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九章

 

进行赎罪(九1-24

祭司承受圣职所需要的整个星期过去了的时候,便轮到以色列全体百姓。我们要记得,我们在利未记并没有像在旷野流浪之时的详尽描述。我们的祭司作者们相信神已经对摩西启示了以色列作为整个民族稍后及后世所要知道的承受圣职的典型。所以神的‘指示’在这里完全包括在当摩西与亚伦带领那解放了的奴仆批众,那些从埃及出来的──希伯来人、以东人、苏丹人、基尼人与其它‘闲杂人’(出十二38),去应许之地期间所经历之理想描述。这些在文化上极其不同的集体,全要融合为一个顺服、相信而又同情的民族,在神所说的‘道中合而为一’,一个乐于接受神慈爱的约的民族,因为惟有那时‘耶和华的荣光’才会向他们显现(6节)。

‘神的百姓’当时还不是一个伦理上被称为‘犹太人’的种族集团。(那名字是几百年后发明的,是外族人、巴比伦人和波斯人给那些在旷野中的人的后裔的。)这是因为他们现在‘归耶和华为圣’,与所有的种族集团区别开来,然而在伦理上却愿意与任何种族联合(参看赛五十六6),结果他们现在只能藉着他们与神的关系而为人所知。

为准备这样的一个承受圣职,心理上十分重要。在他们期待开始仪节之前,百姓必须‘逐渐造成’一种期待感(expectancy)。第八至十四节坚持主张祭司要同样在心理上准备好去履行他的特殊功能。惟有这样做以后(15-21节)才能献上百姓的赎罪祭,就是在第一至七章已经叙述过的仪式。

用公牛犊为亚伦赎罪,表示祭司十分负责的地位,故供物贵重:但是为一个凡人,一只山羊便足够。然后接着,如同我们所看到的,献上一只公牛作为百姓接受神的平安。这一系列复杂的祭礼在以斯拉的时代充分实施。并且在耶稣上耶路撒冷进入圣殿时也执行。

这既弨长而又繁复的仪式,以我们所称为祝福,或对百姓的祝福结束。亚伦从高坛上步下,举起他的双手。然而祝福的不是亚伦,而是神自己藉亚伦行之。亚伦高举的手便再一次放在所有百姓的头上;这样,他的膀臂便好像一种雷电传导体,把神的恩典从天上带到地上。祝福词可能就是我们所称为亚伦祝福词,见于民数记六章廿二至廿六节。

后来我们读到,雷果然打了,因为它把坛上所放的祭牲烧掉,而且它烧尽祭品,然后上升到神那里去。这样百姓便真正看见‘神的荣光’。

那么,我们在此用写实的或比喻的话来表示:

(一)神实实在在地悦纳祂的百姓专心诚意献上的祭;

(二)献祭乃是神选择以保持与祂的百姓相交的方法;

(三)神的荣光使人心灵明白,不只如诗人所说是在‘诸天述说神的荣耀’(诗十九),在举行祭礼的特殊地点与时间,神更彰显荣耀。因为神的荣光根本上是藉着献祭才彰显出来的。难怪新约作者了解到,神的荣耀在耶稣甘心乐意、最终而又完全献上为祭,为神要求作为全人类的罪而献时,才最充分地彰显出来(约十三31)。──《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