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三章   “给我供祭司的职份”

 

        出埃及记第28章全章

        我们看完了关于会幕的启示,现在要回过头来看祭司。照着神启示的次序,关于祭司的启示是插在会幕的启示之中的;神在启示的次序上为什么这样安排呢?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呢?

        神在启示祭司之前所启示有关会幕的内容,都表明了神为人预备的恩典,为要让人到神面前去享用:约柜让人享用神的同在,活在与神的交通里,取用施恩宝座的丰富;桌子是供应人生命的粮;灯台是使人在生命的光中蒙引导;帐幕是神荣耀与华美的吸引;祭坛是人与神相和的依据。这一切都是恩典,是丰丰富富的恩典,是人享用神的内容。

        而在启示了祭司以后所启示会幕的对象──即洗濯盆和金香坛,则是为着人在神的面前事奉而安排的:洗濯盆解决了事奉之人的资格,金香坛是人在神面前实际的服事内容;这两样都是为要使神在人间得着供应。

        看到这样的次序,我们不得不俯伏敬拜神──从古到今直到永远,神做工的法则都是先供应人、满足人,然后才在人间接受供应,享用满足;十字架的救恩更是清楚地显明了这一点,先是人进入救赎,然后才是人在神面前敬拜。

        祭司是人在神面前的中保

        神为人预备了各样丰盛的福分,但人有罪的身份和实际使他没有条件直接与神发生交通;若没有方法使人与神交通,那么神一切的预备仍然与人无关,人依然是神丰富恩典的局外人。为了除掉这个阻拦,沟通神与人的正常关系,叫人可以享用神的丰富,神也可以因着人得着满足,神就特别在人中间选召了一部份人,把他们分别出来,加上恩典,使他们作祭司,站在神与人中间作桥梁,使神与人的交通可以建立起来;透过祭司,神丰富的怜悯和预备进到人中间,叫人有所享用,也使人的难处被带到神的面前,卸在神的体恤里。神使祭司站在人与神中间,除掉交通的难处,借着祭司恢复了人与神的交通。

        有了祭司,人就有了进到神面前寻求恩典的凭借,神也有人替他执行工作,把人带回他荣耀的丰富里;所以在神的工作计划中,祭司可以说是在人与神之间作中保的人。“中保”一词在旧约圣经中不象在新约圣经中使用得那么频繁而确实,但在祭司的职事上却很具体地说明了中保的作用。从字面上看,“中保”就是中间人,要在关系不和谐的双方之间作调整,恢复和谐的关系;从字义上看,“中保”就是站在我们身边提供帮助的人,要卸下我们的重担,解决我们的难处,清除挡在我们前面的障碍。有了中保,人就有了到神面前去的管道;没有中保,人与神之间就无路可走。

        大祭司是基督的预表──更美的祭司

        律法下的祭司是调和人与神关系的人,他代替神在人间执行神所要做的事,又代表人到神面前寻求悦纳。他们的职事何等庄严,但这职事并不能改变他们作为人的事实;既然是人,就免不掉作为人的愚昧和软弱。所以,他们每天在会幕执行职事的时候“必须先为自己的罪,后为百姓的罪献祭”(来7:27);这样看来,祭司本人并不是特别的人,只是神选召出来作特别职事的人──不单在会幕中进行各样服事,也要在人中间表明神的救赎计划,即作神儿子耶稣基督的预表。

        祭司的职事完全预表着基督在神面前为人所做的事;真正把神的怜恤带给人,卸下人在神面前所有难处的不是律法下的祭司,而是大祭司所预表的耶稣基督:“他成为祭司并不是照属肉体的条例,乃是照无穷之生命的大能”(来7:16),他“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来7:22),并且他“是永远常存的,他祭司的职任就长久不更换,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7:24-25);神的儿子作了“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来8:1-6)。

        “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儿”(来10:1),律法下的祭司也是美事中的一个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西2:17);因此律法中的大祭司就是耶稣基督的预表,从大祭司预表的一切里可以隐约看见基督的模样。只有耶稣基督才能真正在神面前解决人的问题,又把神的恩惠带进人中间来;因为只有他才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他,“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感谢赞美神!他立他的儿子作尊荣的大祭司;神的儿子是真正的大祭司,是更美的祭司。

        新约里的祭司

        在律法下的人必须借着祭司才能到神面前来,没有祭司,人就不能到神面前来;所以在旧约时代,祭司的地位非常重要,其职份也非常尊贵,因为他使得通向神面前的道路畅通无阻,他成了神与人的居间人,是神与人沟通的桥梁。但是到了神显明恩典的新约时代,寻求神的人还需要祭司吗?究竟是谁在新约中作祭司呢?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在律法中,祭司不只是一群有特别属灵职事的人,也代表着一种制度(那是神亲自定规的制度,要使罪人得着到神面前去的路),还预表着满足神公义要求的路;到了恩典时代,神的儿子以他的血替神与人立了新约,也替人在神面前成全了旧约,满足了律法的要求,律法的时代结束了,律法下的制度也结束了,律法中的祭司职事也停止了。所以在新约时代神的教会中就不再需要有祭司制度,也不再需要有神与人之间的居间人;因为不再是神与他百姓的关系,而是父亲与儿子的关系,父子之间当然不需要居间人了。

        在天主教中有神职制度,神甫替教徒行圣事;基督教中也有牧师制度,专职负责执行“圣礼”,如施浸、派“圣餐”,聚会中的祝福,甚至成了教会能否建立的条件之一。这实在是太偏离神的真道!基督教的牧师制度是承接天主教的神甫制度,而天主教又是沿袭了以色列人的祭司制度;那源头是根据律法,殊不知律法的功用和任务已在基督耶稣钉十字架时完成了。因此,一切依据律法的事物和制度在神儿女中都是不合宜的,在教会中也是不该有的;因为在神和他儿女中间不再需要,也不允许有任何的居间人。

        照着神的心意来看他的工作,我们看见神在他儿女身上所显出的一件满有恩典的事实──神的每一个儿女都成了新约时代中的祭司;换句话说,神的儿女要到神面前去,不再需要透过一个居间人,而是可以直接进到神的面前,神也实在把这个资格赐给了我们。头一件该注意的,就是神在新约中所设立的中保只有主耶稣,他作我们的大祭司,我们借着他就得以直接进到施恩宝座前,不必再通过任何人,不管那人是使徒、长老或是牧师,都不能代替主自己作我们的中保;因为“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

        其次该注意的,除了主作大祭司,把神儿女领进神面前以外,神也使我们成了新约中的祭司:“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人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神把我们选召出来,不单是享用救恩,也要作为神的见证人;因此,神也把祭司的职份赐给我们。我们信主得救了,作了神的儿女,也作了神的祭司,向世人彰显神的荣美,把人带进神的救恩里去;只要是真正得救了的人,他就是新约的祭司。

        我们成为祭司不是因为自己有条件,而是因着神的恩典;是神使我们这些不配的人在他的恩召里成为祭司:“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启5:9-10)──羔羊的血使我们成为祭司,羔羊的血是我们成为祭司的唯一条件,羔羊的血使我们得着祭司的资格。

        神的儿女既是新约的祭司,就可以进入圣所在神面前事奉他,因此神的儿女若不好好活出祭司的职事,那就是失职,大大地亏欠了神。一些基督徒从来不祷告,需要祷告就请牧师代劳,这是失职;一些基督徒从没想到要传福音,也没有想到要服事神的众儿女,以为这只是传道人的事,与他们没有关系,这也是失职。巴不得神的每一个儿女都看见,神把这样尊贵的祭司职份赏赐给我们,我们一面受恩典所感,一面也尊重这带着君王尊荣的职份,从而在我们在世的年日里好好事奉神,成为神恩典和权柄的出口,把人引到神的面前来,使荣耀归给神,祝福归给寻求神的众人。

        “你要……做圣衣,为荣耀,为华美”(出28:2

        亚伦和他的众子被选召出来作神的祭司,全是神恩典的拣选,绝不是亚伦有什么优越条件使神看中了他;从亚伦个人的经历中我们也看到他有不少愚昧,与其它人没有分别。作了祭司的亚伦仍旧是亚伦,仍旧是亚当的子孙,仍旧脱不了亚当的气味;这样的人怎么能站在神、人中间作祭司呢?我们要记得,律法下的祭司是一个预表,说明了神救赎的内容;那真正承担起祭司职事的乃是神怀里的独生子基督耶稣。神也知道亚伦和他众子的缺欠,因此吩咐摩西为他们作圣衣穿上,好使他们的缺欠得着补满,能站在神与人之间供祭司的职份。

        “为荣耀,为华美”(出28:2

        “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圣洁是神的特质和性情;一切与神的特质和性情不调和的都不能在神眼前存留。亚伦及其众子既是亚当的子孙,就满了亚当的特质和性情,不洁、不义、不虔、不信,在神的眼中是可憎的,又是丑陋的;这样的人连见主的资格都没有,更谈不上为主供祭司的职份了。为了解决这个难处,神就把荣耀、华美加给他,使他身上有神的特质和性情,使他能为神供祭司的职份。

        荣耀和华美都是亚伦所缺乏的,神把亚伦所没有的加给他,使他有荣耀,有华美;同样,我们这些蒙了救赎的人,其本相也是没有荣耀华美的,但是神同样把我们所没有、不配有的加给我们,叫我们在神的眼中成为荣耀华美,可以在地上成为神荣耀的见证,和他华美的彰显,把人引领到神的面前,称他为阿爸父,一同作神的儿子。哦!我们要向他低头下拜,他的恩典将我们溶化在他的荣耀华美里。

        圣衣──披戴(穿上)基督

        亚伦的荣耀华美是借着神吩咐摩西为他制作的圣衣而得的;神对摩西说:“你要给你哥哥亚伦做圣衣为荣耀,为华美”(出28:2)。圣衣就是荣耀和华美;亚伦穿上了圣衣,就有了荣耀和华美──这圣衣就是亚伦的荣耀和华美。这圣衣为什么会成了亚伦的荣耀和华美呢?固然是因为神这样定规,也是因为神用圣衣预表了基督耶稣。制作圣衣的材料与制作帐幕的材料是一样的,并且还多用了金线;这些材料把基督的荣耀和华美表明出来了。亚伦穿上圣衣,就是穿上了主耶稣基督,也就是让主耶稣基督完全遮盖了他;亚伦穿上圣衣到神面前来,这在神的眼中就如同主基督到他面前来。基督的荣耀华美是如何的,穿上圣衣之亚伦的荣耀与华美就是如何的;基督就是亚伦的荣耀和华美。

        神是定规叫我们这些蒙了拯救的人得着荣耀──不单是将来被带进荣耀里,并且现在已经站在荣耀的地位上:“因为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罗8:29-30)。这里的“称义”和“得荣耀”不是将来才发生的事,而是神已经做成的事;也就是说,我们蒙了拯救的人不单是已经称义,而且是已经得了荣耀,就是得了作为神儿子的荣耀。我们回顾自己又软弱又多有失败的本相,怎么配称得上是荣耀的呢?感谢神!不是我们自己有荣耀,而是神把基督赐给我们作义袍;我们穿上基督这义袍,就有了义,也就有了荣耀和华美──基督成了我们的义,也成了我们的荣耀和华美。主的话明明告诉我们:“你们受浸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穿上)基督了”(加3:27)。

        大祭司的圣衣一面预表着基督的荣耀华美,一面也说出神要把基督赐给他所拯救的人,作他们的荣耀华美,使他们有资格站立在他的面前事奉他。

        使他分别为圣──活在基督里

        要供祭司的职份,就必须穿上圣衣,就是必须穿上基督;这一方面是接受神所加给的尊荣,另一方面是要活在基督里。穿上基督正是人进入基督,从而活在基督里,借着生活把基督表明出来;所以神说:“给亚伦做衣服,使他分别为圣,可以给我供祭司的职份”(出28:3)。“穿上基督”的实意就是:人在生活上要分别为圣;人要服事神就必须先分别出来,不分别出来就不能有真实的事奉。

        “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4:24)。这节经文中的“诚实”应当译作“真理”;这给我们指明:敬拜神,事奉神,就必须在灵里,也必须在真理里。在灵里是表明人与神之间的没有别样事物拦阻的直接交通;人与神完全联结──不是思想里的联结,也不是情绪上的联结,而是我们内里深处与神的联结。并且,我们不单是在灵里敬拜神,也是在真理里──若单在灵里就很容易受邪灵假冒的欺骗,很容易被人的情绪蒙蔽;而借着真理来保护灵的活动,叫灵的活动是准确的。唯有在真理里的灵的活动才是准确的;不在真理里的一切表显,不管是如何叫人感动,叫人受吸引,那灵仍是不准确的。

        要使我们的灵对,就必须分别出来──从罪里分别出来,从自己里分别出来,从世俗人情里分别出来,这样才能使我们与主的交通不受搅扰;真理给我们指出了该分别的内容,指出了我们分别的方向是全然归向神。人一进入基督,就开始活在分别里;越分别得彻底,就越能显出基督的荣耀和华美,越能在神面前有合他心意的服事。荣耀华美是分别为圣的结果,分别为圣是荣耀华美之生活的根源。许多从事基督教工作的人不能叫人在他们的工作中遇见神,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不愿意分别出来,生怕被世界遗弃,爱惜人的同情和拥戴;结果就把神在他们身上的出路堵住了。必须要看见分别为圣的原则,必须要有勇气活在基督里,不惜被世人轻视和辱骂;这样才能活出满足神心意的事奉,成就神在祭司职份上所要显出来的要求。

        以弗得

        圣衣是一整套的,包括了胸牌、以弗得、外袍、杂色的内袍、冠冕和腰带,每一样对象都说出基督和他所做的。

        头一件要做的是以弗得,形状类似较长的背心,罩在外袍的上面,是用“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并捻的细麻,用巧匠的手工”做成的;以弗得十分华美,把基督的尊贵、属天和属灵的性质充份表露出来。在以弗得的制作上,有几件事不能忽略:

        两条肩带

        要用和以弗得同样的材料做两条带子,接在以弗得肩上的两头,并把它们束在一起,成为以弗得的一个组成部份。这两条肩带的作用不是用来束一个花结作为装饰,而是用来缀上红玛瑙刻成的肩章;所以这两条肩带见证了神是信实的神,必定负起他所拣选之人的责任,在他顾念里的人是既牢靠又稳固的。

        刻上以色列儿子名字的红玛瑙

        红色是流血赎罪的记号,两块红玛瑙显然是神救赎的见证;祭司的肩头担负着这样的见证,见证出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为人所做成的救赎大功。在红玛瑙上刻上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名字,这也表明了神以拣选之恩把人放在他的救赎里:“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林前1:30)。

        神一次把人放在恩典中,就永远在恩典中记念他们;用刻图书的方法刻上名字就说明了这一点:在宝石上刻上名字是十分不容易的,因为宝石非常坚硬,必须付上很大的代价,花许多的功夫、力气和忍耐才能把宝石刻好;但一经刻上,就不容磨灭。神对我们的拯救也是如此,他付出了很重的代价把我们买回来,并不吝惜舍弃怀里的独生子;神既在他儿子里得着我们,就永远记念着我们,没有什么人、事、物可以叫他忘记我们,他爱护我们,要作“天天背负我们重担的主”(诗68:19)──他完全负责,没有一刻忘掉他所拣选的人。这位作我们大祭司的主耶稣实在太宝贝了!

        “都照他们生来的次序”(出28:10)──照我本相

        一般人常有这样的误解,以为人蒙神悦纳是因为自己做得好;这实在是不认识恩典!实在说来,人凭着自己无论怎样做,总不会做得到被神嘉许的地步;凡从亚当里出来的东西没有一样在神眼中够得上是好的,人要凭自己来换取神的悦纳,就一定会落在绝望里。感谢神!他知道我们的所是和所有,他也不要求我们用自己的好来换取悦纳;他只要求我们带着自己的本相,到他的面前去取用恩典。

        “都照他们生来的次序”的意思就是照着人天然生命的光景;人的天然生命不是神所喜悦的,但是神不因为人天然生命的存在而拒绝人。神不是先要求人合他的心意,然后才拣选人;他乃是先把活在天然生命里的人拣选出来,然后把他们造就得合他心意。这个次序不能更改;一更改,人在神面前便没有可走的路。雅各是一个最突出的例子,照着他的本相是不能得神喜悦的,因为人的天然本性是只要恩典而不要神;但神没有弃掉他,反倒先悦纳了他,继而造就他,除掉他的天然生命,使他趋向成熟。神如何对待雅各,也要如何对待我们──这就是真正的恩典!

        金子做的二槽──信心的接受

        用金子做二槽,把红玛瑙镶在上面,安放在以弗得的两条肩带上。神把他的心意向人启示出来,人就用信心接受神的心意;神在他心意中所启示的恩典是宏大深远的,但无论多么宏大,人借着信心就能完全接受过来。神定规人进入他丰富恩典的唯一途径就是信心;在信心里,人不单享用恩典,也成了恩典的见证人。

        决断的胸牌──明白神的旨意的方法

        组成以弗得的另一个重要部份是胸牌,它的作用是显明神的旨意,所以称为“决断的胸牌”。在旧约的日子,圣灵并不内住在人里面;人要明白神的旨意,寻求神的引导,就必须借助大祭司以弗得上的胸牌,借着胸牌里乌陵和土明的指示来明白神的心意。在现今的新约时代,基督作我们的大祭司,把神的心意向我们显明;我们有他作生命,就能够明白神的心意。

        胸牌是用和以弗得同样的材料做成的,正方形如同一个口袋;这华美的胸牌显示:向人表明神的心意,这乃是荣耀而华美的职事──神十分乐意借着他儿子向人启示他的心意(参来1:2)。在寻求神旨意的事上,一般信徒有许多误解,以为神的旨意是十分隐秘的,不肯轻易让人知道;这实在是极大的错误!求主借着胸牌向我们指明,难以明白神旨意的问题是出在我们身上;神巴不得所有人都能明白他的旨意,他决不会把他的旨意收藏在隐密处。人不明白神的旨意,就不能遵行神的旨意,神也因此得不着荣耀;所以人不能明白神的旨意,难处是在人这方面。

        要在上面镶宝石四行

        胸牌上面镶着十二颗宝石,也照着刻图书的方法刻上了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分四行排列,成了胸牌上最引人注目之处;我们不知道人的本相究竟有什么好,但在神的眼中,所有被选召的人都是那样宝贵,都值得他把独生子交出来,换取他们归向他。十二颗宝石各不相同,神看我们也是各有可欣赏之处;当然这些可欣赏之处都是历炼了生命的造就,从不同的角度与内容来彰显基督生命的丰满。

        “常将……决断牌带在胸前”(出28:30

        神所拣选的人不单在神的眼中看为宝贵,也在神的心中实在有地位。大祭司进到神的面前,胸牌一定要带在胸前;胸前就是蒙爱的地方,当日以色列人常在神的心上,现今神的儿女更是常在主基督的心上。不蒙爱的人不能被怀抱在胸前,在胸前的人一定是蒙爱的人,并且也一定是蒙爱极深的人;我们这位在高天尊荣里的大祭司真的把我们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臂上如戳记;他是按着名字数算我们,一一记在心上;我们越软弱,他越记念我们。复活以后的主耶稣心里最记挂的是曾经三次不认他的彼得,也没有轻看在以马忤斯路上行走的那两位门徒;我们可以愚昧到忘记他,但他永不忘记我们,没有一个时刻我们不在他的记念里,他时刻都在轻声呼唤我们的名字,时刻都把他那不死的爱情传送给我们,因为我们是常在他的心上。

        作为他的心上人去明白他的心意

        领会了我们在主心中的地位,我们就会了解,神既然把他自己都给了我们,就不会留下什么不给我们了;他更没有理由要隐藏他的旨意,不让他的心上人知道。我们承认自己在寻求神旨意的时候并不那么容易,这是一个实际的问题,这一点不假;但是我们必须看见,问题的复杂并不在神那一方面。我们要省察自己在寻求神的时候心思究竟如何?多少人不过是为了应付神而走一个寻求神旨意的过场,他们早已定规好要怎样做了;他们一面口里说要等候神,心里却向神说:“神啊,你的意思若与我的定规一样,我一定遵行你的旨意;若你的心意与我的不一样,那就对不起了,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存这样心思的人,神怎能向他说话呢?许多神学家的言行不一致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他们知道哪些是对的,但他们并不去行,结果他们在主的心意上就不能再有看见了;所以主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5:8);又说:“耶和华与敬畏他的人亲密,他必将自己的约指示他们”(诗25:14)。神对敬畏他的人没有保留秘密;清心寻找他的人一定能寻见,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他的心上人。

        乌陵和土明

        这是放在胸牌内的两样东西,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恐怕现在没有人清楚知道;因为它们在犹大人被掳到巴比伦时就散失了,后来再没有寻着。这两样东西是显明神旨意的用具;乌陵的意思是“采光”,土明的意思是“完全”。有人根据这两个字的意思去推究它们的使用方法,这没有多大意义;神既把它们隐藏掉,就表示神不再使用这种方法来显明他的旨意。事实上,方法不是最重要的,运用方法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决定性的因素是在运用方法的人,而不在方法。正如犹大人被掳归回的时候,祭司中有三家人的家谱不清楚,因此不能供祭司之职,也不能吃圣物,“直到有用乌陵和土明决疑的祭司兴起来”(参尼7:61-65);这明明是说:运用方法的人是主体。

        不管怎样,乌陵和土明还是一个眼见的原则,在使徒行传中门徒抽签决定马提亚代替犹大也是根据这一原则;虽然仍然是以信心来接受神的安排,但在现今继续使用这个原则就不合宜了,因为自从五旬节圣灵降临以后,神儿女生活的原则就不再是凭着眼见,而是凭着信心了(参林后5:7)。我们仍然感谢主!当日使用乌陵和土明的是大祭司;当日的大祭司可以过去,但我们的更美的大祭司永不过去,他的生命一直在引导、扶持我们走在神的心意中。

        连接胸牌和肩带的精金链子

        胸牌表明神要对人属天生活负责,不叫他们偏离他的心意和道路;肩带则表明神要对人在地生活负责。大祭司的以弗得清楚说明了基督对人的体恤──属灵生活和在地生活都蒙保守;这实在是非常大的福气,是神荣耀的恩典,神也定意要在属他的人身上显明这丰盛的恩典。

        用精金拧成两条链子,穿在胸牌的金镮上,再搭在肩带的两槽中,这样就把胸牌和肩带连起来了;这说明两方面事实:一方面,神以他的性情来保证(见证)他对人的记念──他绝不失信,人在他的信实中可以不住地享用他的恩典;另一方面,属神之人的属灵生活和在地生活是联结在一起的,不能各自独立──属灵生活是在地生活的动力,在地生活是属灵生活的反映。属神之人的生活虽可分为两种,但其内容和供应都来自同一个源头,就是基督。

        信心与属天的联结

        胸牌是一样独立的对象,却也是以弗得上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胸牌的两头有金镮,以弗得里边的两头也有金镮,精金链子穿上胸牌的金镮,连上肩带,巧工织的蓝细带子把胸牌和以弗得联结起来。这一系列安排清楚地表明了神是负责任的,他与蒙记念的人之间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因为要使“胸牌贴在以弗得巧工织的带子上,不可与以弗得离缝”(出28:28);这不可分离的事实是基于属天的关系:胸牌和肩带上的宝石突出了人蒙记念的事实,肩头和胸怀指明了神对人的关怀;人与神的关系乃是建立在人的信心(金镮)上──这个关系不是属地的,乃是属天的;不是属物的,而是属灵的。正因为是属天和属灵的,这个关系就能存到永远,也充满了不能消失的荣耀和丰富。

        以弗得是大祭司事奉中不可缺少的,这说明大祭司的职事就是体恤人的软弱,担当人的难处;感谢主!他作了我们的大祭司,他不仅在地上的时候体恤人,如今他坐在神右边的时候依然全心全意地记念我们,叫“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来7:25),也叫我们因他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6)。

        外袍──属天生命的彰显

        穿在以弗得下面的是一件外袍,又称为以弗得的外袍;颜色全是蓝的,显明了属天的性质。大祭司在神面前的事奉是属天的,在人眼中也是属天的,人与神的关系就是属天的联结;属地的事是祭司不能碰的。主在地上的时候曾有人请他为他们分家产,主拒绝了;他教训门徒说:“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路12:15),应当注重在神面前的富足。主的服事就是这样领人脱离属地和属物的心思,进入属天和属灵的境界。

        属天的心思和生活是无法模仿的,模仿只能得着徒有外表的样式,却没有里面实际的内容;属天的心思和生活乃是属天生命的流露──先有属天的生命,然后才有属天的生活,这才是流露生命;否则就只是模仿,是没有实际内容的空壳,得不着神的祝福。大祭司的外袍正说明,事奉乃是属天生命的流露和彰显。

        全然的荫庇

        照着圣经的描写,外袍是一整件的,只有领口是一个洞;把头穿过领口,手臂穿进袖子,就穿起来了──一穿起来,就是给人一个完全的遮盖。领口要象铠甲的做法,这说明外袍十分牢固,不会破裂;事实上神让基督作我们属天的荫庇,正是牢靠又完全的。神以他的公义作我们的铠甲,以他的热心作我们的外袍(参赛59:17),“他以拯救为衣给我穿上,以公义为袍给我披上”(赛61:10);从任何角度来看,我们都是全然被笼罩在基督的属天供应里。

        袍子周围底边上……做石榴──生命的丰盛

        在袍的底边周围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做许多石榴,石榴有许多子粒,那是生命丰盛的象征;用这种方法作出来的石榴不单表明了生命的丰盛,也表明了生命的荣耀和华美。神让摩西为亚伦做这样的外袍,明显是要给我们看见:出于亚当卑贱、败坏的人因着披戴了基督,有基督那属天的、荣耀的、华美的、丰盛的生命作外袍,就把一切出自亚当的卑贱都埋葬了,不再显露了;穿上了基督,就只有属天丰盛生命的彰显,流露出荣耀又华美的生命来。

        金铃铛──信心的宣告

        在每两个石榴中间要做一个金铃铛,大祭司进入圣所的时候一定要跨出大步,使外袍底边上的铃铛发出响声;若是没有响声,他就要在耶和华面前死亡。这金铃铛就是信心的宣告,是一种保护;但凡凭信心来到神面前的人都可以免去死亡,都接受了信心的保护。

        到神面前来的人不可以躲躲藏藏,只有不认识恩典的人才惧怕见神的面,活在恩典中的人在神面前必定是欣然举步的;他们借着信心宣告自己蒙恩的事实──信心把人带进恩典里,恩典使人发出信心的欢呼;没有如此经历的人,只有等候神的定罪。

        话又说回来,金铃铛要发出响声这一定规使大祭司进入圣所的时候总是有点惧怕,不够坦然,唯恐一时疏忽就招致死亡;这是活在律法下的光景,而我们今天活在恩典里的人真是有福了!“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借着他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来10:19-20);好一个“坦然进入至圣所”,对照亚伦当日的光景,我们真要欢然地宣告说:是信心把我们带进恩典中,是信心领我们进到荣耀而丰盛的神面前,也是信心使我们承受了基督所有的属天荣美。

        细麻做的冠冕──圣洁公义的管理

        大祭司戴上冠冕,祭司戴上裹头巾,为荣耀,为华美,这些都是用细麻布制作成的;细麻所表明的圣洁公义都是属神之人在生活中必须具备的特质。头是司理指挥全身的中枢,头若分别出来归给神,身体也就能分别出来归给神;头若在神面前不蒙记念,身体也就不可能在神面前蒙记念。大祭司的冠冕就是特别说明了这一点,冠冕叫祭司的服事流露出神的圣洁和公义;不分别出来,不归神为圣,就绝不可能在至圣所里事奉神。

        精金的牌子──归耶和华为圣

        要分别出来到什么程度呢?“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提后2:21)。关键在于“合乎主用”,合主使用就是及格;怎样才算合主使用呢?能流露神的性情就能合主使用;换言之,当人身上凡不与神性情相谐调的东西被拿掉了,不再能辖制人,管理人了,只有神的性情在人身上自由显明,不受阻挡的时候,他的事奉才可以带出恩典来。

        所以要用精金作一面牌子,刻上“归耶和华为圣”(出28:36)的字样,用蓝带子系在冠冕上;这几个字在圣经中是用大一点的字体印出的,全部圣经这样的字体只有几处,这几处都特别突出了神的要求,要一切到服事神的人必须圣洁,且是象神一样圣洁──因为人只有这样圣洁才能避免落在触犯圣物的定罪里,才可以替别人承担触犯圣物的罪。这个定规正说明了主亲自替我们承担了一切得罪神的罪。

        基督是我们圣洁的头

        有一个不变的事实是:人凭着自己绝无办法够得上神圣洁的要求,因为人自己丝毫没有在神眼中可蒙悦纳的。从新约圣经的原则来看,在圣所内戴上冠冕或裹头巾,这就是蒙头;姊妹蒙头就对了,但弟兄蒙头就是羞辱自己的头(参林前第11章上半章)。神要祭司在圣所内戴冠冕,就是要那些进到神面前来的人学习羞辱自己,叫自己下去,叫自己受对付,好使神在他的身上显出来。精金做的牌子系在冠冕上,就说明了这个意思;人下去了,神就显出来,这就是荣耀和华美。

        感谢神!他使基督作教会的头,这个头在神的眼中绝对圣洁,完全合乎神的心意;这个圣洁的头使得他的身体(教会)也一同圣洁。赞美主!他是圣洁没有瑕疵的主,他也使他的教会成了圣洁没有瑕疵的,可以彰显神的荣耀和华美。金牌要常在大祭司的额上,这表明基督永远是我们的圣洁。

        内袍──里面的圣洁

        外袍是属天生命的流露,内袍则表明里面的圣洁生命。内袍全是杂色细麻做的,这是圣洁的丰满,把人完全包裹起来,也指出基督在我们里面作生命;这与冠冕和裹头巾的作用相呼应,表明了基督是我们的圣洁。实在的,不是我们能做出多少圣洁,也不是我们能活出了多少圣洁;我们根本就是没有圣洁的人。退一步说,即使我们自己有圣洁,那圣洁也不能琱[保持;今天有圣洁,明天可能就没有了。但是感谢主!他亲自作我们的圣洁,这圣洁永琱变,因为主自己是永琱变的,连转动的影儿也没有。

        里面有了圣洁的生命,外面有了属天生命的流露,大祭司在至圣所里就有以弗得的事奉,既荣耀,又华美;祭司虽然只有内袍,但神看他们仍是荣耀华美的,他们在圣所里的事奉仍是根据基督作他们的圣洁,作他们的生命,使他们的服事带出神的恩典。

        腰带与细麻布裤子

        这两样对象虽然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出来,但也有很深的含意在其中。腰带是用绣花的手工做成的,那是很精致的对象,也是荣耀华美的记号;腰带是束腰用的,“束上腰”在圣经中表示预备服事之意(参约13:4),也表示预备争战的能力(参弗6:14),合起来就是在神面前的事奉。无论服事属神之人,或者与仇敌争战,都必须站在真理上;人在真理的约束和指导下才能事奉神。我们的主在这件事上留下了美好的榜样:一切不在真理里的,不在父心意里的,他都不去碰触一下;凡在父心意里的,就算是十字架上的死,他也欣然接受。所以,主的服事是这样荣耀和华美,是这样吸引人,正象这绣花的腰带束在细麻内袍上;我们在神面前的服事也该这样显出荣耀和华美。

        细麻布裤子是遮掩下体,免得在供职的时候担罪而死。这一条定规叫人很受警戒:人在神面前的事奉一定要把肉体的情欲对付干净;什么时候肉体的情欲显露出来,人就必定落在神的定罪里。越亲近神的人越要清楚地对付肉体的情欲,包括人的感情在内;利未记21:1-15这段经文很清楚地要求祭司脱离人的感情,活在神的面前,免得因为从俗而玷污了自己,使他的圣洁受到亏损。

        人在伊甸园犯罪堕落以前,就算赤身露体也不觉羞耻,因为人的心思是纯净的,没有污秽的杂念;人犯了罪,露体就成了羞耻,这原本是成就神所定规“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创1:28)的,因着罪的进入而在神和人的面前成了羞耻。人的确是有羞耻的,神曾用皮子遮盖人的羞耻(罪),也用细麻布掩盖事奉神之人的羞耻(肉体);这表明了光明、纯净、圣洁的基督成了我们在神面前的圣洁,遮盖了我们的羞耻,叫我们可以坦然地事奉神。

        有了里面丰满的圣洁(内袍),又有了外面属天的生活,以弗得的服事就充满恩典,充满荣耀和华美;既满足了神,又供应了人。感谢赞美父!这一切都是借着他的爱子耶稣基督做成在我们身上的;荣耀与颂赞都归给他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直到永永远远。──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