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廿九章

 

大祭司的服事(廿九118)

 

礎b二十八章里,神让摩西为亚伦和他的儿子们作圣衣,让他们穿上圣衣可以到会幕里去服事主。在二十九章里,我们更进一步去看一些问题。若是两章并在一起,我们就看见二十八章是重在资格,二十九章则是重在实际。二十八章说到一个服事主的人应有什么资格,他只要在基督里就有了资格。在当时来说,只要穿上圣袍便有资格去服事。当然穿上圣袍的人一定是被拣选的人,如果不是被拣选上的,就算他穿上圣袍也没有意思。一个被拣选的人穿上圣袍,他便成为祭司,可以进到圣所或至圣所里去。但他只是可以进到那里,只是有资格来到神的面前,但要有真正的服事的实际,他还必须在律法底下完成一些手续。若是这些手续没有办妥,虽然他可以进去至圣所,但仍然不能够摸事奉的事。所以二十八章是祭司穿的衣服,二十九章是接受祭司的职分。

 

承接祭司的职分

 

竄样来接受祭司的职分呢?我们看第一节,一直看到第九节,我们看到有一些安排,这些安排必要作得完全,不然,亚伦纵有祭司的职分,也不能完成祭司的功能,必须要把手续办完全,才能发表祭司的功能。究竟有什么样的手续呢?就是要借着祭物来让他得到这地位。二十八章有了资格,二十九章让他进入这地位。在没有进入这地位以前,亚伦各人必须作三件事。这三件事作完了以后,他们便可以进入地位。

 

簡臚@件事,第八节:“到会幕门口来,用水洗身。”他们来到会幕门口,但不能进去,因为还没有接受地位。现在他们要来接受地位,所以他们来到会幕门口,便要停在那里作好那三件事。先用水洗身。第二件是将二十八章所提及的衣服穿上,第三件事是受膏,就是把膏油倒在他们头上去。经过了这三个手续,他们便作完进入地位的准备工作。我们先看这件事到底有什么意思,神为什么要他们作这些事?当然,很清楚的,旧约的一点一滴都是指着新约里基督的所作,所以我们必须要看基督如何把祂所作的作成在人的身上,在旧约里也就如何借着律法显在人身上。

 

里面的洁净

 

禮们先看洗身,它是将整个人来清洁,当时是用水来洗。在新约里,一个能够到神面前来的人,也需要经过这洗身的经历,但不是用水洗,而是用基督的血来洗。当时的律法是用水来洗身,在新约里是用血来洁净。因此我们看到一件事,洗身以后是穿衣,这两件事连在一起时,洗身便成了里面的洁净,穿衣就是在外面加上荣耀。里面的洁净在新约里就是血的洁净,因为只有血才能叫人得洁净,它不只是洁净人外面的罪行,也洁净了人,又洁净了人因犯罪而被玷污了的良心,叫良心恢复功能,可以在与神交通时有感应。

 

礎]此,洗身是叫人看到里面的洁净,没有里面的洁净,人便没法与神交通,因为交通给被玷污的事阻挡了。里面洁净了,人与神的交通便得以恢复。二十八章叫我们看见在基督里的地位,二十九章是在基督里的实际。二十八章给我们看见基督的所是和所作,成了我们在神面前的资格。二十九章就更清楚地指出基督的所作,成了我们在神面前的实际。有了这实际,接受服事的职分才有根据。

 

外面加上荣耀与华美

 

穡蔬救净了,然后便是穿衣。穿衣是从外面将基督的荣耀加进去,将神起初给人的形像恢复过来,叫人在神的心意里与神有交通。我们知道神造人时是照着祂的形像去造的,神的形像就是荣耀,现在穿衣就是将人失去的荣耀,借着基督恢复在人身上。这样一来,在荣耀里的神和在荣耀里的人就有了相交的条件。

 

瞻G十八章提到穿衣是把基督的一切都显在被造的人身上,如果神的荣耀没有恢复在人身上,人和神的交通便有了限制,不是不能交通,但那交通是非常的有限。我们在神面前实在能够体会这件事,我们越看见神在我们身上的恢复是怎样的内容,我们与神的交通便会更深入和更丰富。好象一个初信的弟兄或姊妹,他与神的交通恢复了,但他对神的认识和领会神的所作是有限的。他对神的荣耀、丰富和经历自然也很有限。在这样的经历下,他与神的交通也就很有限。我们可从初信的弟兄姊妹的祷告中看得出来,他们的祷告会有一段时间停留在赦罪的恩典这事上,这当然好,因为人接受赦罪的恩典是很大的事。从神在人身上作工的目的来说,这就不够完整和丰富。初信的弟兄姊妹在他们的追求里,他对神的所是和所作慢慢的有一点认识,你就从他们的祷告里发觉他们祷告的内容丰富了,他与神的交通也摸到了一些更荣耀的,甚至是摸到宝座上的心。

 

瞻韙说,你同一个初信的弟兄姊妹提到新耶路撒冷,他们就似懂非懂,但一个在神面前有成长,认识神更丰富的弟兄姊妹,他们里面就会有共鸣。我再说一个很实际的例子,好些年前,我们读雅歌书,在第一章里有两三句话,“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在读这段经文以前,没有太多弟兄姊妹能懂这个。读过了经以后,弟兄姊妹有些体会了。我们便看到一段时间里,特别在擘饼聚会里有这样的事,在祷告聚会里也出现,一些弟兄姊妹用这两句话来祷告,有些弟兄姊妹里面也能够“阿们”,都晓得我们这些人,在神面前是没有价值可言的,我们是黑的。但感谢神,祂将我们放在基督里,我们便因为基督的缘故成为秀美,黑便不再是什么东西了。但若我们现在再将这两句话放在擘饼或祷告聚会中,能够回应的恐怕就没有多少人了,原因是他们不懂神的事情,就是懂得神的事情,却又不明白这句话在圣经里是讲到我们在神面前的实际。故此,他们就没有发生共鸣,因为他们不晓得你在那里说什么,他们不懂这两句话有什么意思。但当我们多认识和经历了神,我们与神交通的深度便有点份量,我们的交通便宽广了。穿衣,在外面加上荣耀,让人认识神所作是何等的荣耀,让人经历基督里的丰富怎样成为人的所有。洗身和穿衣并在一起,一个是里面的洁净,一个是外面加上荣耀。

 

接受圣灵的恩膏

 

竅鵀蝷圻Z,第七节:“就把膏油倒在他的头上。”现在是将膏油倒在头上,这个很有意思。摩西将衣服穿在亚伦身上,然后把冠冕戴在他头上,然后再把“归耶和华为圣”的牌子挂在冠冕上。穿戴整齐以后,便将膏油倒在亚伦的头上。要注意,是倒在亚伦的头上,其实就是倒在冠冕上。经过膏油倒上去,亚伦便完成了准备的工作,这个准备是准备承受祭司的责任。我刚才说,膏油是倒在冠冕上,记得诗篇上的话,“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就如贵重的膏油倒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衣襟。”当你看到诗篇这些话时,你会看到倒在亚伦头上的膏油不是一点点。就算不是倒在冠冕上,真的是倒在他的头上,也不是一点点。但那些膏油倒在冠冕上,流倒胡须和衣襟,你便看见那是很大份量的膏油,若是少一点,恐怕冠冕已经将它们吸掉了,但冠冕没有把它们吸掉,还有许多的膏油向下流。

 

这就说明了是大量的膏油的膏立,而膏油在圣经里一直是圣灵的代号。因此受膏的事情说出了新约所说的圣灵的充满,或是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到了满溢的地步,就是说我们丰丰富富的有了圣灵作供应,我们非常明确地受着圣灵的管理。因为膏油是倒在头上,而头是整个人的中枢,这中枢若被圣灵来管理,整个人也就让圣灵来管理。所以用膏油来膏立是表明活在圣灵的权柄下,这是承接职分以前要准备的工作。我们注意,膏油只是膏大祭司,祭司是没有膏油倒在头上的。而整套的圣衣是穿在大祭司身上,祭司只有内袍、裹头巾和腰带。二十八章已经提到大祭司是预表基督,祭司们是活在大祭司的管理、带领和供应下,所以大祭司受膏也就是将祭司都包括在里面。

 

取用主所作的进入实际的事奉

 

瞻@至九节说到承接职分所要作的手续。一至三节是说到献祭所需用的对象,四至九节说到洗身、穿衣和膏立。我们按着次序来看,献祭是主要的工作,接下来的洗身、穿衣与受膏立是辅助的动作。没有辅助的动作先准备好,主要献祭的事也就不能作。我们要注意,关键是在受膏,如果没有受膏的人,职事便不能显明,所以必须有受膏的人才能有职事的显明。一个受膏的人必须是里外也被神恢复过来的,所以二十九章先是献祭的事,献所用的事物,然后提到这三个手续。但是,实际去作的时候,那个次序就刚好翻过来,先作好那辅助的再作主要的。现在辅助的已经作好了,就把主要的带出来。

 

禮们去注意第一到第三节,献祭的事物是什么?首先我们注意第一句:“你使亚伦和他儿子成圣,给我供祭司的职分。”怎么使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呢?怎么让亚伦和他的儿子接受祭司的职分呢?神就说:“要如此行。”按着神吩咐的去作,要这样作,这样作过了,亚伦和他的儿子就成圣了,就承接祭司的职分了。究竟要怎样作呢?“取一只公牛犊,两只无残疾的公绵羊,无酵饼,和调油的无酵饼,与抹油的无酵饼,这都要用细麦面作成。这饼要装在一个筐子里,连筐子带来,又把公牛和两只羊牵来。”你们要注意他们承接圣职的时候,第一要成圣,然后接受职分。他们怎样成圣呢?我们看到刚才的手续,有了刚才的手续,他们就成圣了,也就是分别出来,成为不平常的人,和以色列民有一点区别的人了。那区别在什么地方呢?并不是说他们比以色列民高一等,而是说他们能靠近神,他们能在神面前享用更多的恩典,可以服侍神。

 

禮们注意一个公牛犊,两只无残疾的公绵羊,然后就是无酵饼。我们再注意,这里提到三种无酵饼,一个是没有调油的无酵饼,一个是调油而作的无酵饼,一个是抹油作的无酵饼。都是无酵饼,为何要分作三种呢?我们感谢赞美主,无酵饼是用作素祭用的,上面说的公牛犊和公绵羊是用作献祭用。既然是素祭,同是无酵饼,为何有三种不同的情形呢?当然,神有祂的目的在这里,因神要表达一个事实,神说是三样就是三样,因为上面说“要如此行”,也就是说定规要这样作,你跟着去作就对了。我们首先看,为何是三种无酵饼。普通的无酵饼就是素祭所表达的毫无瑕疵。调油的无酵饼,不单是没有瑕疵,也满了油。抹油的是涂在外面,那就是叫人在外面也看到有油的涂抹。我们这样说就很容易明白了,圣洁没有瑕疵,而且满有圣灵,那是调油。同时也显出圣灵的恩赐,或者是圣灵的能力,这个就是抹油,是显明在外面的。调油就是混合在里面的。不调油和不抹油的就表明圣洁没有瑕疵。我们晓得这几样事物了,我们就看怎样叫他们成圣。

 

礎]为作了上面的几个手续,他们在地位上成圣了,现在他们要接受祭司的职分,怎样去接受呢?我简单的提一下给弟兄姊妹注意,就是借着献祭来接受。这里有多少个祭呢?我们按着次序来看,头一个祭是公牛,这一个公牛所献上去的是赎罪祭。先前的洗身、穿衣和受膏,是从地位上作显明,虽然洗了身穿上衣服,有膏油的倾倒,亚伦这个人仍然是亚伦并没有变成基督,所以亚伦这个人必须在神面前有一个明确的解决。亚伦是亚当的后代,亚当的后代在神面前怎样,亚伦也是怎样,所以亚伦虽然经过那几个手续,他本身仍是一个罪人,所以他是罪人的事实必须要解决,就是在神面前的实际必须要解决。怎样去解决这罪人的实际呢?就是借着赎罪祭来作成。所以,你看到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就按手在公牛的头上。

 

禮们还没有读到利未记,所以我们不太了解按手在公牛头上有何意思。我们简单来说一下就够了,按手有几个意思。头一个意思就是联合,另一个意思是祝福,第三个意思是交通,也可以说彼此接纳。现在亚伦在献祭上的按手是那一个呢?当然不是交通的按手,也不是祝福的按手,乃是联合的按手。亚伦和他的儿子们按手在这祭牲头上的时候,也就是说亚伦和这公牛犊已经联合了,现在要解决亚伦的难处和他作罪人的实际。怎样去解决呢?就是公牛去替他死,公牛成为祭牲被杀了,被烧在坛上,这样替亚伦赎罪,当然这是说到基督成为我们赎罪的替身。但是我们注意,神告诉摩西该如何作的时候,明显说出了一件事。如果没有赎罪的祭牲,就算亚伦穿上圣衣,也不能在神面前服侍,因为没有解决罪的问题,所以头一个献上去的是赎罪祭。

 

礎酗@件事我想跟弟兄姊妹提一下,第十四节说“公牛的皮、肉、粪都要用火烧在营外”,像这样的赎罪祭,我们读利未记就知道,祭牲的血要带到至圣所里弹在神的面前。但现在献这样一个祭的时候,血却没有带进至圣所,却是把血抹在坛上,然后整盆的血倒在坛那里。为什么不带进至圣所呢?这是明显的在那时根本没有一个人能进去至圣所,亚伦还没有接受大祭司的职分,虽然他已有了那个名称,但实际上却没有得到那职分,所以在那时根本没有人至能到圣所。这是在以色列中间会幕建成以后头一次献祭,因此那血只好完全倾在坛那里。

    你们看见神的安排从来都是那么细致和完整的,自从这次赎罪祭牲献上以后,对亚伦来说,他的罪的问题在神面前过去了。对神与人的关系来说,那一个赎罪祭牲的流血就打开了进入至圣所的路。弟兄姊妹,这句话是非常严肃的,我们读希伯来书第十章就很清楚,但在这里你所看到的第一个祭牲献上的时候,至圣所的路还没有打开。第二个祭牲献上的时候,至圣所的路已经打开了。这是很大的事,我们如不留意这一点,我们一下就忽略过去,我们就忽略了至圣所的路是如何打开的。我们没有想到这句话与希伯来书第十章内所说借着耶稣的血,为我们“打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一直到“领我们到施恩宝座前”的这事直接有关的。这是头一个献上的祭,然后呢?弟兄姊妹要注意,他们牵一只公绵羊来,这只公绵羊是用作什么呢?这公绵羊是作燔祭用的,燔祭就是整个祭牲烧在坛上,没有保留一点点,全都烧在坛上,这叫燔祭。这燔祭的意思是什么呢?寻求神的悦纳。感谢赞美神。一个罪得赦免的人到神的面前来寻求神的悦纳,不是一点点的悦纳,又一点点的悦纳。赎罪祭已完成它的功用,现在献上的这个燔祭,就不该是一点点的悦纳,而是完全的悦纳,没有剩下一点点在神面前不被悦纳的,整个的烧在神面前。

 

这燔祭站在人这方面来说,是人向神的奉献,不为自己留下一点点。站在神那方面来说,神收纳人所献的一切。我们注意,我们这个人虽然得救了,但神不能说这个人得救就完全被悦纳。我们看到那个事实,神悦纳我们这一个人,这是救恩里的一个事实,但是神悦纳我们整个的人,就必须我们这个人在神面前能脱离自己。一个人能脱离自己,献上自己,就不是在得救的那一刻完成的。得救是我们有资格来到神面前,而燔祭是自己被对付,对付到一个地步,整个自己被烧成灰,在坛上没有一点自己的存留,这样,神才能完全的悦纳我们这一个人。因此我们看到,这燔祭,在人的这方面是寻求神的悦纳,在神的那一方面是神能够悦纳我们这一个人。这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事,如果我们留意燔祭的意义,我们就懂得第二个祭是燔祭。

 

礎b这里我们停一下。按着神向人启示的次序,从利未记一开始就看到祭的次序,第一个祭是燔祭,第二个是素祭,第三个是平安祭,第四及第五个是赎罪和赎愆祭。赎罪祭和赎愆祭是同一个祭,但有不同的功用,赎罪祭在律法上说是对付比较严重的罪。赎愆祭在律法上说是对付生活上的罪,就是在人眼中看来在日常生活中一般的过失。但是神给我们看见这两个祭是同一个条例,同一个条例就给我们看到在神眼中罪是没有大与小的区别,不管是大或小,你也要献祭赎罪,这个以后我们再详细去看。

 

礎p果按着神的次序,先是燔祭,神说出神要完全得着人,神是如何完全得着人的呢?他必须要一个人完全没有瑕疵,这是素祭,所以素祭是神启示的第二个祭。然后这个人是充满神的恩典的,所以这个人是不住在神面前感恩,这个是平安祭,平安祭就是感恩祭。一个人如果能不住的感恩,祂必须与神中间没有间隔,隔在神与人中间的就是罪,所以神也安排第四及第五个祭来解决人的罪,这是神的次序。

 

礎是在人这方面,那个情形就不一样了,刚好是倒转过来。人到神面前来,第一件事是必须解决罪,罪得不着解决,人根本就不能见神的面,怎能去承受恩典呢?如何能靠着神的恩典进入没有瑕疵、完全圣洁呢?然后再让神完全的悦纳呢?所以在人的次序方面是刚好与神启示的次序相反的。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亚伦现在成为大祭司,亚伦是人,成为大祭司的情形就是这样,所以他第一个献上的是赎罪祭,先解决与神交通的难处,第二个就是完全奉献的祭,完全脱离自己的祭,我们感谢赞美神,这是燔祭。

 

禮们要注意,作到这个地步,亚伦已经献上了两个祭。以后,他承受了祭司的职分没有?还没有。什么时候他才把那职分接过来呢?他必须要献上第三个祭,也就是他必须把第四及第五个祭献上。我为何这样说呢?因为我们在这里看到一件事,因为第三个献上的祭,主要是一个平安祭,然后是一个素祭。这个平安祭和素祭是合起来一起献的。今天晚上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进入平安祭和素祭,但是我必须指出这个问题,亚伦和他儿子们接受这个职分,那一个重点是在献平安祭的时候,平安祭和素祭一献上,就献完了,那个职分就接了过来,所以接受职份的实际是在献上平安祭和素祭的时候。我们进一步来说,在献平安祭以前,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平安祭,因为平安祭是承接圣职的主要手续。

 

礎b结束之前,我要指出一个问题让弟兄姊妹注意。亚伦成为祭司,最重要的部分是他在神面前献这些祭,我们若是注意的话,我们就能发现,在献祭的事上是神所启示的五个祭都出现,不是当中的一两个祭,就是赎罪祭、燔祭、平安祭、素祭。但是我们提过了赎罪祭和赎愆祭是同一个条例,所以赎罪祭就包括了赎愆祭。所以这里好象是四个祭出现,实际上是五个祭全在这里。

 

禮怚S姊妹要注意,这五个祭实际上是什么呢?是基督在人身上所作的总合,也就是完全的基督在人身上的显明,因此我们在这里看到一件事。亚伦作大祭司,是进入至圣所。他儿子们作祭司是进入圣所,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事奉,在当日来说也是事奉,但我们看他们事奉的起头,我们看到什么事呢?五个祭都出现来成全他们的事奉。也就是说,一个事奉的人必须是一个完全享用基督的人,一个不完全享用基督的人,他的事奉就受到限制,甚至是不能事奉。他可以有工作,但不是事奉,这个是我们一直以来所强调的。我们一直说,我们的事奉不是要工作,当然事奉里一定有工作,但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很清楚的认定,工作不一定是事奉。在亚伦和他儿子们承接圣职的时候,我们看见神是如何安排人在祂面前的事奉。

 

禮们感谢主,在旧约的时候,律法是这样定规,每一次,每一个人被膏立作大祭司时,都要这样作,他们当时也许并不了解为何神要他们这样作。到了新约,我们看清楚了。罗马书十二章,一开始就把人带进事奉的生活,但是这事奉的生活是如何开始呢?先是进入救恩,再次是向神奉献,进入救恩又有神面前的奉献,然后事奉才开始。到了新约,我们看得更清楚了。我们感谢赞美主,在旧约的律法上所记载的,如果我们不了解里面的意思,我们就感到很乏味。但我们了解了当中的实意,我们不能不感谢主。我们看见一件事,从旧约到新约,主都是按着主自己所定规的原则来领人进到主的荣耀里。在人这方面呢?也就是按着神的定规来跟随,结果就是进入荣耀里。我们感谢主,我想今天晚上就停在这里。

 

在恩典中的服事(廿九1946)

 

瞻W次我们读到亚伦和他儿子承接圣职的事,和所要作的手续。他们作了很多的事,这些事仍然是一个手续,他们先要把这些手续作好了,然后才接受神所托付给他们的职分。我们说到他们洗身、穿衣、受膏,这些都是手续,再加上献赎罪祭、燔祭,这些仍然是属于手续。这些手续都做好了以后,他们就来到接受职事的焦点,这一点是透过平安祭表明的。

 

事奉是在与基督联合里开始

 

禮们现在回到十九节开始来看这件事。这里所献的平安祭和平常所献的平安祭有点不完全相同,在处理那祭牲的事上是一样,但是这个平安祭与献祭的人发生关系的过程,便复杂得多了。不过,这个复杂的过程,却是满满的带着属灵的功课在内的,我们看下去便可以了解了。

 

瞼L们把另外的一只公绵羊也牵来,亚伦和他的儿子要按手在这羊的头上。我们已经提过,在献祭里的按手是一个联合的按手,表明按手的和被按手的联结在一起。这一个按手把自己整个人交与那被按手的。所以我们看见按手在祭牲的头上,就是按手的人让那祭牲作完全的代表。祭牲是怎么样,那按手的人也是怎么样。祭牲经历什么事情,就等如按手的人经历什么事情。感谢主,在献赎罪祭的时候是这样,在献燔祭的时候也是这样,现在来献平安祭的时候也是这样。在赎罪祭的里面,那一个按手的人把自己完全交给那祭牲,所以那个祭牲的死也就等于是他的死。在燔祭也是如此,那个祭牲被神悦纳,也就是等于他被神悦纳,我们感谢主,这个就是十字架上的主与我们联合的表记。现在,在平安祭中也是这样。

 

禮们尚未读利未记,因此,先把平安祭的内容和意义说一说。当然弟兄姊妹大概也会有一些概念,要是读过利未记,概念就更清楚了。平安祭有另外一个名称叫感恩祭,完全是为着感恩而献上的,先是尝过神的恩典,然后献一个祭去感谢神。平安祭跟燔祭和赎罪祭并不相同,燔祭是寻求神的悦纳,赎罪祭是寻求神的赦免,但在平安祭中,就不是向神有所求,而是向神有所献。因为神先让人尝到了恩典,所以人在蒙恩以后,向神就有感恩的动作。

 

礎b平安祭里,又分成三种。有一种是人曾经在神面前许了愿,神也按着他的愿来成就,他就为了还愿而献感恩祭。另外一种呢,是因为神让人经历了恩典,也许是人先向神求的,也许是人并没有向神求,反正他就是尝到了恩典,所以也在神面前献一个祭感恩。至于第三种,既不是为了还愿,又不是为了感恩,而是因为认识了神的自己,甘心乐意来到神面前献上感谢。这和经历了恩典也许不发生直接关系,但因为人里头明白了这一位赐恩的神,或是人领会到这一位是乐意向人显明慈爱的主,反正是人对主有了认识,是过去他不知道的,现在既认识了这位宝贝的主,他便觉得自己应该向主感谢不尽,所以就献上一个出于甘心的平安祭。我们感谢赞美主,在平安祭中,就有以上三种不同的内容(利七1116)

 

礎b平安祭里有一个特色,这个特色是其它的祭所没有的,就是在平安祭中处理祭肉的问题。其它的祭肉,如燔祭是一点也不留下的,都是完全烧掉,只剩下祭牲的皮留给献祭的祭司。赎罪祭中,严重的赎罪祭也是全烧掉的,如果不是那么严重的赎罪祭,和赎愆祭,是可以留下一点点的祭肉给献祭的祭司。只能留下一个胸、一条腿,其它的也都烧掉。但是在平安祭里便不是这样,在平安祭中所烧的,只是其中的一点点。所烧的是“羊的脂油和肥尾巴,并盖脏的脂油与肝上的网子,两个腰子上的脂油并右腿”(22)。这些都是要烧在神的面前的,其它的便不用焚烧,而是保留下来。留下来的,其中的一点是给献祭的祭司,其余的部分是让献祭的人留下来。其它的祭的祭肉,如果是能吃的,那只有祭司与家中的男丁可以吃,但平安祭牲的肉便不仅是祭司可以吃,任何一个在神面前是洁净的人都可以吃。所以那献祭的可以吃,他的家人可以吃,他的朋友亲属也可以吃。因此,平安祭的特色就在这里,一个祭牲,供应了神,供应了祭司,也供应了寻求神的人。祭牲作了全面的供应,在这个全面的供应里突出了一个事实,就是属灵的交通。有点像我们擘饼的时候,“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林前十17)我们就是在这个饼里有交通一样。当献平安祭时,就是说出在同一个祭牲里面有交通。所以平安祭又是一个交通的祭。

 

在基督里分别自己

 

禮们了解到一些平安祭的特色以后,让我们回过头来看亚伦和他儿子们如何接受祭司的职分。在还没有看祭物的处理之前,我们先看血的处理。当祭牲被杀了以后,摩西就要把祭牲的血拿一点点来,“取点血抹在亚伦的右耳垂和他儿子的右耳垂上,又抹在他们右手的大拇指上和右脚的大拇指上,并要把血洒在坛的四围。”(20)我们先来看这个抹血的动作到底是什么一回事?这个抹血的动作就说明这个接受事奉的人,是在羔羊的血的分别里,把他的肢体的功用完全分别出来。虽然是抹在右耳垂上,也就等于整个人的两个耳朵都抹了血。虽然是抹在右手的大拇指和右脚的大拇指上,也就等于整个人的手和脚都抹上了血。因为这些都是表记。

 

穢晹慦漣@用是什么呢?在耳朵上抹血,很显然是如以赛亚书上所说的,一个事奉神的人必须有一个受教的耳朵,会听神的话的耳朵,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我们事奉神是不能凭着我们自己,必须要听见神的话,而跟从神的话。我们的主就是这样显出祂是这么尊荣的大祭司。约翰福音五章里说,主是先听见父说主才说,主看见父作主才作。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唯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和“我凭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样听见就怎么审判。”这是一个受教者的耳朵和一个受教者的心。我们实在感谢赞美主,很多人都有耳朵,但他们的耳朵是不受教的,听是听见,但却不受教。一个服事神的人必须要有一个受教的耳朵,是能接受教导的。当神说话的时候,他是能接受教导的。当神说话的时候,他能毫无保留的接过来。所以当亚伦和他儿子们接受圣职的时候,要把血抹在他们的右耳垂上,这样便将他们的耳朵分别出来单听神的话。

 

禮们晓得我们的耳朵是听见许许多多的声音的,但要作为一个服事神的人,他必须要学会单是听见神的声音。如果没有听见神的声音,人就没有办法服事,因为连服事的路都没有,人必须要听见神的声音,才能看见服事的路。所以抹血在耳垂上,一面是说出受教,另一面是说出等候神。有一个受教的耳朵,也必须要等候在神面前。我们不知道神什么时候说话,但是我们知道神一定说话,神现在不说,可能下一秒钟便说;下一秒钟不说,可能下一个小时神就要说。因此,一个有受教的耳朵的人,他也必须是一个等候神的人,不等候神的,便没有办法听见神的话。因为当他要听神的话的时候,神没有说,当神说话的时候,他却没有准备好要听。故此,等候神也是从用血抹耳垂而领会过来的。

 

瞻仅是抹耳垂,也抹手和脚的大拇指,手是作事的,脚是走路的。手的大拇指抹了,脚的大拇指也抹了,说明了手和脚都分别出来。手要作神所要作的工,脚只走神所定规的路,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当然,这个手和脚的抹血是在耳垂抹血以后,这样我们便可以看出当中的关系。人没有听见神的话,手就不能有动作,脚就不能有移动。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的手能动,我们的脚会走,是因为我们先听见神的话。我们整个人的动作,是根据于神的话。这是亚伦和他的儿子承接圣职的时候,神给他们的功课,也是我们现在每一个都有祭司职分的神的儿女们所要学的功课。

 

在圣灵的管制里成圣

 

穢晹慦动作做过了以后,就要“取点膏油和坛上的血弹在亚伦和他的衣服上,并他儿子和他儿子的衣服上,他们和他们的衣服就一同成圣”(廿九21)。感谢赞美主,我们看见在过往的手续里,一直是朝着成圣的要求而有所动作,一层一层的作过来,一直作到现在,经过了弹膏油和弹血,他们便全然的成圣。我们记得在弹膏油以前已经有了受膏,我们也记得在此以前还有抹血的动作,但一直等到他们的耳朵、手、脚被分别出来归于神,也就是说整个人归于神,整个人被分别出来以后,在这个时候弹膏油和血,就完成了成圣的目的。

 

禮怚S姊妹,我们看见弹血、弹膏油,为什么那么重复的用膏油和血来作这许多的次序呢?我想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次序该领会的,就是我们这些人的本相在神的面前,如果不是这样的连续不停的接受血的洁净和膏油的涂抹,我们在神面前便不能让神使用得称手,这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许多时候,我们在神面前追求,我们也实在是有一点点的成长,对神的事情也多了一点认识,对神的自己也稍微有一点的经历,很多时候,自己便会不自觉的以为自己可以独断独行了。那里晓得,等到我们一进到独断独行的光景里,便发觉原来自己是软弱如水,什么都不能作,便把事情弄坏了。

 

禮们感谢神,在亚伦和他的儿子接受职分的时候,神一次又一次的借着弹血、抹血、倒膏油、弹膏油,来提醒我们在神面前要不住的洁净自己,和接受圣灵的引导。我们要注意,开始的时候,倒膏油是大量的,以后弹膏油的时候,却是少量的。血也是一样,抹血的时候,量是比较大的,弹血的时候,份量就比较少了。这就叫我们看见我们的属灵经历也是如此,我们总有一次被血完全洁净的经历,以后便不断的支取血的洁净。我们也是曾经有过那么一次接受圣灵住到里面来的经历,以后便不住的接受圣灵一点一滴的引领。当我们这样活在血的功效和膏油的滋润底下,我们实在可以说是活在分别为圣的光景里了。

 

交出人的荣美与能力

 

亚伦和他儿子把外面的事情处理好以后,现在就要处理祭牲的事了。处理祭牲的时候,刚才曾经提过是要把一些烧在坛上,这些烧在坛上的,主要就是脂油,然后是两个腰子。

 

簪蛌o是什么呢?是属人的荣美,这并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我从前不够领会,但这二三十年来便很能领会了。从前人肥胖起来的时候,便被称为发福了,现在人肥胖起来的时候,人家倒要叫你小心点。所以,现在我们懂得了。以前人肥胖起来,便是荣美,被认为是由于生活环境好的缘故。人如果是瘦瘦的,人家会认定你是一个穷光蛋。因此,我们现在晓得,属人的肥美并非是一件好事。我从前是一个胖子,比现在还要重十多磅,那个时候,实在是苦恼得很。我不晓得以前人们说是“福”,到底是“福”在什么地方,就是现在,坐了半个小时,已经是受不了了。为什么呢?因为肚皮已经压得紧紧的,非常疲倦。上楼梯也气喘得很,人家用一百磅的力来提起自己的脚,我便要用一百八十磅的力气才办得到。弟兄姊妹,你们便可知道是如何格外的吃力。最糟糕的,从前穿的都是缚带的鞋,缚鞋带时真是要命,根本就弯不下腰去,反正肥胖是没有一点好处的。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件事,在献祭的时候,神说脂油全归给神,人或以为既然是全归于神的,定然是好的事物。弟兄姊妹,这的确是一件好事,因为神把一切对我们没有好处的东西都替我们拿掉,所以是一件好事。

 

簞ㄓF脂油以外便是腰子。腰子是什么呢?腰子在维持人的生命上有很大的功用。若把他的胃拿掉一半,人还能够存活;心有一半不能作工,人也可能存活;割掉半边的肺,人还可能活得很好。但腰子就不行了,腰子一出毛病,便很快会影响到人的生命。我们晓得腰子的功能是过滤毒素的,我们吃了那么多的东西,便生发了很多毒素,那些毒素若留在体内,我们便不可能活到现在了。但是腰子显明了它的功能,它把一切毒素过滤后,借着小便排出体外。所以在维持生命这个功用来说,腰子的功能是很大的。

 

簪说要把两个腰子烧给神,为什么呢?神要除去人天然的能力,就是除掉人对自己的依靠。另外还有一条右腿,腿就是支撑身体的力量。我们能站立,因为我们的腿有力气;那些牲口能站住,也是因为它们的腿有力气。现在把右腿也烧在坛上,这真正是烧掉人天然的能力。我们记得雅各回迦南的时候,在毗努伊勒的渡口那里和神摔跤,一直摔到天明还没有倒下去,神就在他的大腿窝上摸了一把,他的腿便瘸了,这一下雅各便软下来了,这一下雅各的属灵生命有了转机了。这个腿是说到人天然的能力,天然的能力要在坛上烧给神,也就是说不再凭他的天然的能力了。

 

禮们看见以上这几件事,可以归纳起来说:一个服事神的人,他要有受教的耳朵,跟随神的脚步,同时也把人所以为有把握的事物,在神面前统统的交出来。人天然的荣美,人对自己依靠的信心,人天然的能力,这些都要受对付,交出来烧在坛上。在二十二节最后的地方有一个括号,里面写着:“这是承接圣职所献的羊。”它特别这样说,固然是说出这个平安祭有别于其它的祭,但是更重要的是说出人承接圣职是在这一个平安祭里完成的。

 

事奉是高举主并享用基督

 

现在我们来看看其它的事情如何处理,那些要烧在坛上的,已经拿去烧掉了。然后“在从耶和华面前装无酵饼的筐子里取一个饼,一个调油的饼和一个薄饼,都放在亚伦的手上和他儿子的手上,作为摇祭,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2324)。什么叫做摇祭?摇祭就是把祭物拿到神面前去摇一摇。这里是说将一个调油的饼和一个薄饼放在亚伦和他儿子手上作一个摇祭,在神面前摇一摇。便“要从他们手中接过来,烧在耶和华面前坛上的燔祭上,是献给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25)。接着便用公羊的胸作为摇祭,把羊胸交在亚伦的儿子手中,另外还有一条腿也交在亚伦手里。胸是拿来摇的,腿是拿来举的,举祭就是在神面前把那祭物往上举,摇祭就是在神面前把祭物左右的摇。无论是举祭也好,是摇祭也好,都是在神面前显明一些事物的动作。

 

亚伦和他儿子承受圣职的时候,他们几个人的手都是满了祭物的。一些祭物是烧的,另一些是不烧的。不管是烧的也好,不烧的也好,这些祭物都是从那祭牲或是从素祭那里来的。所有的祭物都是表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因此当他们的手满了祭物的时候,我们便能领会他们手里满了的就是基督。他们献摇祭的时候,是在彰显基督,献举祭的时候也是彰显基督,而举祭的祭物是完全归给亚伦和他的儿子,作他们的享用。

 

穡ぅ^神是恩典

 

繚P谢赞美主,到了这个时候,承接圣职所该作的过程,已经完成了。现在我们要从整个过程归纳出承接圣职的属灵意义是什么。我们可以这样说,平安祭是接受服事的印记,他们接受这个职份是借着平安祭来完成,所以有了这个平安祭,他们便有了这个职份。神要借着平安祭来让他们接受这个职份,究竟祂要借着这个平安祭向我们说些什么话呢?我们回到新约的光里面便可以看得很清楚了。弟兄姊妹。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进入服事,都是在恩典的感觉里面接受的,是从恩典里面进入服事。

 

禮们感谢赞美主!所以说服事主是恩典,特别是平安祭里面的“甘心祭”那部分所说明的。神是那样荣耀的神,祂是住在至高尊荣之处,祂是那样的丰富,又满了智慧和能力,我们是些什么人呢?我们怎能靠近祂呢?我们就算能靠近祂,但又凭什么去服事祂呢?现在神竟让我们去服事祂,这个就是恩典。如果不在恩典里,我们根本就不能靠近神。如果不在恩典里,我们根本不可能摸主的事情。我们不过是出于尘土的人,又是悖逆顶撞的,就算是我们认识了神以后,也是长久活在不顺服的光景里。现在神竟让我们来服事,就说明了这个是恩典。彼得已经没有信心去跟随主,彼得已经在受控告,认为自己永远不配作主的门徒了。他是那样的得罪主,在主最需要表同情的时候,他反而给主在心里更多的践踏,他怎么再有资格跟随主呢?但弟兄姊妹,我们看见主一再的对他说:“你喂养我的小羊。”“你牧养我的羊。”“你喂养我的羊。”(约廿一151617)就好象说:“彼得你还是可以服事我,你仍然可以作我要你作的工。”在彼得的心思里,他很了解到如果不是恩典的话,他不可能听见这些话。

 

禮们感谢赞美主,服事主实在是一个恩典,接受主的托付是主在恩典里面的赏赐。这是我们在新约里的光中所看见的头一点。就像保罗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样。”(提前一1516)感谢赞美主,每一个在神面前愿意服事主的人,都有一个恩典的经历,准确的说,就应该说是一大堆恩典的经历。没有经过恩典,便没有一个人会爱慕服事的。感谢赞美主,在平安祭里,神把事奉的职份给人,那是一个恩典。

 

在交通里接受服事的安排

 

簡臚G点,我们要注意的是怎么开始服事。一个人在神面前开始服事,或是说在他一生里服事主的开始,又或是说在一件服事主的事上,那一个服事的开头,是怎样开始的呢?是在平安祭里开始的。平安祭是什么一个祭呢?刚才我们不是说过它的特色吗?那是一个交通的祭,也就是说,服事是在交通里面来接受的。人和神有交通,神就把托付交给人。神的儿女们一同在神面前有交通,弟兄们的交通,就把神的托付放在我里面,我里面对神的托付有了感觉,有了反应,便有了一个爱慕要跟上神要我作的。弟兄姊妹,我们都看见每一个服事主的人,都是活在与神有交通的光景里面。每一个服事主的人,他开始的时候也总是在弟兄姊妹的交通里开始的。先在交通里显明了服事,或者在交通里接受一个服事,总的来说,都是在交通里。是人和神的交通,是神儿女们中的交通。神把一个托付交给我,我便交通给弟兄姊妹,弟兄姊妹用“阿们”来响应我这个交通,我便知道这是主给我的服事。反过来说,在弟兄姊妹的交通里,圣灵在我里面放下一个感动,我里面便有一个服事的催促,但我不知道这是出于主的,还是出于自己,我便到主面前交通。在和主的交通里,主给了我印证,给我说“阿们”,里面便有了非常的把握,我便放心在那里服事。

 

禮怚S姊妹,我们在神面前的服事就是这样。虽然在律法上,祭司接受服事的职份的手续是那么复杂,但是我们看见那焦点的确是平安祭。感谢神,我们是在交通里进入服事的。

 

事奉是进入恩典的丰富

 

禮们说服事或者接受托付是一个恩典,因此,第三点,就是在我们这方面,认识事奉是一个恩典。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能事奉,是神叫我们能,我们爱慕事奉,是神给我们这样的催促。神让我们去事奉祂,好叫我们在神的荣耀里有份,在取用祂的丰富上有机会。神要借着事奉来催促我去取用祂丰富的恩典,神在事奉里面来叫我更多的去经历祂的自己。所以,事奉对我个人来说根本就是一个恩典,在人面前是无可夸的,因为那一件事是我从神面前有所接受。虽然,很多人认为服事就是为神作许多的事,但事实上,服事是神打开恩典的门让我们更多的取用祂。我们感谢赞美主。

 

穡ぅ^的心意不住要更新

 

属灵的实际我们看过以后,现在我们要注意,承接圣职的手续,是否作一次便作完呢?不是的。“他的子孙接续他当祭司的,每逢进会幕在圣所供职的时候,要穿七天。”(30)“你要这样照我一切所吩咐的,向亚伦和他儿子行承接圣职的礼七天,每天要献公牛一只为赎罪祭。”(3536节上)这里面有一件事,就是他们承受圣职的时候,第一天有很麻烦的手续,到了以后六天,手续没有那么麻烦,但是仍然是不简单。为什么是那么严重呢?简单的说,神说要作七天,原因就是说要作到一个完全的地步。七就是完全,是神作工的完全。你在接受神的托付,你接受神给你的一个服事的恩典,你必须要完全的接受,接受到完全的地步,完全的成圣,完全的享用基督。

 

禮们感谢赞美主,所以一个服事主的人,你一次看见自己是一个服事主的人,你就看见你一生都是服事主的人。当然,你若说不要再服事了,主也不勉强你,但是神给你看见一件事,你一次作一个服事主的人,你就一生是一个服事主的人。神要作在我们身上,作到一个地步,就像保罗在罗马书上说:“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十四8)弟兄姊妹,服事就是这样的一回事,你若是一次看见神在恩典里吸引你去服事祂,你就看见你终生都是在神的恩典里受吸引去服事祂。

 

礎酗@件事是很有意思的,这一件圣衣,起初就是亚伦穿的,亚伦死了以后,就是他的儿子穿了。亚伦的儿子死了以后,就是他的孙子穿了,他们一直传下来,都是穿那一件圣衣。我们必须记得一件事,每一个祭司受膏作大祭司,都是穿那一件圣衣。每穿一次圣衣,就承受一次膏油的倾倒,一次的弹血,一次的弹膏油。用人的眼光来看,恐怕亚伦还没有穿破,这件圣衣已经很肮脏了。因为膏油是特别沾染尘污的物质。但是,这是人的观念,在这里却叫我们看见,亚伦的子孙承接圣职的时候,也是穿这件圣衣。因为这里说到:“亚伦的圣衣要留给他的子孙。”(29节上)底下便说到亚伦的子孙接续他当祭司的,都要穿着七天。这里叫我们留意到一个观念的问题,在人看来,这个实在是不好。其实不仅是圣衣,还有帐幕里的幔子,和约柜上的施恩座,施恩座每年最少弹血一次,如果全民犯罪,还要多弹一次,祭司犯罪,又有一次。施恩座上有弹血的动作的时候,幔子也就同时有弹血的动作,一年过一年下来,弟兄姊妹可以想想,在幔子上留下的血渍有多少?施恩座上留下的血痕又有多少?用人的观念来看,那是一点都不美,也不好。但是感谢主,在神的眼中是看为最美,在神的眼中是感觉最舒服。舒服是舒服在什么地方呢?不是舒服在眼睛的观察,而是看见血所带出的果效。再没有一件事情,比人在血的底下被带回神的面前蒙悦纳使神更喜悦。

 

礎b帐幕里的事上,提醒了我们注意到一个严肃的功课,人所以为美的,神不一定以为美,人以为不美的,神却看为很美。这是我们在神面前要有的一个学习,也是我们单单跟随神而不跟随人的原因之一。

 

当祭司的职份确定了以后,立刻就提到在圣所里面不停的服事,那就是早晚的献祭——早晨和黄昏所献的燔祭。每天都在那里献,早晨一次,黄昏一次。献燔祭的时候,素祭也是同时献上,重要的是那燔祭坛的火并不熄灭,也就是说,赎罪祭有停止的一天,这一个燔祭在神的面前永不停止。弟兄姊妹,当我们都到了天上的时候,我们再不需要赎罪祭了。但是,虽然我们已经到了天上,却仍需要燔祭,因为神悦纳我们,并非我们这个人配蒙悦纳,乃是我们穿上基督,神悦纳基督便悦纳了我们,这是燔祭的果效,基督是永远的基督,祂作我们永远的燔祭牲,祂是永不停息的给烧在神的面前。这里说到是“作你们世世代代常献的燔祭”。所以燔祭坛的火是不灭的,燔祭不住的在那里更新,在当时来说,就是神的子民一直在神面前蒙悦纳。对我们来说,感谢主,祂永远悦纳我们,因为在父那里有一位常放在祭坛上作燔祭的基督。

 

禮们感谢神,我们了解这些事之后,我们再读希伯来书便很有味道了。亚伦承接圣职之后,我们看见神在人中间显明了一件事,就是一个永不止息的燔祭,这一点叫我们很得安慰,很有喜乐。巴不得神让我们真看到,我们是活在燔祭里,我们是取用基督作我们的燔祭而活在神的面前。我们也天天在我们身上来更新我们燔祭的经历,叫我们在神面前不住的蒙悦纳。── 王国显《容我的百姓去──出埃及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