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章   金灯台──基督是生命的光

 

        出埃及记25:31-40;利未记24:1-4

        在会幕圣所内的北边摆放着陈设饼的桌子,与桌子相对的南边,神设计了一座金灯台摆放在那里:桌子上所陈设的是神给人生命的供应,使人的生命得丰盛;金灯台所发出的则是神给人生命的引导和光照,叫人顺服带领而进到神的面前。这一对对象供应了人奔跑属灵道路所有的缺欠──没有生命粮的供应,人就软弱,缺少属灵的力量,在主的道路上无法继续前行;没有生命之光的引导,人就在黑暗中摸索,看不见道路,迷失方向,以至一切的努力终归徒然,不蒙神记念。感谢神!圣所中不单有陈设饼的桌子,也有金灯台──神的预备何等完全,到他面前来的人一面享用生命饼,一面又接受生命光;生命中有了饱足,也有了光照,在神面前的奔跑就不再成为重担,即便有难处,神的供应也足以帮助我们。

        “要用精金做一个灯台”(出25:31

        除了约柜上的施恩座,只有灯台是用精金制作的。灯台的作用是托着发光的灯盏,使灯光照得更远、更广,使光的作用更明显、更有效;因此,灯台是使光照显出的重要部份。从亚当堕落时开始,人就一直活在黑暗中;罪使得人里面的眼睛昏花,世界的神把人的眼睛弄瞎,使他看不见永远的事,看不见属灵的事。没有光,即便睁开双眼也看不见东西;所以人在神面前迫切的需要就是使心里的眼睛明亮──有了光,人心里的眼睛才能明亮,才能看见神要他看见的,从而脱离自己的愚昧来拣选神。

        人所需要的不是物质的光,物质的光不能叫人看见属天的事;只有生命的光才能使人的里面明亮,使人从里面看见神宝座前的道路。什么是生命的光呢?“耶稣又对众人说:‘我就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主耶稣就是生命的光,他到地上来“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路1:79);所以,只有他“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1:9)。生命的光就是主耶稣自己──他发出光来,指引一切寻求神的人进到他的脸光中蒙恩;正如诗篇36:9所说:“因为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头;在神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

        主显出生命的光,叫接受光照的人都得着生命,被引进神的荣耀里,因为主“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来1:3),而不是物质的光;因此,表明主耶稣为生命光的灯台必须用精金制作,也只能用精金制作,因为精金代表着神的荣耀和性情。主实在是以神的荣耀和性情来光照我们,他虽然到地上来成为人子,但他一点也没有人肉体的掺杂,他所作的一切决定都以父神的旨意为根据,他所说的一切话是是从父听见的,他所表明的完全是父自己;因此,凡接受他光照的人就是碰到了神的荣耀和性情。

        “一个灯台”(出25:31

        神吩咐摩西“用精金做一个灯台”(出25:31)。在会幕里只有一座灯台,到了所罗门建圣殿的时候,灯台便增加到十个(参代下4:7);那个原先制造的灯台也被带进圣殿里(参代下5:5)。在以色列人的历史中,从会幕里的一个灯台扩展到圣殿中的十个灯台,数量增加了,但灯台的历史渊源还是那一个──基督就是灯台;只要出自这个源头,灯台的数量虽然增加了,生命的光照越来越明亮了,但它们的质依旧不变,依旧是基督作人生命的光,照亮寻求神之人的道路,使他们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4:18);原先那个灯台好像黎明的光,感谢神!他叫看见这光的人越走越光明,直到公义的日头显现。

        “都要接连一块锤出来”(出25:31

        灯台是由一块金子锤打而成的,而不是由若干个单独制成的部件连接起来的;这样精致的工艺品由一块金子锤打出来,要经过多少次锤打才能制作成功呢!那实在是千锤百炼的记录。神的这个定规正是指出,他儿子之所以能成为人生命的光,并不是不付代价的;神的儿子从降生开始,饱受众人的弃绝,最终被挂在木头上,实在是经历了生活的千锤百炼,并且越炼越显出他的高贵品格。磨炼并没有把主耶稣打倒,相反,千百次的击打和历炼叫主的高贵品格显露无遗──他在自己饥渴的时候还不住地为那些到他面前来的人解决难处,在被人弃绝的时候仍然看见神的美意而高声赞美,在被钉上十字架快要断气的时候心里还记挂着那些对付他的罪人,为他们向神求赦免。人的践踏、误会、讥诮、辱骂只不过使他向人流露出更多的忍耐、宽容、体恤、同情、怜悯;我们的主确实是那经过千锤百炼的精金灯台,把生命的光直照进人的里面,指引着人的路程,也温暖着人的心。

        “精金一他连得”(出25:39

        用一块精金锤打出一座精致的灯台所花的精力和时间是非常可观的,从物质的角度来看这座灯台,它的价值也是很高的。一他连得的重量约等于九十老斤(参启16:21小字),差不多是一百零二市斤;用这么重的一块精金制作灯台,不管从精力或物质的角度来看,那价值都是非常高的。

        这位赐人生命的主从至高的尊荣降为卑微,默然地背负了世人的罪孽,忍受了罪人的顶撞,更进入死亡;他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又重又大!但是,主没有计较这样的代价,他祇想看见那些活在亚当里的人最终寻见通往神施恩宝座的路;为着这个目的,他不惜交出自己的性命为代价。神这样设计的灯台明明是向人说出:他不惜任何代价,要为人准备生命的光,叫人在光中寻见道路,可以转回归向赐恩典的主。

        灯台的形状

        灯台的构成包括座、干,和由一连串杯、球、花制成的主枝,以及主枝两旁各伸出的三根旁枝(共七根枝子);枝子均由数组的杯、球、花连接而成,这些杯、球、花的形状指出了灯台所预表的属灵经历。一个灯台有七根枝子,所以灯台指出的属灵经历就是在地上显出属天的光照:一方面是基督自己所发的光辉,一方面是基督工作的成果(即教会)在地上所显出的光辉:“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腓2:15-16)。无论基督或教会,要发出生命的光辉都必须遵循同样的原则;那是基督已经经历过的,也是教会应当经历的。

        会幕里有一座灯台,其上有七根枝子;但在启示录开头的启示里却是每个教会各为一座金灯台,七个教会就是七座金灯台──这是生命光照的扩展,而这样的扩展是有根源的,那就是最初会幕里的那座金灯台。灯台就是基督,七根枝子就是基督工作的结果──教会;教会联于基督,基督与教会一同把生命之道显明出来。所以灯台的样式把基督与教会的关系显明了;教会必须与基督有这样的关系,才能成为发出生命之光的灯台,而这灯台所发出的光正是主基督。

        灯台的主要部份是由数组杯、球、花连接而成,我们要从这三个不同的形样来认识神的心意,即灯台所启示的三层属灵经历,从而更多地明白神要在人身上做的工。

        形状象杏的杯──从死里复活

        枝干上的第一种形样是杯,位于枝干顶上的杯是盛放灯盏的;杯的形状象杏(中文圣经译作“杏花”,我以为从含意和实用的角度来看,该照原意译作“杏”;况且第三个形样就是花,这里就不必再用花的形样)。杯的形样为什么象杏呢?其中当然蕴涵着神的心意。

        杏树是一种严冬以后首先出现生机的植物──看似枯死的杏树,生命却仍旧在它里面;春的气息一到,人尚未察觉,杏树就已享用了春的孕育,生意盎然地抽发出叶子来了。在耶利米书1:11-12中,神正是用杏树枝来说明他必使他的话成就──无论环境多么恶劣,多么使人绝望,神的话语总不会落空,因为神不允许它落空。圣经还记载了一桩更明显的历史事件:当神对付了可拉党的叛逆以后,就用亚伦的杖显明了他的权柄,叫亚伦的杖发芽长叶,开花结果,结出一个熟杏(参民17:1-8)──这是一个经过死亡而复活的经历,也是经过死亡而显出生命的原则,且是显出了完整、成熟的生命,就是复活的生命。

        基督的生命之所以光芒迸射,正是因着他从死里复活,使他生命的大能毫无保留地显现出来。千锤百打的磨难好像把基督打进了死地,但若非经过死地,生命就显不出来;经过了死地,生命的能力就释放出来,生命的宝贵也彰显出来──死而复活的经历使基督成了生命的光。同样,一切在基督里的人要成为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也必须经历死而复活;没有死而复活的经历,就只能停留在死的光景中,没有生命,也不可能显出生命的光。

        球──经历试炼而显出完美

        杏是死而复活所显出的生命成熟,球是在试炼中所显出的生命完美。球是一个浑圆的物体,没有棱角,光滑的表面不会使人受伤害;但不可忘记,球是用精金锤打出来的,要把原来有棱角的金属锤打成一个圆球,必须经过无数的锤打,况且这球不是单独锤打而成的,而是由一大块金属在打成整个灯台过程中的一小部份,这就需要忍耐更多的锤打。

        基督的生命原本就是完美的,但这完美是在诸多懮患中显现出来的:“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来2:10);“他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他既得以完全,……”(来5:8-9)──苦难把基督的完美透彻地显明出来了。

        人的天然生命是坚硬的,满了棱角,很容易伤害别人,也很容易伤害自己;谁碰到人的天然生命,谁就容易受伤。要叫人的天然生命转变成属天生命,唯一的途径是经过十字架的对付,接受神的锤打,叫人的天然生命被破碎;人的天然生命破碎了,属天的生命才有出口,才能显露,才能在生活中把基督生命的完美流露出来,叫人得着喜乐和滋润。

        球在灯台上的突出作用就是连接两个枝子,使两个枝子和谐地接在主枝干上;它是和谐稳固地把枝子配搭成灯台的重要部件。同样,人与人之间往往因着各自不同的背景、环境和个性而容易发生磨擦,彼此伤害,相互践踏,败坏了神的见证;然而,一个作为生命之见证的团体(神的教会)只允许肢体间和谐地配搭,不允许肢体间相互磨擦。要活出和谐的配搭,神的儿女就必须接受神的击打,使各人的己被破碎,好叫基督的完美显现出来;这样,肢体间的配搭才能和谐,整体的见证才能从神儿女中活出来。

        基督的生命是完美的,这生命在我们里面;他的生命也要把我们带到完美的境地,叫我们真能“象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腓2:15-16)。

        花──在旷野喷吐生命的美丽和芳香

        花是构成枝子的第三个形样。圣经的许多译本都把它只译为“花”,唯有七十士译本将其译为“百合花”,这也许是因为译经的人看见殿里灯台上的花状如百合花的缘故吧;不过圣经多处提及了百合花也是事实,如雅歌里“谷中的百合花”,马太福音中“野地里的百合花”。不管是什么花,它都喷吐着美丽而芳香的生命──无论这生命生长在旷野、在山谷、在溪旁,或在园圃,花总是飘逸着美丽和芳香,不因环境的不同而改变它们的婀娜和馥郁;生命的美丽就这样被释放出来了。再者,灯台上的花也是经历锤打而成形的,这一点我们不能忽略;在锤打中成为杏,在锤打中成为球,也在锤打中成为花。

        我们的主耶稣在地上的年日,从降生直到被挂在木头上,可以说没有一天过着好日子,不是逃难就是忍受贫穷,不是被人讥诮辱骂就是被人弃绝鞭打;世界和其上的人少有与主表同情的,孤单和凄凉长久与主为伴,连与主朝夕相处的门徒也不过是主外面的伴侣,却没有一个能体贴主里面的心情。然而,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主仍是常常举目望天,地上的一切没有使他改变道路,人的误会和绝情没有使他忘记单单拣选神,世界加给他的痛苦也没有使他停止赞美神,更没有使他减少对人的同情和体恤;在如此庸俗冷酷的境遇中,主一如既往地飘散着清香,显出了生命的美丽。

        生命的芬芳和美丽是在磨炼中显出来的──越经过磨炼,就越发出生命的芬芳;越经过磨炼,就越显出生命的美丽。我们的主所走过的路是这样,在主里的人要走的路也是这样;里面眼睛明亮的人一定看得清楚:磨炼不是真实的痛苦,而是造就美丽生命花朵的熔炉。

        一连串的杯、球、花组成了灯台的枝子,托着发光的灯盏熠熠生辉;多方面的学习和操练使得生命之光能够发出,使得生命之光有了实质,历炼的生命使得生命的荣耀有如光照亮在幽暗里;生命不是单纯的道理,生命是神儿女的生活依据,这生命就是主基督自己。

        球和柱子要接连一块

        几个不同形状的对象连接成枝子,球又把枝子连接成灯台;整个灯台是由多个不同形状的对象接连而成,却是一个整体──这正是生命之光的见证。基督是神的丰满,神诸多的丰盛都在基督里;但基督却是一位,是不能分开的,神诸多的丰盛全然熔合在基督里面。作基督生命之见证的教会也该如此──虽各有许多不同的属灵经历,许多不同的属灵恩赐,对主的认识也各不相同;但只要在基督里,就不能彼此排斥,而要完全地熔合为一个整体,见证基督生命的完全丰满。

        神是借着他儿女恩赐的配搭、肢体的配搭、服事的配搭,来显明基督的见证,但人的愚昧使他只知道统一,只能让别人以我为标准,却不会配搭,不能容纳别人与我不同;这正是因为没有经过生命的锤打,所以仍然活在自己里面,不能和别人配搭,以至于限制了神丰满的显出。若不能配搭,原本并非不可兼容的却成了水火,原本可以和谐配搭的却成了对头;神的教会这样受亏损,辱没神见证的事实在太多了!盼望主透过金灯台的形状和制造过程提醒我们,叫我们看见合一,看见配搭,看见神的见证只有一个,那就是基督自己。

        “蜡剪和蜡花盘也是要精金的”(出25:38

        枝子的顶端是灯盏,灯芯在这里点燃并发出光辉来;若要灯光明亮,就必须把烧焦的灯蜡和灯芯花剪掉,否则灯光便会暗淡乃至熄灭。神儿女的生命需要不住地经过修剪,生命的光才发得明亮;怎样修剪呢?我们先看修剪的用具:“蜡剪和蜡花盘也是要精金的。”这里明确地指出:修剪不是随着人意进行的,而是依据神的性情和神荣耀的要求来修剪,这样才能使生命的暗淡成为过去,让生命的光明亮。这很容易叫我们联想到主所说葡萄树与枝子的比喻:“我父是栽培的人,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结果子的他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约15:1-8)。

        我们若被世界的污秽沾染,灵里便会昏暗,生命就燃烧不起来,不能发出生命的光;换言之,在我们里面作为生命之光的基督被属地的心思和事物限制、堵塞、占据了,以至于光透射不出来。在这种情形下,神就要修剪我们,叫那些阻挡基督的东西都从我们身上被除掉,让生命得以燃烧,让生命的光辉明亮地显现出来。

        “使灯常常点着”(出27:20-21

        在至圣所里没有任何发光物体,只有神的荣耀作光照;这荣耀的光比任何光都强烈,叫一切都不能隐藏,正如新天新地的圣城不再需要日月的光照,乃是神和羔羊作城的灯,使新天新地里的一切都活在他荣耀的光里。在圣所里只有灯台发光,照明一切要到神面前去的人;这说明生命的光照乃是要引人进入神的荣耀──神定规这光要常常点着。

        生命的光满有神的怜恤,出埃及记25:37说:“祭司要点这灯,使灯光对照。”当时的灯盏是一边高过另一边的,灯芯在低的那一边燃烧;“灯光对照”不仅使进入至圣所的路被照亮,也使进到神面前来的人看不见自己的黑影。人的愚昧和脆弱常常接受撒但的控告和自己里面的控告,以至于失去安息;感谢神!生命的光照使人不落在控告里,而把人带到施恩宝座前“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6);既是作“随时的”帮助,所以那灯必须是常常点着。

        发光的实质

        灯芯可以被点燃是因为有油作燃料,而油是把橄榄捣烂并压榨而得到的。青绿油润的橄榄实在美丽可爱,但这外面的美丽与可爱必须破碎,失去原来的样貌,才能得着橄榄油;不仅如此,灯被点燃的时候油就慢慢地烧干了──青橄榄没有了,连橄榄油也渐渐消失了;但是灯却因此而明亮了,可见发光乃是基于甘心地失去自己。

        油是这样,灯芯也是这样,必须失去自己,灯光才能明亮;倘若油和灯芯都要保留自己,灯就不能点燃,光就不能发出,只有一片漆黑。感谢主!他是生命的光,他实在完全地交出了自己,没有丝毫保留,所以他的光照耀得格外明亮;“约翰是点着的明灯,……但我有比约翰更大的见证”(约5:35-36),约翰在患难和逆境中曾经迷失过,但主从来没有迷失──越是在艰苦的境遇中,他越向人指出进到荣耀的路,因为他没有保留自己;所以,马勒古的耳朵得了医治,彼得的懮伤自疚得了安慰,逼迫他的扫罗成了使徒……。我们的主实在是生命的光。

        生命之光的显出是因着不保留自己;主自己活出了这个榜样,众使徒也是这样经过的,历代众圣徒同样是这样经过的──要成为明光照耀,就必须有这样的经历。我们要作世界的光,就只有踏着主的脚踪走,跟着众圣徒的脚踪走;唯有失去自己,才有生命的光发出。近代许多基督徒心里想作世界的光,却不肯放下自己,不想交出自己,不甘心失去自己,总希望保留自己,这样就不可能成为世上的光;唯有不顾惜自己,甘心失去自己,肯付代价的人才能够发光,因为发光的实质原是甘心地失去自己。

        从晚上到早晨

        如上所述,要保持灯光明亮,就必须时常修剪和加油:修剪是除去神所不要的,除去阻碍我们彰显生命的事物,无论在人看来如何正确、可行或宝贵,只要不是神所要的就该剪掉;加油是接受从圣灵来的供应,借着圣灵的供应而继续不断地失去自己。

        神定规亚伦和他儿子从晚上到早晨经理这灯,即从黑暗到光明──这个定规不是从亚伦的时代开始,而是从神创造的第一日就开始了;神一切的作为都是叫人脱离黑暗,进入光明,因他是“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彼前2:9),所以在会幕中经理这灯的时间是从晚上到早晨。在黑夜里,他是光;到了早晨,他仍然是光──他要在生命的光中引导我们进到神荣耀的光中,叫我们在他的光中得见光。

        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出25:40

        约柜、桌子、灯台这三样物件在会幕的启示里为一组;神启示完了这一组物件,紧接着就很严肃地说:“要谨慎做这些对象,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出25:40)──这实在是不容忽视的事!神要求人必须存着绝对的态度来接受他的权柄,行在他的心意里。

        在许多基督教图画中,会幕和其中的对象都被画得与圣经的吩咐相去甚远;比如约柜的杠被画在当中的位置,会幕被画成金字顶的建筑,献祭的百姓被画进会幕的院子,金灯台则更是面目全非。金灯台的主枝有四组杯、球、花,其余六根枝子各有三组杯、球、花;但现在所看到的灯台的图片都不是这个样子。在罗马城凯旋门上记念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的浮雕像中,罗马兵丁抬着的战利品中有一个金灯台;现代人所画的金灯台便是照此临摹而得的。虽然这种样式被普遍地认同了,但神在山上所指示的样式却不是这样──或许所罗门建殿时所造的灯台是这个样子的(参代上28:11-19),或许被掳归回后重建圣殿时把灯台改成了这个样子,或许这是后来希律再建圣殿时的杰作;无论如何,会幕里的灯台一定不是现在常见图片中的样子,这些图片破坏了“山上指示你的样式”──人若没有对神敬畏的心,就不会把神的心意放在心上。

        在人看来,灯台的样式是一桩小事,不必大惊小怪;但我们若明白神说“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的心意,就实在知道这是很严肃的大事!以色列人后来的失败乃致亡国,会不会和这种忽视神心意的态度有关呢?这不是不可能的。“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是神建造工作的法则,这法则是不更改的;从前神照着这个法则做工,现在神还是照着这个法则做工。神不会改变他的法则,人更无权更改神的法则;盼望神赐我们恩典,使我们有绝对顺服神的态度和心思,能在神的建造工作中满足他的心意,完成神所设计的工程,使他的荣耀在我们这些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身上得着称赞。──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