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九至十章

 

神显明祂的子民(九至十章)

 

第八章的末了,我们看见神用苍蝇的灾难攻击埃及人。从苍蝇的灾难开始,神在埃及所作的就进入另外一个原则了。因为在以前的几样灾祸,神只是显明祂是神,神只是显明祂的能力,神却没有在埃及地显明祂对祂自己的子民的分别。但从苍蝇的灾开始,再看以后接连的几个灾害,神都非常明显的指出这一点。

 

神以分别显明属神的人

 

我们首先看看第八章的第二十三节:“我要将我的百姓和你的百姓分别出来。”我们感谢赞美神,从苍蝇的灾开始,神就显明谁是祂的子民和谁不是祂的子民。因为一开始,神就向埃及人宣告这一个事实:“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1)弟兄姊妹,“神的百姓”好象是一个很笼统的观念,现在神用实际的动作来显明祂的百姓,这一个显明就把以色列人和非以色列人分别清楚。

 

感谢赞美主,从第九章开始神又让埃及人碰到牲畜的瘟疫。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但是神说明了两个事实,一个是神定规了什么时候开始降灾,第二个就是继续那一个分别的作为。神这样的定规是非常明显的让以色列人认识祂是谁,以色列人是祂的子民。因为在牲畜发生瘟疫的时候,在同一个地区,“埃及的牲畜几乎都死了,只是以色列人的牲畜,一个都没有死。”(6)这一个事实是太明显了,和苍蝇的灾难是同样的明显;埃及人的住处都满了苍蝇,但以色列人的住处却一只也没有。

 

人的刚硬与神的任凭

 

然后神又让“法老的心……固执,不容百姓去”(7),虽然他是看见了“埃及的牲畜几乎都死了”,可是仍不肯答应。所以神就继续“吩咐摩西、亚伦说:“你们取几捧炉灰,摩西要在法老面前向天扬起来。这灰要在埃及全地变作尘土,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疮。””(89)在这一个时候,就有一个事实比较突出来了,埃及“行法术的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因为在他们身上和一切埃及人身上都有这疮”(11)。从这句话看来,好象是(但不敢肯定)在以前的所有灾害里,神让那些灾害临到埃及人的时候,神让法老和跟着法老的人都没有受害。但从这句话看来,确实有这种可能。就因着有这种可能,我们便看见为什么法老的心会刚硬,因为这些灾害没有直接影响到他。

 

同时我们也可以了解,为什么神说:“我要使(或作任凭)他的心刚硬。”(21)神怎样任凭他呢?很可能是当埃及人受灾害的时候,法老没有受灾害。起初的时候,摩西、亚伦作什么,那行法术的也跟著作,后来跟不上来了,但他们也没有碰到很严重的难处。上一次我们提到那些虱子的时候,说过连行法术的人都长了虱子出来,但当你细细去看的时候,这个好象不是事实。只是“行法术的也用邪术要生出虱子来,却是不能”(18),却没有长了虱子,这也是有可能的。但到了泡疮灾害的时候,连“行法术的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因为在他们身上……都有这疮”(11),但法老还没有被波及。我不敢说自己看这个记录必定是当时的事实,但是可能性却是非常大的,也就是刚才说到为什么法老心里刚硬的原因,也就是神怎样任凭法老刚硬,因为任凭任何一个人,如果看见这许许多多事临到众人的时候,里面总是有同情和怜悯。但是法老在皇宫里,他没有看见外面的事,那些事情也没有发生在他身上,他就只是觉得摩西和亚伦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就算真有其事,事情也不会严重到什么程度。所以当众人都长了泡疮的时候,法老的心仍是刚硬。

 

当泡疮的灾害经过之后,神在第十三节就借着摩西、亚伦向法老宣告说:再来的灾害就要发生在法老的身上;就要发生在与法老有关的人事物身上。我们注意这里的话,我们就晓得我们刚才推想的话会是当时的事实。让我们从第十四节开始读一读这些话:“因为这一次我要叫一切的灾殃临到你和你臣仆并你百姓身上,叫你知道在普天下没有像我的。”(14)这就让我们看见以前的灾害没有在法老的身上出现。再往下去看,我们就会更明确一点了,“我若伸手用瘟疫攻击你和你的百姓,你早就从地上除灭了。”(15)弟兄姊妹注意,神说祂若用手攻击法老和他的百姓,他早就被除灭了。神没有意思要除灭他的百姓,但神在这里说出如果祂定意要攻击法老的话,法老早就被除灭了。然后我们往下看:“其实,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显我的大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16)从这里我们看见神把法老保存下来,这个保存从上文看来就是没有除灭他,也包括没有使他受灾害。神就让法老停留在那里,任凭他心里刚硬,使神在埃及所作的灾害越来越增加。现在神就宣告说祂的攻击要临到法老的身上,也要临到与法老有关的人、事物身上,这些灾害要叫法老直接感受得到。以前的灾害法老没有感受得到,所以心里刚硬。

 

神在降灾中仍旧存着怜悯

 

这一次神降了冰雹的灾,这些雹子真是要命的,但神仍是怜悯埃及人,神向埃及人宣告,人若是听从神的话,就先把自己的牲畜和田间的农作物准备一下,否则的话,人要负责自己不听话的后果。这叫我们看见神是体恤怜悯人的神。神不是对付人的神,祂只是对付人的悖逆,祂不是要对付人。所以在那么严重的警告里,神还是为他们留下余地。当这个宣告说过以后,事情就发生了。雹子、雷轰、下雨、闪电都来了。有好些埃及人根本就不把这事放在心上,所以他们仍是把他们的牲畜留在外面,他们该收的作物也没有收好,这些都被那些雹子打坏了。这些雹子大得非常厉害,把人、牲畜和蔬菜都打死了。

 

希奇的很,这些事情只是发生在埃及人的地区,“唯独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没有冰雹。”(26)也许我们会问,难道那些雹子是长了眼睛的吗?它们竟能晓得那一个是埃及人;那一个是以色列人。就算以色列人在田间,那些雹子也打不到他们,但埃及人就不一样了。更怕人的就是那闪电和雷轰,这样的事情叫法老心里有点害怕,因着那些雷是一个一个的打到地上来,那些雹子又是一堆堆的降到地上来。看看第二十四节说:“那时,雹与火搀杂,甚是厉害,自从埃及成国以来,遍地没有这样的。”

 

这一次法老受不了了,“法老打发人召摩西、亚伦来。”(27)我们看见当神伸手来直接对付法老的时候,法老开始柔软了,以前因为没有对付他,他就不理不睬。现在碰到他身上去的时候,他就有点害怕,开始有点向神软下来了。不像开始的时候说:“耶和华是谁,使我听祂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2)现在我们看见他好象谦卑下来了,他说:“这一次我犯了罪了。耶和华是公义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恶的。”(27)他并且要求摩西和亚伦求神停止这冰雹的灾害。

 

摩西对他说:“我一出城,就要向耶和华举手祷告;雷必止住,也不再有冰雹,叫你知道全地都是属耶和华的。……”(29)摩西在以上的说话中,叫法老知道耶和华不单是希伯来人的神,而且是全地的神。我们注意第二十九节最末了的那一句,“叫你知道全地都是属耶和华的。”借着这件事情,摩西就很明确的让法老知道神是谁,祂不单是希伯来人的神,也是所有人的神。但摩西在这里先说:“至于你和你的臣仆,我知道你们还是不惧怕耶和华神。”(31)

 

继续不断的击打

 

果然,“法老见雨和雹与雷止住,就越发犯罪,他和他的臣仆都硬着心。”(34)当一切灾害停止了之后,法老大概认为这不过是自然现象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他的心又刚硬起来。在这里,我们又看见神直接差遣摩西去对法老说话:“你在我面前不肯自卑……明天我要使蝗虫进入你的境内……自从你祖宗和你祖宗的祖宗在世以来,直到今日没有见过这样的灾。”(36)我们要注意神为什么要借着摩西说这一番话,因为在地中海一带,蝗虫的灾害是非常厉害的。但若不是神首先声明,他们又会觉得这不过是自然灾害而已。不过,神在这里先说明了,第一是时间的问题,第二是程度的问题。时间就是明天,程度就是到处都满了蝗虫,“你祖宗和你祖宗的祖宗在世以来,直到今日没有见过这样的灾。”借着这样的宣告,显明明天所发生的事是神作的。

 

果然,事情就是如此发生了,到了这一个时候,我们又看见一个问题了。当这些事情一发生的时候,法老的臣仆开始焦急了,因为当真的蝗虫来的时候,埃及就实在不行了。我们留意第十章七节:“法老的臣仆对法老说:“这人为我们的网罗要到几时呢?……埃及已经败坏了,你还不知道么?”(7)法老在这个时候也好像是听从了这些人的意思,就带着条件的告诉摩西说,他可以让他们去了,但是摩西却没有答应,并且向法老提出严厉的警告,可惜法老没有把摩西的话放在心上。所以第二天蝗虫就来了,“蝗虫上来,落在埃及的四境,甚是厉害……”(14)在这种情形底下,法老又把摩西、亚伦召来,并且又软化了一点,他说:“我得罪耶和华你们的神,又得罪了你们。现在求你,只这一次,饶恕我的罪,求耶和华你们的神,使我脱离这一次的死亡。”(1617)摩西也答应了,但是等到蝗虫不见了的时候,法老又反悔了。

 

因此神立刻向摩西说:“你向天伸杖,使埃及地黑暗,这黑暗似乎摸得着。”(21)结果“埃及遍地就乌黑了三天”(22),“唯有以色列人家中都有亮光”(23)。这个黑暗的灾害攻击下来的时候,法老开始有点焦急了,所以他又打发人去把摩西、亚伦都召来。这次法老答应他们,但仍是带着条件的,当然这次的条件比起过去的已经减少了很多了,但摩西还是没有接受他的条件,所以法老又不让他们离去。到这个时候为止,神已经在埃及地用了九种灾害攻击埃及人了,这九种的灾害已经很不简单了。

 

不要给魔鬼留地步

 

在我没有把这九种灾害作总结之前,我们先回过头来看一看法老跟以色列人当中那种讨价还价的光景。他不让以色列人无条件的离开,而是要他们带着条件的走,从整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来看,我们看见一些问题,这些问题跟今天我们在神面前活着是有关系的。因为在这个讨价还价的过程中,我们看到的不是那讨价还价的事实,而是撒但借着世界对神子民的一种阻挡;它的方法和方式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同样的,今天撒但也对神的儿女们作着相同的工作。当然这不是说它今日所作的是照着当日所作的同一模式,但是原则却是一样。

 

我们看见有五个次序,弟兄姊妹记得第五章说到同一件事情,当以色列人提出要离开埃及去事奉神的时候,法老当时怎样处理这件事呢?他吩咐督工的说:“你们不可照常把草给百姓作砖,叫他们自己去捡草。他们素常作砖的数目,你们仍旧向他们要,一点不可减少……”(78)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曾经提过,这是用生活的重担来压逼人。这一个方法其实在第一章已经出现过了,不过没有在第五章那么明显,明显是因为以色列人要脱离埃及而引起。这和属神的人追求的时候,撒但常放在神儿女们的心思里的想法是同一模样。当你要追求更多认识主,那就在各方面发生影响了,或者在精力上,或在时间上,或工作上发生难处,当工作一旦发生了难处的时候,那么个人的生活就有了难处,如果有家庭的更是为难。

 

弟兄姊妹,你们晓得许多神的儿女在神面前不能追求起来,一个很普遍的原因就是这一个。当日,我所说的是最基本的生活要求,但事实是有很多并不是在基本生活上有问题,而是看见别人有这个东西,自己也想要得着,要向世界人的生活方式看齐,要向世界的风气看齐。若要向世界看齐,就必须要多赚一点钱。要多赚一点钱,就必须要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所以时间和精神都放到这方面去。有些时候也许是因着顾念孩子们的问题,这些都是正确的理由,神又没有说这些事情不能作,但事实上有许多的时候,我们的照顾是过分了一点。从人来看可能会损害了孩子们的成长,对自己来说就阻挡了对神的追求。弟兄姊妹,这是撒但辖制神子民的最普遍的方法。叫人的眼睛看到生活去的时候,就不肯付代价去追求神,这是第一个光景。

 

第二个光景是在第八章那里,法老说:“你们去在这地祭祀你们的神吧!”(25)法老的意思是说,以色列人可以事奉神,但不一定要到旷野去,就留在本地事奉好了,反正以色列人的目的是事奉神。弟兄姊妹,在表面上看来,法老似乎同情了以色列人,他不再给以色列人为难了。但事实是这是一个包着糖衣的毒药,叫人吃了就受害了。里面的意思是说:“事奉神是好的,但不必这样绝对的跟从神的话。”因为神吩咐他们往旷野走三天的路程去事奉神,但法老却要把他们留在本地来事奉。这是什么?这是要神的子民不改变活在世界的地位,或者说,让世界的地位在神的子民的心思里没有给拿开,叫神的子民站在世界里来事奉神。不管我们从那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这都是叫神的儿女不能往前走的。

 

人留在埃及就没有可能很清心的事奉神。我们留意,我们不是提说过蝇灾的时候,神曾经将祂的百姓分别出来吗?现在法老的应付就是你们不要分别,留在埃及不是一样吗!就像有些基督徒相信了主,但过去是长久拜偶像的,在他心思里面觉得偶然拜拜偶像也无所谓。一些不大认识神的人也这样说:“你可以敬拜耶稣,同时也可以拜拜偶像,拜神是不嫌多的呢。多拜一个神就多一个机会得福气,你怎么晓得除了耶稣以外,其它的神不是神呢?其它的神也很灵验呢。”弟兄姊妹,在这里你们可以看见撒但显明对神的儿女所作的捆绑的第二方面。

 

第一步,撒但就是叫你没有心思去事奉神,而第二步它让你去事奉神,但却是带着搀杂的去事奉。但等到摩西拒绝了法老的条件,引来神更重的攻击的时候,法老的心似乎又软下来了,法老说:“我容你们去,在旷野祭祀耶和华你们的神;只是不要走得很远。”(28)第三种情形又来了。表面上看来,法老让得更多了。但为什么说“只是不要走得很远”呢?这里面有两种情形,一是叫以色列人心里仍然牵挂埃及;二是叫埃及仍然可以影响以色列。这是一个互相影响所发生的作用,撒但很知道人心里的软弱:“你要离开世俗是可以的,不过不必那样绝对的,意思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弟兄姊妹,这是什么意思呢?表面上是答应了,但属灵的实际却不是这一回事。人和世界若果没有绝对的分别,早晚人都是要跑回世界里面去的。我们看以色列人的历史就很清楚,他们在出埃及的路程上,在旷野里稍微遇到一下难处,他们就想着回埃及去。人不知道自己里面的情形,但是撒但却非常的了解,所以它在这里表面上是大大的让步了,但暗暗的把人的心思扣留在那里。我们感谢神,摩西也没有答应它的条件。

 

法老不答应,那么更重的灾害又来了,更重的灾害一来,法老没有办法,唯有又软下来。软下来以后,我们就看见第十章了。在第十章里,我们看见第四个步骤,法老对摩西、亚伦说:“你们去事奉耶和华你们的神;但那要去的是谁呢?”(8)摩西说:“我们要和我们老的少的,儿子女儿同去,且把羊群牛群一同带去,”(9)于是法老对他们说:“不可都去!”(11)法老要他们把妇人和孩子都留下来,因为妇人和孩子都去是没有意思的,这在人眼中看来的确是对的。因为孩子去帮不了什么的忙,妇人又要照顾孩子,那就干脆让孩子们好好的在这里活好了。摩西也没有答应他的条件,摩西认定要去就是一块儿都去,但法老的用意却是要留“人质”。法老把亲人都扣留在那里,他就不怕以色列人跑得太远,当他们想到亲人的时候就得回来。

 

弟兄姊妹,我们的主说了一句很清楚的话,这句话我们要很清楚的来认定,主说:“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太十36)这话是什么意思呢?祂不是说我们要跟家人作仇敌,而是说出那些阻挡你在属灵的成长路上走的就是你家里的人。许许多多的时候,我们不能在属灵的路上追求,都是给家里的人阻挡住。如果家里的人有些不追求神,就会影响自己的长进。最简单的举个例子,到了礼拜天,本应该是去聚会的,但家里人都不去,只有自己一个人去,家人都留在家里,只有自己一个去聚会,好象感觉孤单起来,家里的人也感到不开心。既然如此,那就不去了罢,少去一次罢了。能够少去一次,也可以少去两次,结果就是不去也无所谓了。就是那么的简单,家人就把我们堵住了。在属灵的追求上,家里的阻力是很大的。撒但很知道的,所以它当时透过法老做了这一件事情,“你们要事奉神,我很同情,以前我不明白神才阻挡你们,现在我明白了所以赞成你们去,不过不要让妇人孩子都去,你们家里的人要留在埃及。”弟兄姊妹看见,上一个条件是不要走得太远,摩西不肯答应。结果法老让他们走无论多远的路程,但却要留下妇人和孩子,那就不怕他们走多远总得要回来。把人留在这里,以色列人就要回来。如果我们不能在神的面前对付环境的话,早晚就要返回世界里去。这是第四种光景。

 

因着摩西没有答应以上的条件,结果法老就说:“你们去事奉耶和华,只是你们的羊群牛群要留下,你们的妇人孩子可以和你们同去。”(24)骤然看来,法老很像是同情以色列人,让他们带着一大群牲畜的确很不方便,而且又用不着那么多的祭牲,走旷野的路是很辛苦的,只带一点去就可以了。法老这番话,说情说理都像是对的。但是问题在这里,神是叫他们离开埃及,不是光在那里事奉,要事奉就必须离开埃及。撒但就千方百计的把人留在埃及,撒但不怕你有事奉,它只怕你离开埃及。现在到了最后的一步,只有让人去就去吧,却要把牛羊留下来,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把你所有的留下来,把你的财物留下来。

 

弟兄姊妹,这是人性最软弱的地方,非常容易被摸着而且受捆绑。罗得的妻子为什么在平原上变成一根盐柱,就是这样的一种光景,舍不得她原来所有的。现在要出埃及,但牛群羊群留在埃及,这怎么可以的呢?这一出去好象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还是不要出去了,免得一生的劳苦都没有了,一生的劳苦都落空了。弟兄姊妹看见没有?撒但在人身上的辖制,从最彻底的辖制,到最轻松的辖制,在程度上来看,好象是有很大的不一样。如果你们从撒但对辖制人的让步方法来看,撒但对人的让步的确是让了很多了,我们会不好意思不作一点让步了。你只要让一点点,你便完了。我们感谢神,摩西怎样处理法老这些条件呢?他就是摸着神的心意,彻底的分别,不留下地步,没有留下一点使以色列人的心留在埃及的东西。我们留意第十章那里摩西怎么说:“我们的牲畜也要带去,连一蹄也不留下。”(26)很绝对的,一点地步都不留下,绝对的分别,全然的分别。

 

感谢赞美神,这就是得胜的方法,这也是得胜的道路。我们一开始就说出埃及记是属灵救赎的预表,也可以说是属灵生命成长的预表。所以不管是从得生命来说,或是生命进入丰富来说,这里面给我们看见属灵的原则。世界的原则我们也看过了,我们要怎样对付这个世界,怎样胜过这个世界,约翰一书给我们看到:“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壹五4)这个信心是怎样的内容呢?那就是绝对的拣选神的话,绝对的按着神的心意去分别,绝对的不给撒但留地步,这就是得胜的道路,这就是得胜的方法。

 

禮们感谢赞美神,在以色列人经历神对埃及人击打的事上,他们不单是看见神的能力,也在那里学习神的性情。感谢主,这是非常宝贝的一件事。刚才我们已经提到了第十章的末了,神已经九次击打了埃及人,到了第十一章就是神最后一次击打埃及,法老就不得不释放以色列人了。我们看到第十一章的时候,我们再来总结神对埃及击打的几方面的目的,我们求神叫我们看见,神从前怎样在祂的目的上作工,现在也是同样的在祂的目的里作工。── 王国显《容我的百姓去──出埃及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