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出埃及记第三十至卅一章

 

事奉的实意是神得着了祂所要的人(110)

 

从二十五章开始,我们看见神预备人到祂面前去的路。从约柜开始,一直说到帐幕建造好了。帐幕的一切都预备好了以后,若没有事奉的人,这个帐幕便是一个空的帐幕,虽然里面有一些陈列的事物,却因着没有服事的人,那仍然是等于空的。所以到了二十八章,我们看见祭司出来了。二十九章,祭司服事的安排也出来了。会幕的启示到现在为止,已经启示了大部分。但我们可以看见有一件事,从约柜开始,一直到祭司服事的安排,所有的安排都是为着人有一条路可以到神的面前。说得更清楚一点,所有的一切都是神为人预备一个恩典,使他们可以站立在神面前。我们也可以这样说,过去所提到的一切,都是人在享用神,是人在那里取用神所预备的一切。

 

神以享用人为满足

 

现在到了三十章,我们立刻就发觉,情形有了一个改变。认真的说起来,整个会幕里面除了两样的事物,可以说是完全启示了。是那两件事物呢?第一就是烧香的坛,第二就是洗濯盆,只剩下这两件神还未有启示要怎样作。到了三十章,神就开始启示这两件事物了。我们就要问一个问题,这两个东西为什么要留到现在才作启示呢?为什么不在祭司以前就启示呢?我们很清楚的看见,刚才我们说在二十九章以前的,都是人去享用神。剩下在三十章里的这两样,我们很清楚的看见,那是神去享用人。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不同的方向,一个是人到神面前去享用神,一个是神来到人的中间来享用人。

 

礎是我们又看见一件事,就是次序的问题,那次序就是神先让人去享用祂,然后才在人中间去享用人。这给我们看见,在神的心思里,神看人是非常的重要。所以,祂为了得着人,祂便预备了各种各样的东西让人去享用,等到人享用了神,经历了神,认识了神以后,这一个时候,人向神就有了服事,有了事奉。这一个时候的服事,就成为神在人中间的享用。下面我们看那事奉的内容,我们便知道那是让神得享用的安排。这是从次序上,我们看见了神的心思。

 

从实际的情形来说,如果人在神面前有事奉,那必须先解决一些问题。第一是道路的问题,第二是人和神当中的桥梁的问题。现在我们感谢主,从二十五到二十九章,道路有了,桥梁也有了。什么是桥梁呢?就是祭司,是神和人当中的联络人,或者说是中保。有了路,也有了桥梁,所以人向神的事奉就打开了。弟兄姊妹晓得,神的恩典向人输送是比较简单,因为神向人施恩,人就蒙恩。若人要向神事奉,情形就复杂一点,原因就是人的罪必须要解决,人在神面前的地位要解决,人见神的面的条件要预备好,所以是比较复杂多了,困难多了。我们感谢赞美神,神宁愿作好了那些复杂和困难的事,让人有路到祂那里去,让人有条件在祂面前服事,然后祂才接受人的事奉。

 

礎]此,从三十章开始,我们便看见这一个大的变化。以前是人得着神,现在是神得着人。现在让我们看看,神如何让人在祂面前有事奉?路有了,祭司也有了,事奉便开始了。有人问献祭是否算是事奉呢?对祭司来说那是事奉,对一般人来说就不算是事奉。因为对人来说,他是寻求赦免,寻求悦纳,寻求与神交通,所以对人来说这个不是事奉。祭司在人当中毕竟是少数,大体上都是一般的人,所以献祭只能算是祭司的一个事奉的工作,事奉的果效是要叫神得到享用。现在开始烧香,烧香就不是人的享用。底下我们看见,“凡作香和这香一样,为要闻香味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38)香不是为了人的享用,香是单单的为着神的。

 

在基督里用信心事奉神

 

瞻@切都预备好了,神就告诉摩西说要作一个香坛。香坛的作法跟约柜和桌子有点不一样,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呢?当然尺寸是不一样,安放的地方不一样。但大体上来说,还是有共同的地方,里面都是用皂荚木来作,然后用精金来把它包上。像祭坛一样,香坛是有四只角的。坛的四围又镶上金牙边,每边作两个金环,金环的位置跟约柜便不一样了,桌子也没有明说金环应该安放在什么地方,但香坛却说得很清楚,那是在牙子边以下,在坛的两旁,两根横撑之上。正因为这里把位置说得那样清楚,我们才觉得从前看约柜的时候,说环的位置是在脚下的重要性。我们感谢赞美主。

 

禮们若不管它的位置和图样,我们只是注意它属灵的含义和用途,我们便了解到几方面的事。这个坛是用来烧香的,在这个坛的上面,是用精金把坛的上面、四围和坛的四角都包裹起来。这很清楚的让我们看见一件事,就像桌子和约柜一样,皂荚木是一点也不显露出来的。过去我们看见人享用神,那是说到神借着“道成肉身”的基督来供应人。到了这里,当然“道成肉身”的基督是没有改变,却因为功用不一样,因此我们认识那属灵的含义也不一样。香坛是事奉神用的,人事奉神是借着基督一点也不错,反过来说,神向人施恩是借着基督也一点没有错。

 

礎是一摸到事奉的事,除了借着基督在神面前才能有事奉以外,还有一件事是非常非常明显的,那是说出人要事奉神,必须要在基督里去作事奉的事。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说到人向神有事奉,认真说起来,只有香坛,其它的都是人享用神。虽然,底下还有一个洗濯盆,但是洗濯盆的功用却不是直接的事奉神,而是预备那些事奉神的人去事奉,真正让神得着人的服事的就只有香坛。因此我们便很严肃的看见这一点,如果不是在基督里,人的事奉便一点作用也没有,我们看到香坛摆放的位置时,再详细的说说。现在只是看到人不在基督里,人就没有事奉的路。这是在香坛里给我们看见精金包裹皂荚木的属灵上的意思。虽然,这个情况和以前的对象是相同的,但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穡漱\,我们就要注意人向神的事奉是怎样显明出来的?我们看见有两条杠是用金子包上,和以前所提过的对象是一样,但以前的两根杠所让我们看见的是人用信心去接受神的恩典,或是说人用信心借着基督去取用神作成的。现在,虽然是同一样的对象,却因为功用的不同,就叫我们看见不同的含义。在香坛里,我们看见人用信心进入基督里来事奉神。如果不在信心里,也没有事奉神的实意,这是一件非常明显的事情。

 

事奉是作在神面前

 

现在这个坛作好了,因为这个过程和物料跟过去的都是差不多的,故此,不在这里重复了。但是,我们要留意一件事,这个坛作好了以后是放在什么地方呢?“要把坛放在法柜前的幔子外,对着法柜上的施恩座,就是我要与你相会的地方。”(6)“我要与你相会的地方”就是指着那施恩座。香坛有多高呢?高二肘。那么约柜有多高呢?一肘半,是比香坛矮半肘,虽然加上施恩座,我们不知道施恩座有多高,但总不会有半肘那么高,说起来香坛是比约柜加上施恩座还要高一点。所以这里说,“要把坛放在法柜前的幔子外,对着法柜上的施恩座。”幔子是把人和神隔开,虽然是隔开,但香坛必须摆在对着约柜的位置,也就是正对施恩座前。

 

禮怚S姊妹,看看这几句话真是太有意思了。刚才我们说,“人若不在基督里就不能事奉神。”为什么不在基督里就不能事奉神呢?因为他若不在基督里,便没有办法和施恩座上所显明的神要向人施恩的心意连接得起来。现在我们看见了,这个香坛放的位置有非常严谨的要求,要放在约柜的前面,正对着施恩座。斜对着不行,侧面的对着也不行,必须正对着施恩座。圣灵在此再加上一句,这句话是非常有份量的,这句话是说,“就是我要与你相会的地方。”

 

簪为什么要作这样的安排呢?我们想,最明显的一个事实,就是一切的事奉必须是作在神的面前。事奉不是作给人看的,事奉不是让人有享用的,事奉是让神享用的,所以事奉必须是作在神的面前,向着神来作。如果不向着神来作,这个就不能叫作事奉。我们读马太福音第六章的时候,接二连三的读到主跟门徒说了一些事,“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这个意思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就和香坛摆在约柜前面有关连了,你是作在父的面前,让父在暗中察看。所有的服事都该是向着神的,人欣赏不欣赏没有什么关系,只要神欣赏就够了。现在的基督教有一种风气,他们所作的事情叫做事奉,却确实是给人去看的。

 

禮们从这里来看的时候,便看见一个问题,特别是现在的人所说的理论是,“你若不让别人看见你的好,又怎能叫人到你们当中来信耶稣呢?”弟兄姊妹,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正如最近报章上谈到波斯湾的问题,就说到在美国的天主教和基督教那些上层阶级,就是在教会里有代表性的人物,他们是怎么样看波斯湾战争。当然他们是反战的,但报章上的标题是很引人注意的,不认识圣经的人,便不会觉得这个标题有什么特别,若熟悉圣经的人,便会觉得非常刺眼了。它的标题是:“这一回该撒的物不归给该撒”。弟兄姊妹懂得吗?主明明的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太廿二21)那是很清楚的说明,属地的事让属地的人去办,属天的人只作属天的事,这是主的吩咐。现在这些人也要伸手干预属地的事,人家就说:“这一回该撒的物不归给该撒了”。

 

禮怚S姊妹看看,连教外的人都感觉有点过份了,我们既是神的儿女,难道我们还不知道我们事奉神是要怎样事奉吗?什么事情是我们该碰的,什么事是我们不该碰的,我们应该比不信的人更清楚才对。现在好象是让那些不信的人翻过来说:“你们作错了。”虽然他们未必一定说是作错了,但起码他们明明在说你们不按着你们的主的话来作了。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次也许你会说:“我们在各种事情上表明一下,是为了要叫别人认识我们嘛。”但你若要人认识你是个好人,我不反对。但你若说这就是事奉神,那就不对了。因为再看下去,便可看出来了。这不单只是地位的问题,刚才我们看见圣灵说到那施恩座,“就是我要与你相会的地方。”这就好象叫我们再次温习二十九章,祭司承接圣职的那一个功课。上次我们说他们是借着平安祭来承接圣职,这是指出在交通里接受事奉的职事,这又一次叫我们看见,在交通里来显出事奉。

 

禮们感谢赞美主,主的话是那样的清楚,主的话是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你若说那一个是事奉,那么是否从与神的交通里出来的呢?是否从与神的交通里接过来的呢?显然不是的。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提出人的理论而并不是神的旨意。因此,和圣经就有一个很明显的抵触了。所以,主把香坛的位置说得那么清楚是有原因的。这里给我们一个很清楚的看见,香坛放在那一个位置,是让我们看见,事奉是向着神来作的,是作在神的面前的,并且是直接对着神来作的。我们感谢赞美主。

 

神所要的事奉

 

穡漱\,什么叫做事奉?这里给我们看见就是烧香。什么叫做烧香呢?烧香就是祷告。烧香就是站立在神面前,在祷告里的敬拜,也是在祷告里与神交通,这是非常重要的。刚才我们提到施恩座的时候,很显然的叫我们看见,敬拜和交通是连在一起的。在这里就说是烧香,我们可以从两处的经文来看看烧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诗篇一百四十一篇第二节:“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你面前,愿我举手祈求,如献晚祭。”弟兄姊妹看见了没有?烧香就是祷告,烧香就是在神面前献祭,是让神有所享用的,所以是一个事奉。启示录第五章第八节:“祂既拿了书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着琴和盛满了香的金炉,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祈祷。”我们感谢赞美神,什么叫做事奉?事奉不是在那里作工。当然,如果我们是从交通里面接受一个工作,那么我们所作的固然是一个工作,但这个工作是从交通里来的,它便有了事奉的成份。不过,更重要的一件事,事奉是指着人在神面前的敬拜和祷告。

 

瞻陘\能让神得着享用呢?只有敬拜的祷告和交通的祷告是让神有享用的。我们的代祷,这是为别人去求恩典,神没有得着享用。若要神得着享用,我们必须要有敬拜的祷告。擘饼的时候,我们的祷告是敬拜的。所以我们说擘饼聚会,是一个让神得着享用的聚会。至于我们个人在神面前的祷告,其中有一个成份很重的,应该就是交通的祷告,这个祷告不是向神求什么,只是和神谈话,与神说说家常,是你与神当中的家常,不是说别人的家常,是你和神心里交流的说话。试看诗篇那些上行的诗,内容是没有一句祈求的话语的。但当你读的时候,你的灵是很能产生共鸣的。

 

让我们一同看看诗篇一百二十篇:“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祂就应允我。耶和华啊,求你救我脱离说谎的嘴唇,和诡诈的舌头。诡诈的舌头,要给你什么呢?要拿什么加给你呢?就是勇士的利剑和罗藤木的炭火。我寄居在米设,住在基达的帐篷之中,有祸了,我与那恨恶和睦的人许久同住。我愿和睦,但我发言,他们就要争战。”弟兄姊妹,这些都是闲话家常,是闲话属灵的家常,我们平常好象不大会跟神谈属灵的家常。但看看这里,你会发现没有什么祈求,你说有呀!他不是求神救他脱离那说谎的嘴唇吗?要知道,这里并不是求人的好处和属地的好处,那只是求一个属灵的造就。

 

让我们再看诗篇一百二十一篇:“我要向山举目,我的说明从何而来?我的说明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祂必不叫你的脚摇动,保护你的必不打盹,保护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觉。保护你的是耶和华,耶和华在你右边荫庇你。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耶和华要保护你,免受一切的灾害,祂要保护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弟兄姊妹,这就是跟神谈家常,谈属灵的家常,谈到你在神面前的学习,你在神面前的领会,你在神面前的经历。弟兄姊妹,这一个就叫做事奉,这个就是在神面前和神的交通。我们若不知道什么叫做交通的祷告,只要多读几遍上行的诗,便可以懂了,你便看见什么叫做谈属灵的家常了。那是谈你对神心意的认识,谈你享用神的经历,谈你在学习上所领会各样的恩惠,这的确是很宝贝的。

 

许多时候,我们感觉在祷告里不大会长进,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不大会进入交通的祷告。等到我们会进入交通的祷告,我们的祷告就宽广了,我们的祷告就活了,我们的祷告里面就有恩典的感觉了,我们的祷告里就有生命的流露了。我们感谢赞美主,在香坛这一件事上面,神让我们看见它要正对着施恩座,就是神与人相会的地方,那么我们便知道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

 

在灵里明亮中事奉

 

礎]此,我们知道祷告的事奉,或者祷告的敬拜,是最贴近神的事奉。现在我们要注意的是什么时候烧香呢?烧香的时候又是怎么烧法呢?这里没有清楚的指明该是怎样的烧法,但是我们还是在“对着法柜上的施恩座”这一点再来提一点历史的事。在民数记里,以色列人开始他们帐幕里的服事,亚伦的两个儿子立刻就被烧死了,是神把他们烧死的。为什么神要把他们烧死呢?原来他们就是在烧香的事上抵触了神,他们在烧香的事上没有按着神的吩咐,从祭坛上取火点着。他们只是随便的取一点火来点香烧在神的面前,民数记是说他们这样作是“献上凡火”,这个“凡”就是和“圣”相对的。他们应当从祭坛上取火,因为那是“圣”的,他们不是从祭坛取来的火,那就是“凡火”。神不能悦纳“凡火”,因为“凡火”没有赎罪祭的成份在里面,也没有燔祭的成份在里面。罪没有得到解决,人没有蒙悦纳,人就是这样的到神面前来,所招致的结果就是烧死。

 

礎]此我们留意到香坛所摆放的位置,是有那么严肃的事实在这里。至于什么时候来烧香呢?什么时候点灯就什么时候烧香,认真说起来,就是什么时候献燔祭就什么时候烧香。祭司在一天里一定要作两件事,必须要按时候去作。那是早上献一个燔祭,黄昏的时候献另一个燔祭,在献祭的同时就进到会幕里去点灯,点灯以后就在神面前烧香,这两件事我们必须把它们连起来。这里虽然光是提到点灯和烧香,但我们必须记得这三件事是连在一起的。

 

为什么说烧香必定要在点灯的时候呢?简单的说,人必须要活在光中才能有事奉,或者说生命必须是明亮的,然后事奉才有实际,这是很严肃的问题。感谢赞美主,服事是需要生命不断的更新,每天在那里更新,每天不只一次的更新,在更新的里面来进入事奉。所以一年到年终,都要烧香,每次烧香都是在点灯的时候,每次点灯也就是献燔祭的时候。因此,我们在神面前,实在求主让我们都看见这一个。所以,我们常常说,事奉不是工作,工作可以是事奉,但不一定是事奉。有事奉成份的工作,一定是在生命的更新和交通里带出来的。

 

禮们现在归纳起来,看看一件和我们新约有关连的事。烧香的位置是固定的,是神所指定的。只有那个地方,你不在那个地方便不算是事奉。这样我们把它连到新约的教会来,我们怎样看呢?我们可以这样说,在旧约中,只有在会幕里才有事奉。在新约里,也只有在教会里才有事奉。也许我们说得更清楚一些,就是旧约在会幕里,新约在教会里,才有让神真正得到享用的事奉。这样我们便容易了解到为什么工作不一定是事奉。

 

禮们感谢赞美主,主给我们看见,为什么一定是在会幕里,为什么一定是在教会里,原因只有一个。很简单,因为只有在基督里才能有交通,只有从交通里出来的服事才是事奉。

 

在主的名里事奉

 

现在我们继续往下看,“在这个坛上不可奉上异样的香,不可献燔祭、素祭,也不可浇上奠祭,”(9)这一个香坛是专为烧香用的,不能作别的用途,不能在坛上烧赎罪祭、燔祭,和素祭,也不可浇上奠祭,反正这个坛只能烧香。并且这些香是经过特别调配的,才能烧在上头,在三十章的末了,便提到这件事。现在我们先看看为什么不能烧异样的香?为什么不能在坛上献祭?

 

关于不能在坛上烧异样的香这一点,我想顶好是用新约里面的学习来作解释,那是最清楚的了。那就是你只能奉主的名去祷告,你不能奉主以外的名去祷告,你不能奉属灵人的名去祷告,你一定不能奉圣灵的名去祷告,你只能奉主的名去祷告。如果我们懂得什么叫做奉主的名,我们便知道这一点是很严肃的。现在有一种风气,一堆人在那里轮流的祷告,到最后一个才说“奉主的名”便结束所有祷告。当然我们并不是着重在“奉主名”这句话的样式,但是我们却觉得希奇,为什么人会认为说“奉主的名”是一件麻烦的事?好象是每个人都这样说就叫人厌烦。弟兄姊妹,我们若真正认识什么叫做“奉主的名”祷告,真巴不得多说几遍“奉主的名”呢。我们若是真懂得在“奉主的名”的实际上来祷告,我们才算是一个蒙恩的人。人若果只是把祷告作为外面的仪文,而又说“奉主的名”,那么这个“奉主的名”才是真正的烦人呢。“奉主的名”祷告并不是仪文,乃是一个恩典的实际。我们感谢赞美主,如果我们不是“奉主的名”,那么就连祷告的路也没有了。不“奉主的名”祷告,神要答应这个祷告也没有了条件。

 

禮们懂得“奉主的名”,我们才懂得对付自己。所以,在旧约里说,在香坛那里不能献上异样的香,只能献神所指定的香。此外,香坛也不能用作献祭,为什么呢?献祭不是很好的么?献祭是好,但是问题在这里,当你进到会幕里,面对这施恩座的时候,这个再不是献祭的时候了。你能走到那一个地方,就是说献祭的事已经过去了。你要献祭,就到会幕外面的祭坛那里,进到香坛面前的时候,就是说你已经越过了献祭的阶段了。

 

禮怚S姊妹,这个就是我们在神面前不住的要求自己的功课。献祭是最基本的,我们不能缺,但是我们却不能停留在那一个阶段。如果一直停留在那一个阶段,那就是一个不长进的人。你永远停留在外面献祭,你就没有进到神的面前,你能到神的面前来,便已经取用了献祭的果效。基督为我们赎罪,是作一次就已经解决了。我们不能翻来覆去的一直在赎罪的问题上转不出来。我们既一次享用了基督赎罪的恩典,我们便必须往前去。我们要越过祭坛而进到香坛那里,这是对我们的自我要求,也就是希伯来书第六章里所提醒我们要留心的问题。

 

禮怚S姊妹看看,什么叫做祭坛的阶段?在希伯来书第六章的开头那里,就叫我们看见什么是祭坛的阶段。“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神、各样浸礼、按手之礼、死人复活,以及永远审判各等教训。”(来六12)以上一大堆话都是基督道理的开端,你信了主一段年日以后,就再也不该留在这一个阶段了,在这个阶段里,全是在祭坛那里所处理的事。我们必须进到香坛那里,在那里有生命的献上,有生命的交通所带来的事奉献上,有生命更新的敬拜献上。

 

禮怚S姊妹,烧香对祭司来说,好象都是每天循例的事情。但是感谢赞美主,烧香这件事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属灵学习。神的儿女必须要进到香坛那里,因为我们是祭司,我们必须要进到香坛那里。我们若不进到香坛那里,只在外面献祭,这样我们在神面前便算是失职的。一个在神面前活得准确的祭司,是要有祭坛的服事,但更需要有香坛的服事。会幕那里只有两个坛,也只有这两个坛有事奉的成份,但完全的服事,不是在祭坛而是在香坛。巴不得主给我们看见这一点,我们便向神求,赏赐我们这一个恩典。── 王国显《容我的百姓去──出埃及记读经札记》

 

在神眼中的洁净里事奉神(1021)

 

瞻W次我们交通到香坛的种种,差不多看完了,只剩下一点点,但这一点点却是相当重要的。我们留意第十节里面说了一件事,“亚伦一年一次要在坛的角上行赎罪之礼。他一年一次要用赎罪祭牲的血在坛上行赎罪之礼,作为世世代代的定例。这坛在耶和华面前为至圣。”弟兄姊妹要注意,对于人本身,我们承认是有残缺的,但坛是一个事奉神的器皿,它并没有人性在里面,也没有人的生命在里面,它只是一件对象。不过,我们在这里却看见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一件事也就叫我们看见,人无论所碰到的是什么,什么都会被人来沾染。

 

认明人的残缺

 

这一个香坛原来是圣洁的,但在神面前使用了一年以后,它就好象成了不洁的样子,所以一年一次亚伦就要为坛行洁净礼。就是在赎罪日的那一天,要把赎罪祭牲的血抹在坛上。弟兄姊妹,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一面叫我们看见人能到神面前来服事,这是神格外的恩典。另一面叫我们也注意到,虽然是在恩典里服事主,但是我们不要以为说,我们在事奉神、在事奉的事上就没有过不去的东西。在这里叫我们看见一件事,事奉是美事,但事奉也需要经过血的洁净。也就是说,在事奉里不能有任何的搀杂。

 

禮们看亚伦当时在那里烧香,按理来说,他是不会有任何的搀杂,因为只有他一个人在那里作,并且当他进入会幕的时候,又有神特别给他的安排。如果说来到神面前的人,没有一个人比他更高的了,又是按着神的条例在那里作,怎会污秽了那个坛呢?但是很希奇,神在这里给我们看见,一年服事过了以后,连那个坛也成了不洁了。这里只有一个可能性,如果这个坛会有任何的污秽,就是在这个坛上工作的人把不洁带给它。但是这些人都已经穿上了祭司的服装,也经过血的洁净,膏油的涂抹和膏立,他们应该是没有什么不洁的。不过,神在这里给我们看见,人天性里的东西,我们一再的说过,穿上圣衣的亚伦仍然是亚伦,穿上内袍的祭司仍然是亚当的后代,所以在他们的天性里,会有意无意之间把一些不该沾染的不洁带到服事里。原因就是说,我们并不是一进到基督里,有一点追求,就已经成熟到一个地步,再也没有人的残缺和软弱。我们承认自己仍是带着很多的残缺,还带着许多的搀杂,这些残缺和搀杂,就叫我们所用以事奉的那一件对象也受到沾染。

 

瞻@位弟兄曾经和弟兄们交通过一件事,他说:“人认罪而流泪,但你不要以为流泪就真是在那里痛悔,许多时候,人所流的眼泪还需要主的血来洁净呢。”我们深入一点来认识人的本相的时候,你就晓得许多时候人的认罪,并不是因着真正的认识罪。简单的说,有时候是因着人的自尊受了损害,所以在认罪的时候,他感觉到难过。人不得不认罪,当他认罪的时候便感觉到自尊受伤了,自尊受伤的时候,人也会流泪的。这样的眼泪在神面前没有什么价值,所以必须要让血来洁净。

 

禮们感谢赞美主,事奉神是一件美事,但是我们必须看见我们的本相,在神面前是如何的残缺。我们常常说,很多是好的事情,放到我们手里的时候,便成了坏事。坏是坏在什么地方呢?不是坏在事情原来的光景,而是坏在我们这些人把事变坏了。我们感谢赞美主,主是这么严肃的提出这一件事,就值得我们这些在神面前作为事奉神的人,不敢轻易把人的东西带到神的面前去。

 

瞻H的热心在人看来也许是好的,许多时候人的热心就是挡住神作工的原因。下午有一位弟兄跟我交通,我稍微了解到他的情况,我跟他很严肃的,也是差不多忍不住要用血来洁净香坛一样,因为连我的灵也差不多被惹动了。这个弟兄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呢?他很喜欢祷告,祷告大概不会错了吧?在别人不是错,但在这个弟兄身上就是错了。错在什么地方呢?错在他把祷告作为与神交换怜悯的方法。我老实不客气的跟他说:“弟兄啊,现在你该停止你的祷告,你一直把祷告作为与神交换的货币,这样的祷告就算是继续下去,神也是不会悦纳的。神怜悯我们并不是因着我们的祷告,以致神不得不怜悯我们。神根本不是因着我们的祷告才怜悯我们,我们不祷告,神还是会怜悯我们。但是神也喜欢我们祷告,因为借着祷告,对神表达一个爱慕的心思,在神面前有一个交通,神也感觉得满足。但要是把祷告作为与神交换恩典的方法,这是非常非常的得罪神的。”从这件事情,我们就看见为什么香坛要抹血,为什么要为坛行赎罪之礼了。坛也没有个性,坛也没有生命,赎什么罪呢?不是赎香坛的罪,而是赎使用香坛的人的罪。神也借着这样的一件事叫我们看见,人的天然在神的面前是何等的可憎和可怜,我们求主使我们从这一点上稍微有一点的体会。

 

赎出生命的经历是不能缺的

 

礎酗F坛以后,很希奇,我们以前说过,必须有对的人,然后在神面前才有事奉。所以在会幕的启示里,一直在那里解决人的问题。把人的问题解决了以后,然后神才启示香坛和洗濯盆。现在香坛有了,可以在那里事奉的人也有了。虽然有了事奉的事,也有了事奉的人,但是很希奇的,照理接下去是应该提到洗濯盆才对,不过神好象是停下来没有再说,而说了另外一件事,似乎和在神面前事奉是毫无关连的。我们感谢主,神的确是区别了亚伦和他的子孙在神面前来事奉,从事奉的资格来说,的确是只有这么几个人。但是从事奉的实意上来说,神是透过这少数的几个人,把整个以色列的会众都带到神的面前去,是他们这少数的几个人代替众人来事奉的。虽然是几个人在神面前事奉,但在神的眼中看来,却是整个以色列都在事奉中。这几个祭司代表了整个以色列人来事奉神。

 

礎b十九章那里说:“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就是说,神的目的是要整个以色列作祭司。但是因着人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得着救恩,因为神还没有预备救恩,所以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条件来到神面前服事。因此,神在恩典里特别选召几个人来代表众人去事奉祂。这几个人在神面前有事奉的时候,神不单是看见这几个人,也看见全体以色列人。不像现在,我们在基督里,全体都是站在事奉的地位上。那时在律法底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恩典。但在实际的里面,又是全体的摆在一起。这一来,这些众人又怎么办呢?你不能都让他们穿祭司的内袍,因为他们若穿上祭司的内袍,他们便都成为祭司了,但神却没有这样的安排。不穿内袍又怎能站在服事神的地位上呢?我们就看见神要来对付这个问题了。

 

簪咻b这里说出了一件事,“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要按以色列人被数的,计算总数,你数的时候……从二十岁以外的……各人要出半舍客勒。你要从以色列人收这赎罪银,……。”(12141516)在这件事上,有些地方是值得我们注意的。要注意的是什么呢?人要在神面前对,使他的事奉能在神面前蒙悦纳,他必须要在神面前有一个对的地位。这个对的地位是怎么来的呢?当然,今日我们晓得因着我们信主,主就借着祂的血洁净了我们,祂的生命也进到我们里面来,我们也进到主里面去。在这样的事实里,我们在神面前便有了对的地位。

 

礎在旧约的时候,基督还没有上十字架,当然他们便没有在基督里的恩典可以支取。他们又怎能在神面前有对的地位呢?神在这里就是要对付这一个问题。神说:“凡过去归那些被数之人的,每人要按圣所的平,拿银子半舍客勒,这半舍客勒是奉给耶和华的礼物……。”(13)众人就借着这半舍客勒的银子来得着一个对的地位。我们要注意的是,为什么不用金子呢?为什么不用精金呢?为什么又不用铜呢?为什么要用银子呢?我们感谢主,因为在圣经里,对于银子在预表上的意义是特别指着救赎来说的。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要把救赎这一个事实,或者说救赎的经历带到神面前,半舍客勒银子并不是很多,只是二十季拉的一半,半舍客勒的银子就有这样的定规,你把银子带来,交到圣所里去,你这一个人的生命便被赎出来了。既然被赎了出来,人在神面前的地位便正确了。用新约的话说,就是说这个人已经进到救恩里了。但是我们要注意的,有两件事情关乎这赎罪银的。

 

簡臚@,我们注意十五节的下半,那里说:“富足的不可多出,贫穷的不可少出,各人要出半舍客勒。”弟兄姊妹,我们必须注意这一点。你若富足,你觉得这么大的事,你要多出一点,但神说不可以。你若是贫穷的,你说这半舍客勒的银子拿不出来,可不可以减少一点?神说不可以,不能少出。事实是半舍客勒银子并不是太多的,但是神为什么在这里有这样的定规呢?弟兄姊妹,你们若稍微注意这些银子是叫做“赎命银”的话,你们就懂得这个银子的功用是把人的生命赎出来。神是借着这一件事让人知道,不管你是什么人,在神眼前的价值都是一样的。你是一个富足的人,你的价值只是半舍客勒,不要以为说人有万贯家财就能比别人神气一点。也不是说你贫穷,没有什么价值,神说不,你的价值跟那一个人的价值是完全一样。只要是人,在神眼中的价值便是完全一样,并且神为每一个人所造成的救赎的代价都是一样的,就是祂独生的儿子作为赎价。人眼中的富足,不能越过祂的独生子,人眼中的贫穷,也不会少于神的独生子。我们感谢赞美神,神眼中看我们的价值,就和祂儿子相等。这一点叫我们在神面前,实在是无话可说。叫我们要有一个对的地位,祂为我们付出祂的独生子,到神面前来的人,神什么都不要,就是要你带着祂儿子的血,就是要你带着神儿子的生命。你有神儿子的血,有神儿子的生命,你就是与神儿子一样的高贵,神儿子也甘心乐意的为我们成为贫穷。我们感谢主,这是说出人的价值。

 

簡臚G,人把银子带到圣所来,不是说这是半舍客勒,人家就登记说这是属某某人的。也许一个有权位的人来,只是拿来五分二舍客勒银子而说成是半舍客勒,这也没有用处。因为银子带到圣所那里来,必须经过圣所的平来决定它的份量。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没有人多出,也没有人少出,那一个标准是在圣所里。感谢赞美主,也就像今天我们看见救恩的把握,不是在你我有多少属灵的经历,乃是在我们有没有主。所以,这一个接受赎生命的经历必须是明确的,是经得起神自己的察验,正如当日那半舍客勒的银子,能经过圣所的平而收入会幕的库房里。我们感谢主,在这里,神定规了赎银的条例,这一个条例是出现在人在神面前有了事奉以后。这就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说出了所有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是一个在神眼中对的人。这里所说到神面前去的,是指着到神面前去服事的人。

 

事奉神的人不住在神的话的光中接受洁净

 

说完了这一件事以后,神就继续说跟事奉有关的事情。现在就说到洗濯盆了。首先我们注意到这一个洗濯盆是用铜来造的,铜就是显明神的审判。但这一个审判不是为了定罪,所以我们便不用“审判”那么严肃的词语来形容。我们说得轻微一点,那是经过神的判断,因为这个洗濯盆的功用,是叫进到会幕里服事神的人得到洁净。

 

簫漸我们要注意的,这个盆是放在什么地方?这一个盆是放在祭坛和帐幕的中间。也就是说,当一个人经过了祭坛,他便是被神悦纳了。他爱慕进到会幕里去,更多的享用神,更好的服事神。当然,在那个时候是只有祭司才有这个资格,但用新约的话来说,就是所有神的儿女都是在这个原则底下。我们蒙恩了,我们得救了,我们认识了神的恩典,我们爱慕作一个服事主的人,我们要服事主,便想要进到会幕里面去。神说可以,但人必须先经过洗濯盆,要有洗濯盆这一个经历。

 

竅~濯盆是怎么一回事呢?就是人要进入会幕里去,必须先在这里洗手、洗脚。这里不是血的洁净,血的洁净是在祭坛。现在只是洗手和洗脚,只是用水来洁净。但不要忽略,这些用水来洁净的人,是必须先经过血的洁净,如果没有血的洁净,那么水的洁净对他便没有意义了。没有一个人可以越过血的洁净,而可以进到水的洁净那里去。

 

这样说来,水的洁净又是什么呢?我们必须要从它的功用来注意。“亚伦和他的儿子要在这盆里洗手洗脚。他们进会幕,或是就近坛前供职给耶和华献火祭的时候,必用水洗濯,免得死亡。”(1920)我们在这里看到一件事,这一个洗濯盆是完全为着祭司来工作的,它的功用是完全供应给祭司的。就是当祭司来作任何服事之前,他们必先要在那里洗洗手,洗洗脚。弟兄姊妹若有到过天主教堂去参观过他们做弥撒的,你会看见在教堂的门口有一个小器皿,盛了一点水,他们称它为圣水。每一个进去的人,都在那里沾点水在自己身上划一个十字。他们这一个东西,就是从旧约的洗濯盆演变出来的,但却和当时的功用完全不一样,他们只是在外面的形式上保留了一个手续,不过这个手续在神的光中是毫无意义的。

 

禮怚S姊妹,我们要注意的问题是:“亚伦和他的儿子要在这盆里洗手洗脚。……免得(在事奉的时候)死亡。”(1920)用新约的话来说,轻松一点的就是免得带进属灵的死亡。严肃一点来说,不叫一个人在事奉神的时候,失去了事奉的能力,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看,那水的洁净究竟是什么一回事?我们注意以弗所书给我们提到的一些事,因为我们首先要知道这些水是指着什么,我们才能明白它的意义。以弗所书第五章,说到主是怎样的去洁净教会的,这一点我们必须要很清楚的看见。我们刚才说过,人必须要先经过血的洁净,然后才有水的洁净。以弗所书五章那里,又让我们看见这件事。先是叫我们看见“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五25)。“基督为教会舍己”就是说到祂为教会流血的事实,基督流血便把教会买回来。教会被买回来以后,最基本的洁净是有了,在神面前站立的资格也有了,但是教会要真的成为神的见证,用见证来满足神,光凭着血的洁净还是不够条件的。所以,我们便看见接着的那一句话,便是主在教会身上是怎样的作工?接上去的就是:“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五2627)由此我们可以看见,教会要从血的洁净进到成为圣洁无瑕疵的地步,中间还要经过主进一步的洁净。那里说到“水”就是指着“道”,中文的翻译“用水借着道”是会使人领悟得不够透彻,我们若是这样把它说明一下便更清楚了。主是用道好象水一样来把她洁净。我们了解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晓得洗濯盆那里的水所包含的意义了。

 

瞻臙N是道,就是真理。这样就连接到他们当日是怎样进入会幕来享用主,服事主。我们必须注意,不是说人进到会幕里便可以乱七八糟的随便的作,这样不能算是事奉。我们进到会幕里,看见桌子上的饼就随便的拿来吃,你说这是享用主嘛!不,那个饼是可以给祭司吃,但是却有规矩,它必须要在神面前摆放了七天,换下来的才可以吃。不然的话,那就是干犯圣物了。吃也不是随便的吃,吃也有一定的规矩,一般说来,只有祭司和他家里的人才能吃。但在怜恤的原则底下,不是作祭司的也能吃,只不过是不能胡乱的吃。所以,我们晓得,祭司进到会幕里,里面每一件事都有规矩。

 

礎b新约里,我们虽是没那么多的规矩,但在新约里,却是有真理的管理。也就是说,我们在神面前所有的服事,都必须在真理里作。灵恩派的人,他们拼命的在那里鼓吹神医,我们并不是反对神医,我们也承认神的确有医治的大能,但是神却不是随便的显明医治的事实。神是按着实际的需要,和真理的教导,在神的子民当中显明祂的大能。但我们却常常看到灵恩派的人,不管是什么聚会,就是要医病,聚会就是医病,福音就是医病,传福音就是传医病。弟兄姊妹,这个就叫做没有经过洗濯盆,这个叫做没有洗濯盆的事奉。

 

瞻@个弟兄生了严重的病,病到一个地步觉得自己受不了,他来跟我交通,交通的目的是要求我介绍一位有治病恩赐的弟兄,来替他祷告治病。这个弟兄并非不知道有关治病的真理,可是到了受不了的时候,真理便被放置在一旁了。我也不客气的对他说:“弟兄,你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呢?你一开口就叫我介绍一位有治病恩赐的弟兄给你,你现在是要一个能治病的弟兄,慢慢的你便会跟上灵恩派的路去走了。”弟兄姊妹,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事奉一定要在真理里。洗手洗脚,手和脚都是人的动作最明显的地方,脚一动就会走自己的路,手一动就会作自己的事。现在你要进到会幕里去,神就说,“慢着,先要到洗濯盆那里去洗一洗。”这个洗一洗是什么意思呢?用新约的话来说,就是和真理来对照一下,不要越过真理来作神所不要作的事,也不要忽略真理而丢下神所要作的事。作神所不要作的事,不对;不作神所要作的事,也一样是不对。那么,根据什么来作评定呢?洗濯盆。我们感谢主,我们实在看见我们的神在安排会幕与人交通的这一件事上,和神安排会幕要住在人中间,让人去享用祂的这事上,我们若是很仔细的去读神的话,不得不承认神的安排是非常非常的细微的。我们想得到的,神在那里定规,我们想不到的,神也在那里作了安排。就是为了一个目的,是叫人毫无保留的去享用神,和让人在祂面前没有出岔,很完整的到神面前被悦纳,也享用神的自己。我们感谢主,以对象来说,到了洗濯盆,已经差不多启示完毕了,还只剩下一点点,就是圣膏油和圣香。等到启示完这两样以后,整个建造会幕的启示就完毕了。── 王国显《容我的百姓去──出埃及记读经札记》

 

让神得着享用的人(22至卅一18)

 

现在我们要来看看在会幕的启示中两样最小的东西,但却是非常重要的。这两样物件,一个是圣膏,一个是圣香。我们晓得圣膏在会幕里的用途是很大的,会幕里的每一件对象,或是祭司,或是膏立职事,都需要有膏油的涂抹,这是很重要的事,没有膏油就没有神的祝福。没有膏油,神要作工在人的中间也没有路,因为神没有找到祂可以作工的路。但是,只要膏油显明在那里,神所要得着的人,神就得着了。神得着了人,神就可以在人中间作工了。膏油涂抹在会幕里的每一件事物上,每一样的事物便都成“圣”,可以成为神手中的器皿,神就能借着那些事物来显明神所要显明的。因此,神在各样的事物都启示过以后,才说到膏油。

 

显明神荣耀的工作的膏油

 

从启示的次序看来,膏油好象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但事实并不是如此。神一直把各样事情都预备好了,才说到膏油,我们光是从次序来看,已经知道膏油是相当重要的。按着一般次序来看,重要的事情或是放在最前面,或是放在最末了,一定不会放在中间的。现在膏油和圣香是放在最末了,这与放在最前头的约柜,可以说是异曲同工了,都是显明一个很重要的地位。我们晓得膏油在圣经里一贯所显明的表号,那是预表着圣灵的。也就是是说,膏油在那里显明,就是神的工作在那里显出。我们刚才说没有膏油,神就没有工作,原因就是在这里。因为神的一切工作,都是借着圣灵来执行的。圣灵不在那里作工,也就是说神不在那里作工了。

 

现在我们来看这圣膏油是怎样调制出来的。它调制的过程并不复杂,但是用料却是有严格的规定。当然这些材料有那么严格的定规,是因为它表明神的灵,如果放在会幕里来说,那是特别重在显明那称为基督的灵。我们从罗马书上看到“基督的灵”,基督的灵在人身上显出来,那个人就有了儿子的灵,有儿子的灵的也就是在神面前有儿子的名份。所以,我们从这一点上,便看见那膏油的重要了。膏油笼统来说就是圣灵,准确一点乃是基督的灵,就是把基督发表出来的那一个灵。因此,膏油制作的定规便很严格。

 

经历死亡的没药

 

禮们首先看看是用什么物料来作膏油。这里说:“你要取上品的香料,就是流质的没药五百舍客勒,香肉桂一半,就是二百五十舍客勒,菖蒲二百五十舍客勒,桂皮五百舍客勒,都按着圣所的平,又取橄榄油一欣。”(2324)这些物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头一件是流质的没药,没药在圣经中所给我们看见的就是死亡。说清楚一点,就是让死亡的人得到保存来等候复活。我们的主耶稣从十字架上被拿下来以后,尼哥底母跟约瑟就拿了很多的没药和沉香,来膏耶稣的尸体,目的就是要保存祂的身体,等候复活。

 

禮们感谢赞美主,每当圣经提到没药的时候,总是提到生命里的受苦。我们看见雅歌书中那一位女子,当主来寻找她的时候,她原本不愿起来,后来她才说:“我起来要给我良人开门。我的两手滴下没药,我的指头有没药汁滴在门闩上。”(歌五5)从这一段经文,我们看见了一件事,我们干脆的说,那个女子所表明的基督徒的经历应该是这样:她有好些受苦的经历,那些受苦的经历都是很宝贝的,因为她是为了寻找主而受苦。但是不准确的地方在那里呢?一个基督徒有了受苦的经历,他就很容易落在留恋那经历的享受,把为主受苦的经历来代替主。所以,当主来的时候,那个女子却不愿起来,原因是她两手都满了没药汁了。在这里我们就看见,一面是受苦的经历,一面是复活的指望。

 

隐藏了荣美的主耶稣

 

现在调制香膏用了五百舍客勒的没药。五百舍客勒在份量的比例上是极大的,再加上香肉桂二百五十舍客勒。什么叫做香肉桂呢?肉桂就是一种树皮,树皮最内的一层是有很厚的油脂,香味很浓。美国人是最喜欢用这一种香料,他们吃的糕点都带点肉桂味的。肉桂是很香的,在中国人看来,这是一种很补的药材。现在我们并不是看它的作用,而是看它的性质,这些都是香的,本身有一定的香味。

 

这种东西在神的眼中,到底要向我们表明一些什么事情呢?肉桂本身是很名贵的,可是它若不是从很大的树上剥下来,就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要有很高树龄的树皮,它才有相当的厚度,如果树皮太薄,那么它的油脂是不会多的。但那些很大很大的树,一般说来都是在深山里人迹稀少的地方生长,也只有这种环境,才会有很大的肉桂树在那里成长。因此,我们便看见一件事,对肉桂本身来说,它是很名贵的,但它的出产地却是很隐藏的,是一般人不容易发觉的地方。采肉桂的人,一定要到深山野岭去寻找。因此,对肉桂来说,这是说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事实,就是“隐藏”。

 

禮们感谢主,这就是表明了主自己作人的经历。按着主自己来说,祂是很尊贵的,但因着神的旨意,祂到人中间来,隐藏了祂的荣耀和尊贵。香肉桂的份量是二百五十舍客勒,就是没药用量的一半,另外加上菖蒲,也是二百五十舍客勒,两样合起来就是五百舍客勒。如果我们看得透彻一点,在这里虽然是用四种材料,但却是三种成份。因为没药是一份,肉桂和菖蒲是一份,桂皮又是另外的一份,就透过这三份的物料调制圣膏。

 

甘心处卑微的主

 

瞻陘\叫做菖蒲呢?它是一种香草,按着一般的价值来说,它是很卑贱的,且是大量的生产在河岸的地方。菖蒲在中国也很多,特别是在过端午节的时候,在北方(特别是湖北),人们就用菖蒲作糕点来祭祀屈原。菖蒲很香,但却因产量大,而且是在河边野生的,所以价值并不高。因此,我们看见菖蒲就说出了卑微的事实。肉桂和菖蒲合起来,一个是隐藏,一个是卑微。尊贵隐藏了,就成为卑微,人看不见祂的尊贵,便觉得祂是卑微了,菖蒲摆出来的样子就是卑微。但是感谢神,隐藏也好,卑微也好,在这里面都散发出很美的香气,神就选中这两样作圣膏的原料。

 

隐藏了祂的荣美的主

 

糧怚膜F一样是桂皮,刚才我们说过肉桂,肉桂是树皮内边的一层,桂皮就是最外面的一层。很希奇的,不知道弟兄姊妹有否见过肉桂?平常我们看见的已是把肉桂和桂皮分开了的。若光是看桂皮的话,你会觉得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好处,样子很难看,干巴巴的一块树皮,像是长了霉一样似的,卷曲着,简直看不上眼。我们感谢主,我们的主就有这样的经历。以赛亚书五十三章那里说,“祂无佳形美容,”正如我们看那帐幕的时候,最外的一层海狗皮是同一个原则。虽然,桂皮没有肉桂的香味那么浓,但它还是很香的。

 

禮们感谢神,神就是选用这几样材料调香膏。严格说起来,这些都不是很名贵的东西,但神却说要用这些东西,而且要用这些东西里的精品。按着它们本身的价值就不算是顶高,但若是精品,那就很高了。虽然是精品,但是它们原本的样子,在人的眼中并不是高贵的。不过,我们看见神这样来选用的时候,却不是根据人的观念,而是根据神要借着这些事物来发表祂儿子的经历。

 

破碎了自己的主

 

现在原料预备了,也弄得很细了,然后就用橄榄油来调和。提到了橄榄油,我们又了解到一个问题,这是经过压榨而流出来的油。从它本身来说,它是把自己的佳形美容完全破坏掉,但却流出橄榄油来,叫人得滋润。

 

禮们感谢赞美神,我们看见橄榄油的时候,不其然便会想起那首诗歌:“你若不压橄榄成渣,它就不能成油。”膏油的涂抹主要就是这橄榄油,没有橄榄油,那些香料就只有香味而已,却不能调和成膏,也绝不能涂抹在人的身上。我们感谢主,膏油的制作就是用这几种物料,这几种物料都说出了神儿子的经历,特别是神儿子生命的经历,是破碎而显出馨香的那一个经历。连橄榄油计算在内的这五种物料,都是要经过破碎的。

 

禮们感谢神,基督就是这样的完全把自己破碎了。以赛亚书五十三章说:“祂被欺压,”又说:“耶和华却定意将祂压伤。”实在说来,不只是压伤,而且是压碎。我们的主把自己整个的压碎,就成了生命里面的那一份馨香来供应了我们这些人。涂抹在我们身上的时候,便叫我们饱尝那灵里面的滋润。我们感谢主,这就是圣膏的原料。

 

印证神的选召的膏油

 

礎雂_它的作法,我们留意这一句:“按作香之法调和作圣膏油。”(25)我们感谢主,从这里我们首先领会到圣膏和圣香是同一个原则。我们要先掌握这一个事实,一会儿才回头来谈论。然后,我们要注意,当膏油作成了以后,它就有使人、使物成圣的力量,或者说是有这能力。当然,这不是按着膏油的本身,而是这膏油所表明的基督的灵。

 

簞繴的灵使人、使物成圣。正因如此,我们要注意第三十二和三十三节了。“不可倒在别人的身上,也不可按这调和之法作与此相似的。这膏油是圣的,你们也要以为圣。凡调和与此相似的,或将这膏膏在别人身上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3233)弟兄姊妹,这是很严肃的。首先我们看见不能膏在别人身上,只能膏在神所选立的人身上。在旧约中,只有三种人是神所膏立的,就是祭司、先知和君王。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碰这圣膏。对象也是一样,只有神所指定的那些作为事奉的对象,才可以用膏油来涂抹。从这件事上,我们便看见了一件事。膏油的涂抹是神给人的一个印证,印证神拣选了那一个人。神没有拣选的人,神不能给他膏油。因此,一个在神面前,被神选中的人,他必须要被膏油涂抹。这里说“要膏亚伦和他的儿子”,亚伦是预表基督,基督是有基督的灵的,这点我们不难明白。儿子们是预表众祭司,就是我们今天作神儿女的众人。我们这些人信了主之后,圣灵便住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接受圣灵的涂抹,这个也没有难处。但是问题在这里,受膏的人不是仅仅接受膏油,同时也接受一个托付。这个托付没有活出来,也就是说那个膏油在他身上的果效不明显。那个托付是什么呢?在那个时候是“使它们成圣”,可以服事神。现今就是显明神的恩赐,叫教会得着服事的益处。

 

禮们感谢赞美主,膏油的涂抹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所以,不能涂在别人身上,也不能仿效为自己使用的,若是仿造了的膏油,简单的来说,就是邪灵,那是指着邪灵来说的。它冒充圣灵,它要冒充基督的灵,它给人一个错觉,以为神的工作在那里。所以,神在这里说得非常的严肃,必须要把圣膏分别出来,“凡调和与此相似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33)神要对付他,神不能让他在那里代替神,假冒神。

 

让神有享用的圣香

 

繕M后,便提到作香。香的作法是一样,但用的原料却不相同,香的原料又有另外一些的表明。这里所提到的原料,在中东一带是产量不少的,都是那几种树汁。“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要取馨香的香料,就是那他弗、施喜列、喜利比拿;……。”(34)这些都是树汁。拿他弗是什么呢?它的特性是怎样?它的特性是香而带着甜味的,它不仅是香,而且有甜的味道,烧起来,可以嗅到甜味的,又香又甜。此外是施喜列,它的特性又是怎样呢?这个很有意思,它如果不给焚烧的时候,什么气味都没有,一旦给焚烧的时候,就会发出很浓烈的香味。就是一经过火,便能发出香味,焚烧的时候便发出香味,焚烧得越旺,那香味便越浓,这就是施喜列。还有是喜利比拿,它的特性又是怎样呢?它就是香,很单纯的香。

 

总括来说,这些原料当中,头一样是香中带甜。第二种是很平凡,但一旦给点燃,香味便发出来。第三种就算不用燃烧,它也有香味飘逸出来,是很纯的香。我们感谢主,这三种香料,再加上净乳香,乳香本身也是一种树汁,也是一经焚烧,香味便出来。这个很有意思,我们要特别注意一件事,香有一个特点,当香味一旦发出来的时候,它自己就不见了,它自己就不存在了,这是香的特性。当你烧香的时候,那香味一发散,香本身就不见了。那似乎是说出没有了自己,但却带出了生命的馨香。我们的主就是有这样的经历,生命的经历也是同一个事实。主当日是如何走过祂的路,显明祂是一个没有自己的人,而散发出那生命的香气。我们这些跟随主的人,若是我们也能这样没有了自己,让自己焚烧掉,能散发出生命的香气,这实在是太宝贝了。

 

单一为着神得享用的圣膏与圣香

 

禮们已经提过,香就是祷告。在这里,我们再看到香的成份,我们便了解,无论是香也好,膏油也好,我们刚才说是同一个原则。主要都不是为着人去享用的。虽然膏油的涂抹可以使人得滋润,但那不是主要的用途。我们看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晓得了,膏油也好,香也好,都是为着神用的,是为着神有所得的。膏油涂抹了人,就让神得着人。膏油涂抹了物,就让神得着器皿。香一经焚烧,就让神有享用。我们感谢赞美主。

 

穢狴H一提到香的时候,就不允许人随便照着这个方式来作香。因为这一个香是表明了基督的生命,经历破碎而发出的馨香。我们要把它结合到我们的祷告里,或是敬拜里。弟兄姊妹,祷告也好,敬拜也好,实在不是只有一些话。好象人学习祷告的时候,就学习怎样说话。但是真正的祷告,不是学习说话。真正的祷告或是敬拜,是学习进入破碎自己,把自己接受破碎的经历,调在我们的祷告和敬拜的话里。这样的献到神面前,让神来享用那一个宝贵的服事和敬拜。所以,这些是单单为着神的。

 

禮们常常说,我们祷告是要学习向着神去,我们祷告并不是给人去听的,我们也不是为了别人要听见一些东西而去祷告的,而是单单的向着神。因此,在这里,你可以看见一件很严肃的事,任何人要闻这香的,不能让他存活。如果我们注意到这些话的时候,便看见这是何等的严肃,因为这是单单的为着神的。膏油是为着神,香是为着神,是让神去享用,让神有所得的。我们感谢赞美主,借着膏油和香的制作,把神的子民的心思,建立在一个非常严肃又绝对的地步。让他们真的有一个很敬畏的心,使他们活在神的面光中。

 

执行建造会幕的人

 

簪囿启示到这里,会幕的一切都启示完毕了,剩下来的,就是怎样按着山上所指示的样式去执行,这一个才是重要的事。所以,到了三十一章的时候,我们就看见神指定那一些人来作会幕的工作。我们留意三十一章第二节:“看哪,犹大支派中,户珥的孙子,乌利的儿子比撒列,我已经提他的名召他。”从旧约到新约,神没有废除这个原则。真正作神工作的人,都是神给他一个特别的呼召的,这并不是单指那作全时间的工人,而是说只要你乐意作一个事奉神的人,你必须在神面前有一个接受差遣的经历。

 

这个原则,从旧约到新约都是一样。神选中了这个人,神就给他一个托付,神就给他一个差遣,他接受这一个,他便可以很喜悦的往前走。如果一个人说要事奉神,而又没有神的托付,那么他的事奉一定是很吃力的,很勉强的,不能持久的。但若是神把他选召,把托付给他,神就负他的责任,神就扶持他,神就让他有忠心在他的所作上面,神就让他把整个的心思,都摆在神的差遣里。这样的心思是不会过去的,只会越过越强烈。因为在他接受神的差遣的时候,也同时接受神的灵的供应。

 

穢狴H,我们看见神提名召了两个人,神提了名的这两个人,神都有相同的应许,神要用灵来充满他们,“使他有智慧,有聪明,有知识,能作各样的工。”(卅一3)比撒烈是这样,亚何利亚伯也是这样,都是神的灵作他们的供应。不仅是他们两个像是工头的人是这样,其它一同在帐幕里作工的,神都是同样的用灵来供应他们。

 

簫Y是我们看他们作的这些事,我们可以说,这是今天教会里面执事的服事。我们看见这一点的时候,我们便看到一个真正的执事的服事,不是只作一些外面的工作,而是里面有深入的与主在交通上的联结。是用从神那里所得的那一份恩典,在事务上面来服事众肢体,是用恩典来服事,是用恩赐来服事,不是根据自己的长处和爱好来作一些事务。

 

瞼是在里面有一个负担,里头有一个带领和催促,那个催促和带领是什么呢?我们留意第十一节:“他们都要照我一切所吩咐的去作。”(卅一11)那就是山上的样式,就是要把神启示的心意发表出来。我们如果把这一段话和提摩太前书第三章,以及提多书第一章并起来读的时候,我们便看见在教会里各样的服事,特别是执事的服事,是这样的严肃的,不是随随便便来交交差似的。如果我们真的摸到神的心意,我们便看见,虽然是作一些事务上的事。但这些事务上的事,也是在“山上的样式”的范围里。

 

建造是为了进入安息

 

禮们感谢赞美主,这是非常严肃的事。当神说完了这一切话以后,神就说一件可以说是结束的事情。是什么事呢?神严肃的告诉以色列人说,要很严格的遵守安息日。为什么神在最末了才说这一个呢?安息日不是诫命里的一条吗?为什么要特别的在这里提出来,但又不是说到十条诫命呢?并且是很严肃的说到安息日,好象这个安息日有很特别的位置。

 

禮们感谢主,当我们读经读出了神的心思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在神面前俯伏敬拜了。原来神一切的安排,就是在“山上的样式”里所作的各种的安排,乃是为着带进一个目的,那个目的就是让人得安息,这就是神起初的心思。在创造的时候,神已经表明了这一点。在出埃及的事上,神也已经表明了这一点。到了新约的时候就更清楚了。主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十一28)弟兄姊妹,到神说这些话的时候为止,神让他们注意守安息日,原因就是神的创造在第七日安息了。到了申命记,你看见神再提安息日的时候,除了第七日安息以外,神又加上一样理由,因为神说:“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申五6)我们感谢神,你看见神在祂所拣选的人身上所作的工,都是朝着那个目的,要把一切被造的,以人为首,都归回神的安息。我们感谢主,我们今天不再因着律法来守安息日,因为我们已经不在律法的底下,我们已经在复活的基督里进入了安息。因此,教会在新约的时候,都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就是主复活的日子来聚会、敬拜、寻求、等候、事奉。

 

糧怚膜F,我们留意第十八节:“耶和华在西乃和摩西说完了话,……。”弟兄姊妹,神说完了安息日以后,神的话就说完了。说完了以后,“就把两块法版交给他(摩西),是神用指头写的石版。”(卅一18)“神用指头写”是很严肃的,神亲自在这里来定规,显明了这一个,同时是写在石版,是不能磨灭的,永不过去的。这也就是说出,神建造会幕的目的,是永不过去的。我们感谢赞美神,摩西这样的接受了启示,他们也按着当时作预表的启示来作,但是他们没有享用到启示的实际。我们今天在新约里的人,却是实实在在的享用了。我们要感谢主,我们真看到神在永远以前所作的定规,神没有因着时间的过去,而有一点的更改。所以,当我们细细来读这关乎会幕建造的事的时候,我们才懂得“山上所指示的样式”是何等有福的一件事,“山上所指示的样式”又是何等严肃的一件事。

 

虽然,我们今天不是建造会幕,我们乃是照着神的心意,让神用着我们去建造神的教会,但我们仍是不能离开“山上所指示的样式”的原则。我们盼望主使我们真能体会到这一点。以后我们往下去看的时候,仍然看见整个的进行,正是“山上的样式”重复又重复的出现。但愿我们真能领会什么叫作“山上的样式”。── 王国显《容我的百姓去──出埃及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