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章   金香坛──基督是我们事奉的依据

 

        出埃及记30:1-10,34-38

        神在启示完院子以后,并未继续启示帐幕内外其余的对象(金香坛和洗濯盆),而是插入了有关设立祭司的启示;神这样的次序是有深意的:前面已经启示的各样对象着重于人享用神的恩典──神为人预备救恩,预备丰富的生命供应;在人这方面,人享用了神的恩典,他生命中自然的反应就是要服事神──余下尚未启示的金香坛和洗濯盆正是关乎人在神面前的事奉。前者关乎恩典,是人享用神,后者关乎事奉,是神享用人;那么,怎样的人才能把神的恩典带进人中间,使人可以享用神呢?怎样的人才能供应神,使神得着享用呢?对此,在神的恩典预备好以后和人的事奉开始以前,神要先针对事奉的人加以说明──有了到神面前的路,还需要有祭司;借着祭司,人才可以享用神,才可以事奉神,让神有所享用。

        不过在这里,为了对会幕有一个完整的概念,我们要先越过祭司的主题,继续看会幕内剩下的对象;然后再回过来专一地看祭司。

        基督是事奉的依据

        在直接与事奉相关的对象中,神先提到金香坛。金香坛与约柜和桌子一样,是用精金包裹皂荚木制成的;这明显地指出:能让神有享用的服事乃是基于那位道成肉身的基督──只有父怀里的独生子能真正体会父神的心意,也只有这位“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8)的人子才能全然做成父的心意;只有做在父心意中的服事才能满足神,让神有享用。所以,金香坛的服事就是基督所做的服事;基督自己固然服事父神,他也带人在他里面服事父神。

        不在基督里就没有服事

        “要用精金把坛的上面与坛的四围并坛的四角包裹”(出30:3)。事奉神的人虽然活在地上,却必须在基督里;不在基督里就没有服事的路,也没有真正的服事。关于在基督里的服事,至少有两方面事实我们必须注意;缺少其中任何一样,人在神面前的事奉就不存在了。

        第一件要注意的是:只有得救的人才有资格服事神。人若不在基督里,他在神眼中就仍然是个罪人;罪人连见神的面也不可能,更不用说服事神了。这是一个基本的事实──只有得救的人才有资格服事神;换言之,成为神的儿女是服事神的起码条件。因此,不是在名义上作了基督徒就可以事奉神,也不是拥有多年的教内活动资历就可以事奉神,在教会中的热心工作也未必是事奉神;关键在于这个人是不是真正得救的人──不管他得救多久,哪怕刚刚信主得救,他就是在基督里,就有资格事奉神;只有在基督里的人才能事奉神,否则就不可以。

        第二件同等重要的事是:要在“新造的人”里事奉神。一个得救的人理应是新造的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有许多基督徒得救以后心思好像还留在世界里,地位上是新造的人,意念和认识却留在旧造里。我们必须认清,如果旧造里的东西还有蒙神悦纳的,神就不会要人成为新造,不会要求旧事都结束了;而在新造里的服事,就是在基督的认同里事奉神,根据神的心意来服事他。我们必须认清,不在神心意里的任何活动都不是事奉,因为神没有承认那是事奉,也没有在其中得着享用!例如,许多基督教团体每年都热衷地过圣诞节,并开展各样的活动,他们以为这些就是事奉;我们若被主光照就一定能明白,这些都不在新造里,没有真理的依据,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圣诞节不过是平白地给主臆造了一个神并不要我们知道的生日,且是把一个拜偶像的节日转移到主耶稣的名下,而人在这个节日里也没有一点敬拜的实意,只管借此满足自己的情欲;象这样的例子在基督教中还有不少。然而,在基督里一定不会有这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属乎旧造的意念;一切不在新造里的活动,人虽可以美其名为事奉,神却不能在其中得着事奉和享用。总之,不在基督里就没有事奉,因为基督是我们事奉的依据。

        事奉是神摆在地上的见证

        在金香坛的设计上有一点很容易被忽略:“要做两个金镮,安在牙子边以下,在坛的两旁两根横撑上,作为穿杠的用处”(出30:4);这个设计大异寻常,不象约柜、桌子和祭坛,都是用四个环子来穿杠的。谁都晓得,杠子穿在四个环里,扛抬对象的时候就稳定;穿在两个环子里就不容易维持平衡,抬的人就会觉得吃力,需要加倍地小心。为什么神竟做了这样“笨拙”的设计呢?实际上,这不是神“笨拙”,而是人不领会神的心意。

        香坛的功用乃是服事,在坛上烧香就是服事;这对神是一种事奉,对人则是一种见证──见证神是配得事奉的;神设计了两个环子来抬香坛,用意正在这里。帖撒罗尼迦教会就是借着事奉向众人作了见证:“你们作了……所有信主之人的榜样,因为主的道从你们那里已经传扬出来,你们向神的信心……就是在各处也都传开了。所以不用我们说什么话,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报明我们是怎样进到你们那里,你们是怎样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帖前1:7-9)。帖撒罗尼迦众弟兄的服事见证了神是又真又活的,不仅见证了神的恩典,也见证了神配得人摆上一切去服事他;尤其在这人人都背弃神的世代里,在地上有一班人敬虔地事奉神,这实在是一个有力的见证,这样的见证是让神得着享用的。

        事奉是一个见证,是神把他的名和他的荣耀都摆进去的──人在事奉上做得对,神的名就得荣耀;人在事奉上做得不对,神的名就蒙羞辱。这实在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因此,服事神的人就当小心谨慎,不可粗心大意,不可马虎随便;必须肯付代价,甘心忍受难处,这样的服事才能叫神得着荣耀──这就是只用两个环子的理由。在平静安稳的日子要谨慎服事,在动荡不安(移动香坛)的时候更要小心服事;人若谨慎小心地活出服事的见证,神就能得着享用,人也会受到吸引而爱慕亲近神。

        事奉神的位置

        如前所述,事奉神必须在基督里;不仅如此,事奉的位置也要正确──在什么位置上事奉神才能被神看为真实的服事,才能叫神得着享用呢?在“为主做工”的口号下,许多人对事奉存着种种误解;他们以为在基督教招牌下的活动就是事奉神,开展基督教工作就是事奉神。然而,事奉不是这么没有原则的,所谓“基督教工作”不一定就有事奉神的成份;须知,神所要得着的乃是事奉。因此,我们要透过香坛进一步了解事奉的实意;也就是说,在什么地方事奉神才是准确的,才是神所承认的。

        在神面前事奉

        “要把坛放在法柜前的幔子外,对着法柜上的施恩座,就是我与你相会的地方”(出30:6)。事奉神是人接受恩典以后的正常反应,事奉的对象乃是神自己;所以,事奉是向着神的,是做在神面前的──神吩咐把香坛摆在法柜前的幔子外,要正对着施恩座,就是这个意思。人太容易以工作代替事奉,所有的热情都在工作上,眼中看见的是工作,心中思想的是如何把工作做得成功;如果做人的工作,这种态度一点没有错,但是在事奉神的事上若只有这些,那就完全不是事奉了──缺了心里向着神这一点,其它一切的好都全盘推翻了。事奉神的着眼点不在工作的本身,也不在别人对我们的评价;事奉神的着眼点乃在于神的喜悦,就是在神面前做他所喜悦的事,并不计较别人的同情或是不谅解──心里单单向着主,手里单单做主要我们做的,这就是事奉。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就是这样活的:“你们举起人子以后,必知道我是基督,并且知道我没有一件事是凭看自己做的;我说这些话乃是照着父所教训我的,……因为我常做他所喜悦的事”(约8:28-29);不向着神做,不在神面前做,只在人眼前做,那不是事奉。

        事奉不可能离开人,因此我们心中容易产生一种困惑和错觉:在人中间有服事好像就不是在神面前服事了。然而我们要看准确:我们服事的直接和最终对象乃是神,尽管在眼见中许多接受服事的是人;换言之,虽然是在人身上有服事,但心中服事的对象仍然是神。所以,心中的意念若不对,整个的事奉就不对了;我们里面的情形决定了外面的事奉──心意对了,事奉就对,不然就是不对;因为“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

        在会幕(教会)中事奉

        香坛摆在圣所内,而非圣所外,这也是很值得留心的一点;真正的事奉是在圣所内,只有圣所内的事奉才能叫神得着享用,因为真正的事奉是与神面对面的。祭坛是人享用神,香坛是神享用人;所以有了祭坛还不够,还必须有香坛才能满足神的心。祭坛让人得着进到神面前的路,这是福音的服事;香坛让人在神面前等候、服事,让神的心满足,让神得着敬拜、荣耀和颂赞,这是生命的服事。

        旧约里的事奉在会幕里,新约里的事奉在教会里;神只在教会里接受敬拜,不会在教会外接受荣耀:“但愿他在教会中,并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弗3:21)。太多的基督徒只看见工作,看不见教会,他们很卖力地工作,却都不是在教会中,甚至是与教会对立的;巴不得神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神在现今世代的计划乃是要得着教会,他的心意是要建立基督的身体。若是只有祭坛而没有香坛,神就不能得着满足;必须要经过祭坛,再进到香坛(会幕内),在神面前有面对面的事奉,才能叫神得着真正的享用。所以,一切的工作与活动,若不在教会里,若不能显出建立基督身体的效用,那虽不至于在神眼前完全不蒙记念,却总是有残缺的,没有让神得着应有的享用。

        祷告(敬拜)是最高和最靠近神的事奉

        香坛是烧香的地方,所烧的是用馨香料制作的香;神闻到这馨香的气味心中就喜悦,因为这香是照神所指定的材料和份量配制成的,所以烧香的时候神就得着了他所要得的,这是人照着神的心意献上了神所要的。烧香的事奉是人在圣所中最靠近神的地方做的,这样的事奉也实在把人带到与神面对面的境地。什么是烧香的事奉呢?

        祷告(敬拜)就是烧香

        “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你面前”(诗141:2);“这香就是众圣徒的祷告”(启5:8);“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启8:4)。这几处经文给我们看见,烧香的服事就是祷告,特别是敬拜的祷告;神儿女的敬拜在神眼中就如香一般叫他得着享用,再无其它事奉比烧香的事奉更直接地让神得着享用。

        人总有一个错觉,以为做其它工作比祷告敬拜更为实际;所以许多信徒都不看重教会中祷告的服事,他们更愿意传福音,更喜欢聚会、交通和各样属灵的活动──这些诚然都是需要好好做的,但这些都不能代替敬拜和祷告。传福音是要把人带回归向神,造就信徒是要叫人的生命长成,最终目的是让神在认识神的人中间得着敬拜,并由此扩展到全宇宙的敬拜;所以,教会中一切的服事若不能把敬拜和祷告带起来,这样的事奉方向就不够准确了,许多的工作开展了,神却在其中得不到多少享用。我们不得不承认,现今许多教会实在是失去了烧香的服事,在教会中似乎没有香坛的存在,也没有意识到神的家中该有香坛的服事;求主怜悯我们。

        有一件事我们千万不能忽略:敬拜和祷告之所以如此满足神,叫神得着享用,固然是因为敬拜之人承认了神的权柄、荣耀和能力,更重要的是一切真实的敬拜都与基督调和在一起──他是父怀里的独生子,再没有比他更亲近神的了,他与神从来就是合一的;敬拜一旦与基督调和在一起,就被带进神的心意里,神因着对基督的喜悦而悦纳人的祷告敬拜。诗篇上说祷告仿佛香,却不是香;启示录则说香就是祷告,又说香和祷告是调和在一起升到神面前的两件事。从中我们领会到,香就是基督,人对神的敬拜必须与基督调和在一起,基督把人的敬拜带到父神面前──这就是奉主名的祷告;可见,在基督里的祷告不只是一些祷告的话语,而且是满有基督的成份,是人把基督向神的心意祷告出来,这才是真正烧香的服事,是叫神得着享用的祷告。

        在生命的光中服事

        会幕中烧香的事奉有一定的限制,不能随意乱来:“亚伦在坛上要烧馨香料做的香,每早晨他收拾灯的时候要烧这香,黄昏点灯的时候他要在耶和华面前烧这香”(出30:7-8);烧香是根据点灯,什么时候点了灯,什么时侯就烧香──这说明事奉的根据是生命的光,活在生命的光中就有事奉,不在生命的光中就只有工作,而没有事奉。灯点亮了,神的话显出亮光来,人受了光照就看见神的心意;祷告在神的心意里,敬拜在神的心意里,这样的事奉才是香坛的事奉。

        祷告和敬拜固然没有形式的限制,没有必须念诵的话语,但祷告和敬拜必须从生命中出来──人在生命的光中,不带着黑暗,祷告和敬拜才会释放,才不受捆绑;人必须在生命的光中,才能摸到神的心意,从而祷告和敬拜的内容才丰富,才会叫众圣徒的里面同声“阿们”,才能面对面地与主交通。相反,祷告和敬拜若显出沉闷,就定然是人里面黑暗了,或是世上的事物挡住了主的脸光,以至于生命的光进不到我们里面;没有光,人便是黑暗的,他所做的也定然是黑暗的。因此,我们要靠着主的恩常常活在生命的光中,常常活在神话语的光中,好活出蒙神记念的事奉来;唯有在生命光中活出来的才是被神享用的事奉。

        敬拜是永远的服事

        把工作看成事奉,这是许多人的错误;如果事奉仅仅是工作,那么将来我们到神那里以后就再没有事奉了,因为在新天新地里并没有什么工需要我们做,神已做好了一切当做的事;但神的话告诉我们:在天上有许多人“在神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启7:15),在新耶路撒冷城里“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他”(启22:3)。显然,在天上,在新天新地里,神仍旧是享用事奉的神;但那时的事奉不是工作,不是传福音,也不是造就信徒,而是敬拜祷告──圣徒以敬拜祷告来事奉神。

        真正看见事奉实意的人,他们的着眼点不会先放在工作上,而是先放在祷告和敬拜上;使徒行传13:1-2说到保罗和一些弟兄的事奉就是禁食祷告。对主认识肤浅的人很难认同祷告就是事奉,因为他们只看见工作;但是主的话明明告诉我们:祷告就是事奉!至于那些不是从祷告中出来的工作,恐怕与事奉连不上丝毫关系。约翰在异象中看见了将来必成的事,看见了荣耀的景象,他就要拜那天使;那天使就告诉他:“我与你……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启22:8-9)──凡看见自己是神仆人的,他的事奉就是敬拜。

        在地上,我们可以为主做许多任务;在天上却只有敬拜,不需要做工了。敬拜祷告是永远的事奉,一切的工作都要结束,唯独敬拜祷告永不过去;在天上的事奉只有敬拜和赞美的祷告,别的事都放不进去;所以神在烧香的条例中一再地说:“作为世世代代常烧的香”(出30:8),“作为世世代代的定例”(出30:10)。这正是说明敬拜和赞美的祷告是永远留在神面前的事奉;将来在天上只有这一样的事奉。所以,我们现在还在地上的时候,要好好操练敬拜和赞美,好在那一天能够比较熟练地投入那永远的事奉里。

        “不可奉上异样的香”(出30:9

        神指定了做香之法,材料和数量都定规了,在香坛上只能烧这指定的香;不合这规定的香都是“异样的香”,在坛上烧异样的香不仅不是事奉,而且是惹神震怒的事,因为没有照着山上所指示的样式去做,这乃是背逆神,是不服神的权柄。

        做香的材料要照着神的定量,就是相同的份量,研捣得极细,制造成香;这表明了基督的均衡、公正、不偏不倚,以及他在生活的磨练中显出的柔细品格──基督的品格实在美丽,他的名真如倒出来的香膏。如上所述,香正是指着基督;神只接受基督的馨香,其实在基督以外也没有什么馨香,所以神明说:“不可奉上异样的香。”因此,我们只能在基督里献上敬拜和赞美,让主带我们到神面前去敬拜;切莫在人的热心里做愚昧的事。

        奉主名的祷告

        把主以外的东西带到神面前就是奉上异样的香,这个定规使我们联想到奉主名的祷告;奉主名的意思就是“在主的名字里”,我们奉主的名祷告就是藏在主的名字里祷告,这样的祷告就如同主自己的祷告一般。既然这样,我们在祷告的操练上就要注意:不要求取主所不要的事,也不要遏止主所要的事。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常常口里奉主的名祷告,实际上是奉自己的名祷告,凭自己的意愿祷告;然而,有烧香实意的祷告乃是照着主所要的祷告,是照着神的心意祷告,是把神的心意祷告出来。

        神要得着敬拜,我们则借着祷告敬拜神;神的心思如何,我们就如何祷告──神注重他的国度、荣耀和权柄,我们就在祷告中承认国度、荣耀和权柄完全是属神的;神记念他在地上的众儿女,我们就在祷告中学习背负众弟兄的软弱。我们若真实地活在主的名里面,就是活在与主联合的实际里,主的心意成了我们的心意;这样,我们就是真实地奉主的名祷告,没有把主以外的东西祷告到神面前去。

        单单让神享用的祷告

        神指定了在香坛上所烧的香,也指定了这香只能烧在神面前:“你们不可按这调和之法为自己作香,要以这香为圣归耶和华;凡做香和这香一样,为要闻香味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出30:37-38)。敬拜和赞美只能向着神;若不向着神就是偷窃神的荣耀,霸占或代替了属神的地位。人的愚昧使得这样的事常常发生,不是奉上异样的香,就是夺取神的享用;象那个法利赛人的祷告就不是让神享用的祷告:“神啊,我感谢你!我不象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象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路18:11-12)。他不是在祷告神,更不是在敬拜神,他是在赞美自己;这样的祷告是被神唾弃的。

        香坛的事奉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承认只有神配受赞美,只有主配得敬拜,绝不能容让任何人、事、物代替或篡夺主的地位;我们从启示录中也看见,天上的敬拜完全是向着神的,宇宙中一切受造之物都向神和羔羊俯伏敬拜,承认唯有神和羔羊是配。我们要记得,基督从来没有越过父的地位,他的心是完全向着父的;我们也该跟着主的脚踪,学习他完全地向着神,因为只有神是配。

        不停留在仅仅蒙恩的地步

        香坛带我们进入事奉,来供应神,使神有享用。人的愚昧只知道享用神,不知道让神享用人;神固然喜欢人享用恩典,但神不喜欢人只知道享用恩典,却不活出恩典。在香坛的事奉上,神明确地定规:“在这坛上……不可献燔祭、素祭,也不可浇上奠祭”(出30:9)。这些祭都是好的,但这些祭都是为着人自己享受恩典;借着这些祭来寻求神的喜悦也是好的,却不是单单地供应神。只有香坛才是完全供应神的──人在神面前没有长成,就不会想到神的需要,只会看到人(自己)的需要;及至生命成熟了,才会明白神的需要,从而寻求供应神的需要。燔祭、素祭和奠祭都是做在祭坛上的,可以说是蒙恩的初阶;香坛则是安置在与神面对面的地方,到香坛来的人若心思仍旧留在祭坛那里,祇想到祭坛却看不见香坛,这就是不长进了。

        不少人信主得救多年,却仍然只知道救恩,对神的荣耀丰富和计划一无所知,从来没有想到要事奉神,也不觉得有必要服事神;他的祷告十年如一日地只有:“感谢主!我是个罪人,神爱我,为我钉十字架,叫我不至灭亡,使我得救。感谢主,阿们。”这样的祷告不能说不对,但这是在祭坛前的祷告;神不要我们长久停留在祭坛那里,他要我们进到香坛。因此,我们不能停留在只知道献祭的阶段;这个阶段早已越过了,我们应该学习烧香,照着神的心意作个敬拜神的人,以敬拜服事神,让神在我们的敬拜里得着供应。

        纯净的事奉

        香坛的服事是很高的事奉,是在与神面对面这一地位上的事奉;但是“人心比万物都诡诈”,人的手常常把荣耀的事染上了污点。人外表的事奉往往很象样,里面却有着许多的掺杂,诸如不纯正的动机,自我显露的念头,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许多的掺杂被带进事奉里,主并不马上纠正我们,对付我们,主乃是叫我们看见:他绝不会长久容许这些事的存在。“亚伦一年一次要在坛的角上行赎罪之礼;他一年一次要用赎罪祭牲的血在坛上行赎罪之礼,作为世世代代的定例。这坛在耶和华面前为至圣”(出30:10);要保持坛的至圣,就要不住地取用血的洁净。

        这样的定规从积极方面来讲,是要我们学习在神面前活得更单纯,更脱离自己的掺杂,好使我们把纯净的事奉献在神面前;事奉不单纯,神就不会悦纳:“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象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太6:5);这样的人是要得人的赞赏,并且已经得着了,但神并不记念他们所做的。有一位弟兄说得好:“我们所流的眼泪也需要用主的血来洁净。”隐藏在我们里面的许多假冒使得我们的服事在神面前不纯净,但神所要的乃是纯净的服事;金香坛启示出神所要的服事。求主怜悯我们,帮助我们爱慕、追求那满有基督而不带着自己的事奉,好叫我们的服事纯净,在神的眼中成为至圣。──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