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廿四章

 

礎b二十四章,我们看见另外一个问题,不仅是人可以到神的面前来,而且到神面前去的人的范围也扩张了。原来是一个人,现在是七十四个人。

 

禮们感谢神,虽然这七十四个人在六十几万,甚至是在二百多万的以色列民中,只不过是非常的少数,但比起先前只有摩西一个人能够到神面前去,已经是增加了七十四倍了。这个范围一下子便给扩大到了这么大的地步,我们实在要感谢赞美我们的主!接受神祝福的范围扩大了。虽然这批蒙受祝福的七十多人,还不能面对面的来到神面前,他们只能远远的下拜,但他们都已经上到山上去了。十九章那里说连山根也不可靠近,现在七十多人已经到山上去了。

 

禮们实在感谢神,这七十四个人到了山上去的时候,还有一个很特别的恩典。神在那里对摩西说:“唯独你可以亲近耶和华,他们却不可亲近,百姓也不可和你一同上来。”(廿四2)虽然还是有这些限制,但是那范围的扩大,也就显明了神实在愿意所有的人都能到祂那里去。现在条件还不符合,人还没有条件,所以仍然有一些限制。但这一个限制却因着这七十个人而有了一个“进口”,是神在那里打开了一个入口,让人可以通过这个入口而进到神面前去。我们实在不能不向主低头敬拜。这样我们才懂得,在新约里有一句话:“神愿意万人得救,”祂不愿意有一个人沉沦,只是愿意人人都悔改。这一个心思,在出埃及记第二十四章已经向我们打开了。虽然在那时候并不是包括万人,事实上也没有为万人开了这一条路,但在神的心思里,祂却是把万人已经包括在里面。

 

用血立的约

 

繕M后,摩西下山去,下去以后,便向以色列人宣告神的心思。又用血与以色列人立约,就是让以色列人和神立了一个约。以色列人承认神是他们的神,以色列人答应遵行神的话,也就是承认神的权柄,摩西便将血洒在百姓的身上。这些历史,我们必须要记得,不然的话,我们读到希伯来书的时候,便会摸不着头脑。

 

现在我们要注意的是用血来立约这件事。我们当然晓得,这些是祭牲的血,因为上面是说到献燔祭,也献平安祭。当然,主要的血是燔祭牲的血。摩西在那里很郑重的宣告说:“你看,这是立约的血……”(廿四8)这个约是用血来立的。为什么要用血来立约呢?上面是说到血的来源是祭牲,底下便着重的说到约之所以成立是因着血。这些都是带着预表性的,在这里不再详细交通,因为弟兄姊妹也很明白了,但我们却不能忽略用血来立约这个事实。

 

礎憛A从表面看是死。就如同雅歌书上所说:“爱情如死之坚强。”(歌八6)爱情既是甜美的,为什么要用死来描写它呢?原来这是让我们看见,“死”在人的眼中看来是不可改变的,“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来九27)这是个不能改变的事实。所以,血从一方面来看是死,血就是死的记号。现在用死来立定这个约,就确定了这个约是不能变更的。另一方面,为什么神要禁止以色列人吃血呢?在利未记里说得很清楚,因为血里面有生命,血是那些牲畜的生命,血也是人的生命,没有血就没有生命。现代急救时要输血,因为血就是生命。从这里我们看见,这一个约的立定,不仅是不能改变,并且这一个约的主要内容,是一个生命。

 

这里说到生命,我们又有两方面的领会,一个是解决生命的问题。人怎能到神面前去呢?必须解决那一个生命,生命解决了,人才能到神面前去。所以,这里用血立约,是说出了生命的解决,借着祭牲的死而叫献祭的人活,这个献祭的人能够活,就是生命的问题。当然,那时的“活”仍然是从肉身的生命来领会的,但实际上,神是把我们连到那永远的生命去。

 

瞼t一方面是说到这个约能够完成,必须是根据生命。不然的话,这个约便是徒然的立了,好象是签了契约,但却不执行。要执行这个约,就必须凭着生命,一切在生命之外的,都不可能执行和完成这个约。所以,我们读到希伯来书的时候,就看见那里说到立约的血,是那么的详尽和那样的重要,原因就是在这里。

 

把祂自己作人的享用的神

 

繚P谢赞美神,立约的事过了以后,“摩西、亚伦、拿答、亚比户,并以色列长老中的七十人,都上了山。”(廿四9)我们要留意他们到了山上究竟作了些什么。

 

簫漸他们所遇到的是神的荣耀,“他们看见以色列的神,祂脚下仿佛有平铺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10)他们并不是看见神的本体,而是看见了神的光辉,是看见了神的性情,是看见了神的荣耀和华美,是看见神的纯全没有掺杂。这一个看见很宝贝,叫他们能领会一件事,就是他们的神是没有带着任何掺杂的,明净的,属天的,不是属地的,与地是没有关连的。

 

簫n是属神的子民,看见了这样的一位神的时候,里面如果是苏醒的,他们也该晓得自己也要像神一样的明净、明亮、纯全,没有掺杂,华美和荣耀。虽然他们碰见的并不是神的本体,但是从神所发的光辉,我们实在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他们的感觉。也许我们自问一下,当我们看见这种光景的时候,我们到底会如何呢?当然是很愉快,很满意,很喜乐,很安息,因为那明净的蓝色,就给了我们一个很安静、很纯粹的感觉。

 

禮们今天看见旧金山的天色,真是蓝得很可爱,一点掺杂都没有。有一段时间,全是蓝的,看上去心情很是开朗,非常愉快,喜乐得很。感谢主!当时他们看见神就是这样的一个光景。同时,这样的一位神,“祂的手不加害在以色列的尊者身上。”(11)感谢主!律法是严肃的,诫命是厉害的,典章也是带着非常的约束力的,可是到了神面前去的时候,人的感觉是释放的。赞美主!这是律法正常的功用,只是人却不够了解这一点。

 

礎A往下看的时候,圣灵就记录了当时的光景,“他们观看神,”他们舍不得不看,一直的观看,实在是太美好了。用另一句话说,他们在欣赏神!哎哟!神是这样的美,是这样的可爱,是这样的华美,是这样的丰富,是这样的荣耀。我们也可体会到,当日彼得、约翰、雅各在黑门山上的那一种情况,“彼得对耶稣说:夫子,我们在这里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路九33)我们要把自己的感情、感觉和反应,都摆在当时这班人的经历里才能了解。所以,他们在那里观看神,看了再看,实在是太好了。

 

礎酗@次,陈希曾弟兄在我们当中交通到拿俄米跟路得,“路得舍不得拿俄米。”(得一14)还记得弟兄说这个舍不得就好象是给胶粘住了一样,粘在一起以致分不开来。我想这七十多人当时的心思也实在是粘在神那里,他们不仅是在那里欣赏神,而且“他们又吃又喝”。他们是否带着吃的、喝的上山去呢?大概是没有可能的。因为摩西上山去听神的诫命和典章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他们清早已经聚集在山脚那里,那个时候,他们吃的只是吗哪,他们定然不会带着吃的、喝的在一起,因为正等着去见神,还有空去弄这些么?他们用了三天的工夫来洁净自己,他们应该是很清洁的来到山脚那里。所以我想当他们被召上山的时候,是不会带着吃的、喝的上去。现在他们在那里又吃又喝,这些吃喝的东西究竟是从那里来的呢?圣经里没有说。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是神的预备,就像在加利利海边,那几个门徒在船上打鱼,打了一个晚上都打不到的时候,主在岸上招呼他们,他们便上岸去。“他们上了岸,就看见那里有炭火,上面有鱼,又有饼。耶稣对他们说:把刚才打的鱼拿几条来。”(约廿一910)就算是他们没有把鱼拿过来,主也为他们预备了。现在,这七十多个人到山上去,我实在相信,主给了他们丰富的预备,所以他们在那里观看神,又吃又喝,享用神,享用神的美丽,享用神的丰富,享用神的陪伴,享用神所赐的安息。神所有的,他们都享用了。

 

禮们实在感谢主,这一批到了山上去的人,他们都不是到神面前去发抖,而是到神面前去享用,这是神的心思,这一件事是在立约以后发生的,在立约之后,神才作这样的事。这批人遵行了约里面的一点一滴了没有呢?完全没有,因为律法的执行好象还没有开始,约是立了,但仍是没有开始执行。感谢神!祂已经被他们享用了,我们无话可说,因为这是神的心思,“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弗一4)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还没有我们以前,神就这样定规了,我们按着时间,被带到神的面前来享用祂。我们只能说,赐恩的神,作成恩典的工作,就是在传律法的时候,恩典的意思还是这样的浓厚,我们只能敬拜神。

 

穢酗U更提到摩西直接到山顶上去,这是更高的恩典,我们留待下一次再交通。我们求主把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赐给我们,叫我们能看见字句后面的神的自己。

 

神在基督里作的荣耀的选召(廿四1218)

 

瞻G十四章如果只是看表面的话,很容易便读过去。若是我们留意来读的时候,我们会发觉在这一章里面,神把一个非常宝贝的讯息给了我们。保罗写以弗所书的时候,他里面有一个看见,就是“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弗一4)他这一个看见,我相信一定是圣灵在他里面作工的结果。但圣灵怎样作工呢?是直接告诉他吗?还是圣灵把保罗带到一些神从前所说过的话里,让保罗有一个清楚的看见。如果这是个事实,那么以弗所书中的这句话,非常可能是从第二十四章里领悟过来的。因为在二十四章以前,我们没有看见那样清楚的一件事,正如保罗看到亚伯拉罕的那一位子孙,是从创世记二十二章里看见的。若是没有加以留意,一下子便滑过去了。若是看见了,,那永远的计划便很清楚的摆出来了。

 

瞻W一次我们看神另外选了七十个人上山去。我们特别提到在十九章里,神很清楚的划定界限,清楚到一个地步,人就是不能越过,要是过了那条界限,结局就是死。但我们又看见,就在那一个时候,神让摩西首先越过那条界限,然后神再让那七十四个人越过那条界限。这七十四个人到了山上的时候,在那里观看神,又吃又喝享用神,这些都是非常美的事,也是越过十九章那条界限的事。十九章那条界限是非常严肃的,也是很严厉的,但是神自己却作了一些事,很例外的,一而再把人带过那条界限。可是到了二十四章的下半,我们看见神又作了一件事,比让那七十四个人上山去更美,更宝贝,更有恩典。

 

进入荣耀里的呼召

 

当那七十多人在那里观看神,又吃又喝的时候,神又向摩西说话了。“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上山到我这里来,住在这里……。”(廿四12)请弟兄姊妹特别注意那个“住”字。神让摩西到山上去,不仅是到山上去看看神,神是用了这样的一个字“住”。弟兄姊妹,这是一个什么的事实呢?这个事实就是说人要住到神那里去。当然我们不晓得摩西当时对这件事了解到什么程度,但如果我们从新约的角度来看神这一句说话,便看见这件事情犹如约翰福音十五章里所说的:“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常在我里面,也是这样。”(约十五4)这一个葡萄树的比方,是很重的说到住在主里面。现在神在这里对摩西说:“你上山到我这里来,住在这里。”弟兄姊妹,这个“住”字实在是太美、太宝贝了。

 

礎p果我们忘掉了十九章的内容,便不会发觉这个“住”字有什么意义。若是记得十九章里当时的情况,一看见这个“住”字,便知道事情已经起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原来是人不能靠近神,现在是人可以靠近神,不仅是可以靠近神,还可以住到主那里去。看见了这一个变化,我们必须要记住一件事,十九章那一条界限并没有废去。所以当那七十四个人上山的时候,神就提醒他们说:“百姓也不可和你一同上来。”(2)现在神又让摩西与他们一同上到神那里去。因此,我们便看见神给人所定的界限并没有废掉,仍然是那样的严肃。但是在神的恩典选召上面,有些人是可以越过那条界限的。而在神更深的恩典选召里,有人是更多的越过那条界限,不仅是能去到山上,并且一直往上去直到神的面前。弟兄姊妹,这是何等宝贝的一件事。我们可以说,到这一个时候为止,人仍然是不认识什么叫作恩典,但不管人认识还是不认识恩典,神却是愿意为人预备恩典。

 

现在,我们看见神怎样为人预备恩典,“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上山到我这里来,住在这里。”我们实在感谢神!虽然摩西这一次在神面前只有四十天,他便要下山去。但神在这里说到人可以住在祂那里这件事,到有一天便要成为永远的事。但在那一个时候还没有条件,所以神没有让摩西永远住在祂那里,神只是让祂短暂的住在自己那里。虽然是短暂的住,但已经把神心里的意念发表出来了。神喜悦人到祂面前去,更喜悦人能住到祂那里。我们感谢赞美主!

 

神赐律法的目的

 

礎b没有继续看摩西怎样住在神那里之前,我们先要注意另外一件事,然后回头再看他怎样的住在神的面前。如此,我们才懂得住在神面前这件事,宝贝到一个什么的程度,同时又可以了解到为什么神在创世之前,便定规了这件事。现在我们先注意神让摩西到山上去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主要的目的,是神要把法版赐给他。法版上的诫命,是神自己写的,是神亲手作的,神亲自作成这一样东西。它有什么功用呢?如果我们没有注意到神开始时候的目的,我们便很容易让人的愚昧把律法的功用带到负面的结果去,作为神赐下律法的原因。因为我们以后看见律法没有在人中间成就了什么事,律法带给人的只是重担。

 

礎是我们不能忘记,律法虽然在人的感觉里是重担,但在罗马书里,我们却很清楚的掌握到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乎灵的……”(罗七14)律法本来是很好的,而它所以成为人的重担,不是因为律法不好,而是因为人不好。在罗马书八章三节里说:“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罗马书七章那里说“律法是属乎灵的”,是好的,但只因“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所以人没有办法,便落在律法的定罪底下。因此,律法没有显出它的积极功用,不是因律法本身不对,只是因为人不对。

 

礎]此,我们注意到神当初传律法的目的,并不是要它成为人的重担。在这里,我们很清楚的看见,在十九章里,神明明的说:“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十九56)神要叫以色列人成为祭司的国度,神要叫以色列人在万民中作属祂的子民,神要叫以色列人成为圣洁的国民,在以后的日子,我们更看见神要以色列人能永远承受祂的应许。所以,以色列人在神面前,必须成为一班对的人。怎样能成为对的人呢?神就把律法给他们,神就告诉他们说,要照着律法上的话来活,那样在神面前便对了,就能成为属神的子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也能永远承受产业。

 

繚P谢赞美我们的主!神起初把律法赐下来,那个目的不是要叫神的百姓背一个重担,我们留意神怎样对摩西说:“你上山到我这里来,住在这里,我要将石版并我所写的律法和诫命赐给你,使你可以教训百姓。”(廿四12)神的目的是要叫百姓受教,因此便成就神对他们拣选的恩典,或者说成就神拣选他们的目的,又或者说要成就应许亚伯拉罕的目的。

 

禮们感谢赞美主!神起初传律法,是要给以色列人一条路,让他们借着这一条路,能毫无保留的去承受神。这是我们还没有看摩西如何住在神那里以前所要注意的第一件事。

 

像烈火一般的神的荣耀

 

瞼t外我们要注意的是,摩西到了山顶。山顶上的光景在人的眼中是怎么样的呢?我们注意末了的第二节经文说:“耶和华的荣耀在山顶上,在以色列人眼前,形状如烈火。”(17)我们要注意这个事实,因为这个事实是很严肃的。在以色列人的眼前,山上满是烈火。烈火是表示什么呢?要是回到十九章那里去看,便看见那是一种非常严厉的光景,因为当神在西乃山上显现的时候,“在山上有雷轰、闪电,和密云,……西乃山全山冒烟,因为耶和华在火中降于山上。山的烟气上腾,如烧?一般,遍山大大的震动。”(十九1618)以上是十九章给我们看见的景象,以色列人进到那种光景的时候便都发颤,便都恐惧,便都觉得可怕。

 

禮们要是到新约里去看,我们便看得更加清楚了。这个烈火是什么呢?烈火乃是神对祂的敌人追讨的光景。希伯来书说到神消灭敌人的烈火,又说到“我们的神是烈火”。从上文我们看见,对那些不信从神的人,那些不跟从神的人,神的审判临到他们的时候,神的追讨临到他们的时候,神就是烈火。不管从十九章来看也好,或是从新约来看这个烈火也好,在一般人的眼前,就是在以色列人的眼前,神是烈火。我们要注意,虽然已经有七十四个人到山上那里去,而摩西一个人也到神那里去,可是神是不改变的神,所以在众人面前,祂还是烈火。

 

穡漱\,这七十四个人又是怎样上山的呢?摩西又怎能到神那里去呢?岂不是要被火烧成灰吗?感谢赞美主!我们看见这些人都是因着恩典而去的,是神格外恩典的怜悯与选召让他们去的。摩西到山上去,也是因着神的恩典把他带去的。这样一来,我们便可以看见神没有改变,但是这一位不改变的神,祂过去如何是烈火,现在仍然是烈火。但是感谢神!在祂恩典的选召里,神却改变了人的地位。所以,那些改变了地位的人,就能到神那里去。那些没有在恩典里改变地位的人,他们没有进到恩典的地位里,所以他们仍然留在山下,不能越过那条界限。

 

穡漱C十多人能到山上去,是神恩典使他们得着那个地位。在恩典的地位中,人改变了,人的身份改变了,人所站的地位改变了。用今日新约的话来说,那就更清楚了。在山下的那一批,仍然是罪人,现在这些在恩典里面的人呢?他们也没有抹掉他们是罪人的历史,但却成了蒙恩的罪人。弟兄姊妹,分别就是在这里。看到了这一个事实,我们不能不俯伏敬拜神,祂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祂从前是如何的严厉,现在仍然是如何的严厉,但祂从前是如何的满了恩典,祂永远是那样带着恩典。祂是一位不改变的神,但祂改变了到祂面前去的人的地位,让这些到祂面前去的人,毫无保留的可以活在神的丰富供应里。我们实在不得不向神俯伏和敬拜。这一件事,今天在新约里的人,也有这样的经历。可是在传律法的时候,以色列人不懂,恐怕连摩西也不够懂。但是不在乎人懂得多少,神是按着祂自己的心意和目的作工在人的中间。

 

礎磽b主里面

 

禮们看过了以上两件事以后,我们再回头看摩西如何住在神那里,这样我们才懂得,神的心意是何等完全的满了恩典。刚才我们提到神召摩西到山上去的时候,目的是要叫他接受律法,然后把律法教训百姓,让百姓可以找到那条路,可以到神面前去。所以,我们可以说,外面好象是宣告人与神的关系调整的路,但若是看整个的事实,我们便看见里面的宝贝,那就是启示了神要领人进到荣耀里的心思。这是太宝贝了,因为“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上山到我这里来,……。”(12节上)从外面看就是接受律法,但事实上是什么呢?神在那里说出了一件什么事呢?神是说出人可以到神的面前去,可以住在祂那里。

 

从来没有人有过这样的经历,连亚伯拉罕、以撒、雅各都没有,顶厉害的就是以诺,也不过是与神同行。但感谢赞美主,这里显出一件事:你“住在这里”,一住便住了四十天。摩西住了这四十天,便叫我们领会了一件事。什么事呢?如果光是为了接受律法的话,上去拿了便可以离去,因为照着神所说的话,显示律法已经写好了。但事情却不是这样,摩西上去一住便是四十天。在申命记里,摩西说:“那时我在山上住了四十昼夜,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申九9)这里只是说七日,但不是说只有七天,而是说到开头那七天的事。但是非常希奇的,我们若留意下去的话便会发觉就是开头那七天,摩西到神面前去的时候,神好象也没有跟他说话,神也没有作什么事,摩西只是到了神那里就是。他在那里作了些什么事呢?圣经也没有记录下来。不过,我们按着神跟他说话的次序,我们可以说摩西就是住在那里,“住在那里”就是享用神的同在,这是最简单的话。

 

礎是不是就这样简单呢?不。因为摩西所去的那地方,不是我们心思里所以为的就是在神的面前,十五节那里说:“摩西上山,有云彩把山遮盖。耶和华的荣耀停于西乃山,云彩遮盖山六天,……。”(1516节上)弟兄姊妹看见吗?摩西到山上去不是仅仅是到山上的一个地方,也不是含含糊糊的来到神的面前,乃是到了云彩的里面,乃是到了神荣耀的里面。所以这里就把祂要领许多儿子进入荣耀里的心思发表了。那里有人能进到神的荣耀里?也许我们说以诺曾到过那里,但以诺到了那里便不再回来了,唯有摩西进去了又出来。从来没有人进到神的荣耀里,又从荣耀里出来的。我们感谢神!摩西是第一个,所以摩西到山上去的时候,他是进到荣耀里。他住在荣耀里六天,那六天是神的荣耀把他围绕,在那六天里,他是活在神的荣耀中。我们怎能想象这样的事呢?

 

禮们读列王记的时候,说到建造圣殿完毕以后,所罗门就在那里说:“耶和华曾说,祂必住在幽暗之处,”(王上八12)因为祂隐藏祂荣耀的光辉,不叫人在祂的光中给定罪致死。事实上,如今摩西在山上进入了那光,那光的荣耀原是人不能靠近的,现在不仅是靠近,而且是进去了,让神的荣耀把他围绕起来,他就在那里享用神的荣耀作为他的供应。摩西在那里六天,我不晓得那六天摩西是怎样的度过,他是否像在山腰那批人又吃又喝?我想不用吃不用喝也够了,人能活在神的荣耀里,也不会有饥饿这一回事。当然这都是人的感觉,但我们说这是一个荣耀的事实,因为对当时的摩西来说,不仅是一个感觉,而他是实在的进到荣耀里,六天在那里。我们感谢主!

 

在恩典中升高而进入交通

 

现在我们要注意,神为什么要等到第七日才跟摩西说话呢?我们实在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们可以了解,神让摩西完全被荣耀来吸引,神使摩西完全让荣耀来作他的供应,神让摩西完全的饱尝了神的荣耀,然后神才开始与他有交通。好象是把摩西浸透在荣耀里,让他给荣耀充满到一个地步,可以与神对等,让神可以向他说话,他又可以站在神的面前与神说话,当中再没有间隔,都是在荣耀里。弟兄姊妹,这是一个何等荣耀的事实。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再说些什么话,因为当时的摩西,若按工作来说,他是不配得这荣耀,若按摩西的属灵生命的成长程度来看,他也不配得这个荣耀。但是感谢神!神实在是把荣耀给了他,这是什么一回事呢?我们只能说这是恩典,仍然是恩典,神一直在这里显明祂无限的恩典。

 

禮说这是无限的恩典实在是一点也不错的,只要你站在山下的百姓当中来看这件事,我们就晓得这个恩典的确是无限的。起初我们看见有一个人可以越过这条界限,便说:“哎哟!恩典很大啊!”然后我们更看见有七十多人能越过这条界限,而且能上到山腰上去,便说:“哎哟!恩典更大啊!真的想不透,怎么可以呢?怎么能有这样的事呢?”但现在我们看见摩西,一进入荣耀里去便是六天。继续还住在荣耀里,一直等到第七天,神就与摩西有交通。神是与住在荣耀里的摩西有了交通。

 

禮怚S姊妹,我们抓住这些事实的时候,我们只能说,神的恩典的确是无限的,实在只能说是恩上加恩的恩典。我们不能说在律法里没有带着恩典,我们那里会想到在传律法当中,竟然是带着那无限恩典的小影。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在当时,对人来说,摩西的经历好象是一个启示。但感谢神!到了新约的时候,那一个启示便成为我们的实际了。如今我们实在是接受了一个恩典的地位,我们可以到神的面前去,在灵里面我们已经住在主里面去了。是怎样的住法呢?是在一个荣耀的定规里面住在那里,这一个荣耀的定规,叫我们有一天能被带进荣耀里去。“原来那为万物所属,为万物所本的,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来二10)

 

神在创世以前所定的旨意

 

禮们敬拜赞美我们的神,这实在是一件不得了的事,现在我们已经把整个二十四章末了的事实掌握了,就叫我们很清楚的看见一件事。神当时让摩西有这样的经历,或是说神让当时的百姓有这样的经历,是不是神偶然兴之所至,才作这件事呢?显然不是的。因为我们看见以色列人蒙拣选,乃是早在亚伯拉罕的日子已经确定了。当然,神拣选亚伯拉罕,也不是在亚伯拉罕的日子才定规的。老早神就看见亚伯拉罕了,还没有亚伯拉罕以前,神就已经看见他了,甚至我们可以说,神造亚当的时候,祂已经在亚当里看见亚伯拉罕。推得再远一点,在神还没有造亚当的时候,神已经透过这个亚当看见了亚伯拉罕。我们敬拜赞美我们的神!这些事既然不是偶然发生的,那就是神的旨意,那就是神永远的旨意,神按着祂永远的旨意,一步一步的把这些事带出来。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之后,保罗出来了。保罗或许是在亚拉伯的旷野,或许是在监牢里,保罗在读神的话时,圣灵就把这件事显明在他里面,圣灵就让他看见这样的事,圣灵让他看见恩典,圣灵让他看见神的安排,圣灵让他看见在神的安排里面,恩典是如何的发表出来。然后,圣灵就在他里面说:“神在创世以前,神已经安排了这件事。神在创世之前,就让亚伯拉罕的独生儿子在摩利亚山上献为燔祭,神藉这件事说出了祂以后要把祂的独生子赐给人,祂的独生子要把恩典带来,在祂独生子的里面,原来不能靠近神的人,藉这神的独生子,一个一个的来到神面前。不单是来到神的面前,神还继续的引领他们,把他们引进荣耀里。”弟兄姊妹,如果我们把以弗所书第一章保罗所说的一段话,接上传律法这一件事,实在要感谢赞美主。主实在是在创世以前就为我们定规了很多事,这些事便按着祂的安排和时间,一件一件的发表了出来。

 

礎b传律法这件事上,我个人实在相信,摩西当时是没有办法完全领会神的心意。但是感谢主,我也曾提过,不在乎人能领会多少,神是按着祂自己的定意来作成祂的定规。正如今日我们也没有很多的领会神的定意,虽然从认识上来说,我们总是比摩西的时候好象是多了很多,但这“多很多”放在神荣耀的丰富里,和神荣耀的旨意里,仍然是非常的少,并且是少得可怜。感谢神!不在乎我们领会多少,神是按着祂的定规来作成。说实在话,我们现在读新耶路撒冷,我们能领会多少呢?字句也许我们能领会过来,里面的实际,我们能领会多少呢?我们承认是非常有限的,非常的有限。但感谢神!不在乎我们对新耶路撒冷领会到什么的程度,神是按着祂的定意,把我们造成新耶路撒冷。难道把我们造成新耶路撒冷,连我们自己也不晓得么?不在乎我们晓不晓得,只在乎那定意要作成这件事的神。

 

繚P谢主!神将这个启示,不早也不晚,却是放在传律法的时候发表出来,这就够我们向祂俯伏了。律法是说出不改变的神。神不能改变,律法不允许神改变。律法是说出神是公义的神,不能作不义的事情,祂说了就一定要成就,祂发表了就一定要作成。神在传律法的时候,就借着一连串的动作,把那荣耀的恩典启示出来。也就是说出神是不会改变祂的定规。

 

这就叫我们联想到我们的主钉十字架以前,跟门徒们吃最后一顿饭的时候,祂就设立了擘饼的安排。每一个主日,我们都是这样作,但我们也是常常忽略,虽然我们不住的提醒自己,我们却是常常的忽略。我们不会忽略我们的主钉十字架,我们也不会忽略主的流血。不过我们常常忽略了主在那里跟我们立了约。虽然,我们常常提醒自己说,这个杯就是约,神就是把这个约给了我们。可是,我们常常会忘记。感谢主!我们可以忘记,神却不忘记,祂永远纪念祂所立的约。就如同在这律法传了以后,神就启示要把人领进荣耀里的定意。我们还能说什么话呢?我们只能说由开始到末了,我们只是一个蒙恩的人,没有可夸的,没有在人面前可骄傲的,因为从开始到末了,我们都是从恩典中领受的。

 

簪咻b传律法那个时候,就把祂在创世以前所定规的心意解开了。当年摩西跟以色列人,对这件事恐怕是很模糊的。为什么呢?原因就是说:叫我们这些今天蒙受恩典的人,晓得这个恩典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这个恩典是神有计划,有安排的,神是按着祂的定意作在我们身上。所以,今日稍微认识恩典是什么的人,都不能禁止自己毫无保留的来跟随这一位赐恩的主,我们也只能这么作。很多时候,我们看见人在神面前的顽梗、悖逆、辩驳,我并不是指着那些不信的,而是指那些在神儿女们的范围里的,我们只能承认一件事,连我们自己也在内,就是不够认识恩典。若是真的认识恩典,我们在神面前实在是没有保留的,是没有条件叫我们有保留的,也没有可能让我们有所保留的,因为神从永远到永远,都一直是在恩典里钉牢了我们。我们从一个恩典过到另一个恩典,从另一个恩典又过到另一个恩典。在神来说是恩上加恩,在我们来说,却是承受恩上加恩的人。── 王国显《容我的百姓去──出埃及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