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一课

 

第九课  利未记  之一

 

题示:把利未记一至七章,和十八至二十章仔细读一遍。

 

    我们常说有种人无论干什么都不会干得好,他的病就是样样皆能,无一精通,这句老话容易叫人产生错觉;富兰克林说人应该是样样皆能,精于一件。一个真有学问的人应该对样样都懂得才是。对一个事奉神的人来说,圣经就是某样,是他要特别花时间去钻通钻透的。但他若真要精通圣经,就非要同时具备其它知识不可,那不单使读经变得趣味盎然,亦是解经的重要工具。

 

    有人问一姊妹,有没有把圣经全读过,她说:我没有全读过,我只是挑来读。我曾试过三次想由头到尾读它一遍,但每次到利未记就打断了。我喜欢创世记和出埃及记,但利未记实在太沉闷了。叫我无法读下去,结果就打消那念头。对像她这种人,我们是同情呢,还是责备?说利未记是沉闷就真的是看错了利未记。你怎能盼望在一本满了规则的书上找刺激?明显地,利未记不单是给我们阅读,更重要是给我们去研究的。单单阅读不会得着什么的,但我们若肯专心地花功夫去研究,就会使利未记变成全圣经中、最能诱发好奇心的其中一本书了。

 

澄清立扬

 

    首先,让我们把对本书的几个误解澄清一下,这可分四方面说:

   1)人以为利未记那些献祭的仪式规矩,与及表记,我们是无法完全了解的,更不必谈到属灵的得着了。

   2)有人以为利未记的事情,都是在摩西的时代,离我们这一代太久远了,对我们的生活不可能有什么实际的关系。

   3)利未记的困难太多,如其中某部分的命令、琐事,和严酷,都跟我们对神的认识格格不入。

   4)创世记和出埃及记都是段落分明,容易明白,但利未记就好像全混在一起,理不出个头绪来,因此读起来就了无趣味,无法消化了。

    我们若肯心平气和,又公公正正地来研究它,上述四个困难不只会消于无形,我们更会发觉它有很高的属灵价值,是我们这一代的木铎,而且全书也是根据神的计划来写的。耶稣基督见证这本书是出于摩西,也是神所启示的,新约圣经起码引用过四十次,它使圣经别的真理平添了不少色彩。因此,能好好了解利未记,就会帮助我们了解整个圣经的信息。

要从利未记读到益处,就一定要有一正确的方法。为此,我们先在下面分述本书的主要目的、内在价值、特别立场,和结构等。

 

主要目的

 

    利未记的主要目的,是让以色列人知道怎样过一个在圣洁的国度里的生活一种能与神相交的生活,来作列国救赎中保,这是一种更高的事奉。因此,以色列人一定要了解神的圣洁是怎么一回事。利未记分开三方面来启示这真理:

   1)献祭的制度:它强调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使人对罪的严重性有深刻的认识。

   2)律法的观念:告诉以色列人什么是神对人的生活和行为的标准。

   3)刑罚的制定:凡干犯律法的,必要受刑,使人知道神的圣洁是绝不更改的。

    神对以色列人整个启示的中心就是分别,与列国分别出来,利未记的律例就是给以色列人和外邦人中间,划一条明显的界线,好预备以色列人作列国救赎的中保。尤有进者,利未记也是以色列人预备好基督的来临(藉此唤起他们对救赎的需要感),并指出会幕中一切的礼仪,都是预表加略山那最后的赎罪祭的。

 

内在价值

 

    第一、利未记启示的神,不单对昔日的以色列人是重要,对今日的信徒也同样是不可或缺,因为神是永不改变的。

    第二、神对人一切的法则,都以表记方法启示出来,这法则对古今都合用。理由是利未记的祭司及献祭虽然已成过去,但它们所代表的属灵原则却永远存在。今天,就是一些所谓基督徒都轻看由献祭带来赎罪的观念,但利未记并不如此看,我们的主耶稣以至新约圣经作者更不如此看,他们为这真理作见证。

    第三、利未记提供一种神权政体的公民律法,虽然有部分的细节在今天不大采用,但其原则仍是我们现今法律的基础,就如宗教与国家,资方与劳方,地土与财物之私有权,结婚与离婚等,所有这些以及其它等,都是我们今天立法之基本指标,全都记在利未记上,无怪乎有人说:今天制定法律的人,无不得助于利未记的启示。

    第四、利未记满了表记的教训,在这里,最重要的真理都借着可见之物或表记而显露出来,新约一切重要的事实,都在旧约表记上找得到。藉此,基督在旧约时代就已经显露出来。这是神特别赐人的宝藏,说明罪人靠神儿子作祭司的工作而得救的途径,和有关一个得救之人现今与将来之地位和尊严。再说,利未记有部分的地方,至今仍是未应验的预言,开洛博士(Dr. SH.  Kellogg)说:

 

    我们不要以为利未记大部分的预表都已经实现了,已成过去了。从新约看,很多预表都要等到将来荣耀的那日才会实现的。举例说,指到基督的节期都实现了,就如逾越节和五旬节。但指到以色列全家得救的赎罪日呢?我们知道,赎罪日所预表的,因着我们大祭司升到天上已部分实现,但按该表记,他还要出来给百姓祝福的,那也实现了吗?他出来宣告全以色列家的罪都得赦了吗?再说,吹角节又怎样?七七节(庄稼初熟时)呢?安息年呢?还有那最重要的禧年呢?历史记录中,没半点显出它们是实现过的,因此利未记就会叫我们儆醒等待那伟大的将来,直到它完全实现的那日,如撒迦利亚先知所说:当那日,马的铃铛上,必有归耶和华为圣的这句话。(亚十四20

 

     这就是利未记的价值!

 

独特立场

 

    我们要了解利未记,最简单者莫如欣赏它的立场。这在书的起头就已经说清楚了:耶和华呼叫摩西,从会众的会幕中向他说话。(编者按:上述为钦定本译法,和合本作耶和华从会幕中呼叫摩西。)

    在这之前,神是在冒着烟烧着火的西乃山上说话,但现在从出埃及记看到会幕按着山上的样式建立起来了,神住在他的子民当中,并从会众的会幕中向人说话,因此,神不再是隔得远远的对罪人说话,像他对列国那样,他们已经因着血封的约,与神进入新的关系,甚至可以与他有交通了。

    我们要留意,与这相仿的,就是利未记的祭,它们不是说人能藉那些祭而得蒙救赎(因为他们已被出埃及的山羊羔所救,并要永远守逾越节作为纪念);不,绝非如此,利未记的祭不是为救赎而有,乃是为如何保持那新关系而立。

    因信称义而得以进入那新关系的人,都会十分了解利未记的祭,原是指到基督的牺牲而说的。

    这就是利未记的独特立场,也是因着这立场,利未记与创世记和出埃及记的配合,就更是显得自然流畅:

    创世记:神对人败坏的补救女人的后裔。

    出埃及记:神对人呼求的答案羔羊的血。

    利未记:神对人需要的供给祭司、祭牲、祭坛。

    这也是利未记得名的由来,以色列人的祭司全是由利未人担任,利未记一词,是由希腊文leuitikos而来,意思即是一切属于利未人的。

    利未记之所以能占摩西五经心脏地位,理由实在很充分,因为它的内容就是作中保的祭司、赦罪的献祭,与及在祭坛与神复和,就正是五经的中心信息,也是福音的心脏!

    史可福说得好:利未记与出埃及记的关系,就正如书信与福音的关系一样。在福音书,我们因着羔羊之血而得释放,在书信则被圣灵居衷。在福音书,神是在外面对我们讲说话,但在书信,神则在我们心内对我们说话。在福音书,我们与神有交通的地位救赎。在书信,我们与神有交通的同行成圣。利未记就像书信一样,清楚地显出救赎工作的多面性。任何得救的人都可以见证这些工作是实在的。

    当我们一一研究过利未记每一个祭之后,对加略山上发生过的事,自然有更深的透视,更大的了解。这颗无比的金刚钻会一面一面的转给我们看,这个奇异的恩典会显得更烁烂光芒,直至我们不能不高歌称颂:

 

        至爱的代死羔羊,你的宝血,

            恒久有效;

        直至神付了赎价的教会,

            不再犯罪!

 

        自从以信得见你的,

            被扎肋旁;

        救赎大爱成我乐歌,

            直到离世!

 

        然后我以更尊贵甜美之歌,

            颂赞你救赎的大能;

        用无罪之心,得救之舌,

            向坟墓凯旋!

 

结构

 

    利未记的结构又怎样?分析创世记和出埃及记时,我们知道要欣赏全书的中心信息,就一定要了解全书的结构,对利未记也是如此除非我们是被某些古古怪怪的念头笼罩着。

    我们之所以说被古古怪怪的念头笼罩着是有理由的,原来很多有名的圣经学者分析利未记时,他们对本书之结构各说各是,分歧点很大,有些说全书应分九段,有些说七段,有些说六段,有些说五段,也有些是分二段(即是一至十章,和十一到二十七章),你看,博士们都搅不清,小民还有什么办法?

    首先,我们一定要确立一观念,就是任何勉强的划分只会把圣经分割得支离破碎很多读圣经的人都有一倾向,就是脑子中先有某些题目,然后在圣经中找支持他的经文,按此划分,这是危险的。我们要正视每本书要说的是什么,不是我们要它说什么。态度正确了,书的脉胳就条理分明地显现。现在就让我们以此态度来研究利未记。

 

两大段落

 

    我们发现什么?为什么这样分段不管其中有没有小段落这就是利未记的分段?综观全书,我们就知道这分段错不到那里,因为第一大段,一到十七章,和第二大段,十八到二十七章的分野是明显不过的。理由在那里?原来前面十七章讨论的,都是非道德性的问题,而其余十章则全是讲道德的问题。第一部分是讲敬拜方面的,第二部分是讲实践方面的。前部分全是与会幕有关,后部分则与生活和行为有关。第一部分是指出就神之路藉献祭,第二部分指出行神之路(或与神同行)藉成圣。第一部分是礼仪与属物的层面,第二部分则是道德与属灵的层面。前者预备了除罪之法,后者预备了刑罚之道。第一部分与百姓的洁净有关,后者与百姓洁净的生活有关。

 

中心信息

 

    在我们研究利未记是否可再分小段之前,整本书划分两部分的方法,已足够指出全书中心信息的所在。我们在上面有关本书之独特立场一段已指出,神是在会众的会幕中向人说话,他已经下来,住在人中间,与人有交通,他是借着血封的约进入与人的新关系上而说话。这个新的关系,新的交通,就是全书之钥义。全书之第一大部分(一至十七章),是指到交通的基础借着挽回祭;第二部分(十七至廿八章),是指到交通的要求实际的成圣。换句话说,第一部分是指向神的交通基础,而第二部分则是指向人的交通条件。

    利未记既然是论及交通这方面,它与新约圣经约翰壹书的关系就非常密切!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利未记第一部分说:他的血洗净我们。第二部分则说:不错,他的血是洗净我们,但也要我们在光明中行才是。本书的中心信息,就藉这两件事洗净与在光明中行而使我们可以彼此相交,因为我们是与父相交的。

    就让我们把这个清楚又简单的意思牢牢记着:利未记是分开两大段:

 

  1) 相交之基础献祭(一至十七章)

  2)相交之实践分别(十八至廿七章)

 

   下一步就是分别来研究这两部分,我们同样会发现全书的发展是非常有层次的。就以第一部分(一至十七章)来说:前七章是有关要献的祭,跟着的三章是有关主持献祭的祭司,再后六章是有关洁净人民的礼仪个人的或全体的,而本段最后一章则是说献祭的所在,即会幕中的祭坛。因此第一部分就是讨论四个题目:献祭、祭司、百姓,与祭坛。

    翻到第二部分(十八至廿七章),我们发觉其次序仍是一样的。十八至二十章,是有关人的规矩。二十至二十二章,是有关祭司的规矩。二十三至二十四是有关节期的规矩(廿四章是与节期有密切关系的圣所的灯与饼问题,因为节期是人周期性的纪念,灯与饼是永远的纪念)。最后,二十五至二十七章是关于以色列人要得迦南地的规矩。换句话说:第二部分讨论的,也是四个题目:百姓、祭司、节期,与迦南。下面我们用一图表说明:

 

                     利 未 记

                  成 圣 与 相 交

     Ⅰ 相交之基础献祭(一~十七)

          献祭(除罪)(一~七)

          祭司(中保)(八~十)

          百姓(洁净)(十一~十六)

          祭坛(复和)(十七)

 

     Ⅱ 相交之实践分别(十八~廿七)

          百姓的规矩(十八~廿)

          祭司的规矩(廿一~廿二)

          节期的规矩(廿三~廿四)

          迦南的规矩(廿五~廿七)

── 巴斯德《利未记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