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十一章

 

洁净与不洁净的动物(十一1-47

正如第一至七章作为献祭手册一样,第十一至十六章可以说是写给祭司关于洁净的全部问题的手册。本章列举何种动物洁净,何种不洁净,因而可摸或不可摸。

这里的见解对我们似乎很奇特。然而把牲畜全部‘分别出来’(47节),区分开来的原因,并不是单纯出于神一时的心血来潮,随意而行。本章所说是对以色列人──圣洁的民族说的,‘晓谕以色列人说……’(2节)。譬如,非利士人(撒上十七36)未受割礼,可以随意而吃;但是割礼既然是一个男人连同妻儿属于圣洁民族之圣礼的记号,他便要遵守神与以色列所立圣约的规例。他要如此行,基本原因在第四十五节提及:‘我是把你们从埃及地领出来的耶和华,要作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这就是三千年前遵守律例的意思。神期望以色列人像祂自己那样圣洁!

但是如果时过势迁,以色列人仍然要‘圣洁’。这里第四十五节的埃及,所代表的是紊乱、自私、呆滞一类的性质,而这些性质可以称为不圣洁。神如今己经把以色列人从那情境中领出来。他们不应想回头去过他们从中得释放的人性情欲,过为奴的生活。但是自由并非特许。这是现代‘解放’运动所能从利未记学到的一些东西,那就是人惟有在顺服中事奉神才能实实在在地作人。人不只是一个灵魂住在一个身体里面。他,用希伯来字说,乃是一个完整的nephesh,一个完全的或‘健全的’人,与其它的健全人有活泼的关系。因此圣洁必须以‘健全的’方法,在顺服神之中求取;那就是说,圣洁乃是影响身、心、灵的新生活方式。而这位神在此轻轻地邀请我们去发现。

这里也表现出历代的智慧。古人相信会传染疾病的牲畜(我们只有今天才发现他们多数都是十分聪明的),是禁止吃用的。例如,现在我们知道吃未煮透的岓肉的危险。另一方面,在这禁吃名单上,许多的牲畜与昆虫,在我们,似乎并没有害,诸如法国人爱吃的青蛙和澳洲土著所吃的蛇。主前的人不会知道,有些热带鱼一年中只有两个月会有毒(参看9节)。但是我们不要期望从这单子得到精确的科学数据,因为我们记得,神的计划是不断启示圣洁意义的新深度。因此我们来到使徒行传十章九至十六节彼得见异梦的结局;那时他已经在耶稣基督身上有了圣洁的新异象。

标准修订本列出两类牲畜。但是我们不太能确知哪种牲畜在原来的希伯来文中。这就是为什么其它的现代译本,诸如新英文本与现代圣经会提出标准修订本之外的牲畜之故。当然,肉食鸟对我们显得不洁净,因为牠们随时会吃腐坏了的肉。其它牲畜,如果触摸,可能传染我们,因此我们摸过之后要洗涤,连那被牠污染过的锅盘都要洗。我们读到,所有装水的器皿都要极其洁净。正如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在蓄水池中的一只死羊可能引发霍乱症。圣洁是传染的,不圣洁也一样。‘所以你们要成为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主说(44节)。否则你便不能与圣洁的神──或与你的弟兄──保持密切联系。

正如我们所已经说过的,‘圣洁’一词的积极内容多世纪后才发展开来。但是在早期,这些沙漠批众需要对该行与不该行的事,有最简单而又直接的指示。然而历史过了三千年,保罗说,我们可以放弃喝奶,自己开始吃干粮了。──《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