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四章   承接圣职

 

        出埃及记第29章全章

        祭司在进入事奉之前必须要做一些事情(或者说履行一些手续),来确定他们在神面前事奉的职份;没有履行这些手续,就不可在圣所供职。这些事情看来好像是当日的仪文,却都带着很深的属灵涵义,指明了事奉之人的属灵实际;所以我们当细心地从中找出主的心意。当日的祭司只限于亚伦和他的子孙,而现今所有蒙恩得救的人都接受了事奉神的属灵职份,在大祭司主耶稣的带领下作神的祭司;在教会中,事奉神的人不需要象那些律法下的祭司必须先履行一番手续,但那些手续的精意仍然是我们要不住学习和操练的。

        接受职份──进入事奉的地位

        认识自己的职份,对一个事奉神的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不认识自己的职份,终究会放弃职守,对神的托付不忠心。神要人事奉他,这是出于神的恩典和拣选,人从神手中接过事奉的职事是十分蒙恩的事;因此,在恩典中认识自己的职份是首先要弄清楚的事。在教会中,神的许多儿女不认识自己是祭司,所以把事奉的职事全推给长老、执事和传道人,以及那些有点热心的人;他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不认识自己的属灵职份。愿神透过当日设立祭司的过程使我们认识自己现今在神面前事奉的要求。

        接受职份有三个程序:

        洗身──里面的洁净(出29:4

        亚伦和他的儿子被带到会幕门口,用水洗身,这表示在神面前洁净自己。他们都是已经接受逾越节羔羊之血的人,现在再借着真道把全人洁净,叫整个人在神的眼中成为全然可蒙悦纳的;无论血的洗净或是水的洁净,都是神的儿子为我们做成的,我们只是在信心里接受这些洁净的恩典──一个事奉神的人接受了神洁净的恩典,心里受吸引而爱慕这位赐恩典的神,甘愿领受神的拣选来事奉他。

        洗身不单表明了事奉之人必须有的属灵实质,同时也表明了神的恩典:他保守人不被罪和世界沾染,同时洁净那些被沾染的人。从玷污到洁净,这是何等不同的光景,亲身经历的人不可能没有感觉;这个感觉使我们保守自己不能离开事奉的地位,因为事奉是人与神之间的直接关系。经历过在神面前得蒙洁净的人,他们事奉的职事是向着神,不会因为人的问题而在事奉上不忠心;许多放下事奉的人是因为没有认真经历在神面前的洗身。人的洁净是进入事奉第一件要面对的事。

        穿衣──外面加上荣耀(出29:5-6

        在前面已经详细看过了祭司的衣服,人接受事奉职份的第二个程序就是把那些衣服穿上;穿衣就是接受神所加上的外在荣耀,这些荣耀就是属灵的品格和属天的生活。一个事奉之人应当显出的,并不是他有某个教会团体的背景,也不是他有什么可夸的经历,更不是他有什么神学学位……,而是他在生活中活出了神的性情和荣耀;人在神面前活得对了,神的荣美就从他身上显出来,就象神给他加上了外在的荣耀,使众人从他身上能遇见神。这荣耀被加给人也是恩典,因为没有一人配得上被当作显出神荣耀,显出基督的器皿;那是神赐给向他存清心之人的恩典。所以,人在神面前进入事奉,不是由于他懂一点圣经知识,上过几年神学,有一点办事的能力……,而是由于他实实在在地爱慕主,顺服主,使主能从他的身上有出路,可以显出神的荣耀和性情来──这样的人才可以进入事奉。

        在神面前洁净了自己,在人面前显出了神的荣耀,“他们就凭永远的定例得了祭司的职任”(出29:9);这是神对亚伦和他儿子的应许,使他们在神的拣选中作祭司,这个条例永不改变──只要是亚伦的后代,不要作祭司也不成。同样,我们在教会中作神儿女的人也在永远的定例中非作祭司不可,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推却,因为洗身和穿衣都是神已经赐下的恩典。

        受膏──圣灵的印证(出29:7

        亚伦洗了身,穿了衣服,还要受膏,然后才算完成了接受职份的程序;洗身是在真理中的洁净(拆毁)和造就(建立),穿衣是在生活上活出基督的生命,把膏油倒在头上则是圣灵的印证。事奉神不是凭人自己的所有,也不是学来的或模仿的,而是借着圣灵所赐的能力和恩赐;人凭着自己所有的可以做工,但只有凭着圣灵所赐的能力和恩赐才能做成神所要的工,人所有的绝不可能代替神借着圣灵所赐下的。

        当日,受膏是神选立人得祭司职份的记号,膏油的倾倒和涂抹表明了神恩典的滋润和丰富──受膏就是圣灵的印证;如今,人借着圣灵所赐的恩赐和能力,充充足足地把神的恩典流出来。

        膏油是倒在人的头上,这表明人所有的心思都在圣灵的管理之下──这是十分重要的功课:人意可以建立工作,可以掀起运动,但人意永远不能算为事奉;成功的工作,庞大的运动,若不是由源于圣灵的发起、管理和供应,那就不算是事奉。因此,每一个事奉神的人都要学习接受圣灵的权柄,好显出圣灵的能力和恩赐,印证神借着圣灵在他身上所做的工。

        献祭──进入事奉的实际

        接受了事奉神的地位还不够,还需要有与地位相称的实际;所以在接受了职份以后,“又要将亚伦和他儿子分别为圣”(出29:9),这正与以弗所书4:1所说的一样:“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没有属灵生活的实际内容,只有一个空空的职位,这就象现今许多宗教团体中的空衔一样,决不可能显出事奉的实效来。因此,进入事奉神的实际操练,是得着祭司职份的人所该做的;进入祭司的实际,就是具备与职份相称的品格,来接受神的赏赐。

        人属灵品格的建立不是借着自己的修养来达成的,因为人的属灵品格的造成乃是基于让基督作自己的生命的结果,是借着人在生活中把基督活出来;先是支取基督,后是活出基督。基督在人的身上活出来,事奉才有实际的内容,这样的事奉才是高举基督,显出基督,供应基督,并把人带到基督面前归向基督,享用基督,把荣耀都归与神;所以我们一再指出,只有工作不一定就是事奉,没有基督作为内容、供应、目标的工作,就不是事奉。

        在旧约时代,基督还没有到地上来做成救赎大工,也没有进入人里面作人的生命;但神让那时的人取用恩典仍然是以基督为依据──我们现今是取用实体的基督,他们那时是取用预表的基督;他们取用预表之基督的原则和精意,正是我们取用实体之基督的实际。

        当日,亚伦和他的儿子借着献祭进入了作为祭司的实际事奉,他们借着五种祭除掉了神要废弃的,并接受了神所赐的,即人在神面前必须拥有但十分缺欠的;经过这样的除掉和接受,他们就进入了作祭司的实际里。

        赎罪祭──在神面前称义

        人在神面前最大的难处就是自己身为罪人的事实──没有罪人在神面前能站立得住;因此,人要事奉神首先就必须改变身为罪人的地位。罪人的事实不改变,纵然神愿意把他的荣耀、华美和丰富赐给人,人也没有条件接受。罪是人最基本的属灵难处,使人不可能取用基督;人必须脱离作为罪人的地位,进入义人的行列,才有进入事奉的基础。

        在作为祭司的实际事奉中,亚伦和他儿子首先要为自己向神献上赎罪祭;赎罪祭带给人的就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做成的救恩──这救恩叫人的罪得着赦免,在神面前得称为义,从而作神的儿子,与神相似;这样,事奉神的实际资格就初步具备了。

        献祭的条例和内容,我们留待后文仔细查考;现在,我们只要注意献祭的果效就足够了。

        燔祭──寻求悦纳,完全献上

        接着献上的是燔祭,这是一个完全献上的祭,毫不保留自己地完全归于神;献燔祭的心意是人爱慕、寻求得着神的悦纳。在经历上,人接受了赦罪的恩典就自然地爱慕神,要讨神的喜悦,承认神在自己身上有完全的权柄,因为自己是他因着深爱我们而用重价买回来的,这重价就是他怀里的独生子;人面对这一份深重的恩情,除了把自己完全献给神,一生追求满足他,讨他喜悦以外,再没有其它正确的选择了──这个反应是正常的。

        然而,在我们经历的另一面,又有一种不正常的“正常”;那是建立在不正常的基础上的,所以那“正常”仍然是不正常。神的不少儿女享用了赦罪之恩以后也曾一度心里火热;但是他们因为受不了世界的引诱,贪图肉体的满足和舒服,就渐渐地把主摆在一边,不再理会主,也不再想体贴主的心意,仅仅保留着基督徒的称号,有兴致的时候就参加一两次聚会,一面敷衍主,一面也贿赂自己的良心。落在这种光景里的人,心里一定不会有事奉神的催促;就算他看到别人爱主,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勉强凑个热闹做个事奉的样儿,主也会对这样的人说:“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做作。”

        作为祭司的实际不单是要成为义人,还必须“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可12:30),这样才能进入事奉的实际;因为事奉的动力乃是爱,事奉的本质乃是服神的权柄。不爱主,不服主权柄的人,就算是得救的,还是没有条件实际地事奉神;要实际地事奉神,就必须到神面前来献上燔祭,即完全献上自己,寻求神的悦纳,一生一世作个讨主喜悦的人。

        平安祭──认识事奉是蒙恩

        接下来献的是“承接圣职的祭”,从内容来看,那是一个平安祭;平安祭是与承受恩典直接相关的,是人完全溶化在恩典之中,承认神是赐恩的主,从而向神表达感恩之心。人享用神的供应是蒙恩,事奉神也是蒙恩──在人的观念中,享用供应是接受,事奉却是给出,只有接受才是蒙恩,给出就不算蒙恩;但我们心中的眼睛若被照明,就不能不承认,能事奉神实在是蒙恩。我们原是出于尘土的卑微之人,又是犯罪堕落的背逆之人,如今却被挽回,还能为荣耀的主做一点事,来彰显他的荣耀和丰满的恩典,这不是恩典是什么呢?主若给我们看见,我们就能领会,真正的事奉乃是享用了神的恩典再流出神的恩典,先充满神丰满的荣耀继而彰显神的荣耀,而不再单纯地把做工看为事奉。神安排人借着平安祭进入事奉的实际,就是让人在恩典的感觉里事奉神,这样才能有真正叫神得着享用的事奉。

        真正的事奉是在神的心意中进行事奉,一切都是根据神;我们回想把膏油倒在大祭司头上所表明的事:那是要事奉神的人服在圣灵的管理之下,全然让神来调度。如何能使人全然领会圣灵的带领,跟上神的心意呢?在献这承接圣职的祭时,要把祭牲的血抹在亚伦和他儿子们的右耳垂上、右手的大拇指上和右脚的大拇指上;这个动作的意义是:把耳朵分别出来,专一听神的话,分辨哪些话不是出于神;把手和脚分别出来,专一做主喜悦的事,不乱跑自己的路。人要实在地把主权交给主,分别出来归给神,里而就必须满了恩典的感觉;这样的人才会甘心服在圣灵的管理之下,让神全然地来调度他。

        在承接圣职的祭里还要做一件事,就是把坛上的血和膏油一同弹在祭司的衣服上,使他们分别为圣;事奉神的人从里到外,从开始到末后,都要保守自己在分别为圣的光景里。血的洗净和圣灵的供应都是神为着保守我们时刻分别为圣而预备的恩典;事奉的吸引出于主的恩典,事奉的成全也是出于主的恩典,这恩典永不停止,如同血和膏油的记号在衣服上永不过去。

        素祭──事奉的目标是彰显基督

        素祭在承接圣职的祭中好像不明显,实际上是存在的,并且很重要;素祭代表了作人子的基督,就是活在地上的神的儿子。素祭就是把无酵饼放在祭司手中作摇祭,在神面前摇一摇;摇祭把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祭司手中的素祭上,这个动作说明了我们事奉的目标是彰显降世为人的主耶稣基督。只有当人知道基督的宝贵,把所有的心意都放在基督身上,如同神把他的心意都放在基督身上一样,基督才能在人的身上彰显出来;这时,事奉的目标就对了,事奉的内容就对了,事奉的实际也就显出来了。

        再从平安祭看事奉

        神安排平安祭作为祭司承接圣职的手续是有深意的,因为平安祭本身的特点把神对事奉的心意向人启示出来,让人从中领会并学习作一个准确的事奉之人;所以平安祭实在是一个接受事奉的印记。

        认识事奉是蒙恩

        平安祭也叫“酬恩祭”,是人先有了恩典的享用而后生发出要事奉神的反应,这一点在前面已经提过;许多属神的人从未想过要事奉神,甚至还有一个错误的想法,以为事奉神就是给神面子,这是错得不能再错的心思!神用平安祭显明了事奉的实际,正是要扭转人不准确的心思,真正地在恩典中事奉神。

        在恩典中接受事奉的托付

        平安祭引进了事奉的实际,也说出了神在恩典中把事奉的职事托付给人,叫人在恩典中接受托付。我深深感觉,事奉是人直接面对神的,决非由于某个组织的推举或与某个人的关系,更不是为着个人的兴趣或他人的欣赏;基于上述原因的都不是真正的事奉,只要促成事奉的因素有变化,人的事奉就必定停止。真正的事奉是在神的恩典中接过来的,不管地上的人、事、物如何变迁,事奉神的心意都不改变,因为事奉神的人知道是受了谁的托付,也知道自己所事奉的是谁;所以他在事奉中不看环境的顺逆,不看人的同情或反对,他只有一个心志,就是要满足托付他的主,单一地讨他喜悦,因为他是从那爱他的恩主手中接受了事奉的托付。是不是在恩典中事奉,这是神的工人与雇工的主要差别之一。

        在交通中接受事奉的托付

        平安祭的又一个特点是交通,不单是人与神有交通,属神的人之间也有交通;准确的事奉是在交通中接受的──在人与神的交通中,神把事奉的负担放在人里面,人又照着里面的负担带出事奉来。但是因着人不够老练,常常误会神所给的负担,甚至会把自己的热心当作神所给的负担,这样又会带出不准确来;所以神也用他儿女之间的交通来印证负担,使神的儿女在事奉上得着保护。接受事奉的差遣是个人在神面前的事,而印证事奉的差遣是神儿女们之间的事;巴拿巴和保罗从安提阿出外传福音,就是这样定规出来的。感谢神!他借着交通定规了事奉的内容,也借着交通保护了事奉的人。

        全部的祭成全事奉的人

        计算一下献祭的事,我们发现神用了全部的祭来完成祭司进入职事的实际(赎罪祭和赎愆祭是同一个条例(参利7:7),所以虽没有提及赎愆祭,但事实上包括了赎愆祭);神用五祭来显明事奉的实际,这固然是借着五祭所预表的基督来说明事奉的依据和内容(所有的事奉都不能离开基督,也不能没有基督),同时也说明神是如何看重人在他面前的事奉,从各方面完完全全地为人预备事奉的需用,把人带进准确的事奉中,不叫事奉成为人的重担,反倒成为人的喜乐,越事奉越有喜乐,因为神把基督作为事奉神之人的供应。

        完全地享用基督

        人有的是什么,他能摆出来的就是什么;无论如何,他不能把他所没有的摆出来,就算能摆出一个样子,也不过是模仿出来的,里面却没有东西。所以,人里面若只有知识学问,别人从他身上所得到的就只是知识学问,人所有的是办事才能,人在他身上看见的就是办事才能;人有的是什么,他能给人的就是什么,一点也勉强不来。作为事奉神的人,他应当给神的和给人的,不是知识、学问和才干,只是主基督。

        我们一定要看准,事奉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向着神,另一个是向着人。一般人只注重工作,他们的事奉方向只有人的一面,所以他们所注重的是知识、学问和才能,因为他们所注重的对象只有人;这些人本身所有的东西能叫人得着享用的已经不多,更谈不上能叫神欣赏和享用了。因此,求主使我们的心思苏醒,眼睛明亮,得以清楚看见:能使神和人同得享用的只有基督,我们在事奉中供应出来的只该是基督,透过神的话和我们的生活,叫人在我们身上遇见基督。在事奉上的预备,首先应该是经历主和认识基督,其它东西都是次要的;一般人把这个次序颠倒了,求主使我们把这个次序还原。

        要使人在我们身上遇见基督,我们就不能只有一点点基督,而必须丰满地拥有基督;只有一点点基督就不可能流出基督,必须丰丰满满地拥有基督,才能自然地流出基督。我看《剑桥七杰》一书,叫我深受感动的不单是他们在工作上的热忱,更是他们追求更多得着基督的迫切。所以,神在使用人进入事奉以前,他安排好各样的环境,使人可以完全地享用基督,让基督在他们身上越过越丰满;结果是使他们在事奉上流出基督,供应出基督,叫人所遇见的是基督,所享用的是基督;在事奉中让神看见而喜悦的,也是基督。

        满有基督(出29:23-27

        在接受祭司职份的过程中,神使亚伦和他儿子的手是满满的:先是作摇祭的饼,后是作摇祭的羊胸和作举祭的腿。素祭的饼是属天的生活,胸是公义和爱心,腿是能力;这几样都表明了主自己,是他作我们的供应,使我们手中所有的全是基督,也满有基督。事奉神的人在进入事奉以前必须更多地得着基督,仰望神帮助我们充充满满地得着基督,使我们所看重的(摇祭)是基督,所高举的(举祭)也是基督;在这样的光景下进行事奉,神也喜乐,人也满足。

        享用基督(出29:26-28

        光是手上满有基督还不够,还必须进一步享用基督;享用基督就是经历那丰满的基督,经历那与人联合的基督,经历基督作我们的供应。所以那摇祭的胸和举祭的腿,以及在筐内的饼都要归亚伦和他的子孙,他们要吃这些赎罪之物,使他们成圣(出29:31-33);他们吃这些就是享用基督,让基督作他们的生命,叫他们活着不再是自己,乃是基督在他们里面活,使他们能活出基督。

        基督是可以吃的,在律法下吃祭肉就是预表着吃下基督;现在我们读神的话,吸收神的话,就是吃下基督,以基督作为我们属灵生命的营养,作为我们生活的动力。事奉神的人必须认真地汲取神的话,准确地活出神的话;这就是享用了基督。不少人知道神的话,但不按着神的话来活,这只是欣赏基督,而不是享用基督;不少教神学的人都落在这种光景里,求主怜悯,使所有事奉他的人都天天享用基督。

        活在基督的荣耀里(出29:29

        圣衣是基督的荣耀和华美,先是亚伦穿了,以后是亚伦的子孙穿;穿的人虽然有改变,但仍是同一套圣衣,因为基督的荣美并不改变──凡住在主里、活在主里的人,基督的荣美就成了他的荣美;人能否享用基督的荣美,关键就在于他是否甘心地活在基督里。穿圣衣当然不比穿便服那样轻松,好像是受了限制;但是要活在主里面,显出基督的荣美,使他能侍立在神面前作个事奉的人,就必须甘心地学习受限制,为主放弃肉体的舒服和满足。

        在律法下的事奉必须要穿圣衣,今天我们不必穿着物质的圣衣,但必须穿着属灵的圣衣;因此要常常对付自己,使自己时刻活在基督里,使我们的生活显出基督的荣美,这是享用基督的另一面。

        完全地活在神面前(出29:35

        承接圣职的手续是接连七天;照利未记8:31-35所说的,亚伦和他的儿子们在这七天中每天都要象头一天所做的重复一遍。在人看来,那是繁琐的仪文;但在律法下,神要借着这一切向人表明进入事奉的严肃性,也表明进入事奉的人在属灵上的预备和内容──神绝对要求进入事奉的人是一个会完全享用基督的人。

        数字“七”代表着神的工作完满,七天就是神的工作完满的时间;在这七天里,亚伦和儿子们不能回家,他们要穿上圣衣,住在会幕门口,每天都吃那平安祭(即享用基督),每天都活在一个荣美的盼望里(即等候进入至圣所)。在这七天里,他们全然放下了俗务,也放下了自己的感情,专一地享用主,专一地等候仰望主,面对面地活在耶和华面前;作为一个事奉的人,实在需要这样活在神的面前,不住地享用基督来装备自己,充实自己,这样才能实际地进入事奉。

        从整个程序看来,实际进入事奉的最后一个功课就是对付人的感情;人活在自己的感情里是最容易拦阻神工作的,也是最阻挡人在神面前长成的。人的感情对付好了,他享用基督就没有难处,彰显基督也没有难处;人能完全地享用基督,才能更多地彰显基督,因为如前所述:人有的是什么,他能摆上的就是什么。

        祭司把神的心意做成(出29:38-46

        祭司接受职份的整个过程都是在会幕门口进行的,在那七天内没有一个祭司进到会幕里去;甚至那照着献赎罪祭的条例要搬到营外焚烧的祭牲(公牛)之血,原本是要带进至圣所的(参利6:30),但这一次也没有带进会幕,因为此时还没有可以进入会幕事奉的人。

        会幕的建造就是为了神与人之间有交通;没有祭司,即便会幕建好了,交通还是不能成为事实,因为没有祭司来接通这个交通。感谢主!他把祭司的事启示完了,马上又把他的心意重述了一遍:“我要在那里与你们相会,和你们说话;我要在那里与以色列人相会,会幕就要因我的荣耀成为圣。……也要使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给我供祭司的职份。我要住在以色列人中间,作他们的神;他们必知道我是耶和华他们的神,是将他们从埃及地领出来的,为要住在他们中间”(出29:42-46)。赞美主!祭司一出来,神的心意就成全在人中间。

        “第八天”就是承接圣职那七天以后的头一天,亚伦实际地进入了事奉:“亚伦向百姓举手,为他们祝福。……摩西、亚伦进入会幕,又出来为百姓祝福,耶和华的荣光就向众民显现;有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在坛上烧尽燔祭和脂油。众民一见,就都欢呼,俯伏在地”(利9:22-24)。祭司一进入事奉,神与人的交通就接上了;从此以后,坛上神所点燃的不灭之火一直焚烧,显明了神对人的悦纳,也显明了人因着神所得的喜悦和欢乐。── 王国显《神的帐幕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