有牵连的。插进去没有说明什么,不插进去也并没有减少什么。为什么会插进这一段话呢?如果将这一段话抽出来,你们会发觉这段历史很顺序的发展下去,如果第二十八节就是第十四节的话,你们就要看见这个历史的次序是很清楚的。但一插进这段话,骤然看来,好象是很多余似的。但是否多余呢?不,如果主把我们灵里面的窍一打开,我们就看见在摩西、亚伦都失掉了勇气的时候,神就在那里记录了一些人。神数算这些人的事真是有意思,这是从长子的后代数算起。先数算流便的,再数算西缅的,然后是利未的。当数算到利未的家族的时候,或者是数算到这个支派的时候,那个数算就比较明细一点了。这个数算有什么意思在那里呢?我们明白神对人的了解,就是说出神对人的纪念。

 

当然,纪念是有好的纪念,也有定罪的纪念。所以要看上下文才能知道这个数算是神看为美的,或是看为不美的。但在这一个短短的数算里面,很明确的这一个数算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把摩西和亚伦数算出来。因为整个的数算,到了摩西和亚伦就停止了。在这段话里头,让我们了解到圣灵当初向人启示的目的在那里,究竟这个目的是为了当时的摩西和亚伦,或是为我们这些以后读经的人?很显然的正如罗马书所说:“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罗十五4)

 

我们感谢主,圣灵在这里插进一段数算的记录,是为着我们现在读经的人。基本是在这个数算里面,借着数算来引出摩西和亚伦。引出摩西和亚伦,是指明一个事实,摩西和亚伦照着他们的本相,他们和以色列人差不了多少,以色列人会灰心,他们也会灰心;以色列人看环境,他们也是一样;以色列人愚昧,他们也是愚昧。但感谢神,在他们身上有一个神特别的选召,在这一个数算里面就印证了出来。所以我们看见这个数算到了最末了的时候,这里记着,“对埃及王法老说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的,就是这摩西、亚伦。”(27)如果我们从二十六节开始看,那就更清楚了。摩西、亚伦有神特别的选召,是在平凡人中间选出来的,是神恩典的选召,是神格外的恩待。也同时给我们看见,当神选上了人之后,神就作大工。在这一个数算里面,明确是数出亚伦和摩西。但又点了一下有一个利未的子孙叫可拉,这个可拉就是过不久在旷野叛逆的领袖,也是在利未的后裔出来的。当然这个不是重点,但圣灵在这里伏下一笔,虽然利未整个支派是蒙拣选的,这不是说在大体蒙拣选的人中每一个都是合乎神心意的,也有不合乎神心意的人。要紧的是,神总能在人当中找到祂要得着的人。当神得着这些蒙拣选的人以后,神就越过人那跟不上的光景,而继续祂自己所要作的。神不迁就人,神只是把人带上去。

 

我们感谢主,是这样的一位耶和华,自有、永有的神,当年祂这样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进迦南。同样的一位神现在也带领着我们进入祂的旨意。到新天新地来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回过头来一看,我们也会发觉自己是倾向世界而跟不上神,有好些心思意念跟不上神。但是感谢祂,祂是耶和华,祂是自有、永有的,祂也是同样的把我们带进荣耀里去。

 

第六章的末了,再记载了摩西里面的灰暗,但是到第七章,转机便来了。那个转机是怎么来的呢?是神的坚持,是神把祂的自有、永有摆在人的面前。感谢主,我们今天也是跟随这样的一位神,祂要按着祂的定意把我们领进荣耀里去。── 王国显《容我的百姓去──出埃及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