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章   帐幕──神要与人同住

 

        出埃及记第26章全章

        神吩咐以色列人为他建造会幕的目的,就是借着会幕住在他百姓的中间;会幕是神当时在地上的居所。然而,所罗门所建的殿比会幕宏大、尊贵、庄严得多了,他却认识到神并不住在物质的殿中:“神果真与世人同住在地上吗?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你居住的,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代下6:18);保罗也看见了这事实:“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徒17:24)。神既不住人手所造的殿,却又吩咐人为他建殿;很显然,神要借着这物质的居所来表明那真正的居所,即属灵的居所。

        一方面,基督就是神的居所:“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西2:9);“神本性一切的丰盛”就是神自己。另一方面,教会也是神的居所:“你们来到主面前,……被建造成为灵宫”(彼前2:5);“你们……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19-22)。可见,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教会与基督联合,就构成了神的居所。

        所以,神吩咐以色列人建造会幕,一方面是以会幕作为神要与人同住的见证,另一方面又借着会幕来表明那要来的神儿子耶稣基督及其工作;基督的工作就是拯救人脱离罪和死,并用这些接受他救恩的人来建造教会,使神得着荣耀和安息。感谢神!他的心意显明了,我们看帐幕的建造就有了正确的方向。

        帐幕的最内层──基督的华美

        帐幕共有四层,最内层是用十幅幔子做成的;先用线织成十幅同样尺寸的幔子,再把它们连接起来,就做成了最内层的帐幕。

        各种线──基督华美的品格

        我们在前面看过了细麻和各种颜色线的属灵涵义,内层的幔子正是用这些材料织成的,藉此表明了基督的圣洁和属天性质──他不是从血气生的,毫无出于地(土)的关系;他满有尊贵和能力,乃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并且承担了世人的罪孽,叫人可以进入他的荣耀里。更明显的是,这些幔子都用巧匠的手工绣上了基路伯;这乃是特别突出了神公义的要求,或者说是神公义的彰显。我们的主不单显明了神的怜悯和同情,向人倾倒了恩典,更显明了神的义;十字架的救恩一面使信靠的人得称为义,一面又叫神不至于不义。感谢赞美主!不管幔子本身或是上面绣的基路伯,都把基督的华美完全地表露出来;人可以在他那里得着满足,神也因他而心满意足。

        每幅幔子是二十八肘,宽四肘──不与地联结的主

        许多图片把帐幕绘成金字顶式的建筑物,其实帐幕乃是平顶的,是一座长方体的建筑;这可以从二十八肘长,四肘宽的幔子和竖板的数量计算出来:帐幕长三十肘,宽十二肘,高十肘强;从帐幕侧面的底边横跨过帐幕的顶部,再到另一侧面的底边,共有三十二肘强;从正面门顶横跨帐幕顶部,直到后面的底边,共有四十肘强。

        制造帐幕的幔子长二十八肘,可见当帐幕支搭起来的时候,幔子在帐幕的两侧并没有垂到地面,每边都距地面约二肘;这些幔子宽四肘,十幅幔子联结起来共四十肘,所以幔子在帐幕的后面也没有垂到地面。这样的设计明显指出:基督活在地上却不属乎地,也不与地联结,乃是清清楚楚地与地(世界)分别开来。基督如此,作为基督身体的教会也该如此;教会虽然在地,却不属地,乃是与地有清楚的分别,因为教会“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约15:19)。神的心意从远古到如今并未改变,属神的人就当绝对地与地分别;他们只该活出属天的生活,因为神不会住在属地的(人手所造的)居所里。

        两幅大幔子──属天联结的见证

        十幅幔子要连成两大幅,每五幅连成一大幅;在这两大幅幔子的末边各做五十个蓝色钮扣,两两相对,再做五十个金钩,使两大幅幔子相连,构成了帐幕的样式。这个样式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地方。

        首先要注意的是数字:“十”代表人的完全,“五”代表人的分别,“二”是见证的数字,“一”是神的数字;帐幕的数字揭示出:神把人分别出来,叫他们接受基督的性质,把他们带到象神的地步,从而使他们成为神的见证;神的见证既显出来,神就得着了他的居所。从十到五,再成为二,最后接连成一,这就是神建造他的居所的过程。

        基督的性质

        第二件该注意的事是,被神分别出来的人都有基督的性质。十幅幔子都是用各种颜色的线织成的,这表示基督如何,那些被神分别出来的人也如何──十幅幔子各自的性质都是一样,这表明神每一个儿女的成份都是基督;五幅相连的性质也没有改变,这表明当神的儿女被分别出来进入肢体配搭的时候,基督的性质更加明显,因为他们乃是作了基督的见证──这时,神的帐幕就做成了,即神对教会的建造完成了。一切被神用作建造教会之材料的人都有基督的生命,也一定有基督的性情;与基督无关的人都不能在神建造的工程上有份。

        两下合而为一

        做成一个帐幕的最后工序就是连接两幅大幔子;这叫我们想起以弗所书2:12-22的经文:神把以色列人和外邦人都放在基督里,借着基督的死把他们之间的界限消除,使这两群人在基督里合成一个新人,就是教会;而这个由两下合而为一的新人在地上作了神的见证。可见,神要得着的是见证的实际,否则犹太人还是犹太人,外邦人还是外邦人;只有活出见证的实际,就是活出基督,一切外在的分别才会停止,人与人之间的界线才能消除。神的儿女来自各种不同的背景,但他们只要追求活出基督,在基督里合而为一,就能活出见证来,神的居所便在地上显明了。

        属天的联结──蓝色钮扣

        “五十”是五的十倍,五十对钮扣把两大幅幔子联接起来,再用五十个金钩建成帐幕;这表明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人被神分别出来,且有了属灵的经历和学习,这还不够,还必须与神、与神的众儿女有正确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是出于人的感情,而是由属天的感情建立起来的属天关系。五十个钮扣必须是蓝色的,就是表明这个意思;神儿女之间的关系若不是属天的,就是有了掺杂,就是有了不属基督的东西,这使得神的居所有了残缺。

        什么叫作属天的感情或属天的关系呢?概括地说,所有根源于基督,又向着基督的感情和关系就是属天的。比如,神的儿女来自不同的地方,拥有不同的背景;但我们之所以能彼此相爱,互相联络作肢体,就是因为我们同在基督里,我们里面同有基督的生命,这生命使我们互相受吸引,同心奔向同一个目标;这种感情和关系就是属天的。

        在教会中常有一些小集团、小圈子,它们形成的原因是基于性情的相投,如同学或朋友关系,同乡或同宗关系──这些关系都是属地的,因而产生的感情也是属地的;属地的东西一掺进基督的身体,就必定产生混乱,必定不能造成一个帐幕。

        建造神的帐幕必须依据属天的关系,借着属天的联结而成为一个整体;“你们已经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穿上了新人,……在此并不分希利尼人、犹太人、受割礼的、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唯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西3:9-11)。一进到基督里,旧的关系便都结束,神的儿女之间只有在基督里的属天感情和关系;这样的联结才是正确的,是神所要的。

        信心的联结──金钩子

        有了属天的关系和感情,还必须有金钩子才能把帐幕联结起来。金子代表信心,钩子的作用是把两块帐幔钩连起来;所以金钩子就表示信心的联结。所有属灵的事,包括人与神的正常关系,都是借着信心达成的;神向人发出应许和启示,人若以信心接受,神要做的事就要显明。

        信心就是人配合神的定规,就是人照着神的话生活,依据神的话作拣选;神因着人站在他的心意上,就在地上得着了荣耀和权柄的出口。因此,神要求到他面前来的人都学习信心的功课──只注意神的喜悦,只注意神的话,不管环境的顺逆,不管他人的同情或反对,也不管所付出的代价是轻是重,只要是神的心意,就用信心的手紧紧抓住。

        最后,用金钩子把钮扣钩上,就完成了帐幕的支搭工作;求主借着这个工序让我们多多操练信心的功课,好让他更完全地得着我们,来成就他的心意,彰显他的荣耀与华美,使我们被造成“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22)。

        罩棚──圣洁没有瑕疵的基督

        帐幕的第二层称为罩棚,它完全遮盖了第一层华美的帐幕;这一层帐幕是用山羊毛纺线织成的幔子做成的,它洁白并带有光泽,表明了基督的圣洁没有瑕疵。一般而言,毛织物的取材多用绵羊毛,而少用山羊毛,因为山羊毛短而缺乏弹性;但神指定用山羊毛织成罩棚的幔子,这是因为山羊毛有光泽,纯净而带有光泽的山羊毛幔子把基督的圣洁表明出来了。

        在以赛亚书第1章里,神以羊毛来形容人在神救恩中得洁净的程度,即完全洁净,丝毫没有留下罪的痕迹;得洁净的罪人尚且可以接受如此的圣洁的地位,何况那位使人洁净的神的羔羊主耶稣基督呢!只有这位全然圣洁没有瑕疵的基督能够使进入他里面的人成为圣洁没有瑕疵的,使那“毫无黑暗”(约一1:5)的神可以安然地住在这些人的里面。

        第六幅幔子──作人子的基督

        罩棚比帐幕多用了一幅幔子,共十一幅幔子,每幅长三十肘,宽四肘;因为多了一幅幔子,所以接连起来以后宽度仍是三十肘,而长度为四十四肘,比帐幕宽了二肘,长了四肘。这样,罩棚正好把帐幕内层的幔子遮盖了。

        十一幅幔子也要连接成两大幅,五幅连成一大幅,其余六幅连成一大幅;“六”是代表人的数字,这些幔子不仅具有与内层幔子相同的属灵意义,还借着第六幅幔子特别指出了神儿子成为人子的事实──作人子的基督在地上的生活完美地显出了圣洁无瑕的特质──他和世人一样受试探,但他没有犯罪(参来4:15);他有人的感情,流露人的喜怒哀乐,但他的感情是纯净的,不体贴自己,单单讨神的喜悦。所以,第六幅羊毛幔子特别彰显了作为人子的基督。

        在地却不被地沾染的主耶稣

        第六幅幔子在罩棚前面折上去,后面则有半幅幔子垂到地面,两侧的幔子比帐幕长出一肘,遮庇了帐幕,但仍然离地面约有一肘;这个安排清楚地把作为人子的基督描绘出来:他实在是活在地上,作了人群中的一员;但他没有被地吸引,他的心思、意念和感情都不在地上,他不求属地的好处,连枕首的地方也没有,他乃是专一地寻求父神的喜悦和荣耀。他的思想和感情里只有天的成份,没有地的地位,因为他是在地而“仍旧在天”的人子;因此,撒但的试探绊不倒他,撒但的攻击拦不住他──这就是我们可爱的主。

        主是在地却不被地沾染的,在主里面的人也该像他一样,主的教会更应当活出不与地联合,不随从属地潮流的见证来。长久以来,撒但一直在引诱教会爱慕属地的虚华,怂恿教会迁就属地的风俗,要得属地的快乐,这实在是阴险的计谋;既然主不与地联结,主的教会就没有任何理由与地联结。主的话提醒我们说:“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3:1-2)。巴不得神的儿女都看到这位在地而不沾染地的主耶稣,叫我们在地上的年日能象主当日在地上的时候一样,满足天上父神的心,并羞辱那霸占了地的撒但。

        铜钩──经得起审判的纯净

        铜是审判的记号,罩棚是用铜钩连接而成的。需要注意,内层幔子的钮扣是蓝色的,而罩棚的钮扣则是用山羊毛作成的;铜钩子的联结恰恰指明基督的圣洁是经过审判而显出来的──在生活的磨炼中显出圣洁,在人的审判下仍显出圣洁:“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约8:46)“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约18:38);他是完全圣洁无瑕疵的神的羔羊。

        神将他的恩典显在罪人身上,用“义的代替不义的”(彼前3:18),叫“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罪人之所以能得着“成为神的义”的地步,乃是因着那位经得起审判而不失去纯净的主耶稣,他全然圣洁,也能叫在他里面的人成为圣洁,如同他自己圣洁一样。因此,作为基督身体的教会也当追求活出基督(头)那样的圣洁,从而显明神的圣洁。

        罩棚的盖──背负世人罪孽的主耶稣

        罩棚外面要作一层盖,这是帐幕的第三层;圣经没有对它作太多的描述,只说要用染红的公羊皮作罩棚的盖。仅这一句话也足够了,它表明了神要用圣洁没有瑕疵的主背负世人的罪孽;染红的公羊皮正是代罪羔羊被杀的证据。

        在以色列的赎罪日,祭司要为百姓预备两只公山羊,把一只献给耶和华为赎罪祭,另一只则要归与阿撒泻勒,也是为着赎罪(参利16:7-10);这两只公山羊显出了赎罪的事:被献为祭的羊被杀而死了,归与阿撒泻勒的羊也从人的眼前消失了,它们背负着人的罪孽,被从神的面前带走了。

        公羊皮的存在足以说明公羊已死;把皮染红,一方面指出公山羊担负了人的罪,一方面再强调被杀流血的事实。公羊皮被染红以后就长久为红色,不会再变成别种颜色;公山羊预表着主耶稣,染红的公羊皮盖住了整个帐幕,这正指出:主流血赎罪的果效永远存留,凡在被染红公羊皮所遮盖之帐幕里面的人,神不再看他们的罪,也不再追讨他们的罪;因为在染红的公羊皮下面是基督的圣洁、荣耀和华美──这位基督从各方面替那些人满足了神的要求,终止了神在他们身上的震怒。

        海狗皮的顶盖──隐藏了荣耀的基督

        帐幕的最外层是用海狗皮做成的,称为罩棚的顶盖。请注意,帐幕里面的两层都被称为幔子,而外面的两层都用了动物的皮;里面的两层幔子指出了基督的所是(品格与性情),外面的两层用皮子做成的盖指出了基督的所做(代罪牺牲)。无论基督的所是或所做,都是人在神面前接受荫庇之恩所不可或缺的。

        海狗皮质地粗糙,颜色灰黑,没有一点美感;稀奇的是,神竟选用它作为建造会幕的材料。固然,采用海狗皮可以阻隔雨水,但神更重要的目的是以此作为属灵的预表──海狗皮预表了基督在地上的经历。

        “他无佳形美容,……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赛53:2

        一些宗教名画把主耶稣描绘得太俊美,但四福音的记载给我们看见的主耶稣乃是疲乏的主,劳碌的主,终日奔走四方的主,这样的生活不可能叫人俊美到哪里去;以赛亚书的预言使我们更清楚地看见主作为人子时的真正面貌:“他的面貌比别人憔悴,他的形容比世人枯槁”(赛52:14);“他……象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懮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赛53:2-3)──这样的描述才是主在地上时真实的面容和体态。为什么我们的主会是这样的呢?为什么他不能象王子一样到地上来呢?难道主本来就是这样丑陋难看的吗?

        彼得在黑门山上所见的主耶稣,约翰在拔摩海岛上所见的人子,那才是主原来的形像和样式──容光焕发、满有荣耀、能力和权柄,散发着无比尊贵的光辉;但他在地上却成了海狗皮一般,隐藏了自己的荣耀和尊贵:“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已,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主不单降卑了自己,隐藏了自己,末后还受死,正象海狗被剥了皮一般(剥皮意味着死亡);这一切的惨痛的遭遇正是为着搭救我们脱离罪和死,带我们进入父的荣耀里。啊!宝贝的主,可爱的主,你是这样甘心地隐藏了自己;我们要对你说:“虽然是海狗皮,我还是要没有保留地爱你,因为你为我舍了你自己。”

        “不凭着外貌认人”(林后5:16

        主的隐藏成就了神的大计划,这给我们一个极大的提示,也是主要我们效法他而行的路:人的天性喜欢看外表,凭着外面所见的来定规一切;但属灵的事却不是这样,它注重内里过于外表,因为里面的才是实质。保罗曾经因为看外表而吃过大亏,所以他见证说:“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认人了;虽然凭着外貌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他了”(林后5:16)。

        人的愚昧常常把目光停留在外面,许多基督教工作也是这样,只顾外面的衒耀,却不重视属灵的实质;只知向人显露自己的成果,效法世界的样式,报喜不报懮,却不能忍受别人的不同情和不欣赏。主的隐藏实在使我们感到羞愧!

        多年前,我还没有在主里蒙恩,但我已经自视为基督徒了。那时,我参加聚会的地方是一座又美又大的礼拜堂,座落在某城市近郊的幽美住宅区;聚会的人数又多,所以我很引以为荣,但我却没有在那里遇见主。自从蒙恩以后到现在,我参加聚会的地方都不是庄严华丽的教堂,而是简陋的民房,若是凭外貌选择聚会的地方,没有几个人会来这些不起眼的小地方;尽管外面没有引人入胜的装饰,我却在聚会里真实地享用了主的同在,享用了肢体的相爱。感谢主!他在地上的时候是隐藏自己尊荣的主,他也不要人追求外面的好,而是要我们学习追求在里面得着他。

        从里面去认识基督

        保罗曾经从外面认识基督,结果作了抵挡神、拒绝神的人;许多人到如今还是凭外貌认识基督,结果依然看不见基督的真像。人从会幕的外面只能看见丑陋的海狗皮,但若是掀开海狗皮就不同了:不再是海狗皮,而是染红的公羊皮,再往里是山羊毛幔子,继续往里便是华美的幔子;幔子里面全是金碧辉煌、美不胜收的景象──要真正认识基督,就必须进到里面去。

        在许多人眼里,耶稣有着崇高的理想和人格,是伟大的思想家或宗教改革者,是令人佩服的;但他们并不认识他是神的儿子,也不认识他是人类唯一的救赎主,更不知道他有形有体地盛装着神一切的丰盛。他们之所以与主这样格格不入,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学问,不会思考问题;他们多半是有学识、有思想的人,正如认识主以前的扫罗一样,但他们也和扫罗一样凭着外貌去认识基督,却不从里面去认识他,不以信心接触他,不肯凭着神的话语接受他──难处就在这里,不从里面认识基督,就永远不能真正认识基督;只有在里面遇见主,在信心里经历主,才能真正地认识基督,因为圣灵乃是把基督启示在人里面的。

        帐幕的竖板──享用基督的见证

        帐幕、罩棚、盖和顶盖都有了,接着就要把帐幕支搭起来。神吩咐摩西做一些竖板,用来把帐幕立起来;神的这一设计清楚地把基督的工作表明出来,因为这些竖板是指着那些进到基督里的人,神用这些人来高举基督,也用这些人来建造成基督的身体,使神的居所在地上被建立。

        金子包裹的皂荚木板──活在信心里的基督徒

        坚硬又带刺的皂荚木正是人本相的写照,在神的手中是不大有用的;但是它们被包上金子,就成了在神的建造中不可缺少的。注意,不是象圣所里的对象那样用精金包皂荚木,而是用金子包皂荚木;精金包皂荚木是神的儿子(道)成了人子(肉身),金子包皂荚木是人在信心里接受神的生命和性情。不错,信主的人都有神的生命和性情,却不可能象基督那样完全地充满着神的性情;所以这些皂荚木只是用金子包裹。

        人在神面前蒙恩全然因为以信心接受了基督;人若不活在信心里,就只有显露人自己,故而在神面前不能蒙悦纳,不能被神用来建造他的教会。金子把皂荚木板包起来,说明了神要得着活在信心里的人,这些人爱慕神,仰望神,等候神;神得着这些人,他的建造工程就不再有难处。

        包裹这些长十肘,宽一肘半的皂荚木板需要很多金子,但是神不计较耗费那么多金子;这显示神甘愿付出极重的代价,为要得着那活在信心里的基督徒,来完成他的建造工程。我们的个人经历也证明,神为了造就一个合他心意的人,需要付出无数的爱心、忍耐、时间,甚至被人误会;但神不计较这些,他看重的是把人带到他面前来,叫他们活在信心里,站在地上向众人作神的见证。

        板上的两榫──显出见证的信心

        竖板的站立主要是依靠板下边的两榫,这两榫也包上了金子。“二”是见证的数字,神的这一安排清楚地指出:神的工程得以完成,乃是因着他得着了许多以信心显出见证的人;神乃是借着历世历代那些有信心的见证人来进行他的属灵建造。人要显出神的见证,就必须活在对神儿子的信心里;借着人的信,神在人的中间才得以显出。亚伯拉罕是神的见证,摩西是神的见证,约书亚、众先知,直到新约时期的彼得、约翰、保罗,并许许多多蒙神所用,在地上显出神能力和荣耀的人,都是活在信心里的;这些见证人照着神的托付在各个时代完成了神的计划,坚固了神建造教会的工程。

        另一方面,神的儿女要在地上站立得住,不在撒但的攻击、搅扰、威吓和欺骗中倒下去,就必须借着信心抓住神,抓住神的计划,以此为生活的凭借,以至于在各种环境中都不动摇;这样,我们就能在信心中渡过漫漫长夜,在信心中向仇敌夸胜。所以,这两榫又指出了信徒接受神的计划和应许的信心;信心把信徒坚立在神的应许上,让基督的荣耀和丰满成了他们的产业,他们又成了基督在地上的彰显。

        银座──救赎做成的根基

        竖板能以站立是因为有两个榫,这两个榫插进下面的银座里。银是救赎的记号,银座代表以救赎做成的根基;信心的榫正是插在救赎的事实上,救赎是人在神面前能以站立的根基。人借着信心进入神的救赎,就不会在神面前站立不住,因为救赎是神做成的,且是神给人的应许;神应许了,人在救赎的事上就有了保证,享用了救赎的人必永远蒙神记念,因为神是信实的,他的应许必不落空。

        一块板有两个银座,一个银座重一他连得(参出38:27),约合九十斤(参启16:21小字),即一百磅(参新美国标准译本;启16:21);这样的重量使得根基十分牢固,插进这根基的竖板可以稳固地站立。这样重的银座也表明神是付了重价才做成了救赎,他必不让救赎的果效落空。

        有人以为旧约时代的度量衡在今天已没有意义,这不大准确;虽然它们的实用意义已经失去,但其属灵意义却没有消失,“九十斤”或“一百磅”只是一个重量概念,但“一他连得”则表明了神确是付出了完全的代价,成就了完全的救赎;没有一他连得银子的救赎,就祇得接受一他连得雹子的分(参启16:21)。

        银座的卯──救赎的内容

        一块板配有两个银座,每个座上有一个卯,就是让榫插进去的洞;竖板能够站住正是因为这两个卯把它稳住了。要让信心生出果效,就必须把信心联结在神的应许上,而神的应许是基于基督所做成的工。

        在基督所做成的救赎里,有两个基本事实非常重要,缺少其中一样就没有救赎;一块板所占有的两个卯正是表明这两个基本事实──信心一接上这两个事实,救赎的果效就显明。这两个事实是什么呢?“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罗425);基督耶稣的死和复活就是救赎的两个基本内容,这两个内容解决了人在神面前的大难处,使罪和死从人身上被挪去,人在神面前得以存活,基督的荣耀和丰富也得以流进人的里面。

        神因着基督的死和复活,赐给人救赎的应许;人若用信心接受这个应许,这个应许就成为人接受恩典的根据和保证。

        五根闩──建立教会的恩赐

        竖板能站立得住,是因着板上的榫插进银座的卯,就是以信心接上神的应许,这也是个人在神面前能够站立的秘诀;但进一步来看,一块竖板不可能把帐幕支搭起来,必须把许多竖板联结在一起,才能把帐幕支搭起来──这一点在神的建造工程中很重要。不少信徒只看见个人,看不见整体,他们在追求长进时也只注意个人,而忽略与众肢体一同追求,一同成长;结果,只有一个个单独的“属灵人”,却没有照着神心意活出基督身体的见证来。求主使我们看见,帐幕的支搭乃是用了许多竖板;一块竖板可以单独站立,但一块竖板决不可能支搭起整个帐幕。

        许多竖板──肢体的配搭

        盖搭帐幕共享了四十八块竖板,每块板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单独站立;板与板之间彼此相关联,借着这样的关联而形成一个完整的架构,然后把幔子、罩棚、盖和顶盖安放上去,帐幕就造成了──这四样都是表明基督的,竖板则表明了神的儿女;他们联结起来,成为一个身体,有基督作头,神的属灵工程就完成了。

        所以,竖板的联络就是神家中应当活出的肢体配搭,这是我们不能忽视的。神把我们摆在基督的身体里,各人有他当站立的地位和当起到的效用;各人应当彼此联络,彼此供应,彼此扶持。就如拐角上那两块双层的板,起着整体固定的作用,它们不嫌自己比别的板笨重,别的板也不怨它们多占用了一些金子和位置;它们是一个整体,俱各默然站在自己的地位上,显出自己应有的功用,使帐幕可以支搭完成。

        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里,圣灵把肢体配搭成为身体的道理说得很清楚,以弗所书也同样清楚地指明了神要使用一些有恩赐的人“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弗4:12);神早就借着建造会幕的事说明了他建造教会的法则:他不是只要少数人属灵,而是要全体都属灵;他不是只要少数人起属灵的效用,而是要每一个人都显出属灵的效用,相互配搭,建立基督的身体。

        建立教会的五种恩赐

        神不单设计拐角的板来稳定帐幕框架,也设计了五根闩,把竖板联结起来,实实在在地成为一个整体,使帐幕更稳固、更完整地立在地上;银座、拐角的板、五根闩共同显出效用,帐幕就照着神所指定的样式立起来了。

        五根皂荚木包金的闩指的是神所赐建立教会的五种恩赐:“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弗4:11-12)。神使用这五种恩赐把人带到他的面前,以各样的属灵知识和操练来装备他们,使他们可以显出属灵的效用,叫基督的身体被建立。这五根闩,当中的一根是最长的,从这一头直通到那一头,正象五种恩赐中传福音的恩赐,其脚踪是最长远的。

        有弟兄提出,神所赐建立教会的恩赐为四种,而不是五种;因为从希腊文句法来看,“牧师”和“教师”应为同一种恩赐。从文法上得出这样的结论似乎有些牵强,也缺乏旁证。首先,在西方文字中,罗列一连串名词的时候,惯常在最末两个名词之间使用连词;但这两个名词未必就指着同一件事物。再者,尽管“使徒”、“先知”、“传福音的”这三种恩赐均有各自的冠词,而“牧师”和“教师”共享了一个冠词,但这仍不表示牧师和教师为同一种恩赐;例如“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弗2:20)一句中的“使徒”和“先知”也是共享同一个冠词,但“使徒”和“先知”并非同一职份。

        有一点必须留意,这五种恩赐在希腊文里不是五种东西,而是五群有属灵特长的人:“他所赐的有众使徒,有众先知,有众传福音的,有众牧师和众教师”(直译);使徒行传里也是这样的用法,以恩赐代表有恩赐的人。因此,我个人肯定地认为,神所赐建立教会的恩赐不是四种,而是五种;若是说其中的一种可以是牧师,又可以是教师,我就很难接受了,我坚决相信神不会做这样拖泥带水的事。

        这五种恩赐形成了建造教会的主要功用;教会以信心接受这五种恩赐,使其在教会中合宜配搭,共同服事,就能把神的众儿女造就成神手中合用的材料,从而达成建造教会的目的。五根闩和竖板没有质料的区别(都是皂荚木包金子),只有外形的区别,也就是功用的区别;这些区别借着金镮的联结,五根闩坚固了竖板,竖板也托着五根闩,彼此的供应便成就了,神的心意也满足了。

        分隔的幔子──神绝对公义的要求

        神在会幕内安设了一道幔子,把圣所和至圣所隔开;至圣所内有法柜和施恩座,圣所内有桌子、灯台和香坛。这样的分隔使我们领会到,人在神面前的难处实在很大──人纵使不被定罪,还是不能面对面地觐见神;人可以享用神的一部份供应,却不能完全地享用神自己,不能全然享用神宝座上一切的丰富。

        这一道幔子是用与帐幕相同的材料制作的,那正是指着基督的荣美,是叫人受吸引而生发爱慕的华美;这也正说明了神极愿意人到他面前来认识他,爱慕他,享用他。可是,这道幔子也和帐幕一样,绣上了基路伯;基路伯一出现,神公义的要求也就出现,不通过神公义的要求,就不能面对面地亲近神。悬挂幔子的是在银座上包了金子的皂荚木,且是用金钩子挂起来的;这些都不是在神定罪之下的人,而是进入了救恩的人──虽是享用了赦罪的恩典,若仍旧活在不义和不洁中,他还是不能面对面地享用神。

        神毕竟十分愿意人面对面地到他荣耀宝座前来;人虽有许多不完全,神还是设法使他们脱离不完全的地步,以至于能够进到施恩宝座前。为此,神定规大祭司可以在每年的赎罪日带着赎罪祭牲的血进入至圣所,替人赎罪,使人可以享用神的同在;但这样的机会一年只有一次,所以在希伯来书9:8说:“圣灵因此指明,头一层帐幕仍存的时候,进入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感谢神!当主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忽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太27:51);这是神在上面亲自把它撕开的,因为他的儿子已经替人完全满足了神公义的要求,神也就不再向人追讨罪的亏欠了。所以希伯来书10:19上说:“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

        感谢赞美主!大祭司虽有资格一年一次进入至圣所,却仍有许多条例令他进去的时候难免提心吊胆;而现在,我们因着主耶稣,再没有什么恐惧战兢,可以坦然地进入至圣所,在施恩宝座前与神欢喜地面对面相交。是神的儿子替我们打通了那进到宝座去的路,是基督亲自把我们放进神的荣耀和丰富里。

        会幕的门帘──基督荣美的吸引

        关于帐幕的建造,最末了启示一件东西就是门帘;制造门帘的取材和帐幕完全一样,就是基督荣美的显出。这门帘的宽度与帐幕的正面一样宽,是一幅很大、很华丽的幔子,叫看见的人都受吸引,希望近前来就近它;主的荣美实在是吸引我们就近他,并不住地吸引我们进入至圣所。

        主的荣美也借着属他的人彰显出来,所以仍是用皂荚木包金子的柱子把门帘挂起来;属神之人的信心生活高举了基督,彰显了基督。主亲自吸引人到神的面前,他的教会也应当活出基督的形像,从而吸引人来到神的面前;教会若不能叫人爱慕得着主,就一定是欠缺了基督的成份。

        有一件当注意的事,这些柱子是插在铜座上的。铜座有两个意义:第一,基督的荣美不是幻想出来的,也不是人的理想,而是实实在在经过神的审判而确定下来的;在神的眼中再没有比基督更荣美的。其次,门帘上虽没有基路伯,但铜座依旧是来到神面前的人所要面对的;它一面是不叫人把罪带到神的面前,一面也叫人存着敬畏的心来亲近神,因为神的圣洁和公义如同他的慈爱和怜悯一样,是永不改变的。──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