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一章   洗濯盆──在基督里不住地洁净

 

        出埃及记30:17-21;38:8

        在与帐幕相关的对象中,神最后启示的对象是洗濯盆;神在人中间能否得着服事,这个对象起着很大的作用。有了帐幕,神可以住在人中间;有了祭司,神可以接受人的事奉;但事奉的人在神面前的光景对不对,这直接影响着他对神的事奉──说得清楚一点,祭司的资格固然重要,但祭司在神眼中的实际也同样重要;有了资格却没有合神心意的实际,这人还是不能事奉神。所以,人要事奉神,不仅资格要对,实际也要对。

        在律法下,只有祭司才有资格直接在神面前进行服事,除了亚伦的子孙以外,其它人都不能作祭司;但在新约时代,一切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祭司,凡在基督里的人都有资事奉神。

        服事之人的实际不是指着他的学位、头衔或是在教会中的职位,而是指着他实在地活在神的话中,借着他的生活把神的话流露出来,这才是实际;换句话说,这个人就是神话语的表明,神的话语调和在他的生活中,指导着他的生活──不只在口头说神的话,更是活在神的话里。有人以为神学家、神学博士就一定是很好的事奉之人,这不过是错觉;让那些人去讲教条、讲学理,也许还可以,但让他们事奉神就不见得是材料,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的一些话,却没有让神的话调和在自己身上,人从他们的生活中看不见神,触碰不到神的性情,只能看见属人的东西。

        神安排的洗濯盆正是对付这种光景。洗濯盆决定了事奉之人的实际──人若不能经过洗濯盆的考验,尽管他有服事神的资格,神还是要把他淘汰掉;就算他在人眼前还站在事奉神的职位上,但实际上神并未使用他。以利、扫罗、老先知……,这些人虽有服事神的地位和职份,但神不要使用他们,因为他们拒绝让神的话管理,也不活在神的话中,不尊重神,不服神的权柄。

        “你要用铜作洗濯盆”──事奉神之人的鉴别

        洗濯盆是用铜制作的,盆座也是用铜制作的;整个洗濯盆全是铜的,再无别的材料。我们早已知道铜的属灵意义,所以神借着洗濯盆要显明的意思便十分清楚:神要用审判来鉴别事奉他的人,不让不合神要求的人来事奉他,也不让不合神要求的人去摸服事的事。“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12:48);神对事奉他之人的要求是高的,因为神要让事奉他的人荣耀他,不允许事奉他的人因着自己的愚昧而使神的名受羞辱。

        “要将盆放在会幕和坛的中间”(出30:18

        摆放洗濯盆的位置清楚地说明了它的作用:祭坛是人得救的地方,会幕是面对面事奉神的所在;人不能永远停留在仅仅得救的地步,也不能只作福音的服事,他必须进到神荣耀的宝座前,面对面地事奉神。神需要人进入事奉,好增强他的属灵经历,以至于属灵生命渐渐长大,使神永远的计划渐渐地趋向完成;但神对事奉他之人提出的要求和标准是固定的,符合的人才可以进入会幕,或者到祭坛服事神。所以,人进入会幕或在祭坛供职以前必须经过洗濯盆,在那里接受神的对付,去掉不合神心意的东西,显出合神心意的实际,然后才能进入会幕事奉神,享用神,也在祭坛那里显明神的救恩。

        许多人以为事奉神很简单,只要学一些神学知识和工作方法,就可以很有效地事奉了;他们根本忽视了事奉神之人的质量,忽视了事奉神之人必须有丰盛的生命。许多训练基督教工作人员的地方只是一味地灌输知识,却不作生命的带领,也没有属灵的操练;但神借着洗濯盆放在会幕前这一定规提醒我们,要认识神的要求──神照着他公义的性情向事奉的人提出要求;基督乃是在全然满足神公义的基础上服事神,神的儿女也该同样地服事神。因此,在服事神的事上,恩赐固然重要,却不是首要的;最重要的乃是人在神眼中是否洁净,能否满足神圣洁公义的性情。凡不洁净的人,不顺服神权柄的人,就算有很大的恩赐,很高的学问,依然不能进入会幕事奉神,也不能在祭坛服事神;因为会幕门前是洗濯盆,它要鉴别事奉神的人。

        “在盆里盛水”(出30:18)──神的话使人得洁净

        洗濯盆用于鉴别事奉神的人,但它不是单纯地淘汰人,它也给人提供了进到合神心意之地步的方法;洗濯盆的积极意义就是在此,因为神不单愿意万人得救,也愿意被买赎回来的人都像他。所以,神在人身上的工作总是挽回重于淘汰,除非人坚决拒绝神,把神压迫到一个地步,非淘汰他不可;即便如此,神仍然是不得已才淘汰人(主曾为出卖他的犹大留下回转的机会,正说明了这一点)。

        在盆里盛水,使洗濯的人得洁净。水是和神的话同时出现的,水表明了神的道:“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5:26-27);水本身不是道,但“水借着道”一句指出了“水”和“道”有着共通之处,即都有洁净的作用──水洁净人的身体,道洁净人的灵命。外面的生活要洁净,里面的生命也要洁净;里外都洁净了,人才可以进到会幕里去,不然就只能停留在院子里,不能进入祭坛、香坛、约柜、桌子和灯台的事奉。血是洁净罪人的罪孽,水是洁净事奉神之人的污秽;血改变人在神面前的地位,水造成事奉神之人的实际。

        水所表明的道带给人消极和积极两方面的洁净:在消极方面,神的话洁净人生活中的败坏和玷污。圣灵的光照把神的话放在我们里面,与我们的生活作对比,使我们看见自己的愚昧,从而仰望主的怜悯,脱离愚昧的光景;这样,神的话就带我们脱离神所不喜悦的生活态度和内容。在积极的方面,神的话叫我们看见自己在认识神和认识神计划上的缺欠,催促我们迫切追求进入神的心意。比方说,我们在神的话语中看见了神永远的计划,因此发现我们的心只看重工作,是愚昧的;看见了神的荣耀和丰富,我们就知道看重个人成就的可憎。

        一般人的错觉是以为只有生活中的败坏和堕落才使人成为不洁,他们没有看到,不在神的心意中进到神面前的也是不洁净;不在神的心意中就是在人的自己里面,人的自己还能算是洁净的吗?“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弗5:26),这明明是说出两个事实:在消极方面要除掉污秽,接受洗净;在积极方面要接受神的心意,加添神的成份,然后才能成为圣洁。求主借着洗濯盆使我们看见他完全的要求和定意,好清扫一切阻碍我们进入会幕的东西。

        “必用水洗濯,免得死亡”(出30:20

        血的洗净使人与神和好,水的洗净使人有条件事奉神。进一步来看洗濯盆,就知道这不仅是人能不能事奉的问题;如果洗濯的结果只是关乎能不能服事神,那就算不得太严重,但事实上不洗濯的结果是极其严重的──不洗濯却服事神的人要死在神面前,也把死亡带进了神的帐幕。死亡在神眼中是最可憎的,神不要在属他的人中间看见死亡;他定规洗濯盆的条例就是要对付死亡,防止死亡的发生。神不要看见死亡,他祇得用肉身的死亡来制止属灵的死亡。

        “进会幕,或是就近坛前供职”(出30:20

        在个人经历方面,祭坛是得救,进会幕是服事;但对事奉神的人而言,就近祭坛供职和进入会幕都是服事。当日祭司在祭坛供职好比现今的传福音事工,进会幕好比现今的生命造就事工;无论哪一样事工,神都要求事奉的人在洗濯盆洗手洗脚:“亚伦和他的儿子要在这盆里洗手洗脚;他们进会幕或是就近坛前供职,给耶和华献火祭的时候,必用水洗濯,免得死亡”(出30:19-20);这个规定是十分严厉的,为什么呢?神既然喜欢人服事他,何不放宽标准,好得到更多的人服事呢?不错,神愿意得着许多人来事奉他,但神要求事奉的人必须照着他的心意来事奉;不照着他的心意事奉,神就宁愿不要那些滥竽充数的“事奉之人”,因为不照着神心意所做的根本就不算事奉。

        事奉就是做神心意中的事,把神的心意发表出来;所以无论事奉神的人是否意识到,他已经站在作神代表的地位上,他所做的就代表神所做的,他乃是向地上的人显明神。因此,他必须要真实地代表神。

        保罗很能领会这一点,他说:“所以我们作基督的使者,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般;我们替基督求你们与神和好”(林后5:20);是神借着保罗做工,是神从保罗身上出来做工,保罗不过是神的使者,神的代表。所有事奉神的人都是神的代表,做神所不要做的,或是不做神所要做的,这都不是代表神;作神的代表必须要做神要做的,不做神不要做的。所以,神要求事奉他的人使用洗濯盆,除去神不要的,接受神所要的,好使人在神面前可以保存,他的事奉也蒙悦纳。

        当日的祭司若不先在洗濯盆里洗濯,就去摸事奉的事,他一定要死亡;现今事奉神的人若不照着洗濯盆的原则服事,身体不一定立时死亡,但属灵的能力一定丧失,不能再向人作属灵的供应,只会把属灵的死亡带进教会。工作可以很兴旺,但工作里面没有主,属灵的死亡就已经进来了;里面的困倦和沉闷就是属灵死亡的光景,外面的热闹绝不能把它抵消掉。所以,事奉神的人必须时刻活在洗濯盆的原则里,不住地取用洗濯盆的果效;主耶稣在神面前活出来的正是洗濯盆的实际,跟随主服事神的人也必须活在洗濯盆的实际里。

        “他们洗手洗脚,就免得死亡”(出30:21

        手是做工的,脚是走路的;事奉神之人手所做的该是神定规的工,脚所走的该是神定规的路,好使手所做的和脚所走的都能代表神的心意。所以,事奉神的人要在洗濯盆的水里洗手洗脚。

        走过了祭坛,人是得救了,作为属神之人的资格是没有问题了;但要进一步服事神,手和脚都必须受对付。要洗手洗脚,使手和脚得洁净;全人的光景都正常了,死亡就不能进来。

        服事神的人不能只知道完成工作,工作不一定是事奉神,只知道工作就是不认识事奉;事奉神的人本身就是一个见证,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表明神,表明他的圣洁和他的心意。有许多基督教工作并没有做在神的心意里,如今更有大量心理学的东西打着基督教的幌子钻进来,还有许多哲学的东西也混进基督教;这些东西在基督教内掀起了一种趋势,即用这些东西代替神的心意,当作神工作的内容。事奉神的人应当警醒,必须到洗灌盆那里洗手,免得这双手做了神所不要做的事。

        事奉神之人的脚踪应当向人指出到神宝座去的路,他们的脚所踏的每一步都该是属神道路的路标,他们跟着主所走过的路向前走,也留下脚踪给那些后来的人效法;“跟随羊群的脚踪”(歌1:8)就是事奉神之人所走的路──不单是脱离败坏和不洁的路,更是神自己的路,它显明了服事神的正确方向和道路。人的主意和计划总是很多、很强,常常要用自己的路代替神的路;所以事奉神之人的脚必须重重地受对付,必须在洗濯盆里洗脚,只走神的路,不是神的路坚决不走。撒母耳在这事上实在留下了佳美的脚踪,他自己走在神的心意里,也把神的路指示给神的百姓(参撒上12:23);难怪神指着他的名见证他是神所悦纳的事奉之人(参耶15:1)。

        不在神的心意里做,不在神的路上走,定然把死亡带进信徒中;热闹的气氛和工作的热忱都不能改变死亡的光景。主在地上所留下服事神的榜样正是洗濯盆的内容和要求,他不做父不要做的工,不走父不要走的路;他所做的工和所走的路全是根据父的心意,所以他留下的脚踪不会叫人碰到死,而是叫人得着生命,且是丰盛的生命。求主使我们真懂得洗濯盆的内容和要求。

        材料的来源──撇下属地的美

        制造洗濯盆材料的取得实在是一个感人的见证。制造洗濯盆和盆座一共享了多少铜,圣经上没有记录,但从实际的用途来看,其数量一定不少;这些铜原来是“用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之镜子作的”(出38:8)。以色列人献上的铜很多,神却单单使用这些镜子来作洗濯盆;这就叫我们不得不注意神的心意,好使我们活在神的心意里。

        古代的镜子都是铜的,把它的表面磨亮便可以反照出人的形像来。镜子在妇女生活中的地位实在是很重的,有人说“武器是军人的第二生命,镜子是妇女的第二生命”,这话虽不是绝对准确,也与事实非常贴近;妇女的天性都爱美,而且爱得很痴狂(我不是说男人不爱美,但通常比不上妇女那样热衷)。既然爱美,镜子就成了不可少的恩物;借着镜子可以看见美,可以欣赏美。请注意,镜子不是为别人的,而是为自己的;人不需要镜子也可以看见别人的美,但是没有镜子就看不见自己的美。所以,镜子的作用是为着满足自己,藉此来装饰自己,欣赏自己,夸耀自己;但是,镜子所反照出来的美是天然人的美,是属地的美和伪装的美。虽然如此,它们实在太迷人了,太满足人眼目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了,以至于人被它们辖制了,捆绑了。

        神在以色列中要建造会幕,有一批妇人,她们里面被恩典吸引而爱慕神,爱慕属天的美丽和荣耀,因此她们里面醒悟过来,知道被属地的美丽捆绑实在是太愚昧了,被那将要衰残的美丽吸引是太不值得了,于是她们的心从属地的爱慕转过来,整个地向着天;过去为满足自己而活着,如今却为服事神而活着,她们不能在实际建造会幕的工程上做什么,那就在建造会幕的地方帮一点小忙,端茶送水给做工的人,搬运一点物料到施工现场。会幕建成以后,她们尽管不能进入会幕,但她们的心进去了;献祭和烧香虽不能让她们操作,但在门口伺候,心里向着主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也是甘心的。正是这样一批被主恩典吸引的妇女,她们把自己献上,把心爱的镜子也献上;从今以后不再时常迷恋于装扮自己,不再欣赏自己,也不再陶醉于属地的美丽中,更不留连在天然生命的可爱里,不再追求属地的名声、地位和富足,只要能作一个甘心伺候神的人就满足了。所以这一批镜子在神的眼中实在是宝贵,太有价值了;于是神就用它们制作洗濯盆,这实在有着极高的属灵意义。

        从镜子到洗濯盆是一个宝贵的生命功课。两样对象都有鉴别的功用:一个是鉴别属地的美,为要满足自己;另一个是鉴别属天的美,为要事奉神。撇下属地的美,转过来爱慕属天的华美,这就是洗濯盆的原则──不求人的荣耀,只求神的荣耀,这是我们的主在地上所活出的样式,也是我们理应甘心付代价学习的功课。

        “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出30:21

        在会幕中事奉的条例中,神都很严肃地加上了“作为永远的定例”,或是“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的字样;关于洗濯盆的启示也不例外。神这样提醒属他的人,定然是有深意的;请注意,神用“永远”、“世世代代”这样的字眼,就是说明这些定规永不变更──眼见的环境可以改变,神的心意却不会变更;会幕早就没有了,圣殿也早已不存在了,但这些环境的变迁一点也没有影响神的定规。外面可见的活动停止了,事奉的原则却没有停止,事奉的精意也没有停止;因为地上的条例乃是根据天上的实际。在启示录中,天上的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并天上的众军在宝座前的服事都是经过洗濯盆的,这从二十四位长老把冠冕放在宝座前一事就可以看出来,从他们赞美敬拜的话里更可以看出来;再没有属地的成份,也没有属己的掺杂。

        事奉的精意和原则既不会改变,我们服事神的人就必须不住地照着洗濯盆的原则来预备自己,把自己浸在神的话里,洗掉神所不要的,接受神要赐与的;须知,离开神的话就没有事奉的路可走。服事神不能徇人的情面,服事神不能用人的主意,服事神也不能靠人的办法;若不是用神的话洗净,进入神的话中,并从神的话中活出来,活在神的心意中,就一定没有事奉的路可走。因为只有去掉人的败坏和污秽,再接受神的性情和神的定意,然后才能进入会幕的事奉而不致死亡;这个条例是世世代代永不改变的。

        求主使我们从洗濯盆里看见神所要的事奉,也明白神所承认的事奉;不要自欺,出于个人热心的东西不能改变我们两手空空去见主的事实。愿主怜悯我们!──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