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廿七章

 

铜祭坛-基督是我们的救赎(廿七18)

 

禮们看到祭坛的时候,可以这样说,整个会幕本身的启示已经告一段落,但却还没有启示完毕。正因着这样的启示的次序,就引起我们去注意一个我们不应该忽略的问题。神启示这一个会幕是从里面启示到外面的,先是约柜,后是灯台,再后是桌子,然后就是帐幕。从里面到外面,但是却偏偏漏掉了香坛。为什么会漏掉呢?我们现在暂时把这个问题留住,我们以后再去看。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一件事,就是神预备了祂荣耀丰富的恩典,也预备了给人的供应,也预备了那荣耀的安排,因为在那荣耀的安排里,不仅是说出神的儿子本身的荣耀,也说出了神儿子的所作带来的荣耀,而这些荣耀是透过那一些在基督里的人来发表的。

 

人必须先要接受救赎的恩典

 

禮们看到这里的时候,大概已经看到了神心意的中心点。但是问题来了,人在那里呢?来享用神的人在那里呢?能给神用来成就祂这个荣耀的建造的人在那里呢?我们记得,这里有的是,在里面环绕着的也是。约柜本身固然是有。有这许许多多的在那里,能进到神心意里的人在那里?哪一些人才可以进到神的心意里呢?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主要的问题。如果没有人能进来,神这一切的安排和设计都是落空的,但是神的设计和安排是不可以落空的,一定要给作成功的。所以我们就要看人怎样才可以来到神的面前。

 

禮们从这里看到一件事,如果按着这里的次序,从里面到外面,越过了香坛,出到外面去的时候,就要碰到洗濯盆。越过了洗濯盆,就看到了祭坛。祭坛是什么呢?我们感谢赞美主。祭坛就是人能进到神里面去的那一个根据。虽然神在这里有祂荣耀的安排,但是人如果不能进来,一切安排就没有了意思。但是,神在祂那荣耀的安排里,不仅是安排祂丰富的供应,也预备了人能进到祂里面去的方法。

 

礎b我们没有看祭坛的整个内容以前,我们发觉一件事,就是神先作好了一切的预备,或者说神先预备了一切来满足人,说得更清楚一点,就是祂先解决人一切的缺欠,然后才显明祂在帐幕里所要得到的。这就是为什么香坛和洗濯盆会给越过不提的原因,也就是为什么先启示里面,然后才到外面的原因。

 

禮们有了这样的概念,我们就能看见这样的一件事。弟兄姊妹都知道,我们的主从死里复活以后,已经进到荣耀里去,现在我们说祂是在荣耀里的基督了。但是,当我们读启示录的时候,有一件很希奇的事,就是那一位荣耀的主,祂还没有戴上冠冕。在启示录第一章里,约翰在拔摩海岛上所看见的基督是还没有戴上冠冕的。约翰以后在天上继续所看见的异象里,基督也还是没有戴上冠冕的。在启示录里,我们的主一直是被称为羔羊。就是在第七章里当羔羊坐在宝座上的时候,祂还是没有戴上冠冕的。这件事实在很希奇,一直到第十九章,我们才看见,我们的这一位主才戴上冠冕。为什么是这样呢?

 

禮们先要了解这一点,然后再来看会幕,就会发觉这两件事情有不谋而合的地方。是什么事呢?就是神先让人的问题完全得着解决以后,祂才显出祂那最完全的荣耀。说得更具体一点,神在基督里所作的工作,是一直作到一个地步,叫那些在基督里的人,该戴上冠冕的都接受了冠冕以后,我们的主才显明祂是戴冠冕的主。在会幕里,我们也看到同样的原则,就是神先预备了人所需要的一切,然后神才接受人来作祂的供应。人能成为神的供应是神的目的,神一直在等待,神作了许多的工作,一直作到人能成为神的供应。在这个过程里,我们看到了这一件事,就是神先作人的供应,然后才接受人作祂的供应。

 

禮们有了这样的了解,我们就看到先是约柜,然后是桌子,再后是灯台,往后就是帐幕的本身,接着就是祭坛,这样就可以让人进到神的丰富里。祭坛是什么呢?简单的一句话来说,如果从功用上来讲,祭坛就是叫人的罪在那里完全解决的方法,人到祭坛献祭的时候,就叫人的缺乏在那里解决了。这是从功用上来看的。但是让我们来看这个祭坛的实际,我们必须要看见这个坛原来的目的。原来的目的是要让人知道人来到神面前,是不能靠自己的所有与所能。任何一个人靠自己要到神面前去,他都不能走过这个祭坛。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此,当我们看祭坛的时候,我们先要看祭坛是怎样造出来的,和祭坛的形状是怎样的。

 

担当我们一切亏缺的主基督

簫漸,我们注意:“你要用皂荚木作坛。”(1)皂荚木表明了人的性情,我们的主道成肉身就是用皂荚木来表明的。祂在我们中间,成为我们当中的一个。祂是皂荚木,因为祂担当了我们所有的丑陋和亏欠,所以祂就成了皂荚木。我们感谢主,我们看以前所提到的事物,道成肉身的主虽然成了皂荚木,但祂却是给精金所包裹的。也就是说,神的荣耀并没有因为祂担上了人的缺欠而减少,祂仍然是神的自己,祂仍然是带着神的荣耀。在祂的神性那一方面,祂没有一点的缺欠。祂只是隐藏了祂的荣耀。

 

礎是,当我们看到祭坛的时候,我们就看到另一件事,就是这些皂荚木并不是用精金包裹的,而是用铜来包裹的。铜是什么意思呢?在二十五章里已经提过了,铜在圣经里一直是审判的记号。这个祭坛的本身,是用铜把皂荚木包着的,是里外都包着的。这就很明显的说出了一个事实:任何一个人要来到神的面前,他必须要经过审判。可是当人经过神的审判,他就要在神的审判里消失了,所以你看见这个祭坛的时候,你只看见铜而没有看见皂荚木,不仅是那个时候没有看见皂荚木,并且事实也告诉我们,这些皂荚木在神的审判里要变成无有。

 

禮怚S姊妹要记得,这个祭坛是不停的烧着很旺的火的,能把祭牲完全烧成灰的。你可以想象得到,这个祭坛所承受的热度是有多高。这个祭坛里面所包着的皂荚木,起初会慢慢的给烘干,本来已经是干的,现在就更干了。再过一些时候就不仅是干,而且是变成焦炭了。渐渐的这些焦炭也给这样的高热烤成灰了。到了那一个时候,你可以看到那个铜坛,起初是铜包皂荚木,过了一段的时间,里面的木头已经不能存留,只剩下外面的铜。这说明了一件事,就是任何一个人,凭着自己去接受神的审判,结局就是如此,要成为无有,不能存留。所以,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这个铜坛很明确的告诉我们,在神的审判里的人的光景。也可以说,这一个铜坛是人受审判而灭亡的地方。

 

礎是,我们感谢赞美主。因为在希伯来书上,我们看到了一件事。在功用上,我们看到铜坛是这样,但铜坛同时也是人在神面前得蒙恩典的地方。一面是接受神审判的地方,另一面又是人蒙恩的地方。为什么铜坛会产生这两面的功用呢?这里带出了一个顶宝贝的事实,就是铜祭坛也代表了我们的主的自己,是预表着我们的主道成肉身来承担我们的罪。帐幕里面的事物,说出我们的主道成肉身来作我们的供应,帐幕外面的这个铜坛,是说我们的主道成肉身来解决人在神面前的亏欠。所以,当我们看见这个铜坛的时候,一面我们看见神公义的要求,另一面我们也看见神公义的要求在那里得了满足。

 

簪咫义的要求怎样在那里得着满足呢?因为这个坛是为献祭用的,在献祭的时候,有祭牲烧在上面。那祭牲就是主自己。是主代替我们来承受神的要求。当主承担了神的要求,神就不再追讨我们这些到祂面前去的人,而叫基督原来所有的一切丰富,都成了我们的享用,所以经过祭坛的人就可以到帐幕里面去。我们可以从这里来看,人原是在外面,但是神喜欢人进到至圣所。人要怎样才能进去呢?他必须是要这样进去,以后我们在看院子的时候,我们会看见只有一个门。经过这个门进去以后,第一样碰到的就是祭坛。如果从正面来说,就是碰到神公义的要求。从恩典这方面来说,就是一进去就接受了神给的赦免。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这么大的救恩

 

禮们看过了造坛的材料以后,现在让我们来看它的规格。它的尺寸在当时的帐幕来说,是最大的一件对象。“这坛要四方的,长五肘,宽五肘,高三肘。”(1)这比帐幕里面所有的对象都大,比约柜还要大。这说明了什么呢?

 

織N是神公义的要求是很大的,同时我们也看到,神赦免的恩典也是那样的大。如果跟约柜来比较的话,神的要求是那样的严肃,而人到了祭坛的时候,也看到神的审判又是那样的厉害。但是感谢神,因着约柜上面的施恩座,我们便晓得神是乐意向人施恩的神。所以因着祭牲的缘故,这个神的审判就成了人在那里得蒙赦罪的地方。神的审判虽然是厉害,但神拯救罪人的恩典也是同样的丰厚。我们可以说神审判的要求很大,但是神供应的恩典也同样的大。

 

禮们感谢赞美主。祭坛里面,没有什么花样。首先我们来注意,祭坛为什么是四方的?我们知道“四”就是地的数字。东、西、南、北,四是地的数字,所以神说祭坛是方的,说出神在地上所显明的审判,是不会因地与人的缘故而有所偏袒的。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在什么地方,神的审判就是根据神的自己作标准的。神自己怎样来定规这个标准,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这是根据祂自己的公义来定规审判的标准,在全地上,无论你在什么地方,你所接触到神的审判都是一样的。同样的,当你要寻找恩典的时候,神所显明的恩典不管是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这是何等奇妙的事情。神设计的铜坛是方的,从任何一方面来到它那里所碰到的都是一样的。感谢神,这是一个方的坛。

 

这个坛里面虽然没有花样,却是有一些很特别的事物在其中。坛上面有四个角,是特别造出来的,好象牛角、羊角的。英文的翻译就是号角的那种角,“要在坛的四拐角上作四个角,与坛接连一块,用铜把坛包裹。”(2)

 

为什么要弄这四个角?有什么作用呢?是要说明一些什么呢?弟兄姊妹,这四个角,与坛在人中间所显明的功用很有关系。这些角,也可以称为“拯救的角”。当然人来到这里支取坛的功用就得蒙拯救。但是在神的安排里,祂特意用这四个角来作拯救的标志。所以,这四个角就可以说是人得蒙赦罪的标志。这个标志是很有意思的,可以说是这个祭坛上最特殊的地方,也是显明这个祭坛功用最大的地方。

 

禮们看看这四个角,究竟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在那里。在这个祭坛上面,以后我们会看到有五种的祭要在那里献上。但是很希奇,五个祭里面,燔祭、素祭和平安祭都跟这四个角没有关系。跟这四个角发生关系的是什么祭呢?是赎罪祭,或是赎愆祭。也就是说,这四个角安设在这里,是和罪有非常的关系。我们不知道神为什么要这四个角,其实这四个角从坛上伸出来并不是太美观的。但是,神为什么要这样作呢?我们留意赎罪祭的时候,我们就看到赎罪祭的祭牲所流的血给处理的时候,第一个步骤就是用血来抹这四个角。这样我们就看到一件事,这四个角是这样明显的伸出来,好象就是把这四个角作为人的罪的实际,在神的眼中是非常的明显,在人的眼中也是明显的。但是感谢主,因着那祭牲的血涂抹上去,这些该给定罪的事实,就成了人在那里得拯救的事实。所以这四个角,被称为是“拯救的角”的原因就是这样。

 

主是我们拯救的角

 

穢罗门作王的时候,有两个人曾经跑到祭坛的角那里去。一个是他的哥哥,就是自己要作王的那一个哥哥亚多尼雅。当大卫显明是所罗门作王的时候,他就跑到祭坛那里抱着坛角不肯下来,因为他害怕所罗门要杀他。在以色列人中间,任何人只要抱着祭坛的角,就没有人可以杀他,因为那个角是称为“拯救的角”。这是一个人的故事。另外还有一个人就是约押。约押在被所罗门杀死以前,也是逃到帐幕抱着坛角。但是结果所罗门还是叫人把他带离那里,然后杀掉他。若是他抱着那坛角,他就在那里得保护。这些是在以色列人中间有过的历史事实。这些角称为“拯救的角”,因为上面是满了祭牲的血。

 

禮怚S姊妹可以想想看,以色列人在一年里有多少的赎罪祭要献上?一天里有多少的赎罪祭要献上?我们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晓得,献赎罪祭的次数一定不会少。你可以想象得到,献祭一次就抹血一次,所以那里是满了祭牲的血。因着祭牲的血,人就在神的面前蒙了拯救。这也就是我们读新约希伯来书的时候,说到基督的血,为什么会说得那么重要?因为那血是为救赎人而流出的。在旧约里,神已经表明,只有神儿子的血才能让人找到得拯救的路和方法。

 

还有一件事是我们不能不注意的。坛的角不但是让人蒙恩,圣经里还给我们看到另一件事,这件事就说出了为什么人一到坛那里就能得拯救。我们刚才提到因着祭牲的血。但是,如果人本身是不对的,他就不可能用祭牲的血。记得在以赛亚书上,神对犹大说,如果他们不悔改,他们所献的祭都是徒然的。所以说到献祭虽然是一个蒙恩的方法,但是献祭的人也必须是对的。如果献祭的人是不对的,要么他是不会去献祭的,就是他去献祭,他的祭也没有实际的意义。所以,神的话给我们看到另外一件关于坛角的事。我们读诗篇一百一十八篇,我们看到诗人说,把祭牲牵到祭坛,把它拴在坛角那里。为什么要拴在那里呢?我们读上文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上文是一个寻求神赦免的祷告。这个祷告完毕了以后,好象圣灵就在那里向人说话,叫人把祭牲带到神面前来,把它拴在坛角那里,在那里等候被献作祭物。这一个动作,说出了一个寻求神赦免的人,他必须完全寻求神,顺服神的心思,“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赛五三7)这是说到我们的主。那里是羊羔被宰杀之地呢?就是在坛角那里。

 

当时的人献祭,是把祭牲带到会幕,交给祭司,祭司就把它牵到坛角那里拴起来,他就按手在祭牲头上,然后就把它杀掉。所以,弟兄姊妹可以看到,在坛角里有多少的事要作完,然后才叫祭牲烧在坛上。第一样就是顺服。那只祭牲是很顺服、很柔顺的给牵到祭坛那里。第二样是按手,就是联合,就是和献祭的人联合起来,成了他的代替;然后就是被杀。当时祭牲所经历的整个过程,不也就是我们的主的过程吗?我们的主顺服父神的安排,来到人的中间。祂一直把自己拴牢在十字架的路上,直到有一天,他也在十字架那里被杀了。

 

禮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这一个角所以成为拯救的角,从主的方面,我们看到主的经历;从享用主的人方面来看,也是同样要有一样的经历。这样,祭坛所要显明的赦免,就一点难处也没有了。我们感谢赞美主,神在祂的启示里,在祭坛上弄出四个角。这四个角,实在是太宝贝、太有意思了。有一点我们不可忽略的,是连在一块的。所以我们看到这个角所显明的一切,和那个坛是不能分开的。神的公义在那里显出来,人就承认说:“我们是该受定罪的。”神恩典显出来,我们也感谢赞美主说:“我们都在祭坛这里蒙了恩典。”

 

神公义的追讨成了不止息的恩典

 

禮们要注意,这个坛是献祭用的,祭牲被摆在上面就烧成灰。这些灰不能留在坛那里,必须扫出来,拿到营外倒掉,说出神的审判彻底执行了以后,人的罪就永远在神面前不再被看见,因为都已经烧成灰了,也拿到营外去了,不随着营的移动来移动了。这说出神赦免的恩典是何等的有保证。正如约翰一书所说:“……必要赦免我们的罪。”(9)不仅是祭牲在那里流了血,结束了生命,在这里我们也看见这些灰是完全的倒掉。

 

繕M后我们就要注意,这个祭坛有许多附件,有盘子是用来收灰的,有铲子是收灰用的,有盘子是用来盛祭肉用的,有火鼎,火就在那里烧着。总结一句话说,坛上一切的器具,都是用铜造的。感谢神,神在这里再给我们看到一件事,人来到祭坛那里,神就非常彻底的为人解决了罪。虽然为我们承担罪的是主,但是神却是非常彻底的把罪的问题弄清楚。因为在坛那里,你无论到什么地方,你所碰到的都是铜。无论从那一方面来看,它都是铜。到那里去,都是碰到神的审判。正如大卫的诗篇里说:“我往那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那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诗一三九78)的确是没有人能够躲避神的面。在祭坛那里给我们看到这个事实,点点滴滴都是铜。

 

礎是我们更感谢我们的主,就是点点滴滴一切的亏欠都是我们的主替我们承担。我们在传福音的时候,在信了主接受初信造就的期间,甚至在擘饼的时候,我们会这样说,或者是这样祷告:“感谢主,你完全承担了我们的罪孽,你没有留下一点一滴要我们去承担。如果你留下一点一滴,我们还是受不了,我们还是灭亡的人。感谢主,你完全替我们承担了。”事实也是如此,所以在祭坛里,每一点,每一滴,都在说出了神的审判是彻底的,没有留下一点点。

 

禮颻垠n的一点是,祭肉在火鼎上是怎样被烧呢?坛当中是空的,坛的四个角上有四个?子,用铜造铜网,铜网上有环子,把铜网挂在祭坛上。铜网被挂起来的时候,在外面是看不见的。这个铜网是什么样子的呢?“把网安在坛四面的围腰板以下,使网从下达到坛的半腰。”(5)就是说网的最高点就是挂在坛的半腰的位置,网的中央就下坠了一点。当祭物摆在上面的时候,因着祭物的重量,网就更加往下坠,所以这里说:“使网从下达到坛的半腰。”

 

禮怚S姊妹,如果光从外面看,我们会觉得这是一个设计安排的问题。但是,我们要注意当时的情形,神这样的指示的目的。一口祭牲,不管它有多大,就算是公牛也好,那条公牛是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去烧掉的。肉叉子就把肉叉过来,然后送上坛里边去烧。这一个坛高三肘,不是很高,但是因为它陷下去,而那个地方只有祭司在那里处理这些事,一般人都不能靠近那里,所以当祭牲在烧的时候,除了祭司以外,没有一个人看见祭牲是怎样的给烧尽。但是那口祭牲却是的确的在那里完全给烧成灰的。

 

禮怚S姊妹,这里面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我们都是蒙恩的人,我们都知道我们蒙恩是因为主为我们死了,我们也知道我们的主是被钉在十字架上死的。但是,我们有那一个知道,当主被钉的时候,祂的感觉是怎样的呢?当主接受这个死的刑罚的时候,祂的经历是怎么样的呢?我们承认我们都不够领会,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我们却是享用了我们的主作成的恩典。这叫我想起一位以前被关进劳改场的赵弟兄,当他被释放以后,他才知道他的姊妹被红卫兵弄死的时候,是弄到尸骨不全的地步。当他听到他妻子的遭遇以后,当然心里是很难过,但是感谢主,他说了一句话,就是“神答应了妻子的祷告。”因为他的妻子从前在神的面前,一直祷告一件事。她说,“主啊!让我能曋|你在十字架上的感觉。”弟兄就说主实在是答应了她的祷告。

 

禮怚S姊妹,如果主不是给我们特殊的安排,我们没有一个人能了解我们的主的经历和感觉。我们只看见主外面的事实,我们只知道主外面的历史。但是主里面的感觉是怎样,我们承认我们不知道。这个祭坛在烧祭牲的时候,也给我们指出了这样一件事。但是感谢神,神并不需要我们一定要很彻底很完全的了解主的感觉。只要我们有一个心意,愿意来寻求神的面,祂就把祂儿子作成的恩典来作我们的享用。这是何等宝贝的一件事。

 

職个的祭坛,里外都是铜,连两根杠都是用铜包裹的。我们感谢主,这给我们看清楚一件事,就是神公义的追讨是不会停止的,但是神借着祭牲的代替,把追讨转为恩典。祭坛本来是审判的地方,但因着祭牲的缘故,祭坛就变成了恩典的出口。虽然当人要到神面前,头一件事就是要碰到祭坛,事情是很严肃。但是感谢神,因着祂儿子所作成的这件严肃的事,就成为恩典的事实,我们都是这样的领受了。

 

繚P谢主,祂的话告诉我们说,祂还要“恩上加恩”,果然是这样。弟兄姊妹,你看会幕的时候就知道,一进帐幕,你就接受了恩典,再进去,就是更多的恩典,再进去就有更丰满的恩典,完全是恩上加恩。我们感谢主,祭坛是恩典的出口,经过祭坛而到神面前去的人,都要经历恩上加恩的恩典。

 

院子-在基督里(廿七921)

 

禮们已经看了好几样的事物,现在我们继续来看这个称为院子的地方。我们知道,会幕本身是分成两段的,前段称为圣所,后段称为至圣所,这是会幕的本身。这个会幕支搭起来以后,在它的外围要造一个院子。这个地方,在圣殿的时候就称为外院,现在在旷野的时候,就用一些布帐围成一个院子。

 

在基督里是人蒙恩的地位

 

这一个院子,把会幕里所有的对象,无论是在里面的,或是在外面的,都围绕了起来。这样一围绕起来,我们就看到一个问题。这一个院子好象是一个范围,这个范围是神显明祂的所作的范围,也就是说神施恩的范围。

 

这个院子是很有意思。现在我先把以色列人在整个院子外分布的情况说一说。以色列人是围绕着会幕来安营的。十二个支派就围着会幕来安营。靠近院子的四围,有利未支派在安营。利未支派在这里安营的时候,就挡住了所有的人不能靠近这个会幕。十二支派的人,一个也不能来到会幕那里。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他们才可以来到门口,就是在他们要献祭的时候,他们就把祭牲带到那个地方。到了那个地方,把祭牲交给祭司,办好了手续,他们就要离开。利未人围绕着这个帐幕安营,利未人可以进到这个院子里去服事,他们虽然可以到院子里去服事,但还是不能进到帐幕里。可以进入帐幕的只有祭司。一般的祭司只能进到圣所,大祭司就可以一年一次进入至圣所。这样看起来,笼统地说就只有祭司可以进入帐幕。严格的说来,在祭司当中,还要分开祭司在外面的圣所,大祭司在里面的至圣所。

 

这样一看,我们就看到有三种情况。一种是蒙拣选的以色列,他们围绕在帐幕的外围,就是院子的外围。贴近院子的内围就是利未人。祭司可以进到帐幕里去,利未人可以进到院子里去。有些图把献祭的人也画到院子里面去,那是不准确的。好象是他们把祭牲牵去,在院子里交给祭司,这是不准确的。他们只能在门口把祭牲交给祭司。这样我们就看到,从整个以色列来说,他们是神拣选的,神给他们有承受恩典的应许,但只限于在选召的恩典的范围里面。另一种是在以色列人当中,有一些特别被选召的,称为利未人。他们比一般的以色列人可以更靠近会幕。还有第三种在利未人中间有一个家族,称为亚伦的家族,或是祭司的家族,他们又在神格外的恩典里可以进到会幕。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安排。我们晓得,帐幕里面就是神的荣耀与丰富的彰显,能进到帐幕里的,就是在那里享用神的荣耀与丰富。可以进到至圣所的,就能与神面对面了。能进到院子里的,就是更深的在那里享用基督所作的。留在院子外的人,他们只是在恩典的选召里享用最基本的恩典。

 

礎p果用属灵的实际来看这个院子,院子外面有以色列人在安营。在安营的情形上,圣经里又说到营外和营内。营内就是蒙恩的所在,营外就是不被神纪念的范围。希伯来书里提到,“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来十三13)意思是说,我们乐意与主同受羞辱。但是当我们回到营内的时候,必须要注意,就是营内虽然是蒙恩的一群人聚集在那里,但是在营内有一个院子,在院子里是更表明人与神的亲近。在院子里,有帐幕的本身。能进到帐幕里的人,是更深的享用神的丰富。这样,我们就看到,在当时那样的安排下,神是要让以色列人认识,人愈要享用神荣耀的丰富,就必须要更多的进到神的面前。能进到约柜面前是最高的,即使不能进到约柜面前,也要进到圣所里。要是不能进到圣所里,进到院子里也差不多。如果不能进入院子,用我们今天新约的话来说,就是仅仅得救的人。是很可怜的得救的人。

 

簪当时这样的安排这个院子,把人隔离在神的外面。虽然这些以色列人都是神拣选的,按理来说,他们可以直接的来见神的面,因为神已经拣选了他们。但事实上,神作了这样的安排,是同时告诉被召的以色列人,虽然他们是被召的,他们仍然必须要追求,追求进入更深的恩典,更高的拣选恩典。我们知道,在旧约这样的追求是没有用处的,因为无论怎样追求,十二支派的人都不会变成利未人。同样地,利未人无论怎样追求,也不可能变成亚伦的后裔。

 

礎是,我们确实看到,在这样的区别里,给我们看到一层一层的接近神的丰富和荣耀。站在新约里,这些界限都没有了,因为我们众人都是进到基督里。在基督里,你肯追求,你就会多靠近神。你愿意多付代价去追求,你就更多的享用神。要是你不甘心付代价,那你享用神就有限度了,你不以基督为至宝来作追求的目的,还在斤斤计较着地上人事物的好处,如果回到旧约来说,就是那十二支派,而不是利未人,更不能说是祭司了。

 

繚P谢赞美神,在新约里,神的救恩把我们众人都放在祭司的地位上。我们都有资格进到帐幕里。资格是已经有了,但是,进去不进去,就不再是神给不给的问题,而是我们要不要进去的问题。神把那进去的资格给了我们,也把进去的身份给了我们。要是我们不愿意进去,我们就留在帐幕的外边。如果我们愿意进去,我们就进入基督的丰富。从当时神启示的这件事上,给我们看到在新约里那宝贵的赏赐。

 

实际活在基督里

 

现在让我们回头来看这个院子。我们看见院子是长方形的。南北是一百肘,西边五十肘,东边也是五十肘。弟兄姊妹注意一件事,在南北两边,各有一百肘,怎么把这些帷子,就是布帘,在一百肘里把它们分成二十段呢?怎么分呢?并不是把它们剪开一段一段。圣经上也没有说得很清楚,这一百肘是整幅的长度,还是由很多幅布联结起来,圣经上没有明说这一个,反正就是一百肘。然后,就有二十根柱子,就是说柱子与柱子当中的距离是五肘。这边也是一样。后面五十肘,柱子就有十根,前面也是如此。

 

禮怚S姊妹,我们看到一件事,就是整个院子是用五的倍数来显明的。南北是二十个五,东西是十个五。什么是五呢?就是人的完全的数字。神给人每只手有五个指头,每一只脚有五个脚趾,整个人有五官,就是眼、耳、口、鼻和心,心就是其中的一个感官。五就是说到人的完整,人的完全。这样一来,我们看到这个院子,我们就看到一个事实,就是有许多的五,这边有二十个五,那边也有二十个五;这边有十个五,那边也有十个五。一共是六十个五。十就是神工作的完全,神所作一切事物的完全。六就是神创造的完全。我们知道在第六天造了人以后,神一切造物的工就作完了。在第六天,人就出现了。人的出现,就是按着神的形像被造的事实完成了。

 

禮们把这个事实和六十个五的事实来比一比,就很容易发觉,神给我们看见一件事,就是要进入祂拣选的范围,蒙拣选进入基督里。这一个范围就是基督里的范围。是实际在基督里的范围,不是地位在基督里的范围。地位在基督里的范围,是在营内,实际在基督里就是在院子。如果我们能领会,这个院子是表明神的目的,就是到神面前的人,不管程度是怎样,当然最高的程度是来到至圣所,次一点的是来到圣所,最低限度也要来到院子。这些都是从实际那里去看的。

 

这样,我们就了解,神是让每一个进到基督里的人,都要恢复到神起初的目的里去。就是神在造人的心意里,给恢复到完全。这就是六十个五的意思。数字的问题我们就看到这里为止。

 

进入基督救赎的圣洁里

 

簫n了解神的心思,不能光凭数字。因为如果光凭数字,那可能就成了一个推测。因此,我们必须要看这个院子是怎样的结构。这个院子是用帷子把它围起来的。帷子是怎么造的呢?这些帷子是“用捻的细麻”作的(9),细麻是洁白的。说清楚一点,麻分两种,一种是大麻,一种是苎麻。平常我们看见的麻绳是用大麻的皮来造的,我们作衣服用的那种麻布,就是用苎麻的皮纺出来的。这些细麻就是苎麻。因此,我们是很明确的知道,这些细麻是洁白的,因为大麻是黄黄的,而苎麻是全白的,在当时来说算是最洁白的了。

 

瞼白就是表明圣洁没有瑕疵。在启示录第十九章,说到新妇等候见主的时候,是穿上光明洁白的细麻衣,意思就是圣洁没有瑕疵。以弗所书第五章告诉我们,主“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26)。弟兄姊妹,当我们看到这一点,我们就知道,能进到这个范围里的,从实际上来说,都是碰到圣洁没有瑕疵的。我们都知道,人给恢复到圣洁没有瑕疵的地步,就是神起初在人身上的目的成全了。这样就帮助我们了解那六十个五肘的事。这是非常的宝贝,能进到里面就是进入到圣洁没有瑕疵的光景里面,能把神起初的目的恢复到人的身上。

 

礎是,光看帷子还是不够。我们必须要看,这些帷子是怎么被支搭起来。这些帷子是挂在一些杆子上面,用?子把它们?起来。这样就把帷子支搭起来了。那些杆子又是怎样竖立起来的呢?经文上说每一根杆子都有一个带卯的铜座。是用铜来作一个座,杆子就插在座上的洞里,这样杆子就竖立起来了。现在我们来看,把杆子竖立起来这件事,要叫我们领会的是什么。帷子就是说到圣洁没有瑕疵,但是,这个圣洁没有瑕疵是谁去判定呢?人的意见各有不同,就没有办法弄出一个标准来。但是既然这里给我们看到是圣洁没有瑕疵,是用捻的细麻来作成这些帷子,到底怎样可以摸到圣洁没有瑕疵的实际呢?

 

簧y是铜的,铜就是说到神的审判,也就是说,有神的审判来作这帷子竖立的根基。人若要进到这个范围里,就必须要经过神的审判,也要满足神的审判。要是经过神的审判,而不能满足审判,那人就完了。若是经过神的审判,而还能在神面前站立,这个人就在神面前活得对了。人怎样能在神的审判下过得去呢?不管你怎么作,我们常说,人的义都像破烂的衣服。既然是这样,人怎么可能在神的审判里站立得住呢?

 

禮们感谢神,从这些事上,我们看到神的启示是何等的绝对。我们也就更能领会,为什么必须要照着山上的样式。如果在铜座上的杆子是用铜来造的,那就很糟糕了。因为实在没有一个人可以经过神的审判。但是感谢神,在祂的启示里,座是用铜造的,而杆子是用银子造的,?子也是用银子造的。弟兄姊妹,我们都知道银子是代表救赎。在会幕里,每一个座都是救赎的根基,靠近神面前来的人,都是凭着救赎来到神的荣光底下的。现在不是到神的荣光底下,现在是实际的进入基督里。要实际进入基督里,人就必须在神的审判里不被追讨,如果神要追讨,没有一个人能站得住。正如诗篇上所说:“主耶和华啊,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立得住?”感谢赞美主,诗篇的话继续说:“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诗一三○34)铜座和银干就说出了那赦免之恩。借着救赎,也就是借着基督的代替,叫这些帷子竖立起来。

 

簫Y用新约的话来说这个院子,就是用一个比较外围的角度来看教会。组成教会的每一个人,并不是凭着他们自己所有的来显出这份圣洁没有瑕疵。如果是凭着人的所有,我们都是一团糟的。说得更糟糕一点,就是乌烟瘴气。所以,有些人说基督徒是很不正常的人,一群基督徒就是一大群“不正常”的人。一个“不正常”的人是已经很叫人难受了,如果有一大群“不正常”的人,那就更难叫人忍受了。但是感谢神,基督徒是“不正常”的人。基督徒其实是在不正常的人当中取得了正常的事实。这个正常的事实是显在神的眼中的,但在人看来,基督徒就是不正常的。人家追求世界里的美好,基督徒却轻看那一些。地上的人喜欢名声,地上的人喜欢让人高举,地上的人喜欢维持人最高的自尊,可是基督徒好象都不把这些看为最重要的,神怎样安排他们,他们就怎样接受。人以为好的,基督徒却觉得没有什么趣味,所以人看基督徒是“不正常”的。但是感谢神,人可以看基督徒为不正常,但是神却看他们是正常的。正常在什么地方呢?不是说他们本来很正常,乃是因为基督的救赎,使他们在神面前正常。这就是银干和银?子,把这一群人联结起来,成了一个显明神圣洁没有瑕疵的院子。

 

禮怚S姊妹,这是一件非常宝贝的事。我们不要以为我们真的是圣洁没有瑕疵,如果没有基督的救赎,我们绝不可能给称为圣洁没有瑕疵。基督的救赎在我们身上显明的时候,也就是说基督的生命和性情,也在我这个人身上调和了,这一个调和就成了我们圣洁没有瑕疵的实际。我们感谢赞美主。

 

还有一件事我们要注意。我们读到关于院子的一些末了的话,我们看到“帐幕各样用处的器具,并帐幕一切的橛子,都要用铜作”(19)。什么是橛子呢?其实就是很长的钉子,这些钉子是用来作什么呢?这些钉钉进地里去,就把橛子上的绳子连在杆上,就使院子很稳固的竖立在那里。如果光是插在洞里,只是可以暂时站住,但是这样的联结起来,就有一些难处会发生。我们知道他们是在旷野里行走,在旷野里少不了常常碰到刮风。这么长的布帷,在刮风的时候,很容易就被吹倒了。但是,如果用绳子,加上橛子钉在地里,就很稳固了。它们彼此之间,不像帐幕有横的杠来连接,只是一根根的杆子。因为在这里所特别要说明的,就是要突出基督的救赎。唯有基督的救赎能使人圣洁没有瑕疵,能使教会圣洁没有瑕疵。

 

簫n是我们从实用的一方面来看,还需要另一种力量蚨?c子稳固的竖立在那里,那就需要有橛子。感谢神,神在这个地方很用力的说了一句话:“都要用铜作。”(19)在十七节也一样的说,“带卯的座要用铜作。”弟兄姊妹注意,神这样翻来覆去的说那些对象要用什么来作,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们感谢神,这叫我们看到一个更宝贵的事实。这个橛子的功能是要叫院子很稳固的竖立,而橛子又是铜的。铜钉子和铜橛子是放在什么地方呢?是插进地里去的。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件事,就是让神的审判钉着地,或者说,让地落在神的审判底下。这是何等要紧的一点。神让我们经过审判,神也让我们看见,地也同样的经过神的审判,并且神也把地放在定罪的底下。在这样的根基底下,藉基督的救赎,圣洁没有瑕疵的实际就显出来了。

 

禮怚S姊妹,我们回到属灵的追求上的时候,我们必须要看到一件事,就是若是我们不乐意这样的走进院子,我们在基督里的实际就很肤浅了。我们若是走到院子里面,碰到的是钉在地里的橛子,铜座的审判,地和人都在神的审判里。然后,神就借着救赎把我们抬举起来。我们感谢赞美主,神的审判是不容易经过的,但是甘心乐意借着基督来接受神的审判的人,也就是甘心情愿在神面前接受对付,接受拆毁,接受破碎的人,就凭借着银杆子成了院子。这是整个院子。

 

圣洁没有瑕疵的主是我们的圣洁

 

现在我们来注意另外一件事。院子的东边是门的所在之处,会幕的整个东边就是门,但是院子的门虽然也是朝东,但是并不是整个东边都是门。东边是五十肘,靠近南边的有十五肘,靠近北边的也有十五肘,一共是三十肘,当中剩下二十肘,这二十肘的宽度就是门。我们怎么知道那是门呢?这当中就很有意思了。我们前面提到整个的帷子是用细麻作的,但是这门却是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的细麻作成的,我们一看就知道这是门。每一个地方都是白的,就是门是彩色的,那门吸引着你的注意。

 

瞼捰滫滌|子使人羡慕,但却叫人不敢亲近,因为它圣洁到一个地步,人都不敢去碰它。如果光是这样的话,神要在人中间作的工就不能作成功了,因为人都不愿意靠近神,羡慕是很羡慕,但是没有条件靠近。我们都是肮脏的,怎么能靠近那圣洁没有瑕疵的主呢?但是感谢神,神却是让这门显在那里。只有一扇门,就像会幕也只有一扇门,就像方舟也只有一扇门,就像羊圈也只有一扇门。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在看会幕的时候,已经说过,门一直是指着耶稣基督,神的儿子。

 

帐幕的门口是荣耀的彩色来吸引人,在院子这里也是用荣耀的彩色来吸引人,叫人不仅是羡慕,而且受吸引要到那里,就发觉那原来是一扇门。从外面看来,好象都是接连在一起,长长的一个长方形都是连接在一起的,但是我们被吸引来到它面前,就发觉它原来是一扇门。这扇门并不是关锁的,只是有门帘在那里挂着,只要用手轻轻一拨门就会打开。这扇门并不是关锁的,你可以因着受吸引而进去。主的爱吸引我们,祂的荣耀吸引我们,祂的丰富吸引我们,我们就乐意来到主那里,就进到主那里,我们就进去了。神这样的安排是何等的宝贝,一面叫我们看到祂的要求是那样的高,也同样显出祂的恩典是何等的大,另一方面,又叫我们看见祂的荣美来作我们的吸引,吸引我们到祂那里,我们就到那里去,也进到那里去。

 

禮们感谢赞美神,在这个院子里,虽然好象都是一些简单的东西,实际上却是神给我们看到,在祂的安排里面,有这样的一些心意。这就叫我们看到,为什么神一直的强调“要照着山上所指示的样式”。感谢赞美神,这个院子虽然是把人隔在神的丰富以外,但在神的恩典里,神让少数的人进到院子里面。在旧约里是这样的一个安排,但这一个安排,却是预表了新约的时候人在基督里的经历。

 

流露生命的光

 

礎b二十七章的最末了,我们又看到另外一件事,如果我们是粗心大意的去读神的话,灯台是老早已经说过了,是灯台说了以后,才说帐幕的。现在把整个帐幕都说完了,再来说点灯的油。为什么神的思想好象是没有系统的呢?油应该是在说灯台的时候就该提到的,可是现在却在跟灯台无关连的时候,突然的把油带出来。感谢赞美主,如果我们细细的来注意主的心意,我们才了解,在这一个时候说到点灯的油,是有神非常宝贝的心意。

 

禮们说过整个院子就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实际。进到院子里的人,就更多的享用神荣耀的丰富。这样的属灵经历,是怎样的一个经历呢?虽然在前面我们说到铜的时候,是说到神的审判,我们只是说到审判的过程而已。但是在人的经历这方面,我们该是怎样看神的审判呢?感谢主,点灯的油摆出来,我们就看到了:“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那为点灯捣成的清橄榄油拿来给你,使灯常常点着。”(20)注意这里说捣点灯的油,特别说出了这些点灯的油,是怎样造出来的。青橄榄采下来的时候,它是多可爱,青青绿绿的,圆圆的,看起来很可爱。虽然是很可爱,但是你要它真正的在神面前成为有用,你就不能让它保持原状。你可能觉得这样可爱的青橄榄,不把它保持原状是很可惜的。但是神的话说得很清楚,青橄榄必须被捣碎,必须要被打烂。诗歌不也说:“你若不压橄榄成渣,它就不能变成油。”神说要把天然的美、天然的好,完全的打烂,捣碎,这样油就出来了。这油可以说是经过压榨而流露出生命的表明。因为油在圣经里,一直都是作为圣灵的预表。有一本书叫《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人破碎了,灵就能从里面出来。也就是说,属灵的生命就可以出来。在这里,点灯的油就是这样。

 

当然,这点灯的油是先指着我们的主来说的。我们的主先在十字架上给破碎了,祂的生命就释放了。我们就可以重生了,我们就有了神的生命。但是,在我们这些人身上,如果我们不受对付,不给破碎,主的生命,属灵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是存在的,但是却不能出来。现在必须要把它捣碎,捣碎了,油就出来,就可以拿去点灯,这就显出生命的光来,这都是主自己的经历。整个帐幕里所说的,一点一滴都是主的经历。弟兄姊妹记得,在以弗所书第一章里末了的祷告,是说到神把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给我们,叫我们里面的眼睛可以给照明。给照明以后,就看到三件事情,一是神的恩召有何等的指望,二是祂在圣徒中所得的基业是何等丰盛的荣耀,还有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祷告里面用了很多的话来解说第三件事情,归纳起来就是一件事,就是神要让基督的经历成为我们的经历。

 

繚P谢主,会幕里所有的事,基本上都是基督的经历。但是,神要把基督的经历作成我们的经历。基督是给捣碎而成为生命的流出,我们也是给捣碎才能成为生命的显明。所以这里说,当捣成的青橄榄油给拿来的时候,灯就可以常常的点着。灯是不熄灭的,白天是点着的,黑夜也是点着的。白日黑夜灯光都是明亮的。这是生命的灯。

 

禮怚S姊妹,当我们把这样的事实连上我们实际的生活时,我们就明白了,为什么基督徒有时会遭遇一些极其难以承担的难处,好象落到黑暗里。有时候却是走在很通达的道路上,好象走在日光里。感谢赞美主,不管是在白天或在黑夜,神要显明一个事实,就是生命的光是明亮的,这生命的光是胜过一切的环境,神允许许多的环境临到我们,发生在我们的周围。但是,神要借着这一切来叫我们的灯光明亮,因为这灯是“常常点着”的。

 

禮騝P谢赞美主,我们注意,这一盏灯的灯光,有两件事我们要留心。第一件事,就是“从晚上到早晨”,也就是从黑暗到光明。这是创世记里“有晚上,有早晨”的次序。神给我们看到,人和地一切的起头,都是在黑暗中。但是神的所作,是要把人和地带进光明里。我们感谢赞美主,在创世记第一章里,给我们看到这个事实,现在在帐幕的服事里,又叫我们看到这个事实,就是从黑暗到光明,这是第一件事。所以,神的儿女们遇见黑暗的事的时候,外面可以是黑暗,但在我们里面却不可黑暗,因为在我们里面有这个生命。神要借着外面的黑暗来叫里面的光显得更透亮。

 

簡臚G件事,就是这盏灯的点亮,是由亚伦和他的儿子负责的。在当时来说,重点是在亚伦身上,儿子们是作扶持的。亚伦是大祭司,所表明的就是基督。感谢赞美神,我们注意,这盏灯能够维持常常明亮,是因着基督一直在那里整理,从晚上到早晨都整理这灯,维持这灯永远发亮。

 

繚P谢主,事实也是这样,基督成为我们的生命。祂的生命叫我们有了生命的光,我们也就因着基督而能显明生命的光。这生命的光的显明是经过人受破碎和对付这样的经历,就是经过铜座的经历。经过铜座是原则,点灯的橄榄油就是经过铜座的经历,这样就显明了那份圣洁没有瑕疵。我们感谢神,祂从来不作胡涂事,祂是这样的启示,里面就带着祂宝贝的心意。我们就是如此的被造成圣洁没有瑕疵的教会。

 

禮们要向主俯伏敬拜,会幕的事还没有启示完毕,但我们已经看到神启示的次序,真是一点也不混乱。一层一层的启示出祂的定意。── 王国显《容我的百姓去──出埃及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