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二章

 

2.素祭(二1-16

 

文学结构

本章所论,是不流血的祭祀,通常称为素祭。本章清楚分为两部份:

1.素祭的物品(1-10节)这部份整齐地划分两段,各以若yk' k|^开始:

        1-3   未经烹调的素祭

4-10     经过烹调的素祭。这种祭物可再分为两小类,各以若 sai                                         im作引句(57节,参一2注)。

2.素祭的配料(11-16节)

11-13   可用和不可用的配料。三个凡( lIK; kol 1113节。1)显示这是一般性的指示。

14-16   特别祭祀可用的配料。开始的若( sai 'im)就如在其地经文的用法,是补充性或不常执行的情况。

 

1 13 sai 出现两次,第二次和合本翻译作都要配上盐。

 

经文字句释义

 

未经烹调的素祭1-3节)

1若有人献素祭为供物给耶和华,要用细面浇上油,加上乳香。

2带到亚伦子孙作祭司的那里,祭司就要从细面中取出一把来,并取些油,和所有的乳香,然后要把所取的这些作为记念,烧在坛上,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3素祭所剩的,要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这是献与耶和华的火祭中为至圣的。

1.若有人 yK] VM,n,  nephesh k|^ 与一2的若有人 yKi sr;a; ~a{da{m k|^不同。虽然一般含义大致相同,但希伯来文几个人字的同义词各有不同重点,2sd;a;  ~a{da{m 是人类的统称, vyai ~|^sh 指男性,与女性 hV;ai ~isha{h 相对, vwOn]a> ~eno^sh强调人的脆弱, rb,G, geber相反着重人的力量权能, vp,n, nephesh除小部份经节可以翻译作魂,旧约中755次大多数是指一个充满意志情感的人或指人的意愿喜好。3犹太传统解释若有人献供物这一句:“那圣者──荣耀归给祂──宣告:我视为奉献者将他自己的生命( vp,n, )献上。”4强调甘心奉献的重要。

素祭 虽然中文译本一致将 hj>n]mi mincha{h翻作素祭,英文却有不同译法:meat offering(AV)meal offering(RV)foodoffering(New Berkeley Ver.)grain offering(NIV, NASV)cereal offering(RSV)oblation(JB)。严格来说,这些中英文翻译都不是 hj;n,mi mincha{h的原意;虽然由利未记二章的启示起,5中文素祭是这种祭的正名,但这个字的翻译需要澄清一些观念:(1) hj;n,m .mincha{h 虽称为素祭,但这字原文并不素,亚伯虽然献上羔羊,仍和该隐的祭同称为供物(即利未记和旧约的素祭)(创四3-5),基甸、以利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以利亚等献动物的祭也称为 hj;n,m mincha{h (士六18;撒上二17;王上十八36等),甚至有时实在是燔祭或平安祭的同义词(例如诗廿3;王下十八36;民十六15;摩五22等),所以许多经文(中文)以供物、祭、祭物或供献代替惯常的翻译。(2)hj;n]mi  mincha{h 原意并没有祭的含意,在非宗教性的情况中,这字是指下属或卑辈供奉上司或盟主的礼物。中文亦翻译为礼物、贡、贡物,6为要表达尊敬(士六19;撒上十27),赞赏(诗九十六8),求恩(创卅二14,四十三111525),或降服(撒下八26;代下十七11)。这个政治性的用途毫不困难地披上宗教色彩,素祭就是忠诚信徒向属灵主宰呈献的贡物。盟约成立后,附庸国有责任按时向盟主进贡。以色列同样与神坚立盟约,所以也必须献素祭表达效忠。(3)本章十四处经节,没有一处不能翻译为礼物或供物的。中文翻译 hj;n]mi  mincha{h 为素祭,乃舍弃字义而采取祭品种类和烹调方法的特色。

虽然由本章起, hj;n]mi  mincha{h 在旧约中主要是指献非流血的祭,但礼物的原意仍不时表彰,这是解释素祭不可忽略的真理。丁良才说:“在撒上三14;诗四十6的献祭或祭物两个字是指着血祭,礼物两个字是指着素祭,在但九27的供献两个字也是指着素祭,若论到送礼物与人,就可表明受者的尊贵和威荣,有时也包含送者求恩的意思,若是论到献与神的素祭,也含有同样意思。”7

旧约以色列人献两种素祭:单独献的素祭和与流血祭同献的素祭。与素祭同献的流血祭,并非丁良才所说,只限于燔祭:“素祭和燔祭原是相连的(注意民廿九61116222528313438节常献的燔祭和同献的素祭几个字,参利六20)”,8因为除了每日早晚的奉献(民廿八3-8),节日特别奉献(利廿三12-13;民廿八9-10),为全会众献的赎罪祭(民十五24),拿细耳满了离俗的日子(民六14-15),膏立祭司(利八26-28)这些情况下与燔祭同献外,也有许多经文说明是与平安祭同献(出廿九40;利七11-14,廿三13;民十五1-16等)。

利未记二章是单独献上素祭的规条。本章序言句式(introductory formula1节)与四2和五1的罪祭几乎完全相同,而与一2燔祭及三1平安祭差异,可见本章讲论的素祭,并非燔祭的附属,实在是独立的祭。申命记廿六章论到单独献上的祭,可能就是本章献初熟物之素祭(14-16节)的详解。况且祭司每天早晚也得单独献上素祭(六19-23)。

细面  jl,s soleth现代化的中文翻译可以是上等幼面粉。一般英文译本根据LXX semidali" semidalis,武加大拉丁译本simila翻译为"fine-flour"。除了用来献祭外,它是招待上宾的食料(创十八16),虽然旧约时代巿场常有供应,但列入贵格货品(结十六13;比较启十八13),在短缺时,一细亚(约7.3公升)细面卖一舍客勒(约11.4克)银子。当然在西乃旷野颁布素祭条例时,以色列人还未有巿集商场。细面可用石磨推磨而成。

至于数量方面,利未记及其它记载并没有指示,虽然民十五1-12说至少是一俄梅耳(即伊法十分之一,约2.2公斤),但该段圣经并不能作为硬性规定:(1)这是与流血祭同献的一种安排;(2)2节似乎是只为进入迦南开始的一段特别时期之特别献祭;(3)3节说明只适用于“为要还特许的愿,或是作甘心祭,或是逢你们节期献的。”节期献的素祭份量利廿三也有类似的规定,既然利未记第二章没有提及,相信数量并非重要,可以随意酌量供奉。

浇上油 油在多处圣经中具有预表含意,但在素祭的规条中,相信只是实用的安排。橄榄油是古代近东普通食油,一方面令食物松脆,同时也使面粉团结。素祭浇上油,目的使细面粉略为湿润,产生黏性,不致松散易被吹掉。

加上乳香 希伯来文 jn;bioli L#bo{na{h 在旧约共出现14次,主要是指示怎样使用。希伯来文字根意义是白色,大概因为是从香料树(Boswellia)流出白色的脂桨提炼之故。七十士译本音译为 bauo" Libanos,亦即利巴嫩同字,天主教杜威译本(Douay Version)在歌四14将乳香木翻译为利巴嫩树。可能旧约时代利巴嫩是乳香的盛产地或出名的产品,而且价值不菲,所以商人不辞航海之苦贩卖(结廿七17)。这乳香不是与细面和油搀合的,乃是加在上面(希伯来文是 @j'n; na{than,与浇油 qx'y; ya{tsaq 不同),或者是另外盛在小金杯子里(参廿四7),这样祭司才能确知所有乳香和一把细面烧在坛上(2节)。至于数量方面,因为只有一把烧了的细面上才有乳香,所以只是少量。虽然如此,这点乳香烧在坛上已能产生香气,具体地使素祭成为馨香的火祭。

2.取出一把来……作为记念,烧在坛上 这节特别难解的字就是作为记念 Ht;r;K;w]a' ~a{zka{ra{tah(字根是 rk'w; za{kar “记念”},这字除廿四7与陈设饼外,总是与素祭连在一起。所以这个字必定是宗教性的字辞,但含意却有争论。中文的译本和英译一样,对这字有几个不同的翻译;作为记念(和合本),为记录(广东话译本),为获得记念(思高),象征全部(现中),做它的表样(吕振中),文理串珠则只称为祭而不将这希伯来文翻出来。综合来看,主要有两种意见:(1) Ht;r;K;z]a' ~a{zka{ra^h 解作记念:或是产生神记念人的后果,或是人记念神的献祭动机;(2)象征性的动作,希伯来文其实是一个组合字: Ht;r;K;z]a ~azka{ra{h 加上第三身女性的附属代名词 H; a^h,她的(third person feminine pronominal suffix),直译是她的记念,既然本段献祭的人和神都是男性名词, Ht;r;K;z]a ~azka{ra^h 不可能是神记念人或人记念神,反观素祭, hj;n']mi mincha{h是女性的名词,将 Ht;r;K;z]a  ~azka{ra^h与素祭连起来比与神或人更合适,所以翻译作为素祭的象征是比较接近原意。可能是烧在坛上一部份代表全部献上,或可以是这献上部份的行动象征献祭者甘心奉献的心愿,因此吕振中的做它的表样比较现中的象征全部(素祭)含意更广,可包括这两种象征,实在是较适合的翻译。罗德稷(Noordtzij)指出“因为缺乏更好的字辞,所以只好维持这个翻译”,9但他提出,记念在旧约有用礼仪崇拜神的意思,赛四十八1;摩六10中文翻译作题(说),10都是敬拜神的行动,出廿三13更是荣耀神的命令。所以和合本也将记念翻译为称赞(歌一4)、颂扬(代上十六4)、呼吁(赛六十二6)等。作为记念可以说是象征敬畏荣耀神的奉献,与hj;n']m  mincha{h送贡物原意相符。

3.这是献与耶和华的火祭中为至圣的 一切献与耶和华的祭物,包括献祭者可享用的平安祭的肉都是圣的。惟有素祭(10节,六16,十12),赎罪祭(六17182526,十17),赎愆祭(十四13;民十八910)和陈设饼等(廿四9)却是至圣的。称为至圣的,因为这些祭肉是在最接近至圣者的地方吃用的。一些祭物祭司和家人可以在会幕以外洁净的地方吃(十14),但至圣的祭物只可以由祭司和有残疾不能作祭司的亚伦后裔吃(廿一2122),并且只可以在祭坛旁圣处不带酵而吃(六1617,十12)。

 

2 人的同义词的异同请参Girdlestone, Synonyms of the Old Testament, pp.45-54; Wilson, Old Testament Word Studies, pp.265-266; L.J. Coppes, " sra ", TWOT I: 25.

3 R.K. Waltke, " vp'G; ", TWOT II: 587-590; William Dyrness, Themes in Old Testament Theology, p.85.

4 Menahoth, 104b.

5 虽然素祭这名词在出廿九41,卅9,四十29出现过,但只是预告将来会献上的祭,所以在利未记以前,并没有献过素祭。

6 这些翻译在中文旧约中出现的经文次数可参,圣经原文字汇中文汇编,p.1101.

7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9.

8 同上,p.8.

9 Noordtzij, Leviticus, p.44.

10 其它将rk'z; 翻译为“题(说)”的经文有创四十14; 诗廿7,七十一16,七十七11,八十七4;赛十二1,十九17,廿六13,四十八1,六十三7;耶廿9,廿三36;书廿三7;撒上四18

 

经过烹调的素祭4-10节)

4若用炉中烤的物为素祭,就要用调油的无酵细面饼,或是抹油的无酵薄饼。

5若用铁鏊上作的物为素祭,就要用调油的无酵细面。

6分成块子,浇上油,这是素祭。

7若用煎盘作的物为素祭,就要用油与细面作成。

8要把这些东西作的素祭,带到耶和华面前,并奉结祭司带到坛前。

9祭司要从素祭中取出作为记念的,烧在坛上,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10素祭所剩的,要归结亚伦和他的子孙。这是献与耶和华的火祭中为至圣的。

第四节开始,人物主词(subject)是第三身他,不再是13节的第二身单数你(14-16节却用第二身众数你们),主词的改变显示清楚的段落。

这段提出四种经过烹调的素祭。包括两种的饼和三种工具。人可献细面饼就是用细面造的饼,体积一点都不细小,因为它可分成块子(6节),希伯来文 jwOLj' hallo^th并非普通的面饱,乃指在安息日和节日特别作奉献用的饼,吕振中干脆音译哈拉饼,虽然犹太传统在不同节日所献的饼,形状各有不同,但一般相信素祭的面饱是圆形中间穿孔的。11除了哈拉饼外,也可献薄饼。

工具方面,首先提到的是炉 rWNj tannu^r,大概像无底倒转的大碗,把面团放在碗上倒转放在火上烘。12铁鏊 jbij}M'H' mach@bath,文理译作釜,应该是无围边的平底镬,相似现代的煎盘(吕振中、现中)。至于第7节的煎盘 jV,j>r]m' ] marchesheth实在乃是有点深度能盛油的锅,所以近代的中文译本都称它为锅(广东话、吕振中、现中、思高)。

6.分成瑰子 这是犹太人领受食物的方式,甚少用刀叉,他们将一个大面饱用手擘开,13与家人或嘉宾分享。这擘饼程序,与未经烹调素祭的“从细面中取出一把”(2节)意义相同,好拿一把象征作“祭司要从素祭中取出作为记念的,烧在坛上。”(9节)虽然只有用铁鏊作饼才有擘饼的指示,相信这实在是所有献经过烹调素祭的一个程序,就如虽然经过烹调的素祭没有提及加上乳香,但二1的指示是素祭的总论,也适用在经过烹调的素祭。所以虽然本节的制饼材料,与45节不同,并没有提及需要无酵,但这属必然的要求,不必重赘。

8.8节的主词有点混乱,按上下文来看,以上的经文是论献祭者的行动,既然9节清楚转了祭司为主词,8节应该仍是奉献者的行动。可是本节的主词并不一致,先是第二身男性单数你,后转为第三身男性单数他。这节直译是:“你要把这些东西作的素祭,带到耶和华面前,他就把它奉给祭司,然后他将它带到坛前。”这节的他不能是奉献者,因为除了本节第一句称献祭者为你外,献祭者也不能到坛前去。但第一个他也不会是祭司,因为祭司是他奉给的受词(object)。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以第一个他指前面的字耶和华,将本节几个代名词清楚分别出来的翻译是:“你献祭者要把这些东西作的素祭,带到耶和华面前,耶和华就把它奉给祭司,然后祭司把它带到坛前。”说明归给祭司的分(310节),是耶和华赏赐祭司的恩典。

 

11 哈拉饼的造法和型状可参,"Food", Encycl. Jud.: 1416-1428

12 可参NBD, p.166炉的图形,和大众圣经百科全书(天道),p.217有关炉和制饼的描述。

13 F.H. Wight, Manners and Customs of Bible Lands, (Moody, 1953) p.59.

 

素祭的配料11-13节)

11凡献结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有酵,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

12这些物要献给耶和华,作为初熟的供物,只是不可在坛上献为馨香的祭。

13凡献为素祭的供物,都要用盐调和,在素祭上不可缺了你神立约的盐,一切的供物,都要配盐而献。

油和乳香是素祭必备的配料,作者认为以色列人视为理所当然,所以不用特别指示,因为正如上文批注提及,制造面包时油乃必须品,而要使素祭成为馨香,乳香也不可缺少。本段乃讨论几样制造一般面包可以选择的物品,但为素祭而造时必须鉴别的配料。

两种配料是素祭面饱不可附有的:酵和蜜。禁用蜜与酵的原因,圣经并没有说明,近代多数,学者认为避免发酵,改变食物原来纯正的味道,是主要的原因。14虽然有些学者强调酵在圣经有道德腐败的象征,而蜜指一切在感觉上使肉体喜悦的事,15但很难证明酵在这段经文也是同样的象征含意。第一,酵和蜜在圣经并非一定象征罪恶。以赛亚在弥赛亚的期望中,吃奶与蜜显示童女怀孕所生的儿子灵性的成熟(赛七1522);在新约中,基督以酵比喻天国(太十三33)。相信是强调酵的发大作用。因为酵的弥漫渗透影响力,于是基督提醒门徒防备法利赛人的教训(太十六6);保罗教导信徒要除掉罪恶旧酵,藉新酵而成为新面团,有新生命的影响(林前五6-7;加五9),所以酵在圣经中是发展、充满影响力的象征,可说是中性(neutral)名词,并不具罪恶的含意。第二,本段并没有视酵和蜜为不洁净,只说不可烧在坛上用作火祭(12节,六17),它们均可作初熟或上好的供物献上16(二12,廿三1720;参出廿三1618,卅四2225),“这似乎是有意防止人们推论说酵与蜜本身是不洁净的”,17后来希西家也要求以色列人将蜜献上作初熟供物(代下卅一5)。因此,素祭不带酵和蜜最好的解释,就是保持它们发酵的中性含意,要将未经变质纯正的面饱献上,才合乎神的要求。

至于素祭不可缺少的配料就是盐。与酵和蜜不同之处,就是圣经清楚指明盐具象征意义,称为“你神立约的盐”(13节)。古代近东,甚至希腊,有立约双方各食点盐作立约结束的仪式,称为盐约(民十八19;代下十三5小字)。盐在古代甚为珍贵,一同吃饼与盐,便是好朋友,拉四14:“我们既食御盐,不忍见王吃亏”就是这个意思。另一方面,火和时间都不能毁坏盐,它的本质可以保存食物,使经久不坏,这是旷野中最好的防腐剂。综合这些盐的特质,盐约象征忠实不变而充满关怀的朋友盟约,所以奉献素祭,就是向神表示忠诚和友好。

13.一切的供物,都要配盐而献 上文已经提述,本书作者写作多有变化,使规条的表达不致刻板式千篇一律,喜欢将适用于全部祭或某种祭的原则,分布不同分类指示的段落,上下文互相补充,彼此参照。18所以在讲论各种素祭必备的配料时,同时总结一切献给耶和华为供物的祭,都必须配盐而献,以西结讲论末日的献祭时,重申撒盐在祭物上(结四十三24)。会幕的香虽不是祭,但同样焚烧化为烟气上升与神,所以也须加上盐(出卅35)。从这种经文相辅相承的事实可见,虽然作者工整地将祭分类,但它们并非几种独立互不关连的规条。既然献祭的原则分散在各祭经文,显然这些祭都有共同指示,所以在神学教训方面,应避免牵强和生硬地将各祭分割成几个不同而独特的预表或象征,应让它们在重点启示中,带着一些重迭的教训,最终在基督的救恩里汇合。

 

14 Wenham, Leviticus, p.55.以色列人主要食物之一的乳类食品不包括在祭物中,可能也是因为乳类容易变酸发酵的原因。

15 如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11;高尔文,利未记,p.182;韩承良,肋未纪释义,pp.31Knight, Leviticus, p.20;贾玉铭,圣经要义(巷一),p.265M.F. Unger, Unger's Commentary On the OT,(Moody, 1981) p.152 等。

16 吕振中将初熟的供物译作上好的礼物,认为并非每年收割时献的初熟祭。

17 柯利斯,“利未记”,圣经新释,I, 104.

18 请参一1114,二611等批注。

 

特别祭祀可用的配料14-16节)

14若向耶和华献初熟之物为素祭,要献上烘了的禾穗子,就是轧了的新穗子,当作初熟之物的素祭。

15并要抹上油,加上乳香,这是素祭。

16祭司要把其中作为记念的,就是一些轧了的禾橞子,和一些油并所有的乳香,都焚烧,是向耶和华献的火祭。

严格来说,本段是提述一个特别的素祭(14节),但作者藉着这初熟之物来讲解上段未完成的配料问题,补充除了盐外,还需抹油和乳香,才算“这是素祭”(15节)。

14.初熟之物为素祭 本节初熟之物 syr;KBi bikku^r|^m 是指榖物,现中正确地翻译:初熟的五谷。这初熟之物的素祭与12节同样译作初熟 jyV?are re{~sh|^th 的字不同:(1) jyV?are re{~sh|^th 是廿三9-14在春季收割时所献的初熟祭,但本段毫无日期的观念,是纯粹出于自发,随时可行的奉献;(2) jyV?are re{~sh|^th是全体百姓所奉献的公众祭礼,而这里所指的却是私人所献的素祭。丁良才正确地注:“本节至16节之论人甘心乐意献初熟之物为素祭(箴三9)。至于按定例所应献的初熟之物,另有条例(廿三10-21)。”19

最后的两节,除了补充素祭配料不可少的油和乳香外,这还是一种文学写作技巧,与本章开始的文句对称,这是修辞学的首尾呼应法(inclusion),将素祭最重要的步骤和意义表达出来:“要抹上油,加上乳香……祭司要把其中作为记念……就是一些……和一些油,并所有的乳香都焚烧,是向耶和华献的火祭。”

 

19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12.

 

神学教训

燔祭的教训刻划出奉献的委身,素祭补充另一半奉献的真理,教导信徒真挚的服务。

因为素祭经常与燔祭相提并论,而利未记素祭的规条也紧跟燔祭,所以有些犹太教拉比参照罪祭物品的次序──牛、羊、雀鸟和细面(四1-13),认为第一章燔祭既然列举牛、羊、雀鸟为祭品,第二章献面的素祭,是为穷人而安排的燔祭:“谁可有自愿地奉献面粉为祭的惯例?就是贫穷的人。”20如果素祭真的是燔祭的一种安排,它们的分别只是物品和程序,神学意义应无分别,不须刻意挑出讨论。

根据经文供给的资料,素祭不是燔祭的附例,而是独立分开的祭,具有不同重点的神学教训:

(1)素祭的引句公式(introductory formula)若有人 yKiVp,n, nephesh k|^与第一章的燔祭和第三章的平安祭的公式他的供物若以 @zki wOnB;r]q; sai 不同,却与第四章和第五章的罪祭句式一样。本书导论指出利未记是经过精心思考,充满文学技巧,周密而富逻辑性的著作。按一至五章的引句公式的情况,可以算是写作方法之一的交替法(alternate),将四样祭物用两种不同引句公式轮流列出:

        A燔祭 @zki wOnB;r]q; sai 

                B素祭 yKiVp,n

        A1 平安祭 @zki sai wonB;r]q;   i  

                B1 罪祭 yKiVp,n

按交替式排列,素祭与燔祭的关系,就如罪祭与平安祭的关系,各为不同的祭,所以素祭不是附属燔祭的规条。

(2)素祭安插在燔祭和平安祭中间,但基本处理方式与其中二祭都有些明显的差异。素祭最明显不同的是祭物的品种,是不流血的农产品,与燔祭和平安祭以动物为祭牲不同。其次,燔祭除祭牲的皮外,其余全烧坛上,祭司一点都不吃用。平安祭祭物一点在坛上,祭司可以吃用部份祭牲,但大部份都归献祭者享用。素祭与上述两祭都不同,除一把烧在坛上,其余的祭物给祭司吃用。这种祭物的处理法,既与燔祭不同,就不可能是属同一种祭。

(3)素祭常与燔祭一起献上,称为同献的素祭。可见它们是两个不同的祭,因为如果素祭真是为穷人特别安排的燔祭,富有者就不必献素祭,贫穷者不会献燔祭,这两祭根本不会一齐献上。而且民十五1-10指明素祭随同燔祭献上时,细面的份量得按燔祭祭牲种类配合,这样的安排,不可能为没有献牛羊的贫穷人而设。

(4)素祭的物品。上文注释已经指出,细面、乳香、盐都不是当时贫穷人吃用的食品,而是为了准备款宴贵宾的东西。

(5)燔祭不应与罪祭比较。人必须为罪付出代价献上罪祭,无论怎样贫穷也得表示悔罪受罚,所以必须为贫穷人有特别措施,让他们也有机会悔罪得赦。燔祭却是甘心乐意的奉献,如果极平宜的鸽子也无能力奉献,鉴察人心的神不会作特别要求,连贫穷人的食粮也拿来作祭物。

从这些资料来看,素祭实在是一个独立的祭祀,而根据本章圣经,素祭的指示显示下列几点奉献的真理:

 

20 Menahoth, 104b.

 

一.守约的奉献

本书的导论指出,利未记是神在西乃山与以色列人立约的一部份。既然是约书,献祭规条的要求中,自然应该流露立约的观念。在利未记的五祭中,最具立约意识的就是素祭了。素祭如果经过烹调,必须是无酵的,提醒以色列人出埃及吃无酵饼的经历(出十二8),毋忘神拯救的恩惠。制造面饱必须加上神立约的盐,这行动表示奉献者记念神的约,愿意遵行约中神对人的要求。旧约时代,信徒就以素祭作向神守约的表示,“就是那些用祭物与我立约的人。”(诗五十5);新约的信徒虽停献素祭,用盐调和奉献仍是信徒的教训。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的盐”(太五13),但警告当儆醒免失咸味,正如以利沙用盐治水使植物能以生长(王下二20-22),保罗解释新约信徒用盐调和的不是面饱,而是言语,好叫能与外人相交,将神的道发明(西四5-6)。

 

二.生活的奉献

燔祭的要义是委身与神:“将身体献上”,素祭则指出奉献必须在生活流露出来的活祭。素祭物品都是以色列人生活劳碌的成果。首先思想一下细面的制成过程,从农夫撒种、耕田、浇水、勤劳等候,及至麦子成熟,先把麦粒用筛子筛过,拣出稗子,然后用石块磨麦成粉,这长期过程是辛劳的结果,就按照神对人的吩咐:“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创三17),所以当以色列人拿细面或制成品作素祭时,他是表示将劳力和工作的生活奉献给神。另一种不可少的素祭配料──油,从种植,收成至压榨搞成(出廿七20)橄榄油,“与麦子一样,油是人劳力的产品,因此素祭象征人将劳作奉献给神。”21强调工作的神圣。22保罗掌握这个教训;要求信徒有正确的工作态度:“不要只在跟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西三22-23)。

素祭除了是生活劳力的供奉外,也是生命需要的呈献。以色列人甚少食肉,面类制品是主要食物。柯利斯清楚地指出:“面,油和奠祭用的酒(此处未有提及,但通常是与素祭在一起的),是以色列民日常食品中的三个要素,常常以一个短句来概括:五谷、新酒和油(例如申十二17)。结果,素祭和素祭所用的油并素祭同献的奠祭,就成了以色列民日常食物的一个供献。”23所以献上素祭,即象征将维持生命的食粮使用主权交与神,表示在生命的优先次序中,神比食物和一切维持生命要素都重要,同意“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八3)。祭司早晚献上素祭,正好表示“我们每日的饮食(希腊文是面饱)今日赐给我们”。

妇女在献祭仪式中没有分儿,旧约一切祭祀规条命令的对象不是用第二身男性你或你们,就是第三身男性他,但素祭却须妇女参与,并且是家庭主妇日常生活少不了的片段成为最重要的因素。以色列人家中各有饼炉,磨面粉(传十二3;太廿四41;路十七35)、搏面(创十八6;撒上廿八24;撒下十三8;耶七18)、烘饼(撒上八13)等属于妇女职责,炉、鏊、煎盘都是厨房用具,而油、盐都是煮食用的配料,本章所提及的各种烹调方法,岳特(Noth)认为:“这是准备食物的普通方法。”24所以素祭是由主妇烹制完成,交由丈夫送到祭司那里。这点引伸两个教训:奉献是家庭的信仰表达,妻子应该积极参与和付上努力;家庭琐事或每日常务都可以成为奉献给神的祭物。

 

21 Horrison, Leviticus, p.50.

22 Golberg, Leviticus, p.21.

23 柯利斯,“利未记”,圣经新释I: 105.

24 Noth, Leviticus, p.28.

 

三.喜乐的奉献

本章三方面显示素祭是喜乐的奉献。首先,素祭的配料是喜乐的象征。在旧约中,有些经文油与圣灵有连系(撒上十19ff,十六13),但主要是令人喜悦的喜乐象征(撒下十四2;歌一3,四10;赛六十一1等),甚至可称为喜乐油(诗四十五7;赛六十一3)。乳香也是在喜庆场合用的香料(歌三6,四14)。“膏油与香料,使人心喜悦。”(箴廿七7),浇上油加上乳香的素祭,也是喜乐的奉献。为贫穷人特别安排的罪祭,祭品同是细面,但说明不可加上油和乳香(五10),这是因为罪祭出自痛悔难过的心,并非像素祭存喜乐的心而献,所以不可加上油和乳香这些喜乐的象征。

第二,奉献素祭的时机,都是喜乐的情况。虽然利未记没有说明什么情况献素祭,但从与素祭一同献祭的指示中,可推测献素祭的境遇。燔祭常与素祭同献,尤其是在节期或特别的遭遇,但生育后的洁净仪式(十二6-8)、漏症痊愈(十五14-15),或血漏痊愈(十五29-30)的献祭都不提素祭,雷倚理(Rainey)认为“这是因为它们是含有较忧郁性质的献祭,所以故意省略了素祭。”25反过来看,平安祭总是同时献上素祭(七12-14;民十五4),可见在感恩的喜乐气氛下必须献上素祭。

第三,素祭常与奠祭同献有特别的意义。奠祭(即以酒为祭)总是与燔祭和素祭同献。有时也可视为素祭的一部份,一方面奠祭的物品酒是由葡萄制成,也是素,而旧约常称农产物五谷、新酒和油,可见旧约以色列人将酒与油相提并论。民十五710更清楚将奠祭与素祭并列,合称为一个献给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26在宗教的含意中,酒象征喜乐:“使神和人喜乐的新酒”(士九13),但这句平行上文提到的素祭:“供奉神和尊重人的油”(士九9)。素祭既与酒同献,就表明是一个使神和人喜乐的祭。

 

25 A. Rainey, "Sacrifice", p.603.

26 奠祭也许翻译作动词倒更好。因为 &s,G,le to the Libation似乎不是一个固定名词(proper noun)。和合本这两节的翻译将素祭和奠祭分隔,但MT是连在一起的。现中清楚将素祭与奠祭的关系介绍:“要同时献两/三公斤细面粉、一公升半/两公升橄榄油和着的素祭,还要跟一公升半/两公升酒一起献上。这祭物的香味是上主喜悦的”。文理串珠,思高译本也相同。

 

四.供养的奉献

素祭的一个特色,就是除了一把放在坛上烧外,其余的祭物全归祭司享用。但以色列人根本没有直接照顾供养祭司的观念,素祭是以色列人甘心和喜乐地奉献给神的,而神按祂丰盛的恩典将祭物赐给事奉祂的祭司。不是信徒供养传道人,信徒只是神赐福祂仆人的工具。贾玉铬指出:“素祭之面,既仅取一把,焚于坛上,所余者当然不少,如此祭司每日从会众所献素祭中获得之分,必是极其丰足。”27所以今天信徒有责任确保传道人获得适当的供给。“你们岂不知为圣事劳碌的,就吃殿中的物么?伺候祭坛的,就分领坛上的物么?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福音养生。”(林前九13-14)保罗除以旧约的规条外,也用基督的命令辩明这道理,主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路十7)华人教会应更多思想这道理,因为在华人谦逊的文化传统中,不多传道者能像保罗那样理直气壮的公然讲论他们自己的酬劳。耶稣和保罗都认为神仆人应接受供奉,食住无缺(路八3,十7;林前九4),他如果有家室也应该获得家庭所需;其实神仆人不但应该按照其它行业──士兵、农夫、教师等同样待遇(林前九7),信徒更有本分加倍敬奉他们(提前五17-18)。所以保罗用素祭的字句形容信徒的供应:“我从以巴弗拉受了你们的馈送,当作极美的香气,为神所收纳所喜悦的祭物。”(腓四18)。

 

27 贾玉铭,圣经要义,I: 266.

 

新约预表

素祭的名义礼物 hj;n]mi mincha{h,可以形容基督甘心乐意奉献给神的心愿,但新约并没有像燔祭、平安祭、罪祭那样直接引用素祭作为基督救恩的预表。虽然LXX素祭的翻译 qusia thusia,在来九2326,十12确定地指出耶稣是更美和永远的 qusia ,可是这希腊字在新约和旧约里的含意是指一切的祭,而不是特指素祭,希伯来书的上下文也清楚是讲论基督应验旧约祭祀制度的总教训,所以不能以本节作为讨论素祭的预表。虽然如此,素祭的物品却较其它祭的祭物更充满预表性。

哈拉饼(即细面饼)是面包的一种(八26;撒下六19),面饱是以色列人维持生命的粮食,预表耶稣基督是人类真正的生命粮食:“因为神的粮(即LXX翻译 jwOLj' h^allo^th的希腊文, ajrto" artos),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绐世界的……人若吃这粮,就必永远活着,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约六3351)。

奉献素祭,象征按照神的指示将生活劳力工作奉献给神,愿意为神而活。这正好预表耶稣道成肉身的生活:“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四34),“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约六38)。

旧约的两种初熟之物都含有预表性,这章的初熟之物 !yr,WKBi bikku^rim虽然是指谷物,根据本字字根含意,重点在于首先生长成熟,与形容人畜的长子 rwOkB] b#ko^r同义(另一初熟之物 jyVare re{~sh|^th的预表教训请参廿三10注)。耶稣不但按肉身来说,可以算是头胎的儿子(即长子 prwtotoko" pro^totokos),更重要的神学意义,按照弥赛亚的预言:“我要立他为长子,为世上最高的君王。”(诗八十九27);基督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初造的以先……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 prwtotoko"?? )复生,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prwteuo" )。”(西一1518)。不但如此基督还使信徒同享这长子名分:“因为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又叫他们得荣耀。”(罗八2930),教会既是“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来十二23),素祭预表的一切教训,都适用于新约的信徒。

@m,V, 中文有时翻译膏,在旧约中可作神圣的象征(撒上十19ff,十六13;亚四1-14),28 qxy; ya{tsaq1节),宗教性的用法与用膏油倒在神拣选之弥赛亚(意受膏者,希腊文音译基督 cristo" christos)的动词膏立 jv'm; ma{shach4节,中文译为“抹”)同义,两字相提并论(八12,廿一10;撒上十1;王下九36;出廿九7)。以赛亚说明浇油膏立乃是圣灵充满的象征(赛六十一1)。浇油在面饱上,正好预表基督受圣灵的膏立。耶稣受洗时圣灵降临在祂身上(路三21-22),彼得解释说是“神……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徒十38,参四29;来一9),基督更进一步说明浇油的预表,宣告以赛亚预言受膏的弥赛亚(赛六十一1)就是祂自己(路四18)。

乳香在新约只出现两次,其中一次是博士送给圣婴的礼物(太二11)。马太福音是写给犹太背景的读者,强调耶稣的一生应验旧约的预言。29所以马太单独提过博士奉送乳香相信并不偶然,正如书中钥句“这是要应验主藉先知所说的话。”30乳香加在素祭的面饱献上,正好预言博士俯拜,把乳香奉送给生命的粮──耶稣。应验先知以赛亚的预言:“示巴的众人都必来到,要奉上黄金乳香,又要传说耶和华的赞美。”(赛六十6)。

乳香不单预言耶稣接受崇拜供奉,也预表基督的救恩工作。乳香是祭司早晚献上的香的主要材料之一。烧香无论旧约或新约都是象征祈祷(诗一四一2;启八3-4),素祭面饱加上乳香,预表耶稣基督充满祈祷事工,祂不单为门徒祷告(约十七),他就是天上祭司手持加了乳香的素祭,长远活着替信徒祈求(来七25)。

奉献素祭最具预表色彩的,莫过于将饼擘开,奉给祭司作为记念的(61016节)。旧约里擘开(和合本作分成) tteP; pa{thath只在此出现一次,是特别处理素祭面饱的方式,而LXX diaqruptw diathrupto{的希腊文字根 qruptw thrupto{在新约也只用了一次,就是耶稣设立圣餐擘饼象征将身体为门徒擘开(林前十一24),虽然利未记没提到奠祭,但正如上文讨论,奠祭的酒经常与素祭的饼相提并论,圣餐的擘饼和饮杯,就是素祭所预表的神学。尤其重要的,擘饼递给祭司,是成为记念( hj;r;K;z]a' ~azka{ra{h},这正是新约的教训,守主的餐作为记念(林前十一2425)。记念 rk'z; LXX mnhmosunon mne{mosunon不单只是回忆过去的事情,也是充满挂念的祈求,所以祷告的诗篇,诗篇卅八和七十以, hj;r;K;z]a ~azka{ra{h为题,文理译本称为求主俯念,NIV则作petition,哥尼流的祷告就成为了记念31(徒十4),所以守圣餐必须存祷告的心,以祈求等候主在神的国里再来,同领受新的那日子(林前十一26;太廿六13)。

 

28 圣经中用油作圣灵的象征比喻,参滕近辉,灵力剖视:圣灵比喻研究(天道,1979),pp.72-84.

29 周天和,山上宝训的研究(道声1984),pp.12-14; William Barclay, The First Three Gospels, (Westminster, 1966), pp.210-227.

30 太一22,二1523,四14,八17,十二17,十三35,廿一4,廿六56

31 中文的翻译:你的祷告……达到神面前,已蒙记念。希腊文直译应该是:“你的祷告上升到神面前作为记念。”英译本多作:"Your prayers......have come up as a remembrance before God."NIV, NASV, AV等)

── 洪同勉《天道圣经注释──利未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