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章   约柜──神与人相遇的地方

 

        出埃及记25:10-22;历代志下3:10-14;5:2-9

        神首先启示的对象是约柜;透过约柜的制造,神把他的心意显明出来。制造帐幕是要让神得着与人同住的凭借,但是神如果仅仅住在人中间,却仍旧与人保持着明确的分隔,他的心愿就仍然不能满足;神不能忍受与人老死不相往来的光景,他不仅要住在人中间,还一定要建立起与人的交通,这样他才能感到满意。所以,约柜一方面是神与人同在的记号──不管是哪里,无论旷野或是迦南,人看见约柜就知道神在他百姓的中间;另一方面也是人与神相会的地方,是神与人交通的所在──神在那里向人说话,人在那里寻求神(出25:22)。

        神人二性的基督

        人堕落以后就失去了神的形像和样式,结果神与人之间不再有共同点,人没有条件明白神,神也不能向人显明自己;因为人承受不了神荣耀、公义和圣洁的要求(参出20:18-19),即便象摩西那样接近神的人还是不能直接观看神的面(出33:19-20)──这是神在人中间要彻底做工的一大难处。虽然神在恩典中特意分别出一些人,让他们领受神的启示,再传给世上的人,但人还是不能面对面与神相交,对神的领会还是受限制,还是有限度。

        “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来1:1-2)。神在过去的历世历代确曾兴起了不少先知向人说话,表明了神的公义、怜悯和慈爱,但是人对神话语的认识仍然不够具体;所以到了时候,神就差遣他怀里的独生子亲自到地上向人说话──神的儿子不是站在神的地位上向人说话,乃是来到世上成为一个人来向人说话;人向人说话就方便多了,亲切多了,神要向人显明的心思就清楚多了。人不仅听见了这些话,也看见了那位说话的神的儿子──这使人不单听见神爱人的信息,也看见那位把神的爱具体流露出来的神的儿子;使人不单听见神公义审判的信息,也看见主耶稣的被钉实在彰显了神的公义;使人不单知道神是万有之主,也从主耶稣身上确实接触到神的权柄。感谢神!他差遣他的儿子成为人,借着这位道成肉身的主耶稣向人说出了神心里的话,向人显明了神所要做的事。

        “要用皂荚木做一柜”(出25:10)──人子

        用皂荚木做约柜,这正是说出了神的儿子成为人的事实。基督若不道成肉身成为人子,就不能透彻地向人说话,也不能代替人在神面前解决属灵的难处;他既成为人子,就可以代表人接受神的定规──不单接受罪与死的刑罚,也接受神所赏赐的产业。道成肉身的行动是神的儿子全然降卑,降卑到如同皂荚木般的卑微;从荣耀的宝座降卑到耻辱的十字架,这种降卑是不容易忍受的。但是我们的主实在甘心降卑自己:“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腓2:6-8)。宝贝的主!他甘心为我们卑微,成为人子!

        主不单甘心卑微,成为人子,他还十分宝贵作为人子的经历,并永远珍贵这个经历;我们不够了解主的心情──作人子有什么好呢?但我们看见一个事实:当他从死人中复活,升入荣耀,得了超乎万名之上的名时,他还是没有放弃作为人子的事实;约翰在拔摩海岛上所看见荣耀中的基督仍然是人子的形像,正如一首诗歌所说:“他在宝座,还带人性。”这太好了!他一次成为人子,就永远是人子;这样,他就能实实在在地体恤我们的软弱,也能救拔我们脱离人的软弱(参来4:15)。

        “要里外包上精金”(出25:11)──神的性情

        “里外包上精金”这句话实在太奇妙了,它指明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实:道成肉身的基督若只有人的性情,他就不过是成了一个普通的人,和你我一样是亚当的子孙;倘若这样,他就不能代替我们在神面前解决问题,也不能代替神解决在人中间的问题。感谢赞美主!他确实成了人子,但他仍然是神的儿子──他是人群中的一个人,却仍旧充充满满拥有神的性情,丰丰富富地流出神的性情;他虽然是人,却“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他是神的儿子,所以能叫我们也成为神所生的(参约1:13)。

        会幕中的对象里只有约柜是里外都包上精金的,精金既是神的性情,它就表明了道成肉身的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他成了人,站在人的地位上,也有人的性情;但他没有改变原来的所是(神的儿子),也没有改变原来的所有(神的荣耀和性情)。在拿撒勒人耶稣(皂荚木)的身上,人看得见的(外面)和看不见的(里面)都充充满满地有着神的荣耀和性情(精金);他虽是卑微(皂荚木),却里外都包着精金,神的荣耀在基督身上并不因为他的降卑而减少,反倒愈加显出神性情的宝贵。

        他是神的儿子,又是人子;这位有着神、人二性的主耶稣基督彻底解决了神与人之间的问题,他的所是和所做填平了神与人之间的鸿沟。神的儿子成为人子乃是神来到人中间,他以人子的身份从死里复活并升天则是人脱离罪和死而升到天上;神用约柜表明他儿子的所是和所做,用皂荚木里外包上精金来说明作为人子的基督显出了神的荣耀和性情,基督是神,他把人围绕在神的荣耀和性情里,无尽地享用神的丰满。感谢赞美主!

        当受高举的基督

        “也要铸四个金镮,安在柜的四脚上”(出25:12)。如果留意神的这一独特设计,就不难明白他的用意:这四个金镮是用来穿杠抬约柜的,把它们安装在什么地方都比装在四脚上合适;环子装在四脚上,抬柜的时候就不容易保持平衡,因为上重下轻,抬柜的时候若不加倍小心就很容易倾侧乃至翻倒。这样的设计看来好像很笨拙,但神确实是这样设计的;神不是愚拙的神,他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设计呢?

        “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约12:32

        神在他的计划中定规了一个法则,就是要借着他的儿子被高举来完成他的计划;这个“被高举”有两方面意义:一方面,这是指着主耶稣借着被钉十架所做成的救赎方法──“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约3:14-15);“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32);救赎实在是神计划完成的基础。另一方面,神的计划一定要等到他儿子得了荣耀,被世人信服的时候才得成就;因此,神的儿子被高举乃是神计划得以成功的关键。

        神工作的中心是他的儿子,一切的安排都围绕着这个中心:“因为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罗8:29);“模样”和“作长子”都道出了神儿子作中心的事实。“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弗1:22);“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2:9-11);“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西1:18);“神叫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林前15:27)。这些经文都明确地指出:基督要得着高举,神的一切对头都要下去,连撒但也要下去,最末了死亡也被从地上除掉;那时,完全是生命吞灭了死亡。

        所以,高举基督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功课;神安排把金镮子安装在法柜的四脚上正是要把人带进这个严肃的功课里,不住地学习单单地高举基督,不叫任何的人、事、物代替基督。四脚上的金镮把法柜高举在人以上,使人所看见的是法柜,所注意的是法柜;当法柜被高抬起来的时候,人的心归向神,神的荣耀也临到人。神、人二性的基督是配受高举的;神定意要高举他的儿子,我们也要一心一意地学习高举基督。

        “以便抬柜”(出25:14

        法柜装了四个金镮,穿进了抬柜的杠,定规了它的移动是要借着人的肩扛;人的肩膀象征着责任,抬法柜表明了人有责任高举基督,且是亲力亲为地高举基督,见证基督,肩负神的见证。法柜压在肩上是有重量的,重压的感觉是叫人不舒服的;但是神没有定规用别的方法来移动法柜,肩扛的结果是使基督的见证被举起来。

        人的聪明总是为自己谋求舒适,连背负神的见证也想要舒舒服服,不肯付代价;结果非但神得不着荣耀,人也大受亏损。以色列人从非利士人那里接约柜回来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让约柜坐车子,这总比压在自己的肩膀上轻省;这样一来,人是舒服了,神的荣耀和权柄却遭到了破坏,结果牛失前蹄,乌撒伸手扶约柜,被神击杀而死(参撒下6:1-10)。新车子不是神要享用的,乌撒的手也不是神所悦纳的;神所要的是人不辞劳苦,不图舒服,顺服神的定规,用肩膀扛抬神的约柜。在人来看,坐车子是比用人力扛抬进步了;但是,车子不能高举基督,只有人才能高举基督。

        别人奉献,我们享用,这是最舒服的;从前中国教会就是这样舒服地享用了外国差会的奉献,但是中国教会的软弱和愚昧也是很可观的。祷告等候神,比不上在会议桌上作决策那么舒服;坐在电视机前参加“敬拜”或“聚会”实在太舒服了,不用坐硬板凳,行动也不受限制,还不必奉献,又节省了时间,不爱听的信息可以随时关掉,打瞌睡也不用担心。不错,人是舒服了,但神的见证却受了损害!

        法柜只能用肩膀来抬;神的见证要显明出来,有待人不辞劳苦地照着神的心意和定规而做。

        严肃谨慎地抬

        抬起上重下轻而支点又在底部的约柜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神作这样的设计也是有深意的:那是要抬约柜的人进入一个属灵的功课,以确保神的见证稳定──粗心大意的人不能抬约柜,不同心的人也不能抬约柜,自我中心的人更不能抬约柜;让这样的人抬约柜只会叫约柜翻倒,令同伴受伤。因此,抬约柜是一个十分严肃的学习。

        首先,抬约柜的人要知道他在做什么,因而存着敬畏的心去认真服事;他只能叫神的名得荣耀,而不能使神因着他受亏损。其次,他必须懂得与同伴有和谐的配搭,朝着同一个方向,迈出整齐的步伐;抬的人虽多,却要如同一个人一样。再次,抬约柜的人还要细心谨慎地前行,稳重地举步,绝不能贪快;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由于人急功近利而损害了神事工的事,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就是一个例子,英国格林威尔的清教徒政权亦然。

        总而言之,抬约柜不是一项任务,而是一种服事,一种见证;因此,要谨慎地抬,小心地抬,不要越过神的心意。神这样设计金镮的位置,已经定规了抬约柜的法则,限制了人的己意在服事中的活动。

        “要用皂荚木作两根杠”(出25:13

        约柜是用皂荚木包上精金做成的,抬约柜的杠是用皂荚木包上金做成的──都是用皂荚木做成,差别在于包上精金或金子;这个差别很有讲究,精金包皂荚木指的是主自己,是他道成肉身的经历,重点在神;金子包皂荚木指的是主的工作,要叫人活出神的性情,重点在人。换言之,神要用有他性情的人来显出他的见证,因为“二”是见证的数字,两根杠有着见证的实意;所以担负见证的人一定要活出神的性情,这样才能使神的见证在人中间显出。

        随时随地活出神的见证

        “这杠要常在柜的环内,不可抽出来”(出25:15)。圣所内的每个对象都是要抬的,但只有抬约柜的杠在约柜停放妥当以后仍要留在环子内,不可抽出来;神作这个安排也是有用意的:杠留在环内,什么时候要抬约柜,立刻就可以抬起来,不必先穿杠再抬起来;这说明了属神之人要随时随地活出神的见证来。许多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在教会和信徒中间好像是蛮爱主、蛮愿意顺服主的,一派敬虔的外貌;可是在家里,在办公室或属世亲友中间,就一点也活不出神的性情,这就不对了。要随时随地活出神的见证来,这就是把杠留在环子内的寓意。

        从人的身上活出神的性情,这是主用心良苦的工作──主花了许多心血、忍耐、怜爱、管教,打伤了又医治,撕裂了又缠裹,好不容易才把我们这些与神无份无关,并且与神为仇的人造就成盛装神荣耀的器皿;我们若不随时随地作神的见证人,那就太亏欠神了。不要觉得杠留在环内占据了额外的空间,造成不便,总要越过人心中的难处,活出神的见证来。

        神的恩惠随时随地丰丰富富地流进人中间

        穿在约柜环子内的两根杠不仅是以色列人在旷野漂流的时候不抽出来,到了所罗门把圣殿建造妥当,把约柜停放在至圣所内的时候还是造了两根更长的杠穿进去(参王上8:6-8),不抽出来;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约柜不单是神与人同在的见证,也是神向人施恩的所在;神要求人随时随地作他的见证,他自己也随时随地向人流出恩典,且是丰丰富富地流出恩典。圣殿的宽度比会幕大,抬约柜的杠也随之加长,超过比例地加长;这个改变太宝贝了:神的荣耀在人中间增加,神的恩典也随之加倍地临到人身上;他是时刻等候向人施恩的神,仰望他的人必不羞愧。

        约柜是神对人公义的要求

        圣所内的对象体积最大的就是约柜,长二肘半,宽一肘半,高一肘半;这样大的体积让人认识到,神对人的要求是大的,而人到神面前来所遇到的正是这个要求。究竟神对人要求的内容是什么呢?人在神的要求下又有怎样的结果呢?约柜本身向人说明了这些事,叫人看见自己在神面前的光景。

        “将我所要赐给你的法版放在柜里”(出25:16

        约柜里所放的东西说明了神要求人的内容。神告诉摩西要把他所赐的法版放在柜里,这是首先要放在柜里的东西;法版上有神亲手写下的十条诚命,这是律法的精义,代表着神公义的要求。神公义的要求是绝对的,什么样的人、事、物都不能改变神绝对的公义,连父怀里的独生子替人担当罪的时候也不能使神的公义作些微的修改,以免除罪的工价。

        人到神面前首先要面对的就是神对罪人的审判。神的律法不是只有定人罪的作用,也有使人活的作用;不违背律法,满足律法的要求,人就可以活在神的面前,蒙神的记念。但问题在于,亚当的后代在本性上就是犯罪的,在生活上所显露的也是犯罪;既是这样,律法的作用显在亚当后代身上就只能是定罪了──在约柜的面前,每一个人都面对着神公义的要求,面对着律法的定罪。

        一金罐吗哪和亚伦发芽的杖

        除了神的法版,约柜中还先后放进了一金罐吗哪和一根原属亚伦的发芽的杖(参来9:4);这两样物件放进柜里也是遵着神的吩咐:吗哪是神恩赐的表示,发芽的杖是复活大能的彰显;但这两样对象放在约柜中并非要记念神的恩典,而是要强调人被定罪的事实。

        吗哪是神在旷野中供应以色列人的恩典,叫他们在旷野中不受饥饿的威胁,这原来是美事;但以色列人不服神的命令,超过了神的定量拣取吗哪,蹧蹋了神的恩典;他们又不接受神的权柄,在安息日到外边拣拾吗哪,一再地顶撞神。因此,神吩咐摩西留下一金罐吗哪,放在约柜里。啊!这原为神恩典的吗哪竟然成了定人罪的证据(参出第16章);人因着悖逆和愚昧而在恩典中被定了罪!拒绝救恩而被定罪也是一样。

        以色列人不服神的权柄,在旷野漂流时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反叛,他们表面上是对付摩西和亚伦,实际上是对付神;对可拉党的惩治并未止息人的悖道和不服,末了神借着亚伦的杖发芽、开花、结果,结出熟杏,才叫以色列的悖逆停止(参民第16-17章)。复活的大能是人进入神恩典的根据,可是亚伦的杖却成了悖逆的人在神面前犯罪的证据。

        法柜里的三件东西都显出了人的愚昧,都定了人的罪──不是神定意要定人的罪,而是人的愚昧在神公义的要求下显露出来,叫他落在神的定罪里;约柜使人必须面对神公义的要求。

        “要用精金作施恩座”(出25:17

        约柜内的法版实在叫寻找神的人丧气,好像人进到神面前来还是不能得享安慰;感谢主!他是使人有盼望的神,他不单使我们看见约柜,也叫我们看见与约柜形影相随的施恩座──有约柜就一定有施恩座,看见约柜就一定看见施恩座。神的这一安排真是叫人大得安慰,叫寻求神的人看见了出路,看见了前途。施恩座又叫作“蔽罪座”,顾名思义,这里有神的恩典遮蔽了人的罪;人的罪在神面前不显露了,人就不再被定罪了,相反还要在宝座上承受恩典──这是神的怜悯,也是神的预备。

        神自己预备恩典

        施恩座全是精金制作的,不带一点皂荚木,这说明了恩典全是神自己的预备,是充满神荣耀的杰作;人来到施恩座前再无被定罪的威胁,再没有恐惧战兢,不象在西乃山下看见神荣耀的以色列人那样。在这里,神的荣耀成了神的恩典,神的恩典调和着神的荣耀,人享用恩典的同时也享用了神的荣耀;施恩座说出了神“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来2:10)。

        制作施恩座要用许多精金。在圣所中只有施恩座和灯台是用精金制成的;灯台用了一他连得精金,施恩座用了多少精金不详,从它的尺寸来看,绝不会比灯台耗用得少,只会更多。这也说明神为了叫恩典流出而不惜付出重价,来做成恩典的出口;他舍去了怀里的独生子作代价──谁能计算神独生子的价值呢?他是宇宙间独一无二的无价瑰宝,是稀世奇珍!但神为要把恩典输送给人,连怀中的独生子也交了出来;他为着预备恩典而付出了绝对的重价。

        公义的要求有多大,恩典的供应也有多大

        约柜长二肘半,宽一肘半,施恩座也是长二肘半,宽一肘半,面积刚好一样;神更吩咐要把施恩座安放在约柜上面,盖着约柜。哦!这是一个有福的安排:公义的要求有多大,恩典的供应也有多大;公义的要求有多高,恩典的供应更加高。哈利路亚!赞美主!难怪行淫时被捉拿的妇人得了赦免,难怪三次不认主的彼得多受安慰,难怪敌挡主的保罗能成为主的使徒。

        恩典不是对罪的纵容,恩典的显出是有条件的,因为神“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出34:7);施恩座安放在约柜的上面,这说明了神的恩典是以神的公义为基础的。神不喜欢不义,他自己也不能不义;神的公义不满足,他的恩典就不能流出。神是全能的神,他为什么不用别的方法来完成救赎,一定要把怀里的独生子钉死?他不能对他的儿子仁慈一点吗?神的公义不能受到损害,他不能叫自己不义;神是如此渴望向人流出恩典,以至于他不惜舍弃独生子来满足他的公义。有了公义的基础,神的恩典就有条件丰丰富富地流出来,叫一切到神面前来寻求的人都享用了恩典。

        两个基路伯

        神的公义是要有保证的,所以神又吩咐要在施恩座的两头用金子造两个基路伯,彼此相对,眼睛朝着施恩座,翅膀高张遮掩施恩座;遮掩施恩座就是要保护恩典,不叫恩典浪费。从创世记第3章的末了我们认识到,基路伯是执行神公义的天使,要保护神的公义不受损害;他们的眼睛向着施恩座究竟要看什么呢?施恩座上有些什么呢?噢!施恩座上有赎罪祭牲的血,这血就是神的公义得着满足的记号;基路伯的眼睛看见了血,就让恩典释放出去。恩典得以流出是因着祭牲的血,是因着神儿子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血叫基路伯停止工作,血叫基路伯惊诧神的恩典如此丰富(参彼前1:12)。

        基路伯是用金子制作的,这就是说:必须要用信心来接受一个事实──神的公义是不能轻忽的。所罗门建造圣殿时,除了约柜以外,其它的对象都改造或是增加了;唯独约柜没有更改,圣殿里的约柜就是原先安放在会幕中的约柜,就是摩西所监造的那个约柜(参王上8:1-5;代下5:2-5)。神的公义和恩典都没有改变,因为神是不改变的神;至于圣殿中其它对象的更改,那只是量的增加,是神的作为更丰盛地显出。

        所罗门在圣殿的内殿另外造了两个基路伯,他们站在内殿两旁,展开翅膀遮蔽施恩座,也遮蔽内殿;他们的眼睛却向着外殿,不象会幕内的基路伯眼睛朝着施恩座。圣经没有明说搬运约柜的时候是否保留了原来的基路伯,很可能那原来的两个基路伯也一同搬进了圣殿;若这个推测正确,就更加强了神公义要求的保证──神的供应越丰富地增加,神公义的要求也就愈加明显;即便这个推测不正确,神公义要求的保证也没有减少。无论如何,神公义的要求得着满足,仍然是借着祭牲(基督)所流的宝血;约柜和基路伯都是定人罪的,但血在公义的围绕下带出了恩典。

        恩典与公义的汇合是人与神交通的根据

        神公义的要求满足了,他的恩典就有了出口:“要将施恩座安在柜的上边,又将我所要赐给你的法版放在柜里;我要在那里与你相会,又要从法柜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间和你说我所要吩咐你传给以色列人的一切事”(出25:21-22)──神可以向人说话了,人也可以领受神的话了;人与神的交通恢复了。

        单有约柜,神与人不能有交通,单有施恩座,神也不能向人说话;只有把施恩座安放在法柜上边,神与人的交通才可以恢复,人与神的谈话才可以进行。因为在那里,神与人交通的阻碍被除掉,神没有受亏损,人也不再被定罪;人与神有了可以相会的条件,可以敞开地交通了。神向人说话的地点是在“法柜”、“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间”,那就是神的公义和恩典的汇合点;在那里,不是公义与恩典勉强地碰在一起,而是汇合到一个程度,连执行神公义的基路伯也能同声说“阿们”。感谢赞美神!他叫我们在他公义和恩典汇合的地方与他恢复了交通。

        法柜和施恩座的相连正是指着基督和他被钉十架说的。人的罪横亘在神与人中间,把神与人交通的路阻隔了;但主耶稣基督被挂在木头上,担当了人犯罪应受的刑罚──神的公义在他儿子的身上满足了,神对人罪孽的追讨也在基督钉十字架的地方停止了,于是神对人的体恤、同情和怜爱就在那个地方流出来了。十字架实在是神公义和恩典汇合的地方,有了基督和他的十字架,我们与神就恢复了交通;我们成了蒙恩的罪人,更成为神家里的人,成了神的儿子,可以不住地在父神的施恩宝座前享用恩典。感谢赞美主!他是神的公义与恩典的汇合点,我们在他里面得着了神本性里一切的丰富。──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