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二十章

 

家庭至上(二十1-9

这一堆材料,对焚烧婴儿的作法,在它的论断上,比十八章廿一节简要的提说更为严厉。不是祭司们而是百姓自己,就是圣洁的百姓要用石头打死行这事的人。神赐人以生命,这是祂所给的基本恩赐。这恩赐存在于每一胎儿与每一儿女里面。弥迦问道:‘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么?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么?’(弥六7

这是今天的人所注视的旧约的一段经文,宣告旧约的神为苛刻残酷的神。不过那是从现代社会的思想观点去判断旧约。以色列人对神这一命令根本不作如此的反应。以上是宣告顺服神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之一般闪族作法。我们只能以比喻的语言去强调这事。除此之外,我们怎么还能常常强调贬抑人类生命是可怕的事,因此各国都应当为这观念震惊呢?请注意,连那些装作不知道(是久别情疏吗?)耶路撒冷城外发生的事者,也要被‘剪除’(更是生死攸关的话!),被从他们自己的人中革除,等于实际杀害自己儿女的人所受的。

‘随摩洛行邪淫’一语来自一些大先知描述以色列信仰本质的方法。何西阿是第一位说耶威‘是主’,为以色列的丈夫,并说以色列是耶威的新娘。一个世纪以后,耶利米也同样如此说。因此我们要藉着何西阿的话,去学习圣经对婚姻之解释。神──那位神圣的丈夫,正如任何丈夫,乃是嫉妒的神。当祂在西乃与以色列立约时,祂答应过要绝对的忠于祂那任性的新妇。所以,如果神所称为祂选民的以色列,被吸引去崇拜任何其它的神灵(或丈夫),它便是‘随他神行邪淫’。它是破坏了应当在她与她的神之间存在的单一关系。神当然并非嫉妒其它神灵──它们既不存在,这怎能发生呢?祂是嫉妒以色列,她应当忠诚!

利未记与妥拉的其余部分,把这一切应用于人类婚姻上。后者是一男一女,‘至死不分离’的关系。如果一方崇拜任何一位或任何其它事物,诸如另一女人,或高尔夫球,或自私,多于他的神所赐予的伙伴,那么他便是‘随摩洛行邪淫’。婚姻如果崩溃,受害最重者乃是儿女。那末如今我们明白,为什么旧约常常把奸淫与凶杀联在一起,作为两种最大的罪。

在第六节以下,我们又回到邪术去。这必然是因为人类好奇心的整个领域,使人与神隔离。我们偶尔在文字上听及巫士们的借口,泄露出人心远离那给人以祂的慈爱和友情的圣经的神。

第九节的话很严厉。光是咒g父母便招致死罪。如果我们觉得这判决严厉得难以理解,我们可以在下段得到答案。此刻我们只要得知,把自己与那拣选我们的神的慈爱旨意与团契隔离,乃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

奸淫为致死之路(二十10-27

由第十节开始平行的诸段落,帮助我们很敏锐地发现圣经对人生实况基本上是多么关切。这些经节所包涵的范围有如第十八章。但是这次我们发现罪人犯奸淫不只要被革除,实际上是要被处死!

这些措词有力的命令,本意是要很突出又实际的向我们启示有关神本身。我们现在要解释它的意义。我们记得,摩西的律法项目繁杂,是给以色列人在基督降临之前接受并且遵行的,但是神的恩典与怜悯却似乎常常藉着各种的律例闪闪发光,给予我们心灵以温暖之感。例如,到了耶稣的时代,有两派律法师与祂争论。(一)那些相信他们必须严格遵行律法的。顺便一提,这批人在下一世纪便演变成他勒目犹太教。但是还有(二)那些认为律法在某些方面是要作为隐喻去了解的。可幸保罗是在后一思想派别中受教。

这一批人牢记着他们闪族遗产中的两方面。(甲)所有闪族人(希伯来人乃是闪族人)经常设法以比喻或图画式的语言去表达他们的思想,甚至命令。于是,例如,诗人可以说,‘耶和华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诗十八2)而我们了解它毫无困难。(乙)当以色列继续在未来的世纪中崇拜永生的神,她不只逐渐在生物学上了解‘死’字的意义,也了解它是活的反面。

箴言第七章里有一首吸引人的诗。它实质上是一个比喻。它说到一个无知而又纯朴的少年人(神‘小儿女’之一),掉进一个性欲过盛的女人所设的陷阱之中,而这女人的丈夫其时因事离家。少年人被妇人的妩媚迷住了。‘少年人立刻跟随她,好像牛往宰杀之地……却不知是自丧己命’(2223节)。这诗结束的话是:‘他的家是在阴间之路,下到死亡之宫’(27节)。但是,在这故事里,却没有人处决这愚昧的少年人。反之,他发现他对实际的人生失去了任何的了解。因为实际的人生建在人对他的配偶的真爱、完全忠诚和完全的委身上。那末这样的真实人生的反面便只好形容为人灵性上的死亡。

在我们生活的这自由随意的时代,男女杂交不算为得罪神,这是悲惨的。结果是现代人要受其自私(egotism)的惩罚。他正在发现迷失了赋予生命意义的爱的真正重要性;因为没有真正的爱,我们的日子便倾向于每况愈下的阴间之门。

神的恩典

我们回到第廿二节以下关于我们生命的基本事实。那就是藉着恩典,神决定在我们未能自取行动之前为我们行动。祂在此给了祂的百姓一个了解生命意义的独特机会。神使以色列与其它一切民族分别开来,成为圣洁、‘清洁’,而且给她一片流奶与蜜之地为业。神这样的一个举动,只可称之为恩典的行动。以色列并不配得这样的善待。

同样,基督徒可以回顾他过去的生活说:在我选上‘死’之时,神在洗礼中把我从一切不洁不圣中分别出来,而且邀请我生活在与祂相交的团契中。祂藉着赐给我有祂的百姓的产业来成就这事。当这事临到我身上时,祂曾说:‘你要归我,我永不让你离去。’那也真真正正是恩典。结果我在我与神自己,以及我的家庭和邻舍的一切关系中,谦卑忠诚地遵行神所启示的旨意,遵行祂的妥拉,以外我不能再有什么别的作为。因为那正是神所要我作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