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廿五章

 

我们必须守摩西的律法吗?(廿五1-7

一旦我们清楚了解神在三千年前的社会环境中给一个民族的命令时,本章对我们今天便有很重要的教训要说。因此我们务必不要托故躲避这问题,以为‘这些是滑稽的法律,对我们现代繁复的社会并不合用。’

本章开始的提法便帮助我们明白今天如何诠释这些律法。我们读到:‘耶和华在西乃山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到了我所赐你们那地的时候……”’因此这些律法是为将来之用,到时情形会很不相同。六百年后以色列也被掳到巴比伦的‘旷野’。于是以斯拉和后来其它的人,当百姓回到他们神所赐的故土时,明智地重新考虑,也重新使用神的律法。

所以我们应当认识到,在以色列的社会生活不住发生变化时,要遵守的乃是神的的命令。耶稣基督身上更有另一大变。但是神律法的精神坚立不变。理由是:神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例如,我们看看伟大的主前第八世纪先知阿摩司、何西阿、弥迦与以赛亚。到了那世纪结束时,以色列人在自己的地土上安居,大部分作了小农夫或葡萄园主。我们从以赛亚书五章八节看到,一些比较发达了的农夫(相当于俄国的富农吧?)在当时变得贪婪,强制购买邻人的财产。利未记此处所说的,乃是这样的农人对土地应当表示一种颇不相同的态度。因为他绝不应以为他们可以地而使地属于他。神说,‘地是我的,你们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23节)。可以说,农夫的农田只是借来的,向神借来的。这话的意思是神实在与我们分享祂的地土,而我们是要用它来荣耀祂而不只为我们的利益。农夫也是走向‘应许之地’去的旅客。

因此以色列的地土属于神。结果,以色列不敢耗尽它的资源,或者使它变成一个天灾区,或者榨取它,或者尽量使用,使它变成无树的沙漠。他们要用敬虔的心去处理地土。它毕竟像创世记二章七节用象征的神学方式所告诉我们的,地土有如母地(Mother Earth),而以色列人已经受教要孝敬父母!那诫命接下去是:‘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出二十12)。第四诫在此便与第五诫相联起来。土地正如人一样,也要守安息。土地常常供给丰足的粮食。但是你们必得视之如有生命之物,它需要休息正如人需要休息一样。

那么今天如何呢?今天我们不必把田地闲着以求恢复它的潜力。农作物的轮栽可以达致此目的。不过,我们或许可以把神的命令用一个新方式说出:‘你们不要对田地施用炸药或燃烧弹,却可以用平衡的施肥加上自然界自己的肥料’,或类似的东西!

给被掳的宣告自由(廿五8-24

再一次,此地对于‘实行禧年’的命令的精神必须仍然维持。我们应当意识到,神安息日的恩典,是基于人道主义为理由。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一周之中人惟一敢于不受强迫工作的一天。一个以色列人可以依法要求休息一天。但是另一方面,神的宇宙是一个。按照圣经的看法,我们不能把人与他的世界、他的环境分开来。人是尘土的一部分,而且当他死的时候,他的身体还要归回尘土。七是圣洁的数目。因此七乘七象征圣洁的终极。所以第四十九年之后,接着是全部自然界在其中欢欣快乐的完全安息,是个‘禧年’。这字来自希伯来语羊角。这是用作角声,告诉大家,一个欢乐的节期即将开始。

我们发现这里所强调的有三件事:(一)向一切居民宣告自由(10节),基于神赐给以色列人从法老残暴的压制之下得自由这事实。(二)给每个人以完全的宽舒,好叫家庭能在喜乐与满足之中团聚,因为神爱家庭生活。(一个人如果曾经因不幸或债务被迫出让他先人的产业,在这禧年他还可以收复。我们不知道以赛亚书五章八节的那些农人对此作何感想!)(三)给一切能生长的东西有恢复他生命自然循环的自由。(注意自然界更新的动人可能性,与人类藉着神在赎罪日给他的赦免的更新,有密切的联系。)

附带一说,因为新约神学不能与旧约神学不同,但是我们在这段经文中应当小心研究的乃是它的应验。因为有些基督徒宣称,惟有当个别的人已经‘重生’时,福音的大能才及于此地所提的各种社会问题。但是利未记对于这样的一个理论提出两项异议。

(一)家庭率先知道和领略神救赎之爱的大能,‘基督的爱释放了我们,给我们自由’;理论上说,个人只作为家庭成员才分享它。

(二)福音的自由本意是要应用于人类所有的社会与工作生活(以安息日为证),而不是只应用他个人的‘灵魂’而已。人不能与地土分开,这地土是耶和华借给他由生至死毕生使用的。

上述重新拥有个人祖先产业的观念,现在扩张了。首先(14节),买卖必须按公平公义而行之,视乎业主享用时间长短而定。为什么交易要公道呢?答案有两句话:(甲)‘要敬畏你们的神’,与(乙)‘因为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但望这两句话能以插入今天我们一切交易之中!因为发展商与信托公司,甚至个别私人,因着势力的发展,太轻易‘彼此亏负’(14节)。

利未记所关心的是从实际上能符合以赛亚,或者以斯拉的时代;但是耶稣则在登山宝训中向世人提供这段经文合乎各时代的真谛(参看太六25-33)。

财产交易(廿五25-38

我们如今讨论的是所罗门时代之后,以色列人所熟知的两种生活:乡村与城市。第廿五至廿八节论及乡村土地买卖,而第廿九节以下则论及城市产业的出卖,包括利未人的住宅。到了旧约时代终了的时候,利未人已经成了圣所的主持人,但是附属祭司阶级之下(参看结四十四10-14)。在两种情形下所强调的是(一)付出一个公道的价钱,和(二)割让一个人的产业不应长久。用现代语言说,利未人免费使用牧师住宅作为薪金的一部分,以及所收的礼物(申十八1-5)。因为他把他的住宅视作受神所托,以色列人便要把他的住宅也视为圣洁。既然是受托的,那末他的住宅便不可以转让。就如今天我们所说的,‘银行与教会永不出卖’。这意思是,如果他被‘召’从作一个乡村祭司而转去在耶路撒冷圣殿任职,那末在那城市里便有一所住宅在等着他和他的家人去使用(申十八6-8)。

人在产业之先,这是今天很少国家的法律能承认的事实。以色列民族已经知道贫穷、饥饿与无家可归是怎么一回事。神曾经拯救他们离开那种情境,并且已经给他们衣、食、住。所以他们没有人可以说:‘看啊!这全是我的成就’;或者‘我们白手兴家!’为此,如果有任何以色列人倒霉、没有能力养活家人,那末他所属的扩大延伸的家庭中,任何亲人便一定要帮助他。如果他需要金钱,他们必须借给他,而且不要收他利息。你弟兄的祸福比诸只顾赚钱更为重要。

要点乃是,金钱本身并不是货物。金钱不过是你给家人衣食、对贫困不幸者表示同情的手段。我们的弟兄报答我们的不是用利息,却是用感恩的行动。对他的同情,实际上在第廿五、卅九及四十七节中一共三次提及。另一方面,高利货摧毁借货对方的同情心。

在太平洋批岛,那里人民的日常生活大抵都深具基督徒方式,对于家人中任何一个落难者都绝不会袖手旁观,吝啬经济上的援助。资助一个学生出洋的旅费及学费,被视为是全家经济上自然的要求。如果那年青人在外碰上任何困难,他知道他仍然可以仰赖家人解救。

帮助一个穷人,要给他工作。如果你这样行,那末你就是把他当作雇工而不是奴仆。而且,关于禧年对各人的自由的规则,要应用于他和他家人身上,一如对其他的人。神已经对你仁慈,你对你的雇工必须一样。

 

拥有奴仆(廿五39-廿六2

在工业的机械尚未发明之前,没有一个社会制度能不用奴隶而维持下去。首先以色列只许雇用外人为奴仆。如果他愿意,可以传给他儿子。所以奴仆制本身并不是邪恶的;发生剥削和虐待才是邪恶。这点以色列人在埃及曾经身历其境,便是例证。

一个希伯来人如果不幸落在外人手中为奴,可以‘买赎’脱离这种地位。这里所描述的‘外人’就是那随驼商队而来,和出卖他的制品的商人。凡能花得起赎价的都应‘买赎’他。本人尽力积蓄,可以自赎。不过交易必须取价公道。不能因为他是外人便欺骗他。‘买赎’一词与神‘救赎’祂的仆人以色列民族,而且带她出埃及地的行动所用的字眼一样。因此,这似乎颇为古老的一段经文,实际上是给我们今天的人,解释神就是那位救赎祂的儿女脱离工业的、政治的、或社会的、或自己的情欲与罪恶的奴隶地位,进入得蒙赦免的团体内,享受团契的自由的一篇神学著作。

骤然看来,廿六章一至二节的命令,不准立雕刻的偶像或拜偶像,似乎与我们极不相干。我们今天总不会这样作。现代人的脾气是:要就信一位神,要就不信。不过神说的这话,今天是一样正确。

以色列人从未完全据有圣地。我们以前说过,许多土著民族仍然住在巴勒斯坦,生活在胜利者以色列人当中。例如大·王的·士便由所谓比利提人和基利提人(译者注:参见撒下十五18)的外国人。耶布斯人是耶路撒冷的原居民。我们从士师记一章廿七至卅六节得知,当地人的一般名称是迦南人。考古学的研究现在提供我们关于各民族的宗教资料。总之,大家都按自己的形像制造各种的神。有些甚至学会接受从另一民族借来的一个神。另外有些则是由一个胜利的君王加给他们的神灵。

这些神灵,有些互相争吵。(这是因为人们互相争吵。)有些甚至争肣P死(一如人们所为)。我们看到,他们当中,有些在疯狂地追求权、荣、利、禄(一如人们所为)时,互相争竞。另外的则是好矷B好色、雄性的神互相施暴于对方的女人;事实上是互相以他们本性上基本的自大自私为对象。

那末这些便是旧约时代,以色列人近邻迦南人所实际崇拜的众神。我们今天的近邻,也崇拜追求地方权势;或者倾力于追求金钱能买的东西;或者卑躬乞求社会名位;或者热切追求性‘解放’社会的成果。正如真正的爱的能力驱除你心中的一切假爱,在第二节这里,我们得到抗拒我们这一切近邻神灵的阿谀厖媚之法,很简单,就是守安息日。作为提醒我们,真神救赎我们,脱离这一切暴力和性欲所支配的神祇的影响,而到祂的圣所敬拜祂。‘我是耶和华’,不是基抹;不是巴力,不是那反映人心深刻罪恶的任何其它偶像。──《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