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章   院子──在基督里

 

        出埃及记27:9-19

        启示了祭坛以后,神为人作的预备工作就启示完整了──从得救开始,直到进入神荣耀的丰富,这个完整的过程借着各样对象向人表明了;每一样对象表明了一种恩典,各样对象合起来就是神要在人身上做成的工,把人从神的记念以外带进神自己一切的丰满里──这就是神的心意。神是充满宇宙的主,他是全在的;但是人要享用他的全有、全足、全丰,却是有限制的;人活在这个限制的范围里,享用神的一切就毫无问题;在这个范围以外,人就没有条件享用神。这一个范围在当日是帐幕的院子,其属灵实意乃是在基督里;只有活在基督里,人才可以无限制地享用神。

        一般的以色列人是不可以进入院子的,他们可以围绕会幕扎营,也可以看到会幕,知道会幕是神与他们同住的记号;但是他们很可能享用不到神。他们不能亲身进入院子,但他们必须进入院子,否则就算看见神的作为,也与神无份无关;这话好像是矛盾的──既然不能进去,却非进去不可,这如何解释呢?他们不能亲身进去是事实,但他们可以借着祭物或祭司把他们的心意带进去;说得清楚一点,他们可以借着献祭在信心里进去。人必须进到基督里;不进到基督里,就势必流落在神的恩典以外,带着他一切的属灵知识活在人的贫乏可怜里。

        帐幕的院子──神赐恩的范围

        神吩咐摩西做帷子,把会幕环绕起来,围成一个院子;这院子表明了神居所的范围,即神祝福的范围。虽说是一个范围,但这范围是很大的,院子长一百肘,宽五十肘;这个宽大的院子预表着神赐恩的范围是很大的,足够容纳所有真心寻求神的人,而且有余。因此,这院子给我们看见的不是它面积的大小,而是它属灵的性质;叫我们懂得如何活在这院子里,即活在基督里。

        捻的细麻做帷子──生活上显出神的义

        把院子围建起来需要很多帷子;帷子高五肘,整个院子共需二百八十肘长的帷子,这些帷子是用捻的细麻做成的。

        细麻表明人在生活中显出的义行,这一点在前面已经提过;用细麻帷子围成的院子实际上就表示只容纳义行的生活范围。在这个范围内,一切的不义,哪怕一丁点儿的不义,都不可存留;在神的居所,一切与神的性情不谐调的东西都不合宜,院子里能够摆放的只有神的义。

        基督无疑把神的义显明了,他在地上的生活所流出的正是神的义;神的义要在地上流出,不单是借着基督,也要借着基督的身体──教会。“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11);教会理当成为流出神之义的地方,也应当拒绝一切的不义。

        注意,制作帷子的细麻是捻出来的;捻细麻的时候要有忠心、专心和耐心,不然捻出来的细麻就不美,制作出来的帷子就不合要求,不能表明基督的光明洁白,也不能显出教会该有的光明洁白。院子是一片洁白精细的帷子,表明了神居所的范围内是全然圣洁的;为此,人在捻细麻的时候必须付出极大的忠心、专心和忍耐。捻细麻的工作提醒神的儿女,要努力付代价去追求圣洁的生活,好使神的教会在地上成为神圣洁公义的见证。

        铜座──经得起审判的生活见证

        帷子是支立在铜座上的,这表明不仅基督经得起神公义的审判,神也要求作为基督身体的教会活出公义的要求;因为一切能在神居所内存留的(即能活在神眼前的),都必须经过神的审判,满足神圣洁公义的要求。神的话说得很清楚:“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林前6:9-10);“因为你们确实地知道,无论是淫乱的,是污秽的,是有贪心的,在基督和神的国里都是无份的”(弗5:5)。

        帐幕是神与人同住的见证,帷子则是帐幕的保护,它起着保护神见证的效用。不少人以为,既然自己已经信主得救,拥有见神面的保证,不会再回到灭亡里去,就可以在生活上随便马虎,甚至追逐世界的潮流和风俗;这种想法非常错误!神的儿女不能叫神的见证在地上显得更强,就一定叫神的见证受到亏损。神借着帷子立在铜座上来提醒他的儿女:属神之人的生活应当经得起神的审判,现今不受审判,将来在基督台前还是要受审判;神要求属他的人都能经过审判而不被定罪,这样的生活才能显明神的见证,保护神的见证。

        银杆──救恩里的扶持和联络

        虽然圣经没有提及张挂帷子的柱子用的是什么材料,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柱子是用皂荚木做成的;皂荚木安插在铜座上,这个严重性难以想象──人落在神的审判里还能剩下什么呢?完全没有了。但是感谢神!他居然安排我们这些本该落在审判里的人借着救赎成了神所用的见证人,来见证神的作为和神对人的心意;这个安排就是把银子做的对象加在柱子上。

        把银子包在柱顶上(参出38:17),柱子上的钩子和杆子也是银子做的;尽管柱子并未全包上银子,但只要有银子的成份就解决问题了。神的救赎之恩就是这样,只要接受救恩就能得着;至于救恩的果效在人的生活中显出了多少,这不成问题──问题在于是否接受救恩。人接受了救恩,神公义的审判就不再定他的罪,反倒证明了他的得救;公义的神既在主的身上追讨了我们的罪,就不会再向我们定罪──基督的救赎大功转变了神的审判在人身上的作用;铜座没有叫柱子倒下去,反而叫柱子立起来。啊,这是何等的恩典!

        柱顶的银子彰显了宝贵的救恩,钩子则叫生活中的义行得以彰显;更宝贝的是柱子上的银杆,把众柱子联络起来,使院子更加牢固。银杆连络众柱子的原则与帐幕内竖板上闩的原则一样,都是联结;但竖板上闩的重点是在信心里联结,银杆的重点则是在救赎里联结。重点虽有不同,所要求的结果都是一样,就是要把神所选召的众人在救赎的基础上,在信心的实际里,都联结起来,成为一个彰显生命的整体;当日是神的帐幕,现今就是神帐幕所预表的教会。

        唯一的、宽大的门──基督是羊的门

        院子正面的两边各有十五肘帷子,中间便是一道二十肘宽的大门;五十肘的正面有二十肘的门,从比例上来看,这门非常宽大,且是异乎寻常地宽大。这样的设计是蛮有意思的,院子的门张挂着与帐幕一样的门帘,那是基督的荣美吸引人到这门前来;这是一扇宽大的门,要引人进入院子,再进入帐幕里。

        这么宽大的门是否与主的话有矛盾呢?主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太7:13-14)。从字面上看,好像是矛盾,实际却不矛盾:在人看来,拣选神的路是小的,门是窄的;这样的看法乃是出于人的愚昧和撒但的蒙蔽,让人感觉神的道路是对人的剥夺,是难以行走的窄路。但是,真正拣选神的人并不理会感觉上的窄和小,他们不顾一切地拣选神;这样的人必定立时恍然大悟:原来神的道路这样宽阔,进到神面前的门如此宽大,因为这门和这路正是基督。这门和这路都通向神的宝座,基督则亲自供应那些走在这路上的人;所以从外面看来,这门和这路是窄小的,但里面的实际却是十分宽广。虽然门帘好像把门遮挡了,甚至使人好像看不见这门,但是爱慕主的人一定能踏进这宽大的门。

        院子的门很宽大,帐幕的门更是宽大;事实上,整个帐幕的正面都是门,院子和帐幕的门都彰显着基督的荣美。我们的经历也告诉我们:多少次我们带着眼泪去顺服主,拣选主;而我们一旦真的顺服了,不单眼泪干了,心也宽广了,且是又喜乐又满足。基督是门──人若不走进去,就感觉它是十分窄小;一走进去,立刻就经历到在基督里的宽广。

        无论院子或帐幕,门实在是宽大的,但门也是唯一的;照理这样宽广的正面可以多开几扇门,但神没有这样设计,他定规只有唯一的一扇门。神这样的安排是要向人指出一个严肃的事实:神给人的救赎只有一个,那就是基督:“我就是羊的门。……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约10:7-9)。“人进羊圈不从门进去,倒从别处爬进去,那人就是贼,就是强盗”(约10:1);进到羊圈里,进到神的国里,进到神荣耀的宝座前,只有基督这一扇门,此外再没有门,因为“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感谢主耶稣基督!他是到父那里去的唯一的门,并且是宽大的门;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愿意进去,这门就有足够的宽度让他坦然地进去。

        分别出来的见证

        从院子的柱子和帷子的数目来看,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应该注意:整个院子的帷子,包括门帘在内,每五肘就有一根柱子;柱子把帷子张挂起来成为院子,这院子是神记念人的范围,也是人享用神的范围──这个范围的显出,是借着代表神之圣洁的帷子;换言之,神的圣洁是借着属神之人在地上显出来的,这些人生活在神的圣洁里,把神圣洁的性情活了出来。

        必须分别才能作神的见证

        人对神的认识是模糊的,所以神定规了分别出来的原则,用以处理人与神的关系;从创世记的起首直到启示录的末了,我们看到神做工的法则就是“分别”──把他要的和不要的分别开来,把他喜悦的和不喜悦的分别开来。借着这样的分别,一面叫人认识神是怎样的神,一面也建立神与人的正常关系;经过份别,人明确了神所拣选的内容,不再对神模糊了。同样,神在地上拣选了一些人,把他们从世界中分别出来,并要求他们作神的见证人,借着与世界分别的生活向地上的人作神的见证。

        不分别就不可能作见证,要作见证就必须分别。“五”代表着人的分别;每五肘就有一根柱子,这正说出神要求蒙拣选的人活出与世界分别的生活──他们虽然生活在地上,却不随从、不接受世界的潮流、风气和观念,因为他们是被主从世界中分别出来的;今天,主虽然把他们留在世界,但他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们被留下的目的乃是要见证主,“叫世人可以信神差了我来”,也“叫世人知道神差了我来”(参约17:14-23)。

        有一种普遍的错误观念流传在基督教里:不少人要为福音找出路(其实福音的门是神自己开的),于是迁就世界,接纳世界,把世界的事物带进教会来;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吸引人到神面前来。这样的观念听来好像有道理,其实是似是而非的,并且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世界若真能满足人,人也就不会感到虚空愁烦了,何必再去寻找主呢?世界既不能带给人安息,为什么还要用世界作诱饵呢?难道主还要世界来帮忙吗?这是不能自圆其说的。神的见证没有出口不是神不肯做工,而是神没有得着肯为他把自己从世界分别出来的人──世人只顾吃喝玩乐,神的儿女也一样;世人为了个人利益而努力往上爬,神的儿女也一样;世人的喜怒哀乐建筑在个人利益的得失上,世人拚命追求物质生活,神的儿女也与他们一样!那么,我们如何向世界证明我们的主是宝贵的,是可爱的,是完全满足人的呢?所以,我可以大胆地说一句结论性的话:没有分别,就没有见证;只有分别出来,才能作主的见证人──这件事是十分绝对的,谁也不能改变。

        橛子──定世界的罪

        分别出来是基于对神所不喜悦之事物的认识;没有这个认识,就不会甘心分别出来,因为神所不喜悦的事正是最能满足人肉体的。扶持帐幕和院子站立的除了银座和铜座以外,还有一样对象起着很大的作用,那就是橛子:“帐幕各样用处的器具,并帐幕一切的橛子和院子里一切的橛子,都要用铜做”(出27:19)。在帐幕内有许多铜制的器具,这些都说明到神面前来的人一定不能忽视神“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出34:7)这一事实,神对一切不义不洁都是定罪的;橛子也是神定罪的一个表号,因为橛子也是用铜制造的。

        神特别提及橛子是有深意的:带卯的座使板和柱子直立,橛子则使板和柱子稳定;橛子必须钉进地里,才能使帐幕和院子稳定。神的儿女通过了审判,进入了救恩,从而得以站立;而他们若要在见证上不至摇动,还必须加上铜橛子的功用,就是对地(世界)定罪──定了世界的罪,神儿女在地上的见证就稳固了,因为分别出来的实际不会再受搅扰了。

        世界的外貌是美的,它的内容也最能满足人的肉体;人要定它的罪,就必须认识它的本质是与神作对的,它的存在破坏了人与神正常的交通和关系(参约一2:15-16),使人落在体贴肉体的生活中,而“体贴肉体的就是死”(罗8:6),死一进来,神儿女的亏损就大了。上过世界的当,尝过属灵死亡滋味的属神儿女都知道,信徒的心若向着世界,就必定使神的名受羞辱,使神的儿女受亏损,使神的见证受败坏;因此,必须对世界定罪,好使神的儿女切实地分别出来,使神的见证更明显、更稳固地站立在地上。

        不分别出来就不能见证神,不分别出来就不能作神的见证人,更谈不上彰显神,使人看见神的同在;院子表明了分别出来的生活,叫属天的与属地的分别开来,使人的心转向坐在施恩宝座上的神。但愿神的教会被神得着,在地上分别出来,从而把人的心带到神的宝座前来。──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