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廿三章

 

圣历(廿三1-44

我们回忆名诗:‘圣年今已转回’,这‘圣’字指的是节期,而这些节期的起源于圣经。这样它们是降临期,圣诞节,大齐期,复活节等等,因此并不是指由一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日历。这第廿三章给我们另一个圣历,是神的百姓以色列在旧约时代所要遵守的。

我们注意到,这日历注上‘圣会’,‘圣’是因为它们与圣洁的神有关,也因为它们帮助以色列‘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这就是神为什么称它们为我的节期。

首先这里有每周的安息日。它当然是一个圣convocation),照字面之意那就是召集百姓,庆祝神的良善。人不能独自守安息日。你与你的儿女,你的邻舍以及你的朋友守安息日。我们已经知道安息日是(一)一个休息天。现在我们发现(二)它是公共崇拜的一天。我们可以想到,当以色列人口增长,许多人住在离圣殿很远时,原来早期的律法如何修改来适合它。因此所强调的乃是:虽然圣殿的仪节照常,但在家庭中和在乡村的会堂中要守节期(如12节)。

以色列的‘生日’是我们在出埃及记十二章及申命记十六章读到的第一个逾越节。它庆祝神把祂的百姓从埃及为奴之地拯救出来,使他们作祂在世上遵行祂旨意的仆人。我们且暂停下来,看看我们这时代各种‘解放’运动:妇女解放,同性恋解放,殖民地解放,各种红·兵的活动等等,如果他们只求自由,则是并未依照神的旨意。逾越节是一桩宗教行动。因为最后晚餐适逢逾越节的晚上,我们读到保罗也把它描述为一椿行动是不奇怪的。然后他继续说耶稣命令我们照祂所行的去行,祂说,你们要‘如此行’(林前十一25)。在神已经解放我们之后,我们要行些事。我们必须采取第二步,进入这位要使用我们为人类世界工作的神的事奉中。于是我们放弃刚才得到的自由,为要进入神的事奉。如果不这样作,那末我们新近得到的自由便失去作用。因为每年重复一次逾越节,逾越节便提醒我们,神不只拯救我们一次,而是继续作我们的救主,并且仍然记念祂的圣约(赛四十三11-12)。

利未记中有些经节朴素得引人入胜!我们在第十一节读到,逾越节与收割庄稼被统一时,祭司用一捆庄稼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吸引神注意以色列已经这样行的事实。逾越节只回溯到摩西的时代。‘初熟之果’的仪节却古老得多。以色列从她的邻族学得它,给它‘洗礼’,归入圣年。整个以色列民族乃是神在万族中的初熟之果。我们在出埃及记四章廿二节读到,以色列是神的‘长子’。以色列人感谢神从地上万族中拣选他们事奉祂,而且联想到祂把这么多的美物、衣食赐给他们而感谢祂。这两方面在马可福音十四章一至二节一起提及。在巴勒斯坦,每年十月至十二月是雨季。那么,到我们的圣诞节期间,榖种已经撒在湿土上,并且地土也耙松了。二、三月有间歇微雨,最能帮助榖类生长,而大麦则通常是最先成熟的。所以我们在复活节左右便收割麦子。

五十天以后(五旬是希腊语的五十)收割小麦,于是以色列人庆祝七七节。初期教会视这日子代表圣灵的收割,其时平安的灵(19节)降临下来。当然,那天所献的祭会带给他们平安(shalom)或和好:与神和人的合一(19节)。

利未记的编者在第廿二节插入一个小注,这小注适合配入本章任何诫命或所有诫命。神说,‘你曾经是又穷又饿,并在异乡寄居。如今我使你得自由,你必须记得,你得自由只为作我的仆人。我爱穷人和被掳为奴的人,所以你们对于在你们国土的一切寄居者,务要善待,正如我善待你们一样’。这命令在耶稣最简明的话:‘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中回响了,并且扩散了。

收割节或新年(廿三1-44)(续)

我们如今来到第廿三节,进入九月。七、八月是旱月,无雨。但是葡萄园却繁荣,因为葡萄树根很深,无需地面的雨。葡萄收割是在九月。然后接下去有一周的圣日,犹太人守这特殊的一周直到这一天。

(一)首先,有一个额外的安息日休歇,因为百姓在葡萄收割后会很疲累。

(二)然后接着是赎罪日,如同我们在第十六章所见的。这也是一个很特殊的安息日。

(三)然后轮到住棚节,为期一周。百姓受命建立简陋的蔽身处,这些住所用树枝或柳枝结成。他们要住在这种户外蔽身处整个礼拜。这样作来回想他们于摩西时代在旷野的日子。事实上他们是在应许之地,住在石造的房子里。但是我们切勿忘记,圣约之民今生不敢自负,或者说金钱是万能:‘我们可以不必再想及神和祂的目的了。’以色列被提醒,他们一生一世都仍在朝圣的途中。如今他们过着安定的生活,他们要为地上的出产举行感恩礼拜。而且他们也要记得,他们并未拥有那地,也不能永远据有它。然而神是自然界的神,祂由地里给祂的百姓出产粮食;神也是历史的神,在旷野与他们同行整四十年。以色列人把关于神的两方面真理这样联结起来。

然后这一周进到一个最高潮。在最后那天,大祭司在头上放一个大的金水罐从圣殿走下西罗亚池去。带着虔诚的祷告和行动,从池中汲水,在胜利中把水带上耶稣时代所建的大楼梯,回到圣殿去。随即在背诵祷文之后,把水从罐中倒在坛上。他这样作,是把祷文表演出来。寓意是:如今是收割时节,除非雨再开始下,新的农耕与畜牧的年周期便不能开始。因此大祭司祈求神重新开始下雨。但是在耶稣时代,在祷告之后,又有另外的事发生。雨水的恩赐被视为是圣灵恩赐的表记。因此大祭司恳求神再一次把祂的灵沛降在以色列中间。就在那戏剧性的瞬间,那激动的崇拜批众听见耶稣高声喊道:‘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耶稣这话是指……要受圣灵说的。……(约七37-39)。──《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