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十章

 

凡火(十1-7

这个短短的故事并不是按二十世纪作者的写法写的。它是希伯来人(和耶稣)所属的种族的一个闪族人写的。他们的文化表现出一位天才用形像的语言:神话、诗、寓言或比喻,说及实在和真实的事。许多所谓第三世界的人都能这样做,但是有文学修养的西方人却误解了旧约所说的要点。这段经文与所有其它神给以色列人的指示,其目的为使以色列人长久保持‘归耶和华为圣’的民族。我们已经看见,祭司在神面前执行任务之前要分别为圣。(就是‘成为圣洁’);同样,与以色列人崇拜有关的一切用具,也必须圣洁。当然百姓要圣洁。但是现在这里所提及的这两个青年人倒以为他们对这些事情比神知得更多。从第八章我们知道圣火要在坛上继续点燃不熄,而且在保持以色列与神的交往的献祭过程中,只可以使用它而不用别的。因为它是从神那里降下来,不是由人手点燃(九24)。只可用这‘由坛拿出来’的‘圣火’。再者,没有未祝圣的人有权不经过必须的仪文手续而进入圣所,触摸那明显有圣洁的神临在的圣物。

这两个人──亚伦的儿子!──所行的正是这种错事。他们在一个装满由‘圣洁’区域以外某处拿来的未成圣的热灰上,放上香,这香乃是作为一个祷告的行动,上升给神闻的。(这名贵的香,顺便一提,它的成分在出三十34-38有所记述。)他们这行动当然不是轻微的过失,而是对神悖逆不忠的大罪。这两人简直在说:‘神啊,我们的火正如伓的一样好。我们不需要伓的火。’这是俗世的人,对他与神的关系通常的想法的比喻。他们的行动属于‘暴戾的罪’一类,因而当被处死。儿子们显然并不一定都承受父亲忠心与热诚的委身。

这样的行动今天便相当于一个人受洗归入神作立约的百姓,而且因此知道他与神的关系纯然是恩典的关系,却弃掉洗礼,宣称改用驱使恶魔的魔术,他可以亲近完全圣洁的神,甚至可以用这手段强迫神行他的意愿──然后又确实教人这样做。‘倒不如把大磨石栓在这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太十八6)是对行这种事的人一个恰当的批评。

事情果然如此。神用真火,祂的怒火报复这假火(参看九24)。新旧两约的神的确是一位轻慢不得的神(加六7)。祂不像现代对神的构想,普遍地以祂为一位坐在‘楼上’宝座上的慈祥老人,祂至终必使万事妥善。‘祂当然会的──因为祂就是爱,可不是吗?’另一方面,新旧两约都坦然地用火的形像谈论神。后来这图像代表永生的神可怕的审判性质。‘因为耶和华你的神乃是烈火’(申四24)。但是我们要注意,火的形像马上用形容词‘忌邪的’来解释。神与祂立约的民族是爱得既同情而又忌邪的(编者注:‘忌邪’英文可译为‘嫉妒’jealous),而且不容许以色列内外有人破坏祂所寻求与以色列分享的团契。我们在别的地方发现,这种非常的关系被叙述成新郎与新娘的关系。像这样爱法的神自然不容许所爱的人对祂不忠不贞。

米沙利与以利撒反是摩西的堂兄弟(出六22)。埋葬死人,不论死者是否良善,都是虔敬的任务。因此,他们便把他们穿着的祭司袍服包裹起来,从‘圣’所直搬出来,也离开了在营中的‘圣’民。他们葬‘在营外’,而且不可以哀悼他们,因为没有人把他们看作与那些仍在圣约之内的普通罪人同等。当然他们最终必定要死,他们得到适当的埋葬。我们从这故事中实实在在地得到一种教训,人违背这一位轻慢不得的主的话是可怕的。

祭司的反应(十8-20

在酒醉中主持祭礼乃是一种亵渎。它像第十一至十五章所叙述那些‘亵渎的’举动。今天我们说:‘对律法的无知是不可原谅的’。在旧约并没有禁止喝酒。事实上,酒乃是神使人心欢乐的仁慈礼物。酒甚至如耶稣在加利利迦拿婚筵上所显示的,可以视为恩典的象征。

但是我们今天所当记得的乃是,在圣经时代,酒是用四分水对一分酒冲淡的,正如今天东欧部分国家的习俗那样。另一方面,酩酊大醉,在神立约的百姓,是绝对禁止的。醉酒是人类生活中圣洁特质的羞辱。喝醉了的男人或女人再不能凭信心或爱心作判断。

因此,祭司要教导平民百姓摩西从神得到的律例(这个特殊字眼以后要讨论到)。在实际上,后来会堂作为像学校那样的一个教与学的地方,而不太像现代教会是个崇拜的场所。

亚伦、以利亚撒和以他玛当然也经过一次胆惊的经历,所以他们巧妙地辞谢了他们应得一分的祭肉。这种判断上的软弱与敏感不常记在法典里。难怪我们读到,当摩西听过他们的解释之时,‘他便以为美’。

第十九节重复使用‘今天’一词,也表示出对他们较为优美感情的流露之神圣的赞许。我们在崇拜中看见使用‘今天’,表示行动上的‘终末论的意义’之家际问题。当我们谛听耶稣说‘最后’审判(太廿五31-34)时,便能清楚了解这专门的神学名词。祂在那里指出,现在──‘今天’给那饥饿的人吃,乃是我们所能给那特殊饥饿的人的最后一次,却也是我们对他不理不睬的最后一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今天’的决定是永琲缘故。──《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