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利未记第七章

 

赎愆祭(七1-10

1赎愆祭的条例,乃是如此。这祭是至圣的。

2人在那里宰燔祭牲,也要在那里宰赎愆祭牲。其血,祭司要洒在坛的周围。

3又要将肥尾巴,和盖脏的脂油,

4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就是靠腰两旁的脂油,并肝上的网子,和腰子,一概取下。

5祭司要在坛上焚烧,为献给耶和华的火祭,是赎愆祭。

6祭司中的男丁,都可以吃这祭物,要在圣处吃,是至圣的。

7赎罪祭怎样,赎愆祭也是怎样,两个祭是一个条例。献赎愆祭赎罪的祭司,要得这祭物。

8献燔祭的祭司,无论为谁奉献,要亲自得他所献那燔祭牲的皮。

9凡在炉中烤的素祭,和煎盘中作的,并铁鏊上作的,都要归那献祭的祭司。

10凡素祭,无论是油调和的,是干的,都要归亚伦的子孙,大家均分。

赎愆祭性质与赎罪祭相同,像赎罪祭那样,赎愆祭是至圣的,而祭牲在宰燔祭牲的地方宰杀(一11)。既然五14-7略过赎愆祭的程序,本段2-5节补充祭牲肥脂和血的处理。

2.其血,祭司要洒在坛的周围 赎罪祭牲的血和赎愆祭之血的用法不同,赎愆祭只将血洒在坛的周围,像燔祭(一5)和平安祭一样(三2),没有赎罪祭的弹血和抹血。

3.本节在详论献上的肥脂行列中,缺少了平安祭和赎罪祭所提及的脏上所有的脂油(三914,四8)这一项。但撒玛利亚五经抄本和LXX都将这项加进去,看来MT是文士手民之误抄漏了。

7.赎罪祭怎样是怎样,赎愆祭也是怎样,两个祭是一个条例 如果这是一句完整句子(complete sentence),那么就好像丁良才所说:“这样看来,六2526节的条例关系赎罪祭和赎愆祭,本段虽没有提到赎愆祭牲头上按手的话,大概也包在其内。”16但上文第四章讨论赎罪祭和赎愆祭的关系,显示赎愆祭可能不是与赎罪祭分别独立的祭,所以这节的重点也许不是说赎愆祭的程序和赎罪祭的完全一样,按希伯来文的句子结构来看,这两种祭并列只是比较下一句有关祭牲皮的处理,都是归祭司。近代中文译本,例如吕振中、思高、现中等都用冒号(:),清楚显示句子的关系。

8.献燔祭的祭司,无论为谁奉献,要亲自得他所献那燔祭牲的皮 这不是另外开始一段论燔祭,作者说明赎罪祭和赎愆祭的皮处理方法跟燔祭的相同,归与祭司,虽然旧约没有清楚说明平安祭的皮怎样处置,犹太传统在耶稣时代是归与献祭的人。17以色列人用牲畜的皮作褥子、鞋(结十六10)和衣服(创三21;来十一37),LXX将王上十九1319;王下二13的外衣译作羊皮。

9.都要归那献祭的祭司 正如上一节一样,提及素祭是要讲论献祭的祭司收受祭物的原则。虽然和合本翻译略有变化,实在第789节每节原文最后的辞句都是一样:这是他的 hy,h]yi wOl lo^yihyeh,吕振中将89节翻译为那要属于他,现中更一律将三节最后一句统一翻译:要归主祭的祭司,文理串珠的必归于献祭之祭司都清楚显示8节燔祭和9节素祭目的在于阐明7节所说要归祭司的原则。

10.是干的,都要归亚伦的子孙,大家均分 圣经没有说明为什么经过烹调的素祭归与献祭的祭司(9节),而未经烹制的由亚伦子孙均分。纪凯奥认为烤过的素祭数量较小,而且献上机会较少,难以摊分,所以只由献祭的祭司领受,未烹制的素祭数量较大,应由大家分享。18至于怎样分配,律法并没介绍,可能藉轮班制度(代上廿四;路一8-9),当值祭司得该日的祭物。根据Talmud,每周更换班次,各家负责一天献祭职责,而Taanith27a说摩西设立八或十班祭司。犹太传统更进一步说明大祭司得的与其余祭司的总和相同,七31原文是归给亚伦和归给他子孙似乎将祭物分成两等份。无论如何,本段强调素祭和燔祭,罪祭都有异于平安祭,除了归耶和华的部份外(二9),祭物属于祭司。至于平安祭,只将每样饼的一个(就是作举祭的一个)归给祭司(14节),其余的要归与献祭的人。

 

16 丁良才,利未记注释,p.41.

17 Mishnah, Seach, 12: 3; A Edersheim, The Temple: Its Ministry & Services As They Were At The Times Of Christ p.112.

18 Keil, Leviticus, p.323.

 

平安祭(七11-34

11人献与耶和华平安祭的条例,乃是这样,

12他若为感谢献上,就要用调油的无酵饼,和抹油的无酵薄饼,并用油调匀细面作的饼,与感谢祭一同献上。

13要用有酵的饼,和为感谢献的平安祭,与供物一同献上。

14从各样的供物中,他要把一个饼献给耶和华为举祭,是要归给洒平安祭牲血的祭司。

15为感谢献平安祭牲的肉,要在献的日子吃,一点不可留到早晨。

16若所献的,是为还愿,或是甘心献的,必在献祭的日子吃,所剩下的第二大也可以吃。

17但所剩下的祭肉,到第三天要用火焚烧。

18第三大若吃了平安祭的肉,这祭必不蒙悦纳,人所献的也不萛为祭,反为可憎嫌的,吃这祭肉的,就必担当他的罪孽。

19挨了污秽物的肉,就不可吃,要用火焚烧。至于平安祭的肉,凡洁凈的人都要吃。

20只是献与耶和华平安祭的肉,人若不洁凈而吃了,这人必从民中剪除。

21有人摸了什么不洁凈的物,或是人的不洁净,或是不洁净的牲畜,或是不洁可憎之物,吃了献与耶和华平安祭的肉,这人必从民中剪除。

22耶和华对摩西说,

23你晓谕以色列人说,牛的脂油,绵羊的脂油,山羊的脂油,你们都不可吃。

24自死的,和被野兽撕裂的,那脂油可以作别的使用,只是你们万不可吃。

25无论何人吃了献给耶和华当火祭牲畜的脂油,那人必从民中剪除。

26在你们一切的住处,无论是雀鸟的血,是野兽的血,你们都不可吃。

27无论是谁吃血,那人必从民中剪除。

28耶和华对摩西说,

29你晓谕以色列人说,献平安祭结耶和华的,要从平安祭中取些来,奉结耶和华。

30他亲手献结耶和垂的火祭,就是脂油和胸,要带来,好把胸在耶和华面前作摇祭,摇一摇。

31祭司要把脂油在坛上焚烧,但胸要归亚伦和他的子孙。

32你们要从平安祭中把右腿作举祭,奉给祭司。

33亚伦子孙中,献平安祭牲血和脂油的,要得这右腿为分。

34因为我从以色列人的平安祭中,取了这摇的胸,和举的腿,给祭司亚伦和他子孙,作他们从以色列人中所永得的分。

上文讨论第六、七章与前五章的结构关系时,已经指出这两章的材料并非重复以前的指示。正如六章8节的燔祭和20节的素祭,是特别的祭,这章的平安祭看来也是与第三章的普通平安祭不同,首先罗德稷指出,19第三章是平安祭的总论,人献供物为平安祭(三1)或人向耶和华献供物为平安祭(三6),但本章却说是献与耶和华平安祭(1202129),希伯来文 hwhyl' rv,a} ~asherleYHWH直译是属于耶和华的,乃特别的平安祭。其次,本章的平安祭的祭物,先列出第三章所没有提及的举祭面饼,然后单论祭牲肉的处理,反而不说祭牲的种类,这些指示都与第三章不同,可见本章的平安祭可能是特别的祭。

虽然按段落句式(参六、七章的导言),你晓谕以色列人说(2229节)显示对象的转变,可以将22-34节划分作独立段落,但其实由11节起,整段的主词都是人,有别其它祭明显指示祭司,所以不应以启示的对象转变将平安祭的指示划分不同段落,而应根据这两章的主题,论平安祭的部份(11-34节)呼应上述各祭指示的重点,讲论祭司应得的分,晓谕以色列人的经文只是论平安祭肉处理时涉及的一些原则性指示,就好像论燔祭时附带指示祭坛火的处理(六12-13),论素祭时提到触祭物成圣(六18),论赎罪祭时说明接触祭牲血应怎样解决(六27-28),论赎愆祭时运用燔祭和素祭的原则阐释(七8-10)。所以按祭司可得的分这主题,论平安祭的指示分段如下:

1.平安祭的面饼,一个归祭司,暗示其余的归给献祭的人(11-14节)。

2.至于平安祭的牲肉,先论归给献祭者的部份应如何处置,若不谨慎,会遭遇从民中剪除的危险(15-21节)。

3.接着从民中剪除的观念,从剪除的人物引伸到剪除的原因:不可吃脂油和血(22-27节)。

4.再论平安祭的牲肉,祭司应得那些部份(28-34节)。

12.若为感谢献上 本章列出三种特别的平安祭,首先提及的是为了表达感恩而奉献(12-15节),所以称为感谢祭(12节),为感谢献的平安祭(1315节)?或只简称感谢(耶十七26,卅三11;摩四5,中文译本加上祭字)。诗五十六12-13,一○七22,一一六17显示人疾病得医治或危险蒙保守后,应该献上感谢祭,在大会中公开述说神作为的奇妙和伟大,可能还颂唱一篇赞美感恩的诗篇(例如一百篇,一三六篇等)。在旧约中感谢 hdy ya{da{h不单是一种情感,也是流露心声的见证,20所以LXX翻译为赞美 ajinesi" ainesis,温则强调是宣认(confession)21列于三祭之首,显示这祭是最崇高和严肃的平安祭。两点特别的指示证明它的重要:1.与其它平安祭分别,它必须与饼同献;2.祭肉只能在比其它平安祭更短的时间内,献祭的当日吃完(15节)。

用油调匀细面作的饼 是用浸透了油的面粉作的饼,比一般素祭和本节谓油的无酵饼,和抹油的无酵饼含更多油量。这也是亚伦受膏时献的油饼(八26;出廿九223)。

13.要用有酵的饼 凡有酵的东西都不可放在坛上(二11),本节的有酵饼和住棚节的饼(廿三17)并没说是放在坛上灰烧,所以与出廿三18的训令没有冲突。提及这饼因为本段论奉献者怎样处理祭肉,以色列人的饮食习惯,肉必与面饱共进,而他们日常所吃的饼或面饱,都是加酵烤制(何七4),无酵饼只用于献给神和祭司或守节时食,为感谢献平安祭不是守节,而献祭者只给祭司一个,其余的饼献祭者与肉共吃,所以用有酵的饼。

14.从各样的供物中,他要把一个饼献给耶和华 按犹太人传统,按民十八26祭司取十分之一的原则,献平安祭的每样饼都是十个(Menahoth 77a, b)

举祭 这个中文翻译不大正确,因为这些饼并没有放在祭坛,只交给洒平安祭牲血的祭司吃用,严格来说不可称为祭。近代的中文译本强调这是特别的礼物(现中),提献物(吕振中),献仪(思高)。举祭和摇祭(30节)的象征意义在三章平安祭的神学教训里已经介绍,至于它们的字义却仍须商榷。 hm;WrT] teru^ma{h这字中文只在膏立祭司典礼中或献平安祭的指示中才翻译为举祭,其它经文多数作礼物或供物。它字根 !Wr ru^m固然有升高的意思,但也可作崇高(诗十八47,四十六11;赛五十二13),强调语态(PolelPolal)和引伸名词更清楚是称颂(尼九4;诗四十六11,六十六17,一四九6),在旧约的经文中,许多举祭实在并没有举高的行动,例如掳物(民卅一30)新酒和油(尼十39),祭司和圣殿的地(结四十五167,四十八8-21多次)这些东西也称为举祭。所以BDB解释,送给祭司或供会幕圣殿使用的物品都可称为举祭,22民五9,十八19;代下卅1214等举祭与圣物平行,显示两者乃同义词,所以玛三8和合本将这字翻译为当以的供物,民十八3031说明这些供物称为举祭,因为要从其中至好的,就是分别为圣的,献给耶和华为奉祭。所以……你们要从其中将至好的举起。所以LXX将本节的举祭翻译为 ajfairema aphairema分别出来的礼物,是正确的作法。

至于与举祭常常相提并论的摇祭  hm;WrT t#nu^pa{h30节),同样不一定显示摇摆的动作,这字根有两个可能的字源,如果源出叙利亚文,就有摇摆的含意,但如果源出亚拉伯文,这希伯来文意思就是居高(诗四十八2),那么就与举祭同义,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不能摇摆的整族利未人,仍称为摇祭(民八11131521)。也无法想象怎样把活生生的羊拿来摇(十四12,廿三20),所以现中跟随LXX和武加大译本的译法,即英文AV的方式,将摇祭和举祭同样翻译作特别的礼物。史耐德根据本章3233节解释,23举祭与摇祭同样是特别送给祭司的部份,不过举祭是给负责献平安祭的那祭司,而摇祭却交给祭司均分。

16.是为还愿,或是甘心献的 这两种祭在廿二21;民十五3和申十二617都相提并论。以色列人在特别的境况中,不少时候向神祈求和许愿(创廿八20;士十一30-31;撒上一11;撒下十五8),申廿三21-23说明许愿并非犯罪,但不按应许的话去行就有罪(传五4-6)。因为以色列人经常许愿,也多时不履行诺言,所以民卅章整章讲论许愿的问题,而旧约多处提醒人必须还愿(申廿三21;伯廿二27;诗五十14;传五4-6;鸿一15),还愿的指示可参阅利廿七章。

甘心 是人内心的冲动,要将感恩表诸行动(代下卅一14,卅五8-9;诗五十四6)。通常在节日带同礼物前赴圣所,表明对神恩惠的感激和尊崇(出廿三15,卅四20)。因为这是纯粹出于甘愿,所以在祭牲的要求上,也比较其它流血的祭较宽一点(廿二23)。虽然本章没有提及,民十五3-4的指示告诉人献还愿祭或甘心祭时,必须与素祭同献。

18.反为可憎嫌的  lWNPi piggu^l除本节外,另外在十九7;赛六十五4;结四14出现,都是与吃祭肉有关。这字意义并不明朗,有些学者认为根据亚拉伯文是指肉已腐烂,24所以吕振中翻译作“不新鲜”,但若真的是为防腐,那么就不能解释为什么感恩祭只可当天吃完,难道它比许愿祭和甘心祭腐烂速度快得多?看来仍保持一贯的译法可憎嫌或不洁净(思高、现中)较合理。

19.挨了污秽的肉,就不可吃 虽然没有像祭司吃罪祭的肉那样说明献祭者可以在什么地方吃平安祭肉,但本节暗示可带回家享受,因为会幕范围内祭肉不可能会挨了污秽。

20.必从民中剪除 这警告屡次在律法出现(出十二1519,卅3338,卅一14;利七20-212527,十七4914,十八29,十九8,廿18,廿三29;民九13,十五30-31,十九1320)。剪除有两个可能的意思:(1)处以极刑,可能由民间长老经审讯后处死(出卅一14;民十五30-31),也可能是神自己审判执行,因为一些剪除原因是宗教和性的越分,是人间审判官所不能审察的(创十七14;出十二15;利十八29,廿17-18等);(2)从神的子民中被开除(现中),这人从此不再被视为以色列人,丧失一切社交和敬拜的权利。因为从民中希伯来文 h;yM,[me me'ammeya{h并不是从人类(希伯来文是 vya 'ish !d;a; a{da{m)被剪除,而是从他的民族,文理必绝于民中大概可以表达断绝六亲的意思,出十二15;民十九13必从以色列中剪除,出十二19必从以色列的会中剪除都支持这个解释。丁良才综合:“剪除──就是从选民中被弃绝,使他与盟约无分,凡被治死的也是被剪除,凡被剪除的未必都被治死。”25

23.牛的脂油,棉羊的脂油,山羊的脂油,你们都不可吃 本节补充三17在你们一切的住处,脂油和血都不可吃,解释不可吃的脂油是指可以献祭祭牲而应当烧在坛上的那些脂肪部份,其它部份的脂肪和其它牲畜的脂肪,以色列人可以吃。

26.无论是雀鸟的血,是野兽的血,你们都不可吃 与上节比较,本节不可吃的血是献祭的血,因为吃血的结果与吃献给耶和华当火祭牲畜的脂油相同,野兽 hm;heB] b#he{ma{h与献给耶和华的牲畜同字,都有固定冠词,而不是指24节的野兽(那原文只是被撕裂的,没有野兽一字)。虽然本节只禁止吃献祭的血,其它经文(例如十七14)清楚教训以色列人,一切动物的血都不可吃。

30.亲手献给耶和华 虽然在献祭指示中,献祭者积极参与,负责祭祀许多程序,例如按手,宰杀,剥皮,切块,清洗等,但这节是最明显说明祭必须亲手献给神。

就是脂油和胸,要带来,好把胸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 希伯来文这句子也可以翻译作就是片上的脂油和胸要带来,好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所以文理翻译是即脂与腔,摇于耶和华前,LXX是就是胸上的脂油和肝网要带来。在耶和华面前摇的祭物有七种:(1)平安祭的胸(或胸和脂油);(2)承接圣职的祭物(八25-29);(3)初熟的庄稼一捆(廿三11);(4)疑妻行淫的素祭(民五25);(5)离俗归主之人的祭(民六20);(6)被洁净之长大痳疯者的公羊羔和油(十四12);(7)五旬节时,初熟麦子作的饼和同献的祭牲(廿三20)。 

31.但胸要归亚伦和他的子孙 胸归祭司,和他们的儿女吃(34节,廿二10-13)。申十八3只说前腿和两腮并脾胃应归众祭司,却不提到胸。犹太人传统认为,26申命记是论在会幕那里吃肉而宰牲畜(十七3-5),本段却是论献平安祭,因此两处的条例是不同的。

32.右腿 撒上九24 qwOv sho^q为动物后腿是拿来款宴嘉宾的牛羊部份。LXXbraliwn bra{chio{n以这右腿即申十八3前腿(肩部) [rOZ]h' z#ro^'a,英文钦定本就将两处都译作shoulder。右在古代近东的观念中,比较左边的更宝贵(参创四十八14)。所以祭司应获得祭牲最好的肉。考古学发现拉古的迦南宗教祭坛有不少右前腿的骨,可见奉献腿部为祭,是古代的宗教习惯,而甚少曾经火烧,似乎是用水煮熟。(参撒上二13-14)。

 

19 Noordtzij, Leviticus, p.82.

20 hd;y; 的意义,请参三章注。

21 Wenhem, Leviticus, p.123.

22 BDB, p.929.

23 N.H. Snaith, "The Wave Offering", Expository Times, 74(1963) p.127.

24 Wenham, Leviticus, p.124; Noordtzij, Leviticus, p.86; Snaith, Leviticus & Numbers, p.59.

25 丁良才,出埃及记注释,p.237

26 J. Ridderbos, Deuteronomy, (Zondervan, 1984) p.202.

 

献祭总论(七35-38

35这是从耶和华火祭中,作亚伦受膏的分,和他子孙受膏的分,正在摩西叫他们前来给耶和华供祭司职分的日子,

36就是在摩西膏他们的日子,耶和华吩咐以色列人给他们的。这是他们世世代代永得的分。

37就是燔祭,素祭,赎罪祭,赎愆崇,和平安祭的条例,并承接圣职的礼。

38都是耶和垂在西乃上所吩咐摩西的,就是他在西乃旷野吩咐以色列人献供物给耶和华之日所说的。

七章的最后四节包括两个结语句式(closing formulas or subscriptions)。第一句(35-36节)是总结第六至七章对祭司献祭的指示,要他们得受膏的分 tk'v]mOi mishcha{h,这希伯来字除本节外,其余的21次(出埃及记13次,利未记7次,民数记1次)都是指用来膏立祭司的膏油(例加八210)。但本节的上下文特别与34节平行比照,明显是论祭司从以色列人永得的分。所以吕振中将本节的 tk'v]mOi mishchah翻译为津贴。也许这处是运用这字亚甲文字源动词量度,名词就是分最的意思。分 qjO cho{q在旧约中强调一些划定的界限,虽然中文常翻译律例,定例,与 tQ'ju chuqqa{h相同,但两者着重点有点分别,后者在旧约中指神启示人永琱变,必须遵行的生活方式,但本节的 qjO 也包括社会习惯风俗,而物质方面,更是一些指定应得的报酬(创四十七2227,五14;伯廿三12;箴卅8;赛五14;结十六27,四十五14)。撒玛利亚五经抄本就将希伯来文略加修改成为 ql,j; cheleq,即旧约通常指人应得的分或产业。尤其要注意的本节是利未记第一次耶和华以第一身我自称,特别强调神赐给祭司享受祭物的权利。所以这段所论的,不是祭司应执行的任务,而是祭司在事奉中可获得的待遇,总括这两章常常提到可以吃的指示。

第二个结语句式在文体方面,可以比较米所波大米的连接句式colophon,这两节的结语句式包括了:题目(title):耶和华……所吩咐摩西的,与利未记开始的句式呼应;文士名字或物主;摩西;书写日期:就是他住西乃旷野吩咐叫色列人献供物给耶和华之日。这种连接句式,除了显示章目,总结以上七章献祭的条例,同时引进下文要讲论的祭司膏立礼仪。所以在列举各祭时,除了燔祭、素祭、赎罪祭、赎愆祭、平安祭外,还加上一个从未提及,而是八至十章讲论的承接圣职的礼。虽然原文次序,承接圣职的礼位于赎愆祭和平安祭之间,和合本与其它中、英文译本有别,单独将承接圣职的礼放在各祭之后,强调了这结语承先接后的目的。承按圣职之礼原文只有一字 !yaiWLMi millu^~im,祭司承按圣职(出廿八41,廿九9;利八33;士十七512;王上十三33)希伯来文是  !d;y; Ata, aLemi mille{~ eth-ya{d意思是充满手。显示祭司正如上两章所提及的,丰满地获得报酬,也要在下面的章节里,领受众多的事奉任务。

 

祌学教训

这两章圣经指示以色列祭司,应该如何带领崇拜和负责祭祀。虽然基督舍命的新约使流血的献祭制度成为明日黄花,但新以色列崇拜的领导者,仍能从这段圣经中找到一些崇拜正确方法和态度的教训,因为现代信徒敬拜的神也就是启示利未记的永在真神。

利未记这些献祭的启示,要求祭司和敬拜者谨慎每个细节,拘谨形式地顺从神的条例,不然所献的祭必不蒙悦纳,人所献的也不算为祭(七18)。

时移势易,现代华人教会的敬拜,无论时空都与旷野以色列人文化习惯截然不同。虽然现代不再用献祭作为向神表达尊崇的方式,但敬拜仍须严肃谨慎地,彰显敬虔规律,正如新约的教训:当感恩、照神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来十二28)。中文翻译为事奉的希腊文有两个非常重要和相近的字: latreuw latreuo{是信徒对神的敬拜行动,所以中文有时翻译为敬拜和礼拜(腓三3;来九169,十2),另一个 leitourgew leitourgeo{是指有职事,特别是祭司或教会执事的负责敬拜程序。27要注意新约没有废除向神献祭的要求,然而却将奉献的职务从专责的祭司下放到每个信徒。希伯来书并不要求信徒像旧约祭司那样根据规条和职责事奉( leitourgew ),但仍须按照神喜悦的方式,虔诚敬畏,毫不马虎随便的敬拜( latreuw) 。同样保罗对信徒的要求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然而奉献的条件必须是神所喜悦和合理的事奉( latreuw latreuo{罗十二2),为此保罗责备哥林多教会领袖,劝告他们崇拜必须按次序规矩,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所以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次序行(林前十四3340)。

耶稣吩咐信徒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但很容易断章取义地利用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后三6),成为草率带领敬拜和聚会的挡箭牌,将心血来潮和缺乏准备等同属灵。利未记六至七章否定这论调:留意每一个细节是领导崇拜不可缺的条件。乐团缺少胜任的指挥和勤奋的练习,就不能奏出美妙和谐音乐,同样信徒批众必须由熟习神指示的人带领,才能向可敬可畏的神表达真诚热切的崇拜。

献祭程序的象征教训,上文已有一些讨论,而在这两章特别的指示仍有些以前数章未提及的象征教训。

 

27 Trench Synonyms of the New Testament, pp.125-127; K. Hess, "Serve, Deacon. Worship", DONTT III: 549-553.

 

常常烧着的火(六8-13

圣经在这里强调,燔祭的火不应熄灭,甚至连夜间也必须长燃不熄。按理说来,白天因不断有人献祭,祭坛上留着火种不灭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夜间无人来献祭,留下长燃不熄的火,似乎是不必要的,也是不易的工作,需要有专人守候,可见长着不熄,并非为了工作实用而设的规条,必定有神学的意义。

火是神同在的象征,摩西蒙召,在火中看见神(出三1-6),认识神是烈火(来十二29),象征神的威严可怖,好像西乃山颁布津法雷轰、闪电、冒烟定出界限,警告人若越犯神所定的界限,必遭刑罚(出十九18-21)。所多玛、俄摩拉城,亚伦两个儿子拿答、亚比户,发怨言的以色列人,可拉党,亚哈谢王的军长,被从耶和华而来的火烧死(创十九24;利十2;民十一1,十六35;诗一○六18;王下一12)。所以旧约和新约多处经文说明火是神忿怒审判的象征(申四24,卅二22;赛十17,卅27;耶四4;结廿二21;番一18;鸿一6;太三12,七19;路十二49;可九43;启廿14等)。火的毁灭力量不用特别强调,都是人从自然界观察所得的教训,但神的火奇妙之处乃同时也象征保护眷顾,摩西在蒙召异象中,看见毁灭力量的火因神在里面,荆棘没有烧坏,象征神同在的火柱一方面光照指引选民(出十三21),同时也保护免受埃及追兵加害(出十四20),出埃及的救恩经历正如有神同在烧着的荆棘,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火焰也不着在你身上(赛四十三3)。在献祭的内容中,因为火烧结果是成神喜悦的香气,绝对没有审判刑罚的意味。重点自然是神的保护和眷顾。从本段对长燃的指示,可获几个教训:

(1)火既从神而来,常常烧着表示神昼夜不间断的看护眷顾,保护你的必不打盹,保护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觉(诗一二一34)。

(2)本段三次说到这从神而来的火,要在坛上常常烧着(91213节),坛是人藉礼物就近神( @B;r]q; 就是献和供物的希伯来字,参一2注)与神相交使神喜悦的途径,坛火常燃表示与神相交的门路是常常开着的,人或因蒙了神恩惠要献燔祭、素祭、或平安祭,或因觉悟自己的罪要献罪祭,就能藉着坛上这不熄灭的火随时赎罪或感恩,与神相交。

(3)保持祭坛常烧着火的方法,就是刻意留心坛火情况,按时随需要添柴或清理坛灰,免得缺乏燥料或窒息而熄灭。这提醒信徒不可消灭圣灵(帖前五16)当除去一切拦阻与神相交的事,好像祭司除去燔祭的灰一样,也当把心中的火挑旺起来,正如祭司增添新柴相同(参罗十二11;提后一6)。

祭坛长燃的火实在是神悦纳人的记号,所以当所罗门建完圣殿举行落成典礼时,同样神降火的奇迹重复了一次(王上八1011)。这个奇妙的天火被保存下来,直至圣殿于公元前五八七年被巴比伦人尽行破坏为止。犹大玛加比保存了历来的传说,谓当巴比伦人进行毁灭的时候,服务圣殿的祭司立即将祭坛的火种藏在一个旱井的穴中,免遭敌人亵渎。被掳归回的以色列人在尼希米的领导下重建圣殿,就在要举行落成典礼的时候;尼希米派人寻找先人隐藏起来的火种,却找不到,只找到一些浓厚液体。尼希米将这液体俪在圣殿的祭坛柴上,突然熊熊烈火燃烧起来(玛加比下书一19-22)。虽然这只是传说,但证实了旧约时代认真接受常燃坛火的象征神学意义。

 

凡洁净的人都可以吃

这两章圣经,吃字共出现了25次,可以说是吃的神学。圣经不错提醒信徒切勿过份重视饮食,因为神的日不在乎吃喝(罗十四17),人心靠恩得坚固才是好的,并不是靠饮食,那在饮食上专心的,从来没有得着益处(来十三9)。民以食为天,放纵情欲的人,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腓三19),人类第一个罪就是始祖亚当吃禁果,可见食欲对人灵性影响至巨。虽然如此,也应该认识圣经给予信徒平衡和积极的启示,饮食也是神赐给人的应许,是与神属灵关系和谐的表示,神造人后第一个吩咐是你可以随意吃(创二16),洪水后神藉挪亚再次赐大地生气,神给予挪亚的第一件应许又是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创九3),耶和华与以色列人在西乃立约颁律法的严肃时刻,也要长老观看神,他们又吃又喝(出廿四11)。神以食物流奶与蜜形容赐给以色列人地业的美好,也在旧约重复向诚心遵行神话语的人应许供给丰盛食物(出十六4;申八16,十二15,卅二13;诗七十八2529,一○四27;何十一4;传二24,三13;赛五十五1;弥四4;亚三10等)。耶稣自称为世界的粮,分享粮食是信徒与主相交的比喻(约六24-65),基督惟一要求教会世世代代记念祂的行动就是吃主的餐(林前20-34),而神给予信徒永生的祝福,其中一样就是能吃生命树的果子(启二7,廿二1-2)。从这些启示中,可见饮食实在是属灵的一个课题,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荣耀神而行(林前十31)。利未记的献祭,除燔祭外,其余各祭都有吃用的指示,一方面是神的恩典,寓敬拜于享受,献祭不是要加增人的负担,乃因可以吃用成为喜乐的聚会。另一方面是神的启示,导食欲于正轨,诸多规矩防止以属灵敬拜为借口放纵情欲。所以利未记献祭指示可以说是信徒饮食手册的一章。

 

新约预表

利未记各祭的预表含意,在上文各章已经讨论,六至七章的一段,并没有另外明显的新约预表,惟一可能含预表的经文,就是摇祭的指示。根据犹太传统(Menahoth 61b62a),摇祭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摇摆祭物,若从上面俯视,可见十字形的行动。近代拉比贺思(Hertz)的看法,摇祭由祭司将祭物放在献祭人的手上,就用自己的手托着那人的手,在耶和华面前先向前后摇摆,然后再上下摇动,28如果这拉比的解释正确的话,那么摇祭含有预表意思,前后上下的摇动正好形成十字的行动,祭司和献祭者两手相连,代表中保与罪人在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弗二13-18)。

如果平安祭肉必须在献祭两天内吃用,第三天就成为可憎嫌(七18),是基于·生立场,免至腐坏,那么黎悟德(Knight)认为这条例也含有预表成份,何六2显示神管教的原则,惩罚人的犯罪,但却不致使人死亡朽坏无可挽救,所以两天祂必使我们苏醒,在腐坏的期限开始前,第三天祂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祂面前得以存活。神管教人目的是免至人腐败,对完成平安祭预表的弥赛亚,当然更不容腐败发生,所以基督第三天从死里复活,按保罗的解释,就是应验大·引用平安祭肉不可朽坏的原则所说的预言,你必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诗十六10;徒十三34-37)。

 

28 J.H. Hertz(ED), The Pentateuch and Haftorahs, (London: Son cino Press, 1960) p.434.

── 洪同勉《天道圣经注释──利未记》