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十八章

 

人意的掺杂(十八章)

 

礎b十八章里好象只说了一件事,而这件事和出埃及的主题又好象是没有关连的。但我们若是留心去读,就会发觉这件事的影响非常大,我们求神借着祂的灵来向我们解开。

 

禮们记得在玛拉这个地方,神曾经把神的律例典章告诉以色列人,神在那时候要求以色列人学习在神的律法底下来生活。也就是说让他们去接受神的权柄,伏在神的权柄底下,作神的百姓。我们要抓牢这一点来读十八章,便可以读出问题来了。当然,光是从十八章里面,我们不会看得太清楚,必须要连到十九章来看,同时也要连到民数记去看,这样我们才能了解整件事情。

 

瞼H色列人打败了亚玛力人以后,他们就在旷野中继续的行走。他们这样行走的时候,便插进了十八章这一件事。我们可以这样说,十八章这一件事,是发生在他们出埃及一个半月后这段时间里头。因为上面给我们看见,十六章提到“在出埃及后第二个月十五日到了以琳和西乃中间”。这里我们该要明确一下,那里说到“第二个月十五日”,到底是两个半月还是一个半月呢?我个人看是一个半月。在那一个时候,再经过了吃吗哪一个星期,最少有一个星期,可能还稍微多一点。然后就到了利非订,停留了多久呢?圣经没有说,但是在利非订之后,他们和亚玛力人打了一场仗,那一场仗恐怕是打了一整天,最少也是打了一整天。战争过去之后,当然有不少的善后工作。这样合起来之后,该有两个月或者两个半月。十九章记着说:“满了三个月的那一天,就来到西乃。”而十八章就是他们到西乃旷野以前的时候,在这一段时间里,就发生了十八章的事。在十八章以前,神一直让他们经历神的真实,也经历神对他们的管理。神是借着这些经历,把他们带进神的权柄。

摩西的心情

 

礎b十八章发生了一件事,就是“摩西的岳父,……带着摩西的妻子……又带着摩西的两个儿子……”(13),来还给摩西。什么时候摩西把妻子和两个儿子送回岳父那里,圣经没有记载。也许是在埃及跟法老对抗的时候送回去,但圣经没有记下这件事。不过,这里却将摩西把他的妻儿送回去的事指出来。他岳父好象主要是送回他的妻儿,但若留意去看,就是“摩西的岳父,米甸祭司叶忒罗,听见神为摩西和神的百姓以色列所行的一切事……”(1),所以他就要去见摩西,同时带着摩西的妻儿一块儿去。原因恐怕就是在这里。神作了事,摩西的岳父听见了,便受了吸引要去见摩西。去了以后,底下的事情就发生了。

 

竄雱ぅ_,在那些事情没有发生以前,圣灵就借着摩西两个儿子的名字,说出摩西原来的心情。这两个儿子,早就提过了,但是那一个时候,圣灵没有说话。到现在,圣灵说话了,说出了他给两个儿子起名的时候的心情。我不晓得弟兄姊妹从这两个儿子的名字上,看出摩西当时的心情是对的,还是不对的?我们一般来说,都会觉得他是对的。若是我们留意的去看,再和第三章作一个比较,我们就发觉,恐怕事情并不简单。

 

禮们先来注意他的长子,长子的名字叫做革舜,意思就是说:“我在外邦作了寄居的。”(3)当然,从好的一方面来看,那是他认识了他的地位,他是一个寄居的人。但若仔细的去看看,好象他这个寄居的心情和亚伯拉罕在迦南地寄居的心情是完全两样的。这两样的心情的差别很大。现在摩西的寄居,好象是出于无可奈何,因为他是逃避法老而来到米甸的。这是他给自己的儿子起名的时候,他好象是带着一个很不甘心情愿的那种情绪。我们从这一方面去看他,大概是和第三章摩西的心情配合得来。不然的话,我们便会感觉,在这个时候,他的灵是很苏醒的。但是我们看第三章的时候,他的灵并不苏醒。

 

穡鴗F他第二个儿子出生的时候,摩西给他起名叫做以利以谢,意思就是说:“我父亲的神帮助了我,救我脱离法老的刀。”(4)好象是很幸运的样子,他的着眼点是脱离了法老的追杀。那么他能脱离法老的追杀,对他本人来说当然是一件可喜的事情。但是对他当年所有的要拯救以色列人的雄心大志呢?你便看见他完全的忘掉了,失掉了。他这一个时候,只着重在他个人有安全的保证。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的领会,我们就很难跟第三章配合起来。因为在第三章里,当神来呼召他的时候,他老大的不愿意,他怎样都不肯接受呼召,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这说出了什么呢?这就告诉了我们,为什么在第三章里,我们看见一个那么消极的摩西。因为在这一个时候的摩西,他里面只为个人的安全来着眼,却忘记了以色列人还在埃及受苦受难。在这里,我们就晓得为什么神在第三章呼召摩西的时候,摩西就是这样的推搪来,又推搪去。

 

穢狴H,若是我们把摩西这两个儿子的名字,完全从对的属灵的光景来看,就恐怕和当时的事实并不衔接。但是我们要注意,为什么神在这个时候又提这件事?而当摩西头一次把妻儿带回以色列人当中的时候,神不提这件事?甚至神的使者要来杀摩西,逼着西坡拉要为他们的两个儿子行割礼的时候,神也完全不提这件事情?为什么现在又提呢?问题就是在这里,这一个时候,神借着这样的一件事把摩西现在的光景显出来。现在的摩西已经不是从前的摩西了,从前是一个消极的摩西,现在的摩西是一个拣选神的摩西。革舜和以利以谢已经是过去的事。现在的摩西,他的心意是完全的拣选神。在这样的心情里,他的岳父来了。我不敢说这件事情的背后是有仇敌的设计,但是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发生在这一个时候,就让神给以色列人包括摩西在内要作更进一步的引导,那是十九章的事情,我们看到十九章的时候再详细的去看。

 

叶忒罗这个人

 

翹祕隤漫角魖鴗陘\地方来看摩西呢?“摩西的岳父叶忒罗带着摩西的妻子和两个儿子来到神的山,就是摩西在旷野安营的地方。”(5)弟兄姊妹注意,圣灵作记录的时候,把那一个地方称为“神的山”,接着就解释“神的山”是什么地方,“就是摩西在旷野安营的地方。”这句话又是很有意思了,在第三章里神向摩西显现的时候,是同一个原则的启示。摩西带着以色列人在旷野安营,那一个旷野平凡得很,没有什么了不起,就是一个旷野。但现在因为有了这一批人在那里,这一个地方就成为神的山。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给我们注意到一个事实,神在什么地方,平凡也就成了不平凡;看不上眼的,也就成了了不起的。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因为在第三章里,我们已经交通过这样的事,所以在这里,我们不再详细的提了。但我必须指出让弟兄姊妹去注意,圣灵记录这一个地方,透过这样的一个记录,就说出了以色列人一直行走在神的引导底下,而以色列人也是毫无保留的跟随神的引导,行走神要他们行走的路程。当然是经过了前面所提的几件大事以后,以色列人有点进步了,现在他们都在那里寻求等候神。正因为有这样的一种光景,才引出十九章以后传律法,和建造会幕的心思上的准备。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原因,但在人这一方面来说,人向着神对了,神就可以向人作工,神就有条件在人中间作成神要作的工。

 

现在摩西的岳父来到了,到了以后,他们翁婿之间就有很多属灵的话去谈。摩西就向他的岳父作见证,他的岳父听了以后就敬拜神。但现在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了,上面说到他的岳父是米甸的祭司,现在他又向神献祭敬拜,那么摩西的岳父究竟是对还是不对呢?当然,要追查他的对或错,好象是落到是非的里头,但有些时候,我们必须要明辨是非。因为我们并不是属灵到一个地步,里面的感觉立刻就把我们带到神的光中。我们里面的感觉没有那么敏锐,所以有些时候神也要我们去明辨是非。我们千万不要把摩西的岳父看成是一个很属灵的人,当然他比巴兰是强多了,但是他并不是一个真实认识神和敬畏神的人。虽然他说过称颂耶和华的话,不过弟兄姊妹要注意,他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我现今在埃及人向这百姓发狂傲的事上得知,耶和华比万神都大。”(11)这一句话就把叶忒罗的光景暴露了出来,他是一个多神信仰的人,他可以相信其它许许多多的神,他也同时能相信耶和华神。

 

禮怚S姊妹,这是一个很要紧的关键。我们中国人有一句话,若是说到人这方面,那是蛮不错的,但一说到属灵的事,就糟糕透了。那句话是说,“有容乃大。”意思就是说你能容纳别人,那你就能很丰富,很拓展。这对人来说,是很好的称赞,一个气量狭小的人是不能成大器的,必须要气量很大的才能作大事。但是来到神面前,这句话就说不通了。你说:“我有容,什么神我都能相信,能接受,耶和华是神,释迦牟尼也是神,老子也是神,凡是好的,我都可以接受他是神。”这样就不行了,因为神是独一的真神,任何的加进去都破坏了人和神的正常关系。所以不要因着叶忒罗向耶和华献祭,也称颂耶和华,我们便觉得这个人是蛮属灵的。他仍然是一个不认识神的人,这给我们知道不能凭外貌去认识一个人。外貌给人的只是一个宗教的印象,但实际的情形必须要看到那人和神的正常关系。

 

瞻@般人都说,人是一种宗教性很强的动物,所以叫人接触宗教性的事物,那是很容易、也很方便的事。把宗教性的事情作好,也是顶容易的。但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关乎宗教性的问题,是人和神的正常关系,这一点跟宗教是很不一样的。

 

人的好意

 

翹祕隤漫角鰲N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承认他是好人,他不像巴兰,他实在是好人,是人中间不可多得的好人,或许也有寻求至高神的心思。但是,究竟他仍是停留在多神的宗教里,这就大不对了。一个这样的人来到了以色列人的当中,他住了多久,我们不大清楚。大概不过是几天的工夫,他便发现了问题,他看见摩西每天都坐在那里,很多人都到他面前去。或者叶忒罗不太懂得以色列人的言语,他只看见很多人来到他女婿的面前,进进出出的,他看了也不明白,他就说:“你向百姓作的是什么事呢?你为什么独自坐着,众百姓从早到晚都站在你的左右呢?”摩西对岳父说:“这是因百姓到我这里来求问神。他们有事的时候就到我这里来,我便在两造之间施行审判,我又叫他们知道神的律例和法度。”(1416)摩西的岳父听了以后,便觉得作得不对,任何一个人听起来,也会与摩西的岳父有同感的。二百多万人的事情由一个人挑起来,这怎么可以呢?是人承担不了的,也不能把问题解决得完满。

 

簞礞_上述人的想法,于是他就给摩西出主意,也大发热心,他说:“现在你要听我的话。我为你出个主意,愿神与你同在。你要替百姓到神面前,将案件奏告神,又要将律例和法度教训他们,指示他们当行的道,当作的事,并要从百姓中拣选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诚实无妄,恨不义之财的人,派他们作千夫长,百夫长,五十夫长,十夫长,管理百姓……。”(1921)从这段话里看来,他是很敬畏神,也饱学了宗教教育和宗教性的行政组织。这段话对不对呢?好不好呢?站在人的立场上,谁都会这样作,现在我们也是这样作,一般的宗教都是这样作,连一般人的社团和政权都是这样作。一面是透过教育,一面是透过组织上的分工,这样来安排事情不是很对吗?对极了。

 

人的好不一定是神眼中的对

 

禮怚S姊妹,难处就在这里,我们不是说这件事情对或者是不对,我们是注意这件事情的源头不对。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许多时候,我们只看方式,我们只是看办法。但是神带领人来跟随祂的时候,神要人注意的不是那个方式对或是不对的问题。方式不对固然是不对,就是方式对了,那个源头也得要对。如果源头不对的话,一个对的方式在神的眼中也是不对的。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问题,特别是现在那些称为教会团体的,很容易落在只要解决了问题便可以了,却没有注意那件事情,在神面前过得来过不来。因为我们的眼睛很容易盯着问题的解决,我们的心思很容易忽略成全神的目的。

 

现在摩西在这里就碰见这个难处,他岳父把这件事一说出来,摩西里面便觉得很对呀!弟兄姊妹要注意这件事,我没有意思说他的岳父是要来作一件破坏以色列人的事,但是我们不能不注意,为什么上面说以色列人来到旷野扎营的地方,是称为神的山呢?这就点出以色列人的行程是一直根据神,不管他们到那里,那里都是神所在的地方,神所在的地方就是他们要去的地方,他们是跟着神的带领,来到神要他们到的地方。这是在过去两个多月的历史里,我们所看见的,所以这个旷野便成了神的山。

 

现在在神的山里面,却说了人的话,这个就是问题了。在神的山那里,只应该说神的话。你说那些说话不对吗?我们都承认这些话很对,我们甚至可以引经据典的来证明那些话是对的。我们看看民数记第十一章,神在那时也是作这样的事情啊!“管理这百姓的责任太重了,我独自担当不起。”(民十一4)“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从以色列的长老中招聚七十个人,就是你所指定作百姓的长老和官长的,到我这里来,领他们到会幕前,使他们和你一同站立。我要在那里降临,与你说话,也要把降于你身上的灵分赐他们,他们就和你同当这管百姓的重任,免得你独自担当。”(民十一1617)弟兄姊妹,你们看见了,在这一个地方,神是在作同样的事情,你一个人担当不了,便找一些人来帮忙帮忙。神要的是七十个,叶忒罗所献的计谋比神说的还要详细呢!组织的大纲还要细微,不只七十个人,而且把整个组织放到最基层去,十个人里就有一个组长,这里就叫做十夫长。在组织的严密上的确是蛮不错的,但叶忒罗所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呢?

 

问题就在这里,从民数记中,我们发觉一件事情,神没有用着叶忒罗的计谋。虽然摩西接受了他的建议,也这样的组织起来了,但神却没有用着它。摩西仍然背着那一个重担,仍然是他一个人在承担起以色列人的事情,所以才有民数记第十一章里所发生的事。这样,我们便看见一个问题来了,一切事的源头若不是出于神的,不管它的内容在人看来是如何的准确,在神的面前都是没有意义的,神也不能用。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

 

这件事是说出了用人的主意来代替了神的带领。许多时候,我们承认人是顶聪明的,人能想出很多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但是在以色列人当中,事情却不是这样,因为以色列人是跟随神来走路的,神也是借着云柱和火柱跟他们走在一起的。他们一切的难处,是神为他们承担的。在这一个时候,摩西并没有感到他自己承担不起,因为他的眼睛看着神,感觉他承担不起的,却是他的岳父,他用人的眼光来看这件事,“从早到晚处理以色列人的事情怎能承担得了。”但在摩西个人的经历上来看,他实在是天天支取神的力量来作神的事,对他来说,他并没有背重担。但是人的意见,有时候的确能打动人的心,所以摩西就接受了他岳父所献的主意了。一千个人就有一个千夫长,一百个人就有一个百夫长,五十个人就有五十夫长,十个人就有一个十夫长。用现在的话来说,十夫长是甲长,五十夫长是保长,百夫长是里长,千夫长是区长。如果从行政组织来说,这个实在是太好了,但是问题仍然是在这里,不是出于神的,就不是神所要的。在人看来是对的,但在神面前却没有地位。

 

出于人的永不能代替神

 

禮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在这里,他的岳父说:“并要从百姓中拣选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诚实无妄,恨不义之财的人,派他们……管理百姓。”(2122)这些条件都好,但这只是人的才干和品格,却不是恩赐。在属灵的服事上,不能只凭才干和品格,不是说不要才干和品格,一定要有才干和品格,但更重要的还是恩赐。恩赐是从神那里赏赐下来的,而神这个赏赐乃是根据神自己的选召,也就是说,先要有神的选召,然后神再加上恩赐。如果我们不留意读神的话,就会觉得叶忒罗的话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我们一回到属灵的原则上去看,便会看见人的主意就是人的主意,人的主意永远不能代替神的主意。我们感谢赞美主,因为神永远是用祂的话来引导我们,祂允许我们有些时候稍微偏离,但是祂却用自己的祝福来印证事情的对与不对。

 

叶忒罗的意见是要摩西轻省一些,但事实上摩西并没有感到背重担,摩西还是很喜乐的在神的百姓中来服事。不过,当这个主意说出来以后,摩西接受了。摩西接受了以后,神有没有承认这件事情呢?我们看看下文便可以知道,神没有接受这个事实,因为不是出于神的,是永远不会被神接受的。神没有印证这件事,所以才有民数记十一章那一段事情。我们感谢赞美主,虽然神没有印证这件事,但神却是因为这件事,便加速了祂在以色列人中间所要作的事。在摩西这方面来说,他果然是作了这样的安排和组织,不过神没有使用这个组织,神也没有使用这个安排,但却引起神对以色列人作了更深入的事,这在十九章开始便讲到了。

 

只能行走在神的心意里

 

瞻Q九章以前,摩西的岳父已经回去了。在十九章那里,以色列人却发生了一件事,云柱和火柱从那时候开始便没有上升过。为什么呢?神不让他们往前走。为什么神不让他们往前走呢?这就和十八章的问题很有关系了。当人跟从了人的主意要往前行的时候,在神的路上就没有办法走得上去,因为神再不负责引导他们走。在十九章里,他们到了西乃的旷野,在十八章他们也是到了西乃的旷野,差不了多远的地方,他们就不能继续的往前行。“他们离了利非订,来到西乃的旷野。”(十九2)这不是十八章里摩西跟他的岳父碰头的地方吗?十七章他们在利非订打仗,打败了亚玛力人之后,他们就离开了利非订,便到了西乃的旷野。十八章没有明说是西乃的旷野,但说他们是在旷野安营,看起来这两个地方其实是同一个地方,他们就在那里住下来了。云柱不上升了,火柱也不上升了,所以他们就停在那里。为什么停在那里呢?因为神要来纠正他们。神怎样纠正他们呢?下边所记的就是神的纠正,神对以色列人说,他们必须要好好的听从神的话,遵守神的约,然后就在万民中作属神的子民。看到十九章时,我们再详细的来看这些话。

 

现在先让弟兄姊妹注意,为什么神早不说这些话,晚不说这些话,如果要说的话,该在十五章末了的时候,说得详尽一点。但在十五章末了的时候,神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些,现在在十九章的时候就很严肃的说了。为什么那时候不严肃的说,到现在才严肃的说呢?没有十八章,我们就不能看见神为什么那样严肃的说这些话。因为有了十八章的事实,神不能不说话了,神若在这个时候不说话,人的道路就只有越走越歪,人的心思便会离开神越来越远,人也就会越来越以自己代替了神。所以,在这个不得已的时刻里,神就说话了。神不仅是给他们带领,神并且跟他们说话,说很严肃的话,说很详尽的话,说很严厉的话,也说很重要的话。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因为在十八章里,以色列人已经进入了一个危险的地带。如果神不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掉转脚步,端正他们的心思,他们便会每况愈下。因为人在那里凭着思想,只会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好办法,可以解决一些的难处。但是在神的鉴察里,祂的百姓已经走到一个岔路口上了,若不及时的掉转他们的脚步,他们定必越走越歪。

 

禮怚S姊妹,我们看见十九章起头的事情,我们才感觉到为什么有十八章的事插在当中。十八章的话好象跟以色列人出埃及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连,正如我们读创世记的时候,我们看见犹大和他玛氏的事情,好象和创世记的主题没有什么关连。看到以扫后代的记录,也好象与创世记的主题没有什么关连。但若是把创世记作为一个完整的信息来看,我们就看见实在是有关系的,在那里点出一些很严肃的问题,正如在这里一样。十八章的内容,我们骤然看来似乎没有什么的关连,你就是把十八章拿掉,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历史还是完整的。但是,若是把十八章拿掉,虽然没有影响以色列人出埃及历史的完整,但是以色列人属灵的道路,在那里便出了一个空洞。我们看从十三章过红海开始,神是一直把功课给他们,每一件事都是一个属灵的功课,十八章也是一个属灵的功课。以前的属灵的功课,都是显明神是他们的供应。十八章却是隐藏了一个事实,神是他们的权柄。现在就是在“神是他们的权柄”这件事上有了破口,所以神就及时来把这个破口堵住。然后十九章便出来,结果引出了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章这段传律法的历史来。并且在二十五章开始,神要他们建造会幕,让神亲自住在他们中间的那事,也跟十八章的事有直接的关系。

 

穢狴H,十八章在出埃及记里,不是可有可无的一章,而是非常严肃的一个记录。我所以不厌其详的作这样提说十八章,因为有不少的弟兄们,把十八章完全从好的那方面来看,甚至说到十八章是国度的缩影。若果十八章真是国度的缩影的话,那十九章神所说的话便是多余的了。十八章不是一件好事,十八章可以说是一个危机。我们必须要看见这里有一个属灵的危机,然后我们才看到十九章神如何把他们从危机里领回正途。

 

禮们感谢赞美主,当我们这样看进去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神实在是一位负责的神。缺乏的时候,祂作供应;争战的时候,祂作能力;危难的时候,祂作拯救。当人愚昧的时候,祂来挽回,神是完全负责的神。十八章从表面上看来,我们不容易看见那个危机。但是感谢神,祂是负责的神,人看出或是看不出,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神看出便足够了。神看出那里有个危机,神就伸出手来,保护祂的百姓,造就祂的百姓。我们常常听见一些弟兄姊妹的祷告,“神呀!求你圈起篱笆来保护你所买赎的人。”十九章里就看见神圈起篱笆来了。

 

繚P谢主,今天晚上只是把十八与十九章的关系,稍微点了一下,这样我们才能懂得,为什么在十九章一开始,神是那样严肃的、完整的,来引导以色列人进入祂的心意。我们感谢主,因为祂是拯救的神,“祂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约十三1)所以凡靠着祂到神面前去的,祂都能拯救到底。十九章就叫我们遇见这样的一位神,我们感谢祂,当年神是如何的引导以色列人,现在神仍是照样的引导我们,问题不在神有没有引导,而是在乎被引导的人,有没有肯接受引导的心。我们感谢神,祂是没有改变的。── 王国显《容我的百姓去──出埃及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