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十七章

 

圣洁的法典(十七至廿六章)

利未记第十七至廿六章以此为名。这些经文合起来,便组成了我们称为本书的第二部分。这几章清清楚楚是分开来的独立单位,一部单独的小书。这几章构成了‘耶和华神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基本观念的律法编纂物。

{\Section:TopicID=144}‘圣洁’一词的意义

‘圣洁’(holy)一词最初的意思有点像禁忌taboo),禁忌是一个玻里尼西亚字,意思是‘不要摸,否则你将有苦难’!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人以为切勿反对神明,否则祂一怒之下便会打击人。我们在许多地方──在非洲、亚拉伯、澳大利亚,都见到圣地,其所以为圣,是因为那地方住过神明。当摩西注意那k火的荆棘(出三1-6)时便是如此,他要前去看看这奇景是怎么一回事,便听到有声音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j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

以赛亚比任何人更给‘圣洁’一词以实在的意义和内容。他以为神不但是禁忌。祂曾经实实在在地藉祂公义的行动,对以色列人显示出祂圣洁的本性(赛五1-6)。在以赛亚,因为公义并不是善良的意思,而是同情的看顾与创造性的慈爱,这位大先知比任何人更多告诉我们圣洁的意义。他甚至称神为以色列的圣者。对神的这称呼,在希伯来语只用一个字写出来。因为这样,以色列中一般有罪的人,便由这名字知道,懂得去思想神的圣爱全包在神称呼以色列为祂‘儿子’这事上(出四22)。史坦模(H. H. Stamm)曾写道:‘圣洁是神个性的核心’。现在以色列被呼召,要像神那么圣洁,那就是说,要慈爱、同情,及完全的关心人类的世界。

但是还有更进一步要说的。伟大的先知们把圣洁解释为神闯入我们人类生活中的大能,的确不是一些十分非人格的东西。那是人类学家所谓的玛拿mana,神力,从纽西兰毛利族借用来的字)。因此,神的圣洁便是祂在以色列人中的慈爱、公义、拯救临在的能力。摩西在看见k火的荆棘之后,听到有话说,‘我必与你同在’;或者这样说更好:‘我将与你同在’(作为你的创造性、慈爱,有力的支持者和引导者)。

{\Section:TopicID=145}律法是神慈悲的恩赐

然后,接着神期望以色列人遵守律法,如果它要继续作圣洁的团体的话。以色列在这里并不是被召成为圣洁(特别是靠行为,像靠守这些律法)。以色列不是一个异教民族,必须经过一个手续才能成为圣洁。神把她与其它地上的民族分别开来(这词用在利一17与出廿六33),已经使她圣洁。神这一作法不过是继续祂在创世时已经开始了的工作。因为正如创世记一章四节说的,神在祂开始创造时,便把光暗分开了(依照标准修订本创一1的附注我们可以如此说)。于是,如今在利未记二十章廿六节,我们读到:‘你们要归我为圣,因为我耶和华是圣的,并叫你们与万民有分别,使你们作我的民。’结果是以色列现在归于神,而且由于遵行律法,它得免于人类可能经过的各种微妙的压力。因此神给以色列以律法作为恩赐,全然是神方面恩典的行动,以色列并未赚得它,而且永不能赚得它。

利未记中并没有以色列比其它民族为好,或者更慈祥、更明智、更哲学、更敬虔、更文明、更高尚的想法。我们所碰见的不过是真正无比的恩典。申命记四章卅二至四十节明确地论及这伟大的事实。以色列人要稳守圣洁的法典的规条,并非为变成为圣洁(因为神已经使她如此,当作一种恩赐),而是为要继续圣洁,且在那只属于神的圣洁生活中这样去生活、动作和存留(译者按:读者可参看徒十七28)。

{\Section:TopicID=146}律法与圣约

摩西的律法,妥拉,乃是神一开始就透过摩西给以色列的。妥拉不是随便给任何民族,也不是立意为所有民族的。神把妥拉只给立约的民族,就是在西乃,祂与她缔结特殊关系的民族(出十九5-6)。因此,以色列中,如果任何人不肯遵行神所创造的保持以色列为圣洁民族的律法,那人便要受可怕的刑罚,从立约的团体中‘割除’;参看例如利未记十七章九节。我们读下去便注意到这意思是什么。但是如果他失足,也有办法把他带回圣会的团契来,洗净他不顺服与背叛的罪(例如利十六29-30)。

{\Section:TopicID=147}永久的律法

这些律法是永久的,因为神曾经这样说。然而在事实上,结果却未如此。犹太人或基督徒今天都未绝对遵守我们在此所见到的律法。现代正统犹太人也不在耶路撒冷的圣殿献上祭牲。保罗在他写给异邦基督徒的罗马书中,清楚说基督徒在基督里已经从利未记中所述一切规条中得到释放。那末我们为什么要费事去读它?神所赐下永久的法规,今天的犹太人和基督徒,怎么可以在不同程度上不予理会呢?

对这问题的答案,可以藉着稳固地把利未记放在妥拉的背景上得到。创世记开端的话是:‘起初神创造……’。神从未停止过创造;事实上,祂的创造之法乃是不住地从祂所已创造的,从罪恶、邪恶、与混乱之中再造,而且藉着这样作,去更新、转变万物,直至祂创造一个新天新地的时候(赛六十六22)。神的道,那就是说,祂对摩西所说的目的与计划,和祂从被奴隶的乌合之众再造以色列为祂自己的一个民族,在法老眼前所行的那道,是活泼的,只是因为神自己是永生的神。因此,当神赐给以色列一个永存的法规时,祂不能改变祂的心意说:‘我要颁令,这法规在某年某年之后作废’。不,所论及的法规必定有效。

另一方面,诚然神创造的目的,是祂已经以一个崭新而又深奥的形式再造那同一法规,不过如果那形式不是我们在利未记所见的形式便不会有效。利未记整本书是为这真理作例证。开头的十六章大部分论及保持以色列与神之间正当关系的问题。那就是说,以色列如何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神。第二部分,这圣洁的法典大部分论及人如何与其人类兄弟保持圣洁团契;因此它也例示耶稣两条黄金律的第二条,‘你要爱邻舍如同自己’。

利未记告诉我们,神从摩西时代以来,开头所行所教训的是什么。同样,我们从使徒行传一章一节读到:‘提阿非罗阿,我已经作了前书(即路加福音),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于是,今天我们发现,圣灵,像约翰福音十五章廿六节所指的,领导初期教会再造耶稣的教训,以应付连路加那样的人都不知道的新的经验领域。例如,当我们碰上使徒行传五章彼得处理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卑鄙案件时,教会便要学会越过对神道的肤浅了解。如今在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我们必须把神的道应用于这全新的情况,诸如那些包括现代医药伦理学,使用氢弹,太空探索等等。但是在这样作时,我们要继续抓住神对摩西所应许的‘我要与你同在’,并且再加上耶稣所说:‘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八20)。

 

献祭的两重点(十七1-16

(一)献祭只在一处地方。如果人在田野献祭──田野不是‘圣’地──他必须带进圣所来,因为你在那里才找到‘圣’的。这样帮助普通百姓发现,问题不在乎献祭的地点,而在乎献祭的对象,因为是献祭给永生的神,而不是给沙漠的神灵。今天有人说他们到高尔夫球场去找神。另外有人引用诗句:‘人在花园比在任何其它地方更接近神的心’。新约却不是这样说。神自己所选择的‘地点’乃是主耶稣基督的位格。

(二)神生命的恩赐。第十一节的关键句子乃是‘生命是在血中’。旧约的神是‘活’神。所以祂给人的基本恩赐乃是生命的恩赐(创二7)。并且这样圣经便启示了生命之深切而又基本的敬虔。就连一只动物的尸骸也要受敬重,因为牠是神的恩赐。人可以用它(甲)作食物,或(乙)作为在祭坛上接受饶恕之意思,那就是说,作为再得救赎或与圣洁的神合一的工具。但是人要尊重牲畜尸体中的血,因为血是生命倾出的真正工具。‘使救赎成就的是血’。因此我们明白,新约作者为何转向利未记,以求在词句上帮助我们生动描写与基督同死的深刻的意义。──《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