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十四章

 

病人的洁净(十四1-57

这里的行动是有意义的。有病的男人或女人(或孩子)必须去见祭司,因为惟有他知道神的心意。然后祭司必须出到营外,那就是离开‘圣地’,去察看病人。显然的,病人务必不要污染人与圣洁神相叙之处。然而祭司却要甘心乐意去处理这可怜的痲疯病人。但是如果他表明是痊愈的,而祭司也献了必须的祭,更让百姓看出神已经饶恕了他,他可以回到小区来,而且再次成为圣民的一分子。在此再一次流血是必须的。

在献祭之后,一只活物,一只曾经蘸在祭牲的血中之鸟,要释放来作为一种代罪羔羊,这样就从人类的住所带走邪恶的事情。这鸟的功用不可与我们在第十六章所遇上的代罪羔羊相比较。然后要有第二只鸟,这鸟是曾经在活水(如同希伯来字的‘流动’)中献过祭的。它成了以祭牲的血洒病人的办法。我们回忆,流出的血乃是流出的生命的象征。最后病人自己必须经过规定的洁净仪式。

这祭叫作asham。注意它是如何作成的。如果献祭者太穷困(21节),总不要以一个比较廉宜的供物去代替asham的祭牲。它不可像在平常的asham那样,以银子作供物交换,因为羔羊的血乃是规定的仪节所必要的(1425节)。这asham比起我们现在所研究的其它仪式和其它一切祭都重要,而且是在第八天的仪式中最先献上的(23节)。尤其是,痲疯病人的asham乃是利未记中包括摇祭的惟一的祭。这便把它放在一个重要的根基之上。痲疯病人是用羔羊的血涂抹,而不是用任何其它的祭牲。

在此之前,痲疯病人要被隔离开,独自生活,作个下等人。‘完全隔离就是地狱’是今天我们对他所过孤独生活的写照。但是神的拯救大能进入这‘地狱般’的情境中。这asham行‘在耶和华面前’(1216节),是遵照耶和华之命而行(1节)。而且,因为这行动是神吩咐的,它必定是有效的;因此他必定是洁净的(20节)。这asham即在穷人中之最穷者也有效力。不论他使用什么,结束这仪节的,常常是一只羔羊被宰。依耶和华的话,羔羊的血使拯救有效,痲疯病人才从头顶至j趾(25节)都洁净了(约壹一9采用了这个‘洗净’一词)。那末,作为完全洁净的记号,这赦免与健康的新生命,便实实在在地实现于这可怜的痲疯病人那从首至趾的、受损害了的身体(2629节)。

邪恶的奥秘

正如人自己不是个孤岛,邪恶在这世上也一样。邪恶的奥秘甚至不能与神的目的无关。因为把大痲疯的灾病放进人的家庭中的乃是神(33节)!若不是神先唤醒人,叫他知道他的身体需要洁净,许多人显然绝不会意识到他是灵魂需要洁净的罪人。

你们如今要知道,我,惟有我是神,

在我以外并无别神;

我使人死,我使人活;

我损伤,我也医治;

并无人能从我手中救出来!(申卅二39

那节经文是在利未记这章未写成之前几个世纪说的。因此这是以色列人许多世代以来已经有的信仰!

疾病有如人类的罪,可以传染,而且可能由无生命的物体传过去。甚至连房子的墙壁也需要洁净。因此墙壁需要用‘朱红色的物品’(血的颜色。译者按:中文圣经译作‘朱红色吥’)与牛膝草洗净,牛膝草是一种辛辣芬香的植物(49节)。在这情形之下,需要血(52节)和清洁干净的活水,和那用以建造会幕的香柏木;而且又加上一只活鸟,用血遮盖,放牠回到活神那里去。这样,那小活物便带了祭牲的血直达神那里。于是它唤醒我们,不只人类是坠落的受造物,需要得到拯救,他的环境也一样需要!这事实,是不被今天那些宣告只要个人归信神,其它一切便都会有秩序的人所欣赏的。房子‘消毒’程序在此所显示的,正是一个人皮肤病洁净所用的一样。整个自然界是合一的,而人的身体则是属地的,出自地的(创二7)。

诗篇第五十一篇提及洁净人的灵魂,用洁净环境所用同样的话。‘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诗五十一7)。神不只是‘灵魂’的救赎者,祂也是全地的救赎者。现在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罗八22),等候救赎。但是救赎的神已经计划由它创造‘新天新地’(赛六十六22;启廿一1)──一个既属物质也属灵的新世界;换句话说,不是不朽灵魂的天堂,而是万物的复活,再造。──《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